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哄骗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26   点击:


  
  桐花雨----项目
  周桐和关小荷是认认真真跑村里,这里的宣传不受限制,贴贴海报,做做市场问卷,这是问卷调查是要交给黄建立的,这是黄建立和周总达成的协议,周一民不一定不明白,不过他不介意,他也需要一个完整的村县购房需求调研。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跑了一周,关小荷取笑周桐,你都晒黑了,周桐摸摸脸,是呀,我是真不禁晒,关小荷佩服的说,周姐,你真行,不怕吃苦,真不容易,你做调研真仔细,很少有人这么认真,都是敷衍了事,周桐笑了,黄经理说,市场调研才是后面项目定位的基础,是紧要的环节,好多人不重视,那是对项目不负责任。
  
  桐花雨----任务
  按照规定,周桐和关小荷是不参加项目开盘的,不过开盘的活动流程是周桐写的,和宋梧研究了两回,宋梧比周桐想像的要认真踏实,到是一点不嫌烦,二人推敲了三天。宋梧说,好几年不写了,都有些生了。周桐说,你不是一直在国外吧,我感觉,你好似在沿海城市干过。宋梧点头,我在国外就两年,后来和前夫在上海干了几年。
  周桐心想,这到是个有故事的人。一个美丽的女人,从国外回来,陪前夫在上海,可是几年后,又离婚回到了县城,还一个人生下了宋露,是一件特别的女人。曾经为了爱情,如今为了孩子。
  
  桐花雨---离开
  离开的时候,向致远到是专门请了周桐和关晓荷吃饭,梅雨烟和宋梧做陪,周桐看没有王青,还特意说,是不是叫上王青,向致远一愣,这半个月,王青有时候在办公室,策划会根本不参与,他现在没心思理会王青,就由着她折腾,现在周桐提及,他想了想,应该给王青个面子,让宋梧打电话,王青接了电话,一听是宋梧问她参加不参加给周桐和关晓荷的送行宴,王青心想,要是向致远的电话,她就去了,宋梧是她的兵,凭什么,给她指令,她一句话,不去。就挂了电话。
  宋梧只好说,王经理有事,不能过来了。
  向致远皱眉,她有什么事,不过是矫情。
  周桐有些奇怪,王青这是怎么了,这个场合,她应该来。
  
  桐花雨---离开
  周桐走的时候,还是特意叮咛宋梧,这次活动的预热,应该有效果,你们的来电来访本,一定要备注知道消息的来源,做了报纸广告,广播广告,电视广告,还有短信,宣传海报,条幅广告,看看那个效果最直接。
  宋梧点头,好的,我特别注意这个,以后投放,就有的放矢了。
  周桐点头,她心里里,王青赢了肖悠然,可是这样下去,一定会输给宋梧,肖悠然年轻单纯,可宋梧一样的美丽,除了有个孩子,二人都离过婚,但宋梧踏实,做事冷静,有头脑,能吃苦,这比王青强了太多。
  桐花雨---留意
  向致远让赵黎明开车送周桐和关小荷回去,周桐表示谢意,谢谢向总,预祝开盘成功。
  向致远心想,现在的周桐到是落落大方,和刚来公司时比较,进步很多,而且周桐的方案他看了,非常的细致,拿来就能用,那些调研问卷,周桐是一式两份,特意给他留了一份,心中有些后悔,是不是自己一直不注意这个容貌平平的小丫头,没想到,她到是稳打稳扎的成长起来。有一个周桐,他真不担心这的策划了。宋梧也不错,看的出来,进步不慢。向致远和宋梧说,你那个表妹小荷,不错,人也机灵,工作踏实,回头做做工作,看她愿意过来吗,待遇好谈。宋梧说,王经理不喜欢小荷,说她太闹腾,没个稳当劲。向致远摇头,王青懂什么。做市场的就要有小荷的冲劲。
  
  桐花雨---开盘
  开盘效果不错,一共出了八十套房源,这让向致远大喜过望,他心想,他的危机终于解除了。只是佣金的结算,却没想像的顺利。开发商把资金快速的用到了新厂区的新设备购买上。向致远和骆家明说,不能这样呀,起码把我们的佣金结算了。骆家明找了副县长,开发商才能结了一半,这还是因了副县长的面子。
  向致远不高兴,他这次开盘投入不小,这结了一半,付了宣传单子的印刷费,临时招的发单人员费用,再加上广告投放的费用,就余了二十万,销售员的提成不能拖,结算清了,里外里还余七万,这让他不高兴,如果余下的那一半结算了,那才是他的利润。
  
