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心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24   点击:


  桐花雨—帮忙
  梅雨烟是想帮向致远的忙,向致远一路走来不容易,如果熬过这段时间,明远地产还是有前景的,可是她想想,向致远不容易,可是也没有理由,让阿亮白帮忙,那三十万,不要利息,已经够朋友了。人家放着茶楼的生意,肯入股,也算是不错了,要是向致远不同意入股,那只好算了。
  梅雨烟忍不住叹了口气。
  阿亮有些不耐烦了,雨烟,你不要替老向发愁,他不是没办法,是舍不得把利润分出来,你借银行的钱,还有利息呢,还有运作关系,还要花费。朋友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这是规矩。
  
  桐花雨—无梦
  向致远到是早睡早起。
  早上醒得太早,他点了根烟,开始盘算,这事拖不得。
  是同意王家的要求,可是他心中明白,那房子就是马上处理了,几十万不一定够,而且这样弄个人管着他,在这种情形之下结婚,一辈子都被王青握在手心里,有些不甘心。
  他考虑到了阿亮的股份要求,他在想,能不能和阿亮商议一下,阿亮手中肯定有资金。利息给高些。
  
  桐花雨—通融
  阿亮听了向致远的话,他心中一动。
  这样,老向,这钱呢,我是用来入股的,我还是和江主任开茶楼吧,放在眼前,我也省心,这样,我给你融一百三十万,把我那三十万扣下,给你一百万,年利率百分之十,如果半年后,你还不了,那就给百分之十的股份,算是股权质押,你看怎么样,我也要给人家一个交代。
  向致远想了想,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一百万,应该能管半年了,他不信,半年之内,银行贷款下不来,欧景园不能大笔回款。
  桐花雨—质押
  向致远给王松打电话,说是资金的事解决了,他也不好意思用王青的钱,这样委屈王青。他要和王青结婚,必然不让王青委屈,一定要她风风光光的做老板娘。
  向致远快速的办理了股权质押协议。
  他没想到,借钱的人是江主任。
  江主任说,我们是相交多年,到是放心,你不会坑我,说真话,我对房产没什么兴趣,不过是阿亮让我帮个忙,我和他一起开茶楼,这个忙不能不帮。向致远疑惑,您的茶楼正需要资金,这给了我。您不为难。江主任哈哈大笑,我不差钱,报社的业务员,我都让他们入了一小股,资金不是不够,是太多了,要不然,我也没闲钱帮你。
  桐花雨—算计
  向致远签订了协议。
  江主任语重心长,致远,这做生意有赔有挣,都是正常,没有稳挣的,要是到了时候,你真还不了钱,我就是股东了,当然只是小股东。
  向致远点头。
  向致远的车开走了。
  江主任转身看阿亮,你就这么看好县里的房产市场,一定拉着我参与,五十万不是问题,可是我其实没太大的兴趣。阿亮笑笑,主任,我的眼光你放心,到时候,你不高兴了,你的钱我还你,现在我们各出五十万,用你的名义,是为了给老向压力。我们是朋友,我怕他多心。
  
  桐花雨—感叹
  江主任笑笑,他哪里是多心,他是没心,他根本不想与人合作,你这是逼他上墙。
  阿亮摇头,我可没有,我已经给了他三十万无息贷款,他不够,我不能一直支持下去吧,江主任到是一愣,你也算够朋友了。阿亮点头,你说我这个人多好,我与人合作,不管事,不查帐,只分成就好。要不是我不愿意操心,哪里会给他便宜,比如现在,要不是他走投无路,又不想低押房产,也不会和我们搞什么质押,当然,如果他资金周转了,我们全当白帮忙。
  江主任摇头,是你,我可是到时候拿钱走人,我对县里的房产不感兴趣,全当帮个忙吧。
  阿亮说,主任放心,这五十万,他不还,我还。
  桐花雨—准备
  阿亮心想,我也应该做个实体,他选中的是物业。
  青城一期,按合同还有半年交房,物业这他要操心了。
  阿亮和梅雨烟商议,咱们注册个物业公司,你来做经理,这个挺适合你,不用操心业务,招几个人,管管卫生和安保就成了,这个小区也有十五万平方米,哪怕百分之六十的人交物业费,也能运营。我还特意和南方学习了一下,门禁管理系统,他们要是不交物业费就不能出入小区大门。
  物业费我们也不多要,就按市场行情,一平方米四毛五好了。
  桐花雨—事业
  梅雨烟眼前一亮,这到是个办法,这个行业,她认为有前途,以后新建小区都会有专门的物业公司打理,梅雨烟同意了,这样也好,我们注册个物业公司,就叫光亮物业公司,阿亮一笑,好,我老婆愿意用我的名字就好,阿亮大名叫徐光亮。
  注册手续找了代办公司。
  梅雨烟报了个物业班,一定要在接管青城小区之前,拿到相关的证件。
  阿亮惊讶,我老婆就是专业,这还要上个学习班,不用吧,梅雨烟不以为然,要干就往专业里做,我喜欢这个行业。
  
