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批评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11   点击:


  
  桐花雨—心计
  梅雨烟叹了口气,她不喜欢肖悠然,虽然在性情上对方挑不出毛病,她不像王青,王青的性格,不讨人喜欢,可是她真实,她不装。而肖悠然不同,这个小姑娘,年纪不大,说话待人,挑不了毛病,礼貌周全,做事也算有章法,极聪明,可是你看不出,她对向致远,有没有真心。
  向致远的条件在那,前程大好,公司的业务蒸蒸日生,向家在本地,有房有车,向致远未婚,相貌气质都极好,怎么看是优质男。
  梅雨烟其实断定,肖悠然是想找一个好丈夫,不是为了爱情,可是这也没错呀,以向致远的精明,未必不懂,他不愿意面对这一点,其实面对了也只能说明他本人优秀。
  
  桐花雨—试探
  梅雨烟和叶宁的关系极好,叶宁这个人,是有些傲慢娇气,可是一物降一物,她对梅雨烟服气,在职场上人情上,有时候,就梅雨烟的话能听进去。
  梅雨烟看叶宁和肖悠然常在一起,就问她,听说,肖悠然要成你表嫂了。叶宁有些不高兴,我现在都怀疑,肖悠然和我在一起,是不是打探我表哥和姨母的喜好,好似被人利用了。我问我姨母,说不知道结婚的事,现在看来,都是肖悠然故意说的。梅雨烟心想,你真不傻呀。
  叶宁的表情,验证了梅雨烟的看法,她本想说什么,可还是慎重了,这肖悠然十有八九能成功,她不能说话太随意了。
  桐花雨—讽刺
  梅雨烟想婉转的提示一句,对于向致远,纵然不能成为一家人,可是同学多年,同事多年,在工作上,向致远还是器重自己,不好什么都不讲,可是不知道说什么。
  都说热恋中的人,智商为零,她半信半不信。
  她后来考虑还是让阿亮说一句好。
  不等她表示,王青有一天居然说了。
  那天她和王青说活动准备物料的事,现在王青管这一块,她现在性格比原来通达了不少,对于这些细节繁琐的工作,也能接受,这时候向致远来了,问了问大约的费用,王青突然说,向总,你要结婚了。
  
  桐花雨—惊讶
  向致远有些奇怪,没有呀,听谁说的。
  王青不客气的说,新娘说的呀,新娘现在一直欢天喜地,为了当上老板娘而开心。
  向致远皱眉,这个肖悠然,太有些夸张了吧。
  他们现在算是开始交往,也只是恋爱初期,没到了这一步。
  他说,没有的事。
  王青点头,要是没有,就不要让她四处传播了。要是有,就名正严顺的,免得大家看您的眼光,都有些异样。
  向致远点头,居然有些脸红。
  
  桐花雨—提醒
  向致远和肖悠然说,你不要和大家说,我们马上结婚,现在只是恋爱。
  肖悠然不以为然,恋爱不是为了结婚吗,这么说有问题吗。
  向致远语塞。
  过了片刻,向致远说,我们是一个公司的,我是老板,总要注意影响,我们到了结婚的时候,再公开。现在这样,容易让人误会。肖悠然不高兴了,怎么误会,有什么误会,怕谁不高兴,我又不是小三,我们是男未婚女未嫁,有什么偷着躲着的,你怕哪个不高兴。
  向致远没想到,肖悠然态度如此强硬。
  一时不知如何解决,一直以为,肖都是小鸟依人的样子,没见过现在的强硬。他只好笑笑,悠然,不是怪你,是为了我的形象。
  桐花雨—不解
  肖悠然这才说,好吧,我低调些,其实我挺懂事的,我在公司,都是称呼你为向总,从来没和你腻歪,你说是不是,你还冤枉人家,人家是情不自禁,忍不住欢喜,你知道吗,我多开心呀。
  向致远只好说,悠然最懂事。
  肖悠然说,是哪个讲我的坏话。
  向致远说没有,只是王青问了一句,是不是我要结婚。
  肖悠然说,我就晓得是她,人家都说她脾气怪,不懂事,好好的老公非要离婚,还闹到公司里,让公司的财产都受了损失。你听她的。
  
  
  桐花雨—安抚
  事情的结果,肖悠然撒娇,向致远只好买了一条项链给她,五千多块钱,到不贵,肖悠然这才转怒为喜,她说,我不是为了东西,这也不值钱,我也买得起,我只是在意你的态度,我是你的女朋友,你要对我最好,最在意我才行。不能别人一句话,你就委屈我。
  肖悠然说,下个月母亲过生日,她要回家,向致远皱眉,下个月我们开盘,你要走几天,肖悠然说,我又不是销售策划的,不过是来帮忙,就一个星期,你送我妈什么礼物。
  肖悠然仰面看着向致远,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要不是你开盘,还让你和我一起回去,我妈说想见见你。
  