  桐花雨---抵帐
  向致远自己做生意,太明白欠帐的后果,不能拖着,越拖久了,帐越难要。他和骆家明商议,家明,不能拖,要不然,我们就被动了,这里面有我的利润和你的利润,你看我们别等他生产出了产品,还是这样,抵房子也行。
  经过这一轮的强销,现在的销售部的销售,就进入了不温不火的情况,谢飞说,他走访了不少销售中心,都是这样,平时的自然去化特别慢,都是靠搞活动带带人气。
  骆家明找开发商泡了一周,终于达成了抵帐协议,抵了八套房子。
  骆家明自己计算了一下自己的利益,干脆把其中的三套,留了下来,直接写了自己的名字。
  
  桐花雨---恼怒
  向致远是生气的,他需要资金,本来想让这几套房子,发挥一下作用,现在只有五套了,他找来谢飞,找找你们的意向客户,这五套要快速变成现金,价格灵活一点。
  向致远还答应,这五套房源的提成翻倍,谢飞说,这就好办了,销售部有两个销售员是本地的,我和他们俩聊聊,让他们使点劲,估计很快,但向致远有个条件,别的房子是能贷款的,这五套要全款。谢飞有些为难,全款呀,向致远点头,对,我要快速回款,公司缺资金。所以单价会优惠那么多。
  
  桐花雨---到期
  向致远之所以焦虑,是因为他和江主任签订的协议,股权质押到期了,江主任打过一次电话,向致远说了半天好话,江主任说,这样吧,致远,我们朋友一场,大家是哥们,我做哥哥的不能不通融,可是这个资金不只是我的,还有别人的,人家让我帮着投资。我也要对人家有个交待,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这我已经尽力了。
  向致远看看月份牌,一个月的时候,要是能出了五套房子,还好说,要是出不了,他真的要把股份给别人一部分吗,他现在和骆家明合作,都有些不情愿了,再加个外人,真真不乐意。
  桐花雨---叹息
  不是销售员不努力,高提成还是有诱惑的,只是全款的客户不好找,本来又是期房,项目出了地面,最好的一栋楼到三层了。证件没有,好多人还是担忧,房子的土地性质。
  一个月转眼到了,只出了两套,其余的三套,贷款还有人考虑,向致远明白,不能考虑贷款,开发商可以等贷款,他不能。
  他给销售员开会,提成又加了一倍。
  
  桐花雨---到期
  接到江主任的电话,向致远答应后天,回市区面谈。
  向致远算了算,现在有五十万,可是他不能把这五十万,都还了江主任吧,那样公司的支出呢,现在明远地产自己的项目,正在做三通一平,就算可以晚点结算,也不能不结算,还有人员的工资。还有一周就要开工资了。
  他叹了口气。
  江主任对向致远到是非常的热情,致远,坐坐,你先坐着,我还有个短会,半小时准过来,他招手喊来了阿亮,你们兄弟好久没见了,你陪我和致远聊会儿。好好招待。
  桐花雨---选择
  阿亮走了过来,主动给向致远倒茶,用的是自己的茶叶,他的茶都是好茶,比如现在泡的就是大红袍,向致远先赞叹了茶叶,你小子越来越讲究,怎么样,你们的茶楼不错吧,阿亮笑笑,不错,客至云来,我们的装修和茶叶,都是一流的,价格也公道,只要来过一次,基本愿意来第二次。向致远微笑,这第一次,都是你们邀请的吧。阿亮心照不宣。
  二人喝茶,阿亮说,你怎么样,我听雨烟说,欧景园开盘不错,销售挺好,怎么样,翻身了吧。向致远叹了口气,开发商不好好结帐,抵的房子,还没出去,我就为这发愁。
  阿亮也深为同情,这真是,你们辛苦大半年了,他们还不结佣金,也没多少钱,和他们的收入相比。真这样,只管自己的利益,没有诚信。
  
  桐花雨---情况
  向致远试探的问,你估计江主任真的要我兑现那个入股协议吗,能不能再拖拖,我把利息,调高些,也成呀。
  阿亮看看四下无人,这才说,不好说,他们是看重你们明远的那块地,没有那块地,人家也不会投资。现在吧,你要是还钱了,自然好讲,可你要是还不了,只是高些利息,意义不大,谁知道你什么时候,连本带息的还,还不如做项目的股东,起码地块是真的。
  向致远皱眉,阿亮,你帮我讲讲行不行。给我三个月,三个月,我保证。我不好直接和江主任开口。
  
