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惊讶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17   点击:


  桐花雨—惊讶
  向致远有些惊讶,他想过黄建立见利忘义,没想到他如此直接了当,理直气壮,他反问,我们之间的关系,只用合同来解释吗。这几年的相处,没情份吗。
  黄建立沉默。
  他叹了口气,向总,如果不是因为情份,我早就离开了,不用等现在,我还在犹豫。向总,这样吧,我承诺,如果项目二期,还在公司,我留下,如果转到了周一民那,我离开,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也是为了情份。如果不是这样,只要我现在去周一民那,会是股东,他答应给我股份,不是干股,是到工商那变更手续的。他给的,你不肯给,就不要怪我了。
  桐花雨—指责
  黄建立离开了。
  向致远有些呆呆的,好久才缓过神来,怎么这样,这不是见利忘义
  是什么,还说情份,情个屁份,还是拿项目说事,项目在我这他留,还不是看了利润。
  向致远一个人把剩下的酒喝了,这才给赵黎明打电话,赵黎明到是在附近,马上来了,一看向致远喝成这样,忙扶了他上车,这才开车往回走,向致远进了家门,母亲很惊讶,她和赵黎明也认识,怎么让他喝这么多,这胃受得了吗,赵黎明忙说,对不起阿姨,我没在身边,向总谈事,不让我跟着,是我不对。
  
  桐花雨—输液
  赵黎明回家没多久,又接到向致远妈妈的电话,又折了回来,送向致远进了医院输液,这一折腾,向致远在医院里住了三天,挂着点滴,向致远的妈妈一直唠叨,向致远不让对外讲,一直和赵黎明说,你这几天,不要去公司了,工资开着,休息几天,这一阵你也辛苦了,别人问,就说我们去外地了,要保密。不能让人知道,我喝酒住院。
  向致远在回到公司的时候,神情和从前没什么不同,王青却感觉他神情有些阴郁,她到了杯茶,致远你怎么了,怎么看着不舒服的样子,向致远勉强一笑,没事,在外地几天,有点累,王青心疼的说,那你今天在家休息好了,干吗来这,这样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汤馆,做的不错,中午我们过去。你这样的身体状况,下午还是回去休息吧,这段日子这不忙。
  
  桐花雨—安慰
  王青的话,让向致远心情好了不少,他微笑,好的,我听你的,中午喝了汤,我就回去。
  王青点头,这才好,健康是第一,就是为了阿姨,你也要保重呀。
  叶宁还是知道了情况,向致远的妈妈和妹子唠叨,叶宁听到了,她跑来,看见王青,到是客气的点头,王青这时候,已经知道叶宁是向致远的表妹,态度友好了许多,她看叶宁来了,就转身走了。叶宁说,表哥,你好些了吗。要不在家休息几天,向致远看见叶宁,叶宁有一阵子没理他了。
  
  桐花雨—压力
  外地的项目,虽然基本上定了,下周签订协议,可是向致远太明白,那个项目周期长,涉及到拆迁,是他的一个同学介绍的,同学当然有笔好处费,说好了,项目开盘,结了第一笔提成兑现。
  只是前期他们公司也要跟进一下,做做市场调研,县里的项目,不比市里的,项目风格和价位,都要认真研究一下。找找卖点。他想了想,下周签约的时候,带上周桐过去看看,王青也要去,他现在是真希望,王青把策划这一块抓起来,但是看,不管是能力还是态度,王青都不及周桐。
  向致远安慰叶宁,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了,你做好你的工作,和沈梅处好关系,还有,如果沈梅离开,她的工作,我不能找外人,要你来,担起来,你报个会计培训班,把出纳的工作挑起来。叶宁点头,你放心,出纳的活,我能干,沈梅去银行都是我们一块,流程我知道,我也写过几张支票了。
  
