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打量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11   点击:


  桐花雨—怀疑
  阿亮看着梅雨烟远去的身影,有些气急败坏,这是怎么了,本来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了脸。
  他不是个没脑子的人,雨烟做事一项有分寸,如果来报社,都是提前打电话,今天为什么,突然到访,他估计那些业务员,不会讲他太多的好话,他的风流史,从前他自己吹虚,现在,不能怪人家,可是梅雨烟为什么突然会打听这些。
  他想到了昨晚,他刚和向致远说了和梅雨烟的事,会不会是向致远说了什么,可是时间太快了,昨晚分开的时候,快十一点了,按常规,向致远不会那么晚和梅雨烟通话,今天上午吧,可是向致远通常没那么早去公司。
  桐花雨—情缘
  阿亮第一次怀疑向致远。
  他打了电话,向致远在路上,说是去郊县看一块地,他说,你讲吧,是黎明开车,我说话方便,阿亮到不知说什么了,如果向致远这么忙,是不是自己多心了,就是巧合。女人多心是难免的。
  阿亮随便说了一件事,然后挂断了电话,心想,自己真是的,就算不是,也可以直接问他,怎么就没开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谨慎,真是。
  雨烟,一遇到你的事,我就蒙了。
  真是一物降一物。
  阿亮叹气。
  桐花雨—平淡
  周桐现在到是和王青相处的极好,主要是自在。和别人相处吧,未婚的着急结婚,已婚的会催促周桐,周桐突然发现,过了二十五,一下子进入了大龄的行列,家中催,同学催,还有就是同学们一个个的结婚,每参加一次婚宴,就是无声的催促,大家现在见了面,都是一句话,你什么时候结婚。所以,最近的同学聚会她没去。
  主要是不想见田镜明,田镜明再追沈嫣,也没什么效果,沈嫣目前没合适的,对他的态度有些暧昧,既不断然拒绝,也没有任何进一步的说明,送花她收,请客她去,逛逛公园看看电影,如此而已,如果问,我们现在的关系,沈嫣就说,同学同事朋友。
  周桐现在正视了现实,田镜明只是她的同学,顶多是好友,也只是如此。
  桐花雨—介意
  田镜明也压力山大,父母一直认为,自家的条件那么好,儿子一表人材,工作又好,房车都有,这样的孩子,怎么会找不到对象,这真是奇怪。可是亲戚的孩子,结婚了,田镜明还没个领回家的女友,他们一致认为,责任在儿子,太挑剔,他们发动了亲朋好友,为田镜明介绍相亲,田镜明头大。于是,在父母的逼迫下,他三个月见了三十个,都搞不清哪个是哪个了。
  田镜明的父母明确说明,你必须从中择一至三人继续交往,要不然,他们会安排继续相亲。田镜明一下子无所适从,他看这些人,比不得沈嫣,连周桐都不及,当然工作不错,家中环境挺好,可是田镜明衣食无忧多年,不介意这个。
  桐花雨—求助
  田镜明自然不肯就范,可是父亲的教训,母亲的眼泪,真令人可怕。
  最后父母妥协,哪怕他有个女友,现在不结婚,他们也好对人讲,田镜明求沈嫣,去他家,在父母面前表态,沈嫣摇头,我想过了,我都二十五六了,这个年纪,不小了,不能做不靠谱的事,说不靠谱的话,影响我的形象,不行。你家亲属里有咱们学校的老师,这不成,一去了你家,就会传遍学校。
  田镜明发现,沈嫣根本不考虑他的态度。
  他想到了周桐。
  田镜明想想,还有半个月是周桐的生日。他记得周桐喜欢吃一种巧克力,想了想,他一下子买了三大盒,花了二百多。又买了玫瑰花。
  桐花雨—礼物
  周桐对了这些礼物,有些茫然。
  这是容易让人误解的礼物。
  田镜明说,还有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这是生日礼物。
  周桐皱眉,还半个月,这太早了吧。
  田镜明讲,我是有事相求,不好空手。这算是谢礼。
  周桐说,你说吧,估计不好办,要不然,不会这么客气。
  田镜明说了目前的困境。
  主要吧,是我的一个表弟,才二十四,也结婚了,我父母大受刺激,感觉在亲朋面前丢了面子。
  