  桐花雨---帮忙
  阿亮想了想,好吧,我去和江主任说说,致远,要是江主任真的同意延期三个月,你三个月后,可就要兑现了,要么连本带利,要么兑现股权。向致远点头,我相信三个月足够了,手里抵债的房子,三个月总能出去,大不了价格再低些。
  阿亮点头,好,我去和他讲。
  阿亮先拦住了江主任。
  江主任心知肚明,怎么样,他不肯吧,阿亮笑笑,我太了解他这个人,唉,算了,都是哥们,不想逼他太紧,现在要是兑现股权,也是合理合法,只是,朋友一场,我让三个月,你和他讲,就三个月,看人的运气了,要么给钱,要么兑现股份。
  不过,阿亮的表情严肃了,这三个月的利息是百分之二十四。
  桐花雨---利息
  江主任吓一跳,阿亮,那就是月利百分之二,三个月就是百分之六,阿亮点头,那才六万,这对向致远不是问题,我们要的不高,他到社会上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我可是按照规定,没超过年利率百分之二十四的红线。
  江主任想了想,算了周瑜打黄盖,也是他乐意。
  江主任再出现的时候,直接和向致远说,阿亮和我讲了,我也打电话问了投资人,人家看我面子,同意延三个月,可是利息要加,是百分之二十四,向致远想了一下,三个月就是六万,他咬咬牙,我同意了。
  
  桐花雨---补充
  江主任和向致远签订了补充协议,特别注明,如果到期不能连本带息还款,折算为明远公司某某地块项目的百分之十的股份,向致远签字按了手印。
  江主任说,致远,我们是哥们,才这样通融,要不然,人家现在就要钱,或者地了,不能一样没有吧。就是利息,我们也没有催你,你打听打听,这是最优厚的借款条件了。
  向致远点头,对方没有催要利息,他是非常感激,可是后面三个月的利率可不低,他说,我懂,这是江哥的面子。
  江主任站起来,大声喊阿亮,阿亮,你陪致远去吃饭,记我帐上,我中午有个客户,不能不应付,咱们自己人,就体谅了。
  桐花雨---感情
  向致远还算轻松,他相信三个月,肯定能有个理想的结果,毕竟那五套房子在手,他是放心的。
  阿亮过来,致远,今天这事,还算解决的理想,走,我们喝一杯,一醉方休。
  向致远不好拒绝,这是给江主任面子,而且他心中有事,也想找个人说说。
  他的感情复杂,这些话,不好和人讲,和阿亮到是没什么,早年,阿亮没少让他帮忙摆平那些女友,有的要死要活,有的要钱要名,都是麻烦事。
  桐花雨—批评
  阿亮说,致远,不是我说你,我当年年轻胡闹,那也是找单位之外的人,你可不好,总是绕来绕去,和下属纠缠,这样不好,影响你老板的形象。
  人家都是闹到单位,你这好,有事的话,是在单位直接开打,这哪里成。
  向致远叹了口气,我错了,当年不该让肖悠然进单位,可是当时,我没想那么多,后来,唉。
  阿亮说,我听雨烟提过王青,而且王青的事,你当年还托我协调过,这个小姑娘不简单,有些不好惹,比我之前的女友,都不好对付,你要小心了。要是和她结婚,还罢了,要是不结婚,恐怕有麻烦。
  
  桐花雨—烦恼
  向致远点头。
  我也怕她不肯罢休,其实给钱出力,都行,我只求她肯罢手。
  阿亮摇头,难,她对你是真有情,雨烟就说,她是一根筋,这样的女人最痴心,也最可怕,闹起来不死不休的架势,不过,她有家人,还算好,你如果真打算分手,可以和她大哥先商议一下,让她家人劝劝。先打打预防针,不要太急于求成了,一点一点冷下来。最好能让她先离职。
  向致远点头。
  我也想过让她离职,那我就要给她找个她满意的工作,她吧,人聪明,学历还行,是不肯吃苦,有些自我。
  桐花雨—老板
  阿亮明白,他说,算了吧,这样的工作不好找。
  阿亮建议,你和她聊聊,看看能不能出点钱,当分手费,让她单干,她有没有喜欢干的事,干脆她自己当老板,这不省事吗,我看现在网上自己开店的不少,不行的话,鼓励她自己开个网店,这不和人打交道,也不吃苦。
  向致远心想,王青估计不愿意操心,那要进货吧,发货吧,还要结算,不过到是一条路子。他想了一下,他在批发市场,有个哥们做的不错,大不了让王青在那进货,王青喜欢弄些小饰品的,干脆鼓动她做饰品网店。
  桐花雨—一步
  事情要一步一步来,向致远中午没多喝酒,阿亮说是一醉方休,可是下午要上班,不好喝多了,二人浅饮即止,分手后,向致远去找王松。
  他和王松说话,还要绕着来,他用的理由是,王青在单位吧,不怎么干活,还要摆个经理架子,和下属关系不好,同事关系也很紧张,不如他出点钱,让王青开个饰品网店,王青也喜欢这个,这是她的爱好。现在在县里,条件也苦,他也不忍心,让王青吃苦。
  王松知道妹妹的脾气,他先是替王青道歉,然后说,你说的到是个主意,我和她聊聊,她这个人,不能逼她,要她自己乐意。至于本钱,王松说,不用你出,你帮忙给介绍个进货的地方就好,本钱应该没多少,网店吗,是顾客下单了,才进货。
  