  桐花雨—追问
  表哥,你说沈梅离开,什么意思,向致远皱眉,你不要多问,放在心里就成了,看项目吧,和沈梅他们那的合作,是基于项目,如果项目有变动,可能合作就中止了,不过不会太快,能拖一段时间,当然也可能,二期继续合作。不过,沈梅的工作,你要随时能做,我相信的是自家人,你要明白。
  叶宁点头,她喜欢自家人三个字。
  向致远说,你把周桐找来,我和她谈点工作。
  周桐很快来了,向致远说,我和你说的事,你要保密,下周跟我去县里,你把这材料拿回去看看,研究一下县里的市场,看看我们的项目,如何运营。
  桐花雨—提职
  向致远接连几天,提升王青做了策划总监,周桐是策划主管,周桐开始是高兴,可是杨海涛说,不过是换个名,你不过多加了三百块钱,你知道王青加了多少,加了两千,你不感觉你太亏吗,黄建立摇头,杨海涛注意说话的分寸。杨海涛说,建立,这是你不对,周桐一直是你的兵,从广宇大厦到青城项目,你说,如果有个策划总监,应该是哪个,工作都是周桐做,结果呢,这公平吗,你沉默,这对周桐负责吗。
  黄建立有些难堪,周桐看看黄建立看看杨海涛,马上说,谢谢你杨哥,黄经理教了我不少专业知识,挺负责的。
  
  桐花雨—专业
  杨海涛继续说,周桐,你知道专业,王青知道什么,就知道和老板谈情说爱,不是说呢,以为大家不知道,老板挺有意思,自己说不支持办公室恋情,弄得我都不敢考虑于芳芳了,他呢,左一个右一个,自己打脸。
  黄建立叹了口气,好了,杨海涛你先出去忙,我和周桐商议一下中秋节促销的事。
  杨海涛不高兴,你们商量,我也要听,我是销售经理,有发言权。不要你们制订了,才告诉我。马后炮。
  黄建立无语了。
  桐花雨—不顺
  阿亮来了,直接找向致远。
  老向,你有个思想准备,二期估计不行了,不是我们的事,是他们董事会的问题,这个事,我们无能为力。不过,一期你放心,这个没问题,这是交换条件,做为条件之一,我提出来,一期的项目物业由我们做,你看呢。这已经是最好的争取了。毕竟还有上百套房子,还有个商务楼,当然商务楼的销售不那么顺,这个位置,有点偏了,不过,事在人为。
  向致远也算有准备了,他点点头,就这样吧,我们再找就是了。
  
  
  桐花雨—县里
  向致远本来想让王青跟着去县里,可是王青从地图上看了看,感觉那个地方,就是个小县城,还是个贫困县,还要在那里住一周,她不乐意,说是水土不服,赵黎明心中不以为然,还没出省,水土个啥。不过,他低头不语,向致远有些为难,赵黎明只好说,周桐一个小姑娘留在县里做市场也不合适,不如让苏静去吧,苏静的工作,要么安排给叶宁,要么安排给王青,王青不乐意,我又不是没事,让叶宁做吧。
  向致远想想,现在跑报社的广告不多,一周没几次,就让叶宁做吧,他给叶宁打了电话,说是安排苏静和周桐去县里,苏静的工作,她代几天,叶宁到是爽快的答应了,叶宁有她的想法,去了报社,她就回家,或者逛街,比在销售中心等下班有意思。
  
  桐花雨—辛苦
  县里的项目,签订了协议,对方原来是一家工厂,拆迁难度不太大,这个厂子的老板和向致远的同学是亲戚,他要招一家专业的代理公司来运营,和向致远到是一见如故,向致远的派头不小,又有报社特约记者的牌子,挺有用,向致远七拐八拐和县里找了个关系,和一位副县长见了几次,吃了几次饭,称兄道弟的,厂长更加放心了。
  副县长劝向致远,既然做厂子的项目,不如把厂子附近的一个地块拿下来,走正常的招拍挂手续,那块地是空地,马上就能用,项目不大,八十亩,资金不太大,而且他是主管房地产的,可以在别的地方优惠一下,向致远修一下项目附近的一条路,他看看能不能返还一部分土地款。而且副县长说,你考虑一下,机不可失,我们这个县是有发展前景的,旁边的高速要修过来了,你在这里做开发,不比在别处做代理强吗。
  桐花雨—心动
  向致远心动了,他盘算了一下资金,有两百万就能启动,他考虑了一下,老哥,兄弟多亏你照应,走到哪,都是你扶持的,您放心,我好好考虑一下。只是贷款方面,副县长说没问题,我兄弟就是银行管贷款的,不管是开发贷款,还是拿了土地证以后的质押,都没问题,你放心,这个项目,我一定让你做起来。
  向致远留下周桐和王青,交待他们,不是一周,是两周,要把县里的情况了解清楚,市场上有什么在售的项目,这里的购买力有没有需要,大家是喜欢什么风格的项目,我们要做高端,看看有没有购买力。
  他又说,这样吧,我和赵黎明先回去,下周他过来,你们到周边的村里看看,看看村民对进县城购房,有没有需求。
  