  桐花雨—考虑
  周桐本想一口答应,可是想到了沈嫣。
  你和沈嫣怎样了。
  田镜明叹气,不怎么样,她不拒绝不接受,不肯当我的女友,不愿意去我家,主要是我家的一个亲戚也在学校,她不乐意。
  周桐说,我,考虑一下。
  田镜明拱手,周桐,你要够意思,上次的事,我可是当了你的男友,我多够哥们,我们总是好友吧。
  周桐为难,那次和这次性质不一样,主要是吧,你父母是这么讲,可是你真领了女友回家,他们下一步就是催婚,你这是权宜之计。
  
  桐花雨—生气
  
  田镜明不高兴了,你也这么不够意思,先过了这一关,再讲,你就去一趟我家好了。
  周桐有些为难。
  她叹了口气,镜明,我是真想帮忙。就是估计会越帮越忙。而且,你父母不一定能接受我,你仔细想好了。
  田镜明说,我感觉你挺好的。没事,去一回吧,礼物,我帮你买。
  周桐点头,好吧,我说好了,我就去一次,过后了,你自己圆场。当骗子,我不擅长。
  田镜明一拍周桐的肩膀,你真好,够意思。
  
  桐花雨—批评
  梁芬不乐意,周桐,你这样不对,这样成什么了。沈嫣不乐意,你凭什么乐意。
  王青也说,不合适。
  周桐,有些不好意思。
  我主要是不想太让他为难,他这个人挺好的,原来也帮了我的忙,我真是拒绝不了。
  梁芬摇头,他就是吃定了你,有事就找你,无事扔一边,这样的话,根本不会感觉你的可贵。有戏也没戏。
  王青也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太容易得到的不珍惜,本来有可能,也没可能了,把一切当作理所应当。
  
  桐花雨—上门
  礼物是田镜明选的。
  周桐有些尴尬。
  在田家,先是接受了二老的检阅。
  田镜明的父亲,感觉这姑娘挺普通,模样平平,田镜明的母亲却有些熟悉的感觉,你来过我家吧,周桐点头,田镜明说,当然了,我们是同学,当然来过了,我们原来谈过恋爱,后来分手了,现在感觉,还是她好,是过日子的人,踏实贤惠。
  田镜明的父亲,心想,既然是同学,那互相了解,也算了,就这样吧,问了几句周家的情形,不好不坏,毕竟是本地的,生活习惯不会太差异。
  
  桐花雨—接受
  田镜明的妈妈,到是挺喜欢这个姑娘,本份老实的样子,她感觉,这样儿子不受气。
  本来想说几句就离开,结果,田镜明的母亲,提议一块包饺子,这个周桐到会,家里经常吃饺子,她和田镜明的母亲,一起包饺子,田镜明只好和父亲下棋,田镜明心中有些欢喜,能让母亲这样高兴,也算是好事一桩。父亲说,还行吧,模样一般家里条件一般,不过,人还本份,到是个贤妻的样子,家务也行,你妈满意,看吧。
  桐花雨—散步
  从田家吃了饺子,一块出来。
  田镜明衷心的感谢,谢谢你周桐,你是个好人,我妈挺高兴的。
  周桐语重心长的说,你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让你妈真的高兴。
  田镜明摇头,我不是看沈嫣吗,我是真的在意她,可是她吧,若即若离的,我明知道她对我不上心,可是放不开,有一点机会,就不死心,我也是贱。
  周桐叹了口气,好吧,希望你得成所愿,心想事成。你妈挺好的,看的出来,挺和善的。
  田镜明点头,周桐,谢谢你。真的。
  周桐摆摆手,算了,你回家吧,演出结束。
  
  桐花雨—舒服
  田镜明又开始跑销售中心,不过他知趣,都是在销售中心外面,等周桐下班才过来,到不讨人厌,他舍得花钱,给大家买些零食瓜子什么的。王青说,这也是一个神经的,明明和你处得好,却一心追别人,也是神经病系列的。
  田镜明和杨海涛关系不错,所以杨海涛就把他邀请到销售经理室,你在外面干什么,没事,只要不是我们开盘什么的,你就进来,我们这本来就欢迎有人来,你也可以拿几张单页,我们这离你们学校不远,替我们宣传一下,只要你领几个客户来,不管真假,就是我们的义务宣传员,以后销售中心,你随便来。
  