  桐花雨—问题
  向致远先还了王青的五万元钱,然后给了骆家明一部分资金,用于打理各种关系,他心里其实没谱,这类钱,有的还有个饭店的发票,有些没有任何票据,完全是骆家明说多少是多少,向致远有些不爽。
  不过,他目前顾不上这个,他打算是有了规划证以后,开始销售房源,如果规划证没下来,他还真不敢直接卖房,怕万一有纠纷。这和欧景园不同,那只是代理,有问题是开发商的事,反正开发商给什么户型就卖什么好了。
  现在是要找到欧景园销售不利的原因,是市场的原因,还是自己策划的原因,对于开发商的解释,自然是市场原因,他有一部分市场数据做支持,这个月,整个县城的销售量,欧景园占了四分之一。
  
  桐花雨—改善
  谢飞也着急,销售不出去房子,他这个销售经理也有压力,现在还能说是没有工程形象,没有证件,可就是因为没有这些,房价才比周边楼盘低了百分之二十,低价没有撬动市场,这让他有些疑惑,按理说,价格决定一切,虽然说房产里,地段是决定因素,可是低价一直有市场。要找到原因,他们回访了一些客户,这些人,来过几回,却没有参与购房,人家的顾虑,还是能不能如期交房,这个开发商,原来是一家工厂的人员,可信度太弱。
  在没有证件,没有工程形象情况下,这种可信度的问题,不好改善。
  桐花雨—策划
  那个小策划,过了试用期,看了看工资标准,没有转正,人家走了。
  向致远有些奇怪,问王青,王青说,她嫌钱少吧,向致远说,这里的都这个标准呀,叶宁接话,可人家的策划,不是一个人跑市场,一个人写方案呀,人家干了那么多活,这个工资标准就低了。
  向致远有些皱眉,看看王青,你文笔不错,怎么不自己写方案,王青摇头,我没怎么弄过地产的,以前都是周桐写的,要是广告词,广告语什么的还好弄,这个活动方案,我也就是应付。
  桐花雨—生气
  向致远有些生气,不会吧,王青,你在青城项目也一年多,你就没参与过方案制订吗。王青点头,没有呀,就是周桐写了,我看看,然后让她直接找黄建立商讨,我是经理,又不是干活的。向致远冷笑,你不会干活,怎么当经理,起码你也要能写呀。
  王青有些生气,你再招个策划不就好了,一个欧景园项目,户型图已经做好了,就是开盘销售,找个活动策划就成,当然,我听周桐说,术业有专攻,还是找一个专做地产的策划好了,只是工资要高些。上次那个小姑娘,水平一般,就是勉强。
  
  桐花雨—招人
  向致远反问,怎么是我招人,你部门没人,你应该积极主动的招人呀,你不能没有一点主动意识,什么都要别人做,人要别人招,活要别人干,那你这个经理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王青生气了,向致远你不讲理,以前都这样,你也没说什么,现在挑三挑四的,看我不顺眼,不就是我没卖房帮你吗,后来我哥也找你了,你自己不要了,关我什么事,你要是看我不顺眼就明说,不要找茬。
  向致远一时不知说什么。
  
  桐花雨—反思
  叶宁忍不住了。
  王青,你有点责任感吗,在其位谋其政,你拿了这个工资,当了这个经理,总要做点事吧,最起码你把人招来,也好管理,没人,你给哪个当经理,这不是看你不顺眼的事,这是工作,你要有专业态度,说工作就说工作,不要扯别的,以前是以前,现在你要能把周桐找来,你还继续混日子。
  王青被叶宁说得哑口无言。
  半晌才说,你们给的工资太低,谁会来,要是工资给够了,我劝周桐来。
  叶宁冷笑,你以为周桐给你面子,她在市里好好的,来这干什么,这不是钱的事。
  桐花雨—尝试
  王青说,那好,给周桐和我一样的工资,我去尝试说服她。
  叶宁不说话了,她也希望周桐来。
  她和王青处不好,和赵静无话可说,和梅雨烟还行,可是梅雨烟晚来早走,人家有自己的办公室,经常外出办事,如果周桐来了,到是好些。
  向致远看看王青,好吧,你要是能说动周桐来,我可以答应她的薪酬标准。
  王青点头,我明天就找她。
  王青心想,这个工资标准,比周桐现在的高。可能有机会。
  
