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话题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29   点击:


  桐花雨—彼此
  宋梧脸色变了,她几乎想把咖啡泼到对方脸上,可还是冷静了。
  她明白,只要那样做,王青肯定会到向致远那里哭诉。
  王青看宋梧没动手,叹了口气,宋梧不是肖悠然,那个美丽天真的小姑娘,那个好对付,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宋姐,我这样叫你,不要生气,你就是比我大,这是尊重你。致远和我说了几次,要尊重你。
  宋梧冷笑,是呀,我是比你大。
  王青叹了口气,我也为难呀,其实我是家里娇惯,有些说话不走大脑,我说你大,我们是彼此彼此。我也不年轻了。宋姐你和我不一样,你需要这份工作,你打听一下,肖悠然的事,怎么离开公司的,我怎么离开的,宋姐,我们可以没这份工作,你呢,小地方找个好工作不易,宋姐,做向致远的女朋友,就要离职。
  可还不一定结婚,你看看我。
  
  桐花雨—提醒
  王青站起来,谢谢你陪我喝咖啡,宋姐,你是个母亲,不能太自私,不考虑女儿,你的工作是你的保障,你不要任性呀。
  王青袅袅婷婷的走了。
  宋梧一个人坐在那里,好半天站不起来,向致远是可怜她吗,不会吧,不会吧,她需要人可怜吗。
  想到王青的话,离职,她不能离职,这是她的保障。
  她想了想,给周桐打了电话。
  周桐奇怪,宋梧为什么要问肖悠然,可是看看小荷,她还是说,肖悠然是向总的女友,后来离职了。
  桐花雨—叹息
  宋梧明白了。
  办公室恋情,总是让人忌讳,也许最初近水楼台先得月,后期,却是不得不离开,肖悠然如此,王青如此,她们要为向致远的形象负责。当然向致远可能会给点钱,了结此事。
  宋梧叹了口气,她拿好手提包,王青算你狠,我明白了,我是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我不是你们,我不能离职,向致远,我们还是做老同学比较好,我要这份工作。
  此后宋梧调整了对向致远的态度,工作上多接触,工作之外不接触,向致远送的东西照收,但称呼一直是向总。
  
  桐花雨—发现
  向致远有感觉,宋梧拒绝了几次邀请,有一次他说看望一下阿姨,宋梧忙说,不用了,您挺忙的。向致远有些惊讶,你怎么了,宋梧抬头看看向致远,向总,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员工,您太客气了。
  向致远有些不悦,宋梧我们之间只是工作关系吗,宋梧说,还是老同学,如此而已。向总,我不想卷入你的感情生活中,你有你的未婚妻,我有我的平静生活。
  向致远追问,王青和你说什么了。
  宋梧苦笑,只说了一个名字,肖悠然。
  向致远有些惊讶,好久之前的一个员工,和你有什么关系。
  
  
  桐花雨—离职
  宋梧说,是呀,先是你的女友,后来离职,王青也是这样吧,先成了女友,然后离职,向总,我和她们不一样,我需要这份工作,我只想好好工作,不想成了什么女友,就离职,你有你的形象,我有我的家庭,这个游戏,我不玩。
  向致远皱眉。你不要听王青胡说八道,宋梧叹了口气,她没说这么仔细,我问了你之前的员工,这事大家都知道,向总,你好风流。青年才俊,又正好未婚,你谈恋爱是正常的事,不正常的是,总在公司的员工之间,似乎不太合适。
  桐花雨—为你
  向致远突然激动起来。
  宋梧你不明白吗,没人告诉你,肖悠然和你长得有多像吗,你问问梅雨烟,你再看看王青,你没感觉,她和你有几分像吗,我一直爱的人是你,或者说是你的影子。
  宋梧愣了一下,有些惊讶,她没感觉王青和她像,可能是从一开始,她就不喜欢王青。她叹了口气,又如何,她们不是我,我不是她们,相像也不是一个人,有什么关系。重点是,她们先后都是你的员工,然后离职,我听王青说,你妈妈说过,她不接受离婚有孩子的,对不对,而你,并不打算,把我带到她面前,这就是你的爱情。
  