  桐花雨—鼓动
  赵黎明有他的盘算,总是开个车,有什么出息。
  如果向致远做开发,那就不同了。
  他一直和向致远说,某人做开发怎样了,他说,向总,我就服你,能干,有眼光,敢下手,你说,总是做代理,多受气,人家过河就拆桥,比如青城项目,我们做了一期,二期就是沾光,可是没我们什么事了,这样的委屈,一直受着,还不挣钱,图什么。不如大干一场,只要一个项目成了,你就进了另一个阶层,这机会,不是哪个都能遇见,你说是不是。
  向致远点头。
  
  桐花雨—资金
  向致远盘算的是资金,没有二百万不成,就算土地款不用一下交清,可也是要付一半呀,而且县里的运作,那些头头脑脑,都要打点,启动资金,二百万是最低了。
  他回了家,考虑的是家底,手里的钱,不过五十万,差的太多,家里两套房子,不可能都作文章,只能抵一套,不过五十万,余下的怎么办,青城还有一百套房了,估计消化要半年,不行,时间太长。他犹豫,是不是把项目转给周一民,这样的话,能马上套现,还差的,他考虑到了物业,阿亮,他看了出来,阿亮想做物业,那干脆转给他。
  
  桐花雨—筹划
  向致远在纸上写写算算,后来想到,一人计长二人计短,他现在最相信的是王青,他找来了王青,王青到是犹豫,致远,这有风险吧,那里人生地不熟的,有必要吗,你现在只要稳当的做完一期,那么,都结了帐,加了商务楼的提成,最后的利润二百万不是问题。还有后期的物业,那是长期的保障,现在为了这个不着边际的项目,投入这么多,还有风险,又是抵押房子,何必呢。
  向致远有些动摇,王青说,我感觉这太冒险,要不然,你再和别人商量一下,致远,稳扎稳打不好吗,没必要担这么大的风险吧。
  
  桐花雨—商量
  向致远只好找阿亮。
  阿亮到是赞成,这是个机会,县里要是真有人支持你,后面的贷款能下来,就好办,市场销量是弱了些,看能不能弄个卖点出来,估计回款是慢些,就看你贷款那能搞到怎样的利息。
  阿亮说,你没想找人合作吗,这样风险共担,利润共享,可你不会有太大的压力。
  向致远想到了他那个同学。
  如果能把他扯进来,到是好事。
  他其实听出来,阿亮有意,可是向致远不想和阿亮再合作了,他想把物业转给阿亮,这样从阿亮那里弄点钱。
  阿亮的关系在市里,在县里没关系,他要人合作,也要找个县里的人,或者和副县长的亲戚合作。
  
  桐花雨—明白
  阿亮是个明白人,做事有分寸,他是对这个行业感觉兴趣,他敏锐的意识到这个行业马上火了,或者说已经火了。
  县里当然要晚一点,可是正因为县里的市场,现在是不温不火,所以扶持的力度会大些,如果运作得到,投资资金不会太大,就能启动运营一个项目。可是他说得那么直白了,向致远还是没说话,他心中明白,向致远是有些举棋不定,但是如果要做,他可能已经有了人选,阿亮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是有些落寞,但很快就嬉笑自如,他站起来,这是个大事,你慎重是对的,不过,你看看市里的房产,县里早晚能火,现在是个机会,当然,也会有风险,你权衡吧,我到是看好,不和你聊了,晚上有个活动,我还要去一下。
  
  桐花雨—提醒
  阿亮从向致远那里出来,没了兴致,他想还是找雨烟吧,要提醒她一下。
  梅雨烟听电话里阿亮郑重的说,有重要的事要谈,她还奇怪,还有什么要紧的事,婚事已定,装修也在进行中,什么大事,中午一起吃的饭,阿亮说晚上有个活动,所以晚上不聚了。现在怎么又变了。
  阿亮说了县里的事。
  梅雨烟说,这有什么重要的。
  阿亮摇头,你平时的机灵哪去了,你没看出来,向致远有打算把市里的业务归结一下,转战县里吗。
  
  桐花雨—震惊
  不会吧,梅雨烟不相信,老向这个人稳重慎重,不太可能这样吧,这样的举动,太冒险,不合他素日的风格。
  阿亮摇头,我看差不多,县里那的商机太诱人,他不太可能放弃,他这几年一直顺利,可是青城的二期,让他有些失意,如果不考虑县里,一期的房源没了,他就要重新找项目,与其这样,不如到县里拚一把,弄成了,他下辈生就不用愁了。
  梅雨烟疑惑,青城一期的物业签订了,不是也挺好吗。阿亮苦笑,妹妹,那个项目交房后,才有用,交房怎么也是一年之后的事,他肯等吗,快钱习惯了,物业那点收入,他不一定心动。
  