  桐花雨—正规
  周桐见到王青,到是挺高兴,热情的招呼王青坐下,给王青倒水,王青好久没见你了,那天梅姐婚礼,我还要找你呢,你先走了,王青微笑,那天有点事,先走了,没顾上招呼你。
  王青看了看,策划室的布置,和从前差不多,有一个小姑娘坐在对面,王青问,这是,周桐介绍了一下,这是小关,关小荷,新来的策划。关小荷起身招呼,她到是知趣,看二人有话说,就找了个理由,出去了。
  王青说,你的兵,周桐笑笑。
  王青心里一叹。
  
  
  桐花雨—劝说
  王青说,我们县里的工作挺忙,周桐,你过去吧,工资和我一样,策划部的事,你管着,好不好,周桐有些惊讶,
  周桐奇怪,不是说,你招了人。王青摇头,走了,那个小姑娘嫌钱少。
  周桐想了想,王青,我们关系不错,只是我这,现在也挺忙的,离不开人,而且我们签订了劳动合同,签订的是三年的,如果公司解雇我们要赔偿,我们也一样。所以不能轻易离职。不好意思。黄建立还替我们争取了保险福利。现在这人员特别稳定,可能和这个有关系,有些事不是钱的问题。
  
  桐花雨—失望
  
  王青有些失望。
  不过,她明白,保险福利还是有诱惑力。向致远一直不提这个,上次梅雨烟提了一次,既然是开发公司,有些岗位还是考虑福利的好。要不然有些人会以为公司不正规。
  王青叹了口气,好吧周桐,要是你有朋友愿意去,你帮我留意一下。
  周桐点头。
  王青闷闷不乐。她现在明白,有个好的副手,是多么轻松的事,原来的日子是舒服。周桐劝她,王青,你的文笔相当好,其实你也能做个好策划的。
  
  桐花雨—吐槽
  王青一走,杨海涛钻了进来,老板娘来干什么。
  周桐说,问我愿意不愿意去县里,我拒绝了。
  杨海涛一撇嘴,得了吧,向总又不肯上保险,怎么好招人,要不就薪酬高些,也高不到哪里。
  周桐笑笑,她不愿意背后吐槽向致远,向致远毕竟给过她机会,如果不是致远公司,她还做不了策划。这一点,周桐一直心存感激。
  杨海涛说,我上次给他们介绍了一个兼职的策划,嫌人家要的多,可是人家不在他那里上班,不用他提供办公用品,也挺好,他们不乐意。
  
  桐花雨—介绍
  黄建立叮咛杨海涛,你看看,你熟人多,有没有愿意去县里的,向总那里,能帮忙就帮忙,毕竟老向对我们不错。
  杨海涛奇怪,他怎么对我们不错了,只是正常而已,谈不上错不错。
  黄建立叹了口气,其实吧,老向这人不错,就是有些拿不起,想的太多,何必呢,他也挺累,你看吧,王青不愿意写方案,没个好策划,不好办,我听说欧景园销售不好。
  杨海涛想了一下,我看看吧。
  
  桐花雨—亲戚
  周桐也是上心了,她和关小荷提了,关小荷到是马上说,我有个表姐,生完孩子后一直没上班,不过她原来做过地产的策划,做了两年,就在那个县城住,让她试试好吗。周桐说,好呀,这样,我把王青的电话给你,让你姐说是我介绍的就成。
  关小荷马上给表姐打电话,表姐说,好呀,我真在家烦透了,总算能透透气,关小荷关心的说,你这样不是事,孩子两岁了能送托儿所了,你总领着也不是事,我知道你是心疼孩子,可也不能这样。
  对方幽幽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家的事,你也知道,那边指望不上,算是累了我妈,要不然,我也不会在这个小县城。总不能让孩子见不着爸爸,也见不到妈妈,我就在这个小县城里混吧。
  