  桐花雨—解释
  向致远为难,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和我妈相依为命,我是考虑过,带你回家,隐瞒宋露的存在,过几年,我们有了孩子,再把宋露的事说出来,我妈到时候也会接受了,可是怕你不肯,我才一直不说,宋梧,我对你是有真心的,为了你,我可以放弃王青,虽然我们相处几年,也有感情,她对我一往情深,又有些偏激,可是为了你,我愿意和她一刀两断。
  宋梧摇头,不必,向致远,我是非常珍惜,你对我的感情,可是我不想把事情弄得如此复杂,不需要你为我欺骗你的母亲,我也不能隐瞒我的女儿,她是我的女儿,是我的生活一部分,也不需要你和王青分手,王青我虽然接触不多,不是你一句话,能解决的。你的事,就是你的事,不要和我扯在一起,我们就是同学,是上下级的关系。
  
  桐花雨—失望
  
  向致远愣愣的,宋梧,你居然拒绝我。
  宋梧摇头,我没有,我们从没开始,何谈拒绝。
  宋梧一字一句的说,向总,你有女朋友,和我说这些不合适,而我也明白,我对你于,有些高攀,我不想欺骗你的母亲。我现在表态,我们不合适。
  宋梧转身离开了。
  她又拒绝了他。
  向致远有些失望,为什么,宋梧居然这样快速的拒绝了他,他的痴情他为什么不感动。
  
  桐花雨—电话
  向致远一个人喝闷酒,喝多了,给阿亮打电话,说着自己的一往情深,阿亮本想提醒他,时间快到了,可是向致远明显不在状态,也只是找个人诉说,不需要别人的劝告。
  阿亮只好开了免提,自己做自己的事。
  梅雨烟听到了,有些叹息。
  她上前挂断了电话。
  桐花雨—情况
  梅雨烟说,你不是说找他有事。
  阿亮反问,这个状态,我谈什么。
  梅雨烟叹了口气,算了,还是明天他酒醒后再提吧。
  阿亮说,是呀,是要提了。
  梅雨烟说,我看到一个借款合同,怎么是江主任和你借的。
  阿亮笑笑,给向致远的投资款,有一半是我的。
  桐花雨—原来
  梅雨烟沉默了一会儿。
  也就是说,你才是明远公司的债主。
  阿亮点头,或者说是未来的股东。
  梅雨烟有些生气,你这是做什么,绕一个圈子,非要做他的股东。
  阿亮说,可以不做股东,他还钱好了。我已经很够朋友,先借他三十万,不要利息,他到期还差钱,我又借了他一百万,到期还是不能还,我又延长了三个月,我这样的朋友哪里找,他自以为是,根本不了解房产开发项目的周期有多长,以为凭预售能解决一切,结果,欧景园的项目销售一般,才让他警醒了些。
  桐花雨—远方
  梅雨烟皱眉,这事好似阿亮没有错。
  梅雨烟叹气,你们关系不错,认识不是一天,何必呢,如果最后他知道债主是你,还是会多想,以为你从头至尾算计他。
  天下能合作的人,多的是,何必呢。
  阿亮摇头,不会的,我会让他自己主动找我的,我在江主任那绕一下,就是怕他知道债主是我,一点压力没有,当他的朋友,就要被他利用吗,我就该无偿给他办事,他起家的广告业务,百分之五十是我介绍的,他进地产,广宇大厦的项目我介绍的。我就得无偿相助吗。
  桐花雨—道理
  梅雨烟回想往事,终于点头,你是不欠他的,正因为如此,又何必把私事和公事扯在一起。
  阿亮说,你想好了,你要是不让我扯在一起,我不要他的股份了,就让他到期还钱好了。
  梅雨烟愣了一下,他现在是周转不开。
  阿亮说,我的钱也有我的用途,不可能无限期的放在他那里,好不好,我不是他爸爸。
  梅雨烟沉默了。
  
  桐花雨—反思
  阿亮挺生气,梅雨烟有些后悔,自己好似有些冒失,可是不明白,一向圆融的阿亮因何如此气愤,她只好用缓和的语气说,你干吗这么生气,我就是有些惊讶,问了一下,当时你这个伟大的投资举动,也没告诉我,我一直以为是江主任和他的朋友。
  阿亮反问,你只是询问一下吗,你的语气分明是指责,好似我算计了向致远,我算计他了吗,他吃了什么亏,不是说的,要不是我,他能不能快速找到人给钱,缓解他的资金压力还不一定,一次次通融,一次次让步,你以为,我没有顾忌朋友交情吗,从最初借那笔钱,到现在快一年了,好不好。
  桐花雨—考虑
  梅雨烟点点头,是,你说清了,不就行了,不用生气,我是不知者不怪,你不要这么激动好吗,可能我的语气有些问题,我只是出乎意料,你原来说,留一部分资金,给物业公司,你现在都压在这,物业公司的启动资金呢,我们和开发商约定的时间到了,要考虑进场,这部分资金,你预留了吗。
  阿亮这才平静了些。
  他倒了杯水,那个好说,我和开发商说了,他们愿意配合,场地已经协调好了,人员招聘要马上开始,他们答应交房通知书上注明,预收半年的物业费,这个不算多了,有的小区预收九个月呢。你不用担心,反正交房,主要是我们物业公司的事。
  