  桐花雨—机会
  王青周末回来的时候,王松说了开店的想法,我有个同学,就是这样,挣的没多少,不过舒服自在,我看你在县里不开心,总是说条件不好,向致远不愿意你天天回家,你和梅雨烟毕竟不一样,人家帮忙,过几个月就不在那了,你不同呀。要不然,你也开个网店,等向致远那条件好了,你再回去。
  王青有些为难,我怕我离开了,致远看上别的女人,王松摇头,感情不是盯出来的,你越这样,他越烦,到是有了距离,才能产生美感,你天天在公司,就能守着他了,他要出差,要管理,要和客户吃饭,比如现在,你有什么办法。
  王青眼前出现了宋梧的样子,她直觉,宋梧和向致远的关系不简单,提前转正也罢了,她经常跑向致远的办公室,有什么工作的事,直接和致远汇报,王青提了几次,向致远都说,这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我们是扁平化管理。王青心想,难道销售员都直接和你说销售的事吗。
  桐花雨—犹豫
  可是去县里,她不愿意。
  她喜欢看电影,喜欢做美容,喜欢逛街,县里就那几家,早烦了,而且衣服的式样档次明显不如这。
  她想了想,开个网店不错,她喜欢折腾小饰品,这个不错。
  她说,哥,我和致远商量一下。
  王青给向致远打电话,向致远到是说,你要是回了城里,我只能周末见你了,真有些不舍。王青心里甜甜的。向致远又说,可是看你不开心,我也发愁,这样吧,我给你五万做本钱,给你介绍个进货渠道,你要是光开网店感觉没销量,也可以租个店铺。
  桐花雨—劝阻
  王青说,实体店算了,我也不想打理,就网店吧。
  向致远的本金,王青到是收了,她认为,这是向致远爱她,为什么不要。
  在车上,王青得意洋洋的和梅雨烟提及,梅雨烟心想,这姑娘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现在这个时候离开合适吗。
  梅雨烟婉转的相劝,王青,向总现在正忙,你要是回了市里,以后你们见面,会更难,你可想清楚了。你们毕竟没结婚呢。
  王青有些犹豫了。
  桐花雨—哄骗
  向致远却趁热打铁,这几天,和王青一起吃饭,都是说王青的气色不如从前,王青照照镜子,是感觉有些差。向致远叹气,女人,不能太辛苦,要不然老得快。青春就那么几年。
  向致远把卡给她,小青,你还是开个网店吧,只要你开心就好,在这里,你做得不开心,又没朋友陪你,我也没时间,不如你回家去,家人在一起多好,你也好好调养着。
  王青看了看镜子,对呀,女人年轻美貌才重要,弄成个黄脸婆有什么好。
  桐花雨—离职
  向致远找来梅雨烟,你给王青办离职手续,注明公司给了离职费五万元。
  梅雨烟犹豫了一下,致远,你真的想好了。王青对你,是很痴心的。向致远皱眉,就是烦她的痴心,只站在自己的角度,从来不考虑对方的利益。
  梅雨烟有些不忍心。
  向致远继续说,雨烟,不是我冷酷,你想想,我对王青相当不错了,从她进公司,我一直提升她,本来是应该提升周桐的,也是为了哄她高兴,她和前男友的事,是我帮忙,她前夫来公司闹,我也没追究,我对她,可是仁至义尽了。
  梅雨烟点头。
  的确不能说向致远亏待了王青,可是爱情的事,明明是王青陷了进去。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不悦

下一篇: 《 桐花雨—可怜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