  桐花雨—不安
  王青到是欢喜,有人来面试,到是好事,她看了看对方网上传来的简历,学历也不错,是学广告专业的,说起来和自己同专业,她唯一有些犹豫,是对方的年纪,比自己大,和向致远差不多了,后来一想,梅雨烟到是讲过,最好找个结婚有孩子的,到是不用担忧休产假了。
  王青也想过,自己一定要争取明年结婚,后年要孩子,要是这样,现在这个人,到是最合适的。年纪大小无所谓,也没规定,年纪小的不能领导年纪大的。
  面试安排在后天,王青和向致远汇报了,向致远说,看看吧,年纪大小无所谓,三十多不算大,有孩子更好,他和梅雨烟的想法一样。向致远补充了一句,你看看她的专业能力如何,对工作态度怎样,能不能吃苦。
  桐花雨—宋梧
  宋梧在镜子前端详自己,还好不算老,生孩子时身材变了不少,这两年下来,总算恢复了不少,她是瓜子脸,有一阵子成了双下巴,现在总算有些样子,她认真的化妆,眼角已经有了细纹,她小心的用粉遮盖住,幸而肤色白,这到是占了优势,左挑右选,还是选了一身职业装,这两年没怎么买衣服,衣服皆是旧衣,幸而那些年是在国外,衣服的质地足够好,式样也大方,不时尚也有韵味。
  宋梧叹了口气,混到这一步,她都不好意思和同学联络,海归在一个小县城里,说出来谁相信,她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她这些年刻意不进省城,怕遇见同学,一定会成为他们的笑柄。当年骄傲的白天鹅,如今,她幽幽的叹了口气。
  桐花雨—母亲
  母亲催她,小梧,时间快到了,不要耽误了,和人家约的时间,不好迟到。宋悟从往事里回过神来,轻轻擦掉眼角的一摘泪,又照了下镜子,露出一个微笑,宋梧,过去的过去了,现在为了孩子,你要能忍耐,能低头,为了宋露,一切都不是问题,有时候,她也后悔,当年应该不应该要宋露,算了,过去的事不提了,宋露,这两个字,让她的心中柔软。
  宋梧从卧室里出来,脸上是盈盈的笑意,妈,好了,我算着时间,我骑车过去,很快,你放心。露露五点半,你记着接她,母亲点头,你放心,楼下的吴阿姨也接孙子,我们一块走。
  
  桐花雨—感叹
  母亲看着女儿依然美丽的面庞,心中叹息,宋家到了这一步,怪谁呢,先是丈夫过世,曾经的风光不在,她干脆从省城里回到了县城老家,幸而那些年,丈夫一直想着退休了回来,才提前购置了这三室一厅。本想着女儿在国外,自己过几年去找她,没想到,宋梧离了婚,回来了。
  离婚第二个月,发现有了孩子,她当时劝女儿打掉这个孩子,要不然找张家要抚养费,宋梧摇头,算了,人家的新娘子都进门了,现在这样子,好似我离不开他似的,不用,我自己的孩子,我生我养。母女自然一场争执,到底是宋梧要死要活的,母亲最后妥协,罢了,孩子惯了一辈子,就这样吧,反正自己有退休金,三人吃饭总是够了。
  
  桐花雨—世态
  母亲搬了椅子去楼下,和吴阿姨聊天,这个小区里,没什么人认识她,这是她老公的家乡,小区又是新人多,这样也好,她喜欢这种感觉,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退休的老师,女儿呢,是一个人带了个女儿。这样挺好。无人提过去,这是她和宋梧,都喜欢的状态,她没了往日的局长夫人荣光,女儿不再是海归的娇娇女。
  吴阿姨是纺织厂退休的,手极巧,孩子的衣服都是自己做,她喜欢宋露,给小姑娘做了几件罩衣,红的绿的粉的,都有,这些色彩,以前宋梧不喜欢,可是现在到感觉实在暖和,有着温暖的底子。
  桐花雨—面试
  宋梧算了点,提前五分钟到了明远地产楼下。
  她拿出小镜子,看了看妆,还算满意,慢慢走上了楼。一步一步,多少年,没有这样找工作了,可是为了露露,她不得不走出这一步,三年没上班,她的那点钱,都快吃光了,不能总花着母亲那两千退休金,怎么够,她能委屈自己,不能委屈母亲和女儿。上有老下有小,哪里有她的骄傲。
  宋梧轻轻敲了策划部的门,听到一个清冷的女声,进来。
  