  桐花雨—辞职
  梅雨烟点头,好吧,我马上辞职吧。
  阿亮这才有了笑模样,我还以为,你会舍不得离开明远地产。梅雨烟奇怪,为什么舍不得,那不是我的公司,也不是你的,我留在那干什么。你以为向致远不忌讳我吗,不过是,他一直没合适的人,所以才保持了现状,也是他明白,我早晚要走,不如做个整人情,由我提出来,比较合适,我们总是老同学。
  阿亮这才放心了,这样最好,我也感觉你在那,不是长久之计,又是县里,天天开车上下班,走高速,我还不放心呢。
  
  桐花雨—感叹
  向致远看了辞职信,有些感叹,时间真快,我们来这,都快一年了。
  梅雨烟笑笑,是呀,不过,公司也是有进展的,公司的地块,拿了土地证,设计院也出了户型图,明年,可以进入销售阶段。向致远叹了口气,哪那么快,听骆家明说现在管得严了,不让预售,当然不会真的不预售,要不然资金从哪里来,只是不能大张旗鼓的销售,销量肯定受影响。
  梅雨烟说,不管怎样,有进展就好,抓紧办证件吧。
  向致远点点头。
  向致远试探的说,你看,你和阿亮说一声,周末我请你们吃饭,一是感谢你的付出,二是资金的事,我想让他帮忙和江主任通融一声。
  桐花雨—不舍
  梅雨烟把相关的工作,交接给叶宁,叶宁是真的依依不舍,姐,你们都走了,这里剩下的老人就是我了。梅雨烟安慰她,销售部的谢飞,也是公司的老员工。叶宁摇头,我和他不熟悉,我瞧着,他也干不太长,欧景园那边,销售现在不理想,销售员不都这样吗,销售量不好,估计他们会考虑跳槽,梅雨烟心想,看向致远,怎么留他了。
  叶宁拉着梅雨烟的手,姐,你有时间回来看我。梅雨烟拍拍她的手,你总要回市区的,回去了找我,我的地址固定,在青城那,你知道的。
  桐花雨—不平
  叶宁看了看交接的清单,有些惊讶,我表哥没有给你补偿金呀,王青离职,还给了五万,你可比王青工作的时间长。梅雨烟解释,我是自动离职,不是公司解雇,不用离职补偿。
  叶宁摇头,王青也是呀,她嫌这条件差,工作量大,不公平呀。
  梅雨烟心想这丫头,还是这脾气,这是她表哥呀,她微笑,公司的资金一直紧张,而且,我和王青不一样,梅雨烟已经猜到了,王青离职是向致远的意思,向致远不希望,万一闹分手,会影响他在公司的形象,为了回避开办公室恋情这个问题。
  桐花雨—委屈
  叶宁是真的替梅雨烟不平,可我总感觉,对你不公平,你是公司的元老,我们一起来的公司,那时候刚成立,都是你操心张落,招人购买办公用品,都是我们做的,可主要是你,我什么都不懂,那时候刚毕业。
  梅雨烟一时感叹,想想那时候,好似还在昨天,时间却过了多年。
  她平静了一下心绪,叶宁,别和你表哥说了,现在公司是资金紧张,叶宁摇头,你又不是股东,还有个长期投资的问题,公司现在资金紧张,不等于以后没发展,以后发展了,他也不会补偿你吧。
  
  桐花雨—离开
  本来说,和公司的人一起吃饭,梅雨烟发现自己的情绪起了波动,就和叶宁说,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吃饭的事,你替我谢谢你表哥,就不必了。以后咱们在市里再聚。
  梅雨烟把车开出了县城,停在路边,一时心绪浮动,以为自己会洒脱,心里还是会留恋,她曾经以为,这个公司是她和向致远的公司,没想到,和她无关。多年的努力,还是一场白忙,可是突然想,其实这样挺好,他和她只是同学,如此而已。没有冲突,没有矛盾,就这样,以友情开始,以友情收场。
  