  桐花雨—如何
  梅雨烟想了想,你是说,我们目前的状态要打破。
  阿亮点头,你不可能和他去县里吧。
  梅雨烟心想,如果不是和你结婚,我到有可能,去哪都一样,可现在,自然是不可能了。
  梅雨烟叹了口气,这么说,我要找工作了。
  阿亮说,到不至于马上,我估计他这的事,也要处理一下,总要安排一个细致的人料理,很可能会让你收尾,朋友一场,自然要帮这个忙。以后的事,你不必急,愿意上班就上班,不上班也行,自己开个店都成,你不是说要开奶茶店吗,我投资,你也当老板。省得看人脸色。
  
  桐花雨—决定
  向致远一夜无眠,在纸上演算了投资和收益,最后决定,这么多的利润,这个风险值得,他想了想,还是要分散一下风险,他想了想,和副县长再商议一下,看他有没有人介绍,这个关系要用,县里的有关系,才好办事。
  向致远和副县长通电话,副县长说,我到是有个妹妹,可以到你那上班,投资就不必了,我们家没人懂这个,而且我们有规定不能持股,我是交你这个哥们,你放心,这事是你的事,也是我的事,你做好了,也有利于县里的经济发展。
  向致远说,那好,您妹妹就是我的姐妹,公司成立后,一定要她来帮忙指导。
  副校长说,你那个同学,到是有兴趣经商,要不你和他商议一下,他是本地人,关系还行。他岳父的关系可厉害。
  桐花雨—盘算
  副县长爱惜羽毛,不想参与,到是好事,只安排他一个亲属,这是最理想的。和同学合作,向致远在纸上写着同学的名字,骆家明,他是个精明的人,没有阿亮厚道,和骆家明合作,他不会投资,只会拿干股,好处是那个代理的项目,他会帮忙。坏处是,他会分薄地产的利润,向致远有些心疼,不过他明白,他在县里,必须有个县里的人帮忙。
  向致远痛下决心,和骆家明合作,成立明远地产,他考虑到公司的注册地址,还是选在本市好,这样对县里说起来,是省会的大地产公司,注册资金弄高些,这样有利于树立形象。
  
  桐花雨—合作
  骆家明大喜过望。
  本想是介绍向致远接了旧厂改造的项目,老厂子搬了,那块地皮,只有做地产合适,好在位置不错,他想挣一笔提成,没想到,向致远精明强干,野心勃勃,这下好了,还弄出个明远地产。不过向致远提了控股,他到是乐意,骆家明本身有工作,不可能参与经营管理,他的想法是,股东写母亲的名字好了,他是独子,不怕兄弟来分。
  骆家明知道向致远图什么,他马上应承,县里的事,他负责,土地的拍卖手续,和办证,这些他负责,公司注册下来,马上在县里找办公的地方,他聪明的没有建议向致远在哪里办公。
  
  桐花雨—安排
  向致远满口称是,这样,我这公司一两天开始注册,土地招拍挂的事,你帮我盯着。
  他现在要变现资金。
  周一民到是痛快的接盘,只是一百套房源的转让费,二人纠缠了许久。
  一套房的提成是多少,大家心中有数,向致远的建议是他六对方四,周一民咬定对半。
  最后还是向致远妥协。
  物业的事,他和阿亮协商。
  阿亮有些头疼,老向,我本来不想说,可是,我现在只好说,亲兄弟明算帐,这是对的,可是你忽略了一个问题,项目没了,你准备解散,咱们三个人的公司,这没问题,我理解,可是你这一百套房源,还有我们的分成呢。
  
  桐花雨—醒悟
  向致远突然发现,他一直忽略了这个问题,阿亮说,我没行使股东的权利,要这个优先转让权,就已经不错了,你怎么知道,我不想接盘。向致远头上的汗水下来了,阿亮,是我疏忽了,你一直对这个不太感兴趣,所以我没考虑。
  阿亮冷笑,我是对运营不感兴趣,不等于我对钱不感兴趣,我接手了,让别人打理也行呀。
  向致远有些为难,你看我和周一民的协议都签订了。
  阿亮叹了口气,哥们不为难你,虽然你有事不想着哥们。这样吧,物业的协议,免费给我。本来也有我三分之一。你放心,阿旺的事,我解决。我让他在公司注销上签字。
  