  桐花雨—哪里
  王青对宋梧的印象,说不上哪里好与不好,只是有些特别的感觉,这个女子,虽然有了年纪的感觉,没了青春的娇艳与水灵,可是通身的气质,却让人忽略她的岁数。王青在她面前,突然少了些傲气,她打量宋梧的衣服,不是时尚款,一看是旧年的衣服,可是一看质地,相当不错,她有些奇怪,这样的衣服,她都买不起,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怎么会在这样一个地方,她的毕业学校,明明是重点院校。
  王青到是想到就问了,你的毕业院校相当不错,怎么没在大城市发展,宋梧微笑,我爸爸前几年过世了,这里就我妈妈一个人,上了岁数,就回来了。
  王青动了恻隐之心。
  
  桐花雨—犹豫
  招聘还在进行,王青也去了一趟人才市场,可是效果不好,策划这个岗位,说是没技术含量吧,高手和一般人的文笔还是差距极大,说有技术含量吧,在世人眼中,也没有太大的感觉,新毕业的学生,要的工资,高得吓人,一问什么都不懂,还自以为是,全无宋梧的踏实。
  王青考虑过用宋梧,可是好几次按了电话,又放下,这个美丽优雅的女人,象一朵丁香花,幽然而平和,可有一身的忧伤气质,这种气质,让人怜惜,她都怜惜了,向致远呢。
  桐花雨—督促
  梅雨烟不想管招聘的事,别的部门的人员,她还能负责一下,也陆陆续续招了些人,可是策划的事,还是让王青管吧,王青本来敏感,尤其是她结婚后,有几次王青打量她,梅主任的衣服,档次越来越高,真不像是打工,好像是老板。
  梅雨烟心中一禁,是自己犯忌了,这些衣服是阿亮的眼光,阿亮舍得花钱,他说,你以前不要我送的衣服,现在是我老婆了,总要收吧,再说,你打扮得不体面些,人家说我不爱老婆,自己花天酒地,老婆朴朴素素的,多不合适,好似我们闹矛盾。
  物业公司已经注册了,和青城那边也沟通了,阿亮的关系还在,他们不好失约,也不看中这块的利润,所以一切对接方便,开发商的意思是,交房要延期半年,他们有理由,两年施工期里,有采暖期,都是停工的,他们晚交房半年,说的过去。所以物业的衔接工作,要延迟半年,双方商议的是提前三个月进场,所以现在,梅雨烟还在这帮忙。
  
  桐花雨—感触
  梅雨烟是个通达的人,不介意王青的忌妒,后来在公司里,穿的衣服,就是从前的旧衣,那些新衣服,是和阿亮一起出去的时候在换。阿亮奇怪,你还穿这些衣服做什么,梅雨烟苦笑,这是我的工装,上班穿的。阿亮眼睛一暗,我明白了,有人讲什么了。我猜猜,是王青,除了她,没人事多。她凭什么呀,她还不是老板娘,就怕员工的衣服,盖过了她,什么人呀,向致远真是没眼光。
  梅雨烟叹气,算了吧,要真是老板娘,到没什么了,她现在是心里没底气,所以才有些阴阳怪气的,我不好和她计较,我一个结婚的,和一个恨嫁的人,计较什么,是不是,幸福不在衣服上,在心里。
  
  桐花雨—催促
  向致远奇怪,王青,你不是面试了好几个,怎么还没一个上班的,欧景园不能那拖了,再拖下去,影响我的计划,我必须五一正式开盘,现在有些工程形象了,两个月里,要准备好新的活动方案。时间紧,你在拖什么。王青皱眉,没有太合适的,向致远不耐烦了,没有太合适的,找个相对合适的,能干活的最好,我记得有个周桐介绍的,那个人是做过的,实在不行,就让她先试试,比新人好。
  王青权衡了一下,她现在有压力,向致远最近以工作繁忙为由,好久没和她一起吃饭看电影了,明显的疏远,这个时候,她不想得罪他,只好说,好吧,我让那个女人来上班好了。
  