  桐花雨—礼物
  向致远说,礼物的事,你定,你选了,我付款就是了。
  肖悠然挑的到不贵,是保健品一类的,花了三千多。
  肖悠然临走前,到向家,给向致远的母亲送了一件她挑的羊毛衫,说是她的一片心意,向致远的母亲挺高兴,直夸她懂事,肖悠然学了几道菜,做得还好,向致远的母亲非常高兴,这姑娘算是为了儿子,学了下厨,这是好现象,证明她重视致远。
  
  桐花雨—送行
  肖悠然大包小包的回了家。
  她说,你不许不想我,天天给我打电话。
  向致远点头,现在已经成了习惯,晚睡前,一定要通一个电话,虽然不知道说什么,不过,肖悠然会一直说,只要听就好了。他发现,他和肖悠然没什么可聊的,这小姑娘喜欢的吃喝玩乐,他兴趣不太大。
  肖悠然算是文静,极少去舞厅,还算好,别看向致远应酬客户要去,可是向致远本没什么兴趣,嫌太吵闹。
  肖悠然走了,向致远到没什么不适应,反而有些轻松的感觉,他感到奇怪。
  
  桐花雨—欢喜
  肖家自然是欢喜的,肖悠然不仅找到了工作,还找到了一个未婚夫,这个未婚夫在肖悠然的眼中,是完美的,年轻英俊家世好,人能干,对她好,从她带回的东西来看,也说明了这一点,肖悠然的妈算了算,你也二十三了,你的表妹表姐都结婚了,既然那个致远这么好,要抓紧,免得飞了,到时候吃亏的是你,女孩子不禁老,你现在漂亮,过几年你看看,小姑娘一抓一大把。
  肖悠然频频点头,我知道了,只是我们刚恋爱两个月,他要再互相了解一下,我一个女孩子,不好太主动提结婚。肖妈妈冷笑,你傻呀,男的当然不急结婚,谈的时候越长,你越被动,好不好,不能主动提,可以间接的提,这样,我和你爸爸陪你一块去,我们来讲,我们替你做主,当然了也见见他的妈妈,我想,天下父母都一样,老太太总希望,你们早点结婚。
  
  桐花雨—考虑
  肖悠然到是真考虑了一下,她知道这段时间,青城要开盘,向致远是真忙,这回向致远的态度和上次广宇开盘不同,那是个小盘,这可是大盘,而且向致远现在收缩广告业务,完全要转到地产这块,所以对青城是非常的重视,虽然大多具体的工作,都交给了黄建立,可好多和开发商对接的事,向致远主动接了过去,他似乎不希望黄建立和开发商走的太近,黄建立是个聪明人,也知趣了。所以向致远就非常的忙碌了。
  肖悠然说,妈妈,现在致远是真的忙,我怕你们去了,他没时间陪你们,你们不要生气呀。
  肖妈妈说,年轻人忙当然好,我不介意,我主要是把这事订了,订了婚期就成了,我能见他妈妈就成,他只要露个面就好。
  桐花雨—宿舍
  肖家人来了,肖悠然考虑住处,她和王青的宿舍,是小了些,父母住了不舒服,想了想,与其看王青的脸色,不如订个宾馆,她把宾馆订到了向致远家的附近,这样去向家也方便,当然是好贵,一天要一百六七十,肖悠然的父母,很是心疼,悠然,这太贵了吧,我们住你宿舍好了,或者换个便宜的小旅馆,肖悠然说,你们来干什么了,住在这里是档次,住个小旅馆,我们哪里有面子,现在是办大事,不能省小钱。
  肖悠然的母亲一想也对,这时候要面子,不能含糊了,否则会让向家人小看了自家闺女,只好说,也好,本来要多玩几天,这样看来,还是速战速决吧,不过我们总要先到你宿舍看看,你住的地方,才放心。
  肖悠然无奈,回到宿舍,幸而王青在公司加班,肖家二老看了看,还不错了,小区地段好,离你单位近,这房子采光不错,他们到是满意,看到王青的房门紧闭,这是你同事的房子,肖悠然点头,她不想在这里耽搁,不想遇见王青,到饭点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桐花雨—惊叹
  王青和肖家三口在楼道里遇见,王青一反从前的冷漠,微笑着打招呼,阿姨好叔叔好,我是悠然的室友,你们好。
  肖悠然的妈妈打量王青,到是个漂亮的女人,只是眼神有些冷漠,她也微笑点头,我们去吃饭,要不要一起来。肖悠然认为王青会拒绝,没想到王青热情的说,我请叔叔阿姨吃饭,我和悠然是同事,又是室友,这是我应该的,二位给我个面子,附近就有一家川菜,极好的。
  肖悠然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是做梦吗,王青好奇怪,不过,她来不及思索,母亲已经答应了。
  桐花雨—摸底
  四个人说说笑笑,到也热门。
  王青在谈话中知道了肖家人来的目的,心中冷笑,这肖悠然到是很着急呀,怎么看,怎么是在算计向致远,王青有些不爽,不过她不动声色,付了帐,又帮肖家人打了车,看了出租车离开,这才拨打了向致远的电话。王青直接,向总,肖悠然的爸妈来了,准备到你家提亲,然后挂断了电话。
  向致远有些蒙了,提亲,提什么亲,哪里到了这地步。
  他刚要说什么,王青的电话断了。
  向致远本想打肖悠然的电话,可是突然一想,如果自己质问肖悠然,不是等于出卖了王青。
  