  桐花雨—起点
  梅雨烟到喜欢物业公司,这个行业感觉长久稳定,她其实喜欢的是稳定,愿意过天天一样的生活。
  梅雨烟想到了苏静,她给苏静打电话,苏静听见她的声音很开心,她谈了男友,快结婚了。
  苏静热情的说,姐,我还想给你打电话,我下个月六号结婚,你一定要来。梅雨烟马上答应,我现在回了市里,我们的物业公司快开了,你在销售中心怎样,要是干得顺心就干,要是不喜欢,就到我这来。我知道你学了会计,这几年一直做销售内勤,你要是愿意干会计,就过来,我这需要一个自己人做会计。
  桐花雨—惊喜
  苏静心中欢喜,真的呀,我是想做会计,一直没机会,我去,我去。
  梅雨烟惊讶,苏静,你不考虑一下吗。
  苏静痛快的说,我不考虑,我是想做会计,而且愿意和你在一起,我在销售中心,就是混碗饭吃,其实,我不太喜欢销售中心的氛围,竞争好激烈,你不知道,销售员明抢单的,骂人的打架的,都有,好厉害。
  梅雨烟心想,销售部门是比较热闹。
  
  桐花雨—踏实
  梅雨烟心想,苏静过来了,管收费就好,这个职位必须用自己人。其他的人员,招聘到是容易。
  她想了想,还是约上周桐苏静大家一起聊聊,好久没在一起了,真有些想念她们。
  梅雨烟回到家,没想到阿亮到回来了,她有些惊讶,你怎么下班这么早,我以为你有约会呢。阿亮说,约什么呀,我要庆贺一下,我老婆总算回到市里了,我其实不太想让你到县城,可是吧,你要去,我不好多话,现在总算回来了。不用给人打工。
  桐花雨—人员
  梅雨烟提了调苏静管钱的事,阿亮说,物业公司的事,我只管对外的事,比如和开发商协调呀,你处理不了的事,内部管理,怎么用人,都是你的事,我不管细节。
  梅雨烟微笑,你还真大方。阿亮说,这本来就是你的公司呀,我们的大股东是你呀,这到是实情,工商注册上,就是梅雨烟占股百分之六十,那百分之四十是阿亮的母亲。
  阿亮说,雨烟,你要转换角色,这物业公司是你的,你想怎么管理就怎么管理,我是你坚强的后盾。我妈就是挂名。
  
  桐花雨—协调
  梅雨烟想到向致远请吃饭的事,她顺口提了一句,阿亮说,明远公司资金缓解了吗,梅雨烟说,一般吧,那几套抵债房,因为是全款,不好出,这半年就出了一套。项目没有证件,工程施工速度不快,销售量不温不火,要搞活动吧,就要投钱,开发商不出钱,向致远也不愿意出钱,开发商后来结帐不及时,都是要抵房,向致远现在热情不高。要不是他的项目没到销售阶段,估计他早就想撤场了。
  阿亮沉默了一会儿,你说,他不会是想让我和江主任说说,再延期吧,我看难。
  梅雨烟想了一下,你是要他兑现股权的事,阿亮反问你说呢,虽然债主是我,可明义上是江主任。
  
  桐花雨—请客
  说是周末请客,可是双方心知肚明,梅雨烟对自己说,这事我不能参与了,阿亮好似忌讳,既然如此,他们的事,他们解决吧,这是商业行为,我不好多话,想想阿亮没错,白纸黑字,双方签订的协议,当时,你情我愿,向致远也要为自己的签字负责吧。天下的资金哪有白用的,人家不可能无限期等着他解决资金问题,就是银行到期也要收回贷款吧。
  向致远到是在全市最高档的酒楼请客,阿亮说,咱们兄弟吃饭,不用这个排场,那么贵,白花钱,不如就在我们报社旁边的饭店吧,经济实惠。
  桐花雨—难处
  向致远最后听了阿亮的建议。
  阿亮和梅雨烟到是先到了,向致远一进门,先道歉,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不好意思。
  阿亮站起来,自家兄弟,客气什么,谁先来谁后来,有什么区别。
  菜上得挺快,向致远殷勤招待。
  阿亮到也安之若素。
  他等着向致远开口。
  
  桐花雨—话题
  向致远到是诚恳,银行的开发贷款,到是下来了,可是额度打了折扣,只给了一半,本来也能兑现还款协议,不过要是一还了,余下的资金,又不够后面的运营,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我们还一半。
  阿亮痛快的说,我尽力和江主任说说。
  不过,阿亮说,致远,你可想清楚了,人家江主任估计同意你还一半,余下的兑现股份,你愿意吗,其实你想想,余下的一半,按当时的协议,股份,占不了多少,不过是百分之十。
  向致远皱眉。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可怜

下一篇: 《 桐花雨—低头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