  桐花雨—试用
  宋梧最近也跑了几家公司,既然决定上班了,不能只等明远地产一家,有两家谈的差不多了,相比之下,她是喜欢明远地产,办公环境好,而且离家近,十五分钟的路,那两家吧,一家有点远,一家办公环境有些差,说是策划,却和工程部的人在一个办公室,乱哄哄的。
  接到王青的电话,她有些惊喜,不过还是沉住气,王经理您好,王青喜欢这个称呼,王经理,心里品味着,她的态度好了些,宋梧,我们决定录用你了,你明天能来上班吗,宋梧心中盘算,欧景园的项目在那,明远是真的急用人,她说我提的薪酬待遇,公司接受吗,王青说,有点高,宋梧坚决的说,王经理,不是我挑剔,我不是新人,有职场经验和行业经验,你用我比较省事,您交待了工作,就不用太操心了,我是本地人,熟悉本地的市场,这些是我的优势,而且咱们公司不上保险,这和别处比,是一大问题。
  桐花雨—手续
  入职手续,自然是梅雨烟办理,她现在做事都带着叶宁,让叶宁熟悉,她对叶宁说,你表哥这以后,要你多操心,你想想,我过段时间离开了,这些工作,你表哥肯定要交给你。叶宁说,好姐姐,你别急着走呀,我现在都挺忙的,我结婚才休了七天,多敬业。
  宋梧进来的时候,二人都是眼前一亮,好优雅的女人。叶宁心生好感,主动上前,安排宋梧填写相关的入职表格,叶宁看到宋梧的毕业学校,马上赞扬,你可是重点大学毕业的,我都没考上这个学校,宋梧感激的笑笑。
  桐花雨—惊讶
  叶宁有些惊讶,王青居然让宋梧入职,真是被表哥逼急了,王青招人,从不招比自己漂亮的来。叶宁和梅雨烟感叹,梅雨烟到是理解,王青一是着急了,二是宋梧比她大几岁,又结婚了有孩子。所以她防范心弱了些,你换个没结婚没孩子的,她肯定不让进。
  叶宁点头,我看着宋梧就喜欢,她优雅,这才是气质。
  事实上宋梧入职后,王青还是轻松了不少,策划的工作,都直接交给了宋梧,宋梧到也扎实,文笔和活动方案都不错,向致远到是极满意,表扬王青,这个人招的不错。
  桐花雨—惊鸿
  那天是开全体员工会,因为新招了不少员工,向致远考虑要做秀,做为公司的负责人,要隆重亮相。
  看着一会议室的员工,他有些成就感,员工一个一个的自我介绍,到了宋梧的时候,向致远和宋梧的眼神相遇,他的心突然间动了一下。居然是你。
  宋梧也愣了一下,明远的远,原来是向致远,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是这样的场合。
  
  桐花雨—失态
  细心如梅雨烟,还是感觉到了向致远的失态,他虽然应付了见面会,可是结束的时间,早了半小时,原来要大讲特讲的公司前景,也只是数语带过,梅雨烟有些奇怪,是什么触动了他。只有可能是新人。
  目光落在宋梧身上,宋梧到是坦然自若,认真的在听讲。
  梅雨烟突然想到了什么,宋梧毕业的院校和向致远是同一家,她竟然没想到,仔细盯着宋梧,突然间明白了,她和肖悠然相似,只是肖悠然天真活泼,语笑嫣然,宋梧的表情稳重平和,才一直忽略了,她就是她。
  
  桐花雨—怜悯
  梅雨烟看到王青,心中替王青可惜。
  王青亲手招来了宋梧,她不知道,宋梧才是她的劲敌。
  散会了,王青的情绪不错,她和梅雨烟聊天,你说怪吗,居然有员工讲,宋梧和我有点像,你说像吗。梅雨烟假装看了看,不像,没什么像的,其实,侧面还有些像。
  王青欢喜的离开了。
  梅雨烟叹了口气,她现在已经知道了,宋梧是离了婚的,一个人带着个女儿。
  叶宁喜欢宋梧,经常和宋梧聊天,二人相处不错。
  她感觉,她还是应该提醒一下向致远,起码要稳住王青。
  
  桐花雨—心智
  此时的向致远,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心乱心喜,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梅雨烟敲门,才打断了他的兴奋。
  梅雨烟进门来,打开窗子,你抽了多少烟。
  向致远平静一下,想事呢。
  梅雨烟淡淡的说,少抽些,对身体不好。
  向致远点头,有事。
  梅雨烟看看窗台上的兰花,这是王青的最爱。
  梅雨烟缓缓的开口,王青是个细致的人,对比她漂亮的女孩子,都挺防范的。
  向致远皱眉,这个人太小心眼,我听说,她还嫌你穿的比她好。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本来

下一篇: 《 桐花雨—不悦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