  桐花雨—忍痛
  向致远有些生气。
  可是他明白,他的一个疏忽,让局面被动起来。
  阿亮说,致远,你是为了快速变现对不对,物业的协议,那是一年后的事,才能执行,你现在拿在手里,有什么用。你自己想,你不吃亏,你给周一民的房源,有一半是我和阿旺的。你不吃亏,你拿了现金,我拿了一个远程的合约,如果开发商到时候反悔,我只有二十万的违约金。
  向致远点头。
  
  桐花雨—公司
  阿亮离开时,还是真诚的说,我们是朋友,有什么事你找我,你不要以为,这事你吃亏,如果你不同意,我们可以重新谈,我按股份,拿我的房源,物业协议我出钱收购,你感觉呢。
  向致远摇头,就这样吧,我没时间折腾这个了,吃亏不吃亏的我认了,阿亮苦笑,你还是不情愿,可是你是为了要时间和资金,这是最快速的办法,你不是为我妥协,你是为了你的县里的项目。
  向致远承认。
  阿亮说,你考虑一下你的人员吧,我听那意思,周一民可能要接收你销售中心的人,我知道有些人,你想带到县里,抓紧时间吧。
  桐花雨—乱麻
  向致远发现,他的流程走乱了。
  他应该在和周一民签订转让协议之前,把人员敲定,现在到被动了,销售员一听,周一民接了一期余下的房源,还有二期的,自然要留下来。向致远对黄建立和杨海涛不报希望,他直接找了谢飞,开门见山,说了县里的市场,一个代理项目,一个开发项目,问谢飞愿意不愿意去,做两个项目的销售总监。谢飞眼前一亮马上点头。
  向致远说,你看看销售员里有没有,愿意去的,在县里,销售系统的人,是管吃管住的,工资比这增加百分之五十。
  谢飞说,周总开会的时候说,销售员的工资,他要增加百分之三十,你这个就没什么诱惑了。向致远一咬牙,你说,是在他增加的百分之三十以上,再加百分之五十。
  桐花雨—升职
  沈梅把工作交接给了叶宁。
  梅雨烟安慰她,沈梅,你的工作,做的非常好,真的,这次变动是公司的变动,公司工作重点转到县里了。
  沈梅点头。
  梅雨烟说,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要是没有,你找我,我给你想想办法。
  叶宁也有些依依不舍,她和沈梅相处的好,沈梅老实厚道,叶宁对她有好感。
  沈梅走了。
  叶宁听到了一个消息,向致远要提升王青做策划总监,她说,梅姐,我表哥昏了头吧,王青根本不愿意去县里。
  桐花雨—安抚
  向致远果然在做王青的工作。
  小青,你想,这是我们的公司,以后在县里做开发,我们的办公场所,都是要租县里最好的地方,住的地方,也找那里最高档的小区。王青不以为然,算了吧,我给苏静打过电话,那里电影院没几家,咖啡馆更少,一家,味道还不正,公园那么小,都没什么玩的地方。
  向致远哄她,小青,我们是做事业,这是我们的事业。
  王青勉强点头,向致远,我说了,我不是天天住在那里,我周末要回来的,我学了开车,你给我买车,我不用赵黎明接送。
  桐花雨—总监
  王青对总监这个职务并不感兴趣。
  可是向致远说,这个职务,代表了管理权,策划的事,你说了算。
  王青无奈。好吧,我就先管着,我可是不写方案了,写方案是周桐的事,你确保她乐意去县里。
  向致远疑惑,她说不愿意去吗。
  王青摇头,致远,你糊涂了吧,她去做几天市场调研,和常期在那里,是两回事,她还说,为什么不把总部设在市里,策划不一定非在现场呀,你听听是愿意去吗,我听说,黄建立一直欣赏她,想让她,跟他一起走。
  
  桐花雨—烦恼
  向致远想了想,目前来讲,公司就两个策划,王青是不愿意吃苦,周桐到是任劳任怨,她要是愿意给王青打下手,到是稳妥,要不然重新招人,是个麻烦事,主要是不知道招聘的人,合用不合用,王青不会带人。
  向致远皱眉,黄建立说了。
  王青想了想,我听于芳芳提了一句。
  于芳芳她们是要留下来,她说,杨海涛给周桐打电话,让她回来了,先和他们联系,黄建立找她有重要的事。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商谈

下一篇: 《 桐花雨—抓紧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