  桐花雨—礼物
  肖家人进了宾馆,肖妈妈说,你这同事挺好的,对你挺热情,肖悠然本想说实话,可是一想,会让家人担忧,再说王青今天的表现,的确很好,她只好点头,还好吧,她有些内向,平时话不多的。
  肖妈妈说,我想了想,你约一下小向,我们见见,然后去看他妈妈。本来应该男家主动,可是等他们,就太浪费时间了,我是不想在这住了,太贵。肖悠然点头,好的,妈,你不要担心这几个钱,我让向致远出,你不用担心。我明天就去公司说这事,今天有点晚了,还是算了。
  肖悠然给王青打电话,先是感谢王青的饭局,然后说,我今晚陪父母住在宾馆,不回去了,王青只嗯了一声,打断了电话。
  桐花雨—决断
  向致远心里真乱了,肖悠然这是怎么回事,她带来了父母,是为了订下婚事,如何应对,他心里矛盾,他的年纪不小了,现在也考虑成家,肖悠然哪里都好,就是心里不踏实,可是也没有理由拒绝,恋爱不就是为了结婚吗,总不能讲,我只恋爱不结婚,那成了什么。
  向致远看见收拾东西下班的梅雨烟,马上说,雨烟,你等一下,我有事找你。
  梅雨烟有些奇怪,这都快十点了,他有什么事。
  向致远说了肖悠然爸妈来的事,梅雨烟有些惊讶,你这么快,要结婚了。
  向致远摇头,没有,才相处两个月,没有这个打算,可是她爸妈来了,我怎么办。
  桐花雨—建议
  梅雨烟低头,考虑了一下,这样吧,你要是打算结婚,就顺水推舟,要是不打算,就干脆躲几天,和肖悠然说,你去外地看项目了,反正现在她回来了,你们没见面,你完全可以装作不知道她爸妈来了,你看呢,不过,我瞧着肖悠然会带父母见你妈。
  向致远眼睛一亮,对,这到是个办法,我可以出去躲几天,开发商这,我私下接触就好了,把肖悠然先调回公司,和汪珊留守公司好了。
  梅雨烟心中一叹,你看来,真没马上结婚的打算,如果是这样,事情到有些麻烦了,肖悠然不是个省油的灯。
  
  桐花雨—只好
  梅雨烟点头,你看吧,我的建议是你想清楚了,要找个机会,和她说清楚,她是公司的员工,如果有什么事,对你影响不好,当然也要对人家有个交待。
  向致远点头。
  梅雨烟出了销售中心,阿亮开了车在等她。
  阿亮看梅雨烟不开心,怎么了,太累吗,我和老向说说,不能这么用员工,好让人家加班,哪个受得了。
  梅雨烟一笑,算了吧,这个公司,你也有股份,你要我们都不加班,好大方的老板。
  阿亮说,算了吧,管理的事我不碰,这是和老向的约定。我这个人省心,不费那脑子,给点利润就好,要不是这样,老向也不会和我合作,他有管理欲。
  桐花雨—批评
  梅雨烟提了肖家的事,也说了向致远的态度,阿亮不以为然,他这样不好,躲着算什么,拿不定主意,也不好,人家为了闺女,大老远的一家三口在这,他不见面,这样不对,也不礼貌。
  梅雨烟也感觉,自己的主意不太好,可是向致远摇摆不定,没个准主意。
  阿亮说,这个人,就是这点不好,行就行,不行就不行,这事,哪有一直拖的道理,拖过了今天,以后呢,早晚要面对的事,说实话,谈恋爱的时候不长,可是那个小姑娘到你们公司也快一年了,人总了解吧。
  梅雨烟摇头,可能当员工和当老婆不一回事吧。
  阿亮说,人的品质总是知道的吧。他突然一笑,比如我,我就急着结婚,雨烟,咱们不操心人家的事了,咱们说说自己的大事。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打量

下一篇: 《 桐花雨—表达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