  桐花雨—指点
  王青对周桐说,你这样不好,你们不是恋爱关系,他总在你身边晃,会影响你的,人家会以为,你有男友,哪个给你介绍,这是耽误了你。如果说是好友,这个年纪,太敏感,也不合适,频繁往来,哪怕是都结了婚,再往来都好,你不要让他牵着鼻子走,上次的事,我就不同意,你去田家,不过去了就去了,一次就算了,你还是让他别这么频繁找你,知道他在学校,有三个月假期,平时也不太忙,可是你忙吧,哪有功夫理他。
  周桐有些为难,我们是同学,我不好那么绝吧,好似太不近人情了。
  王青摇头,你不要太心软,你这样会害了自己,田镜明就是知道你的脾气,故意欺负你,他追着沈嫣的时候,对你不理不睬的,现在估计是沈嫣不理他了,又跑来,这算什么。朋友没这么做的。
  桐花雨—为难
  周桐说,我和杨海涛说一声,让他提点几句吧,我是开不了口。
  杨海涛到说,我看田镜明对你有好感,没必要听王青的,把界线划那么清,还有一句日久生情呢,你现在把田镜明赶走了,可就彻底没戏了,你既然对人家有好感,索性给个机会,自己使点劲,追上他,那皆大欢喜,田镜明人真不错,够哥们,错过了他,你会后悔。
  周桐有些矛盾,好似他们都有理,后来一想,干脆就这样吧,田镜明不招人讨厌,既然公司的人对他没意见,他爱来不来吧,反正不到下班的点,自己不理他就是了,就是向总也没什么可批评自己的。
  桐花雨—美丽
  肖悠然过生日,特意请公司的人吃饭,她那天特意打扮,更加的美丽,她故意没邀请王青,怕王青抢了她的风头,周桐还特意问了句,王青呢,肖悠然平静的说,她有事。
  向致远也来了,还送了生日礼物。
  从饭店出来,肖悠然让向总送她。
  向致远看看赵黎明,本想让赵黎明送,可是肖悠然说,向总,你送吧,你也顺路,别让赵哥跑了。
  向致远不好拒绝。
  在车上,肖悠然说,向总,我能不能叫你名字,当然是不在公司的场所。向致远莫名的点头。
  桐花雨—下车
  下车的时候,肖悠然突然在向致远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才嫣然一笑离开。向致远有些惊讶,有些喜悦,几种情绪混合在一起,他忘记了开车,肖悠然跑到楼道口,看车还在那,心里得意。
  肖悠然想,我一定要追上你,我要做老板娘。
  肖悠然做着老板娘的梦,哼着歌上了车。
  一开门,看见王青的屋里,还亮着灯,她有些心虚,放轻了脚步。
  王青还没睡,她在看小说,她现在爱上了看小说,能打发时光。也能提升一下文学素养。
  王青买了笔记本电脑,从网上下载小说看,到是极方便。
  
  桐花雨—倒追
  肖悠然是行动派的,她说到做到。
  开始找机会频繁接触向致远,如果向致远在公司,她总是去向总那聊一会儿,不过,向致远如果有事,她就会马上离开,很乖巧的样子,如果向致远去报社,她就说有稿子要发,也坐车一块去,赵黎明都看了出来,她是故意接近向总,他没好意思说什么。
  向致远不讨厌肖悠然,只是越接触,越发现,他和自己心中的女神不一样,差距越大,但是她安静的时候,还是真像,尤其是微笑的样子,有时候,会让他有了错觉,她就是。
  
  桐花雨—表态
  肖悠然明白,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越不利,办公室恋情,对于同事,可以细水长谈,可是自己这是和老板,不能如此,她决定表态。
  有一天,从报社出来,看到向致远的车,她不走了,在车边转悠,向致远出来的时候,肖悠然微笑上前。她感觉,向致远喜欢她微笑的样子,她照过镜子,她微笑的时候是挺美。向致远有一瞬间的恍然。
  肖悠然就那样微笑。
  向致远打开车门,做了请的姿势。阿亮正好路过,他摇头,这老向,还是迷乎。
  不过他没心情管向致远的事,雨烟最近总是观察他,他们本来快能说婚嫁了,现在又改成了解期。
  
  桐花雨—晚饭
  向致远请肖悠然吃饭。肖悠然要吃西餐,她说喜欢那个气氛。向致远自然同意。
  向致远还是愿意和肖悠然在一起,她善解人意,又美丽大方,应该说,带在身边,特有面子。
  肖悠然一晚上都非常的安静,只是微笑。
  到是车上,她突然,把头靠在向致远肩膀上,致远,你想我了没,我昨天没看见你,昨晚就没睡好,你呢。
  向致远有些茫然,他不知道是该开车,还是应该保持这个姿势,肖悠然看他没动,就又说,你怎么这样,人家的心,你不懂吗。
  向致远心中有些迷乱,车灯下的肖悠然,更美丽也更像。
  
  桐花雨—迷茫
  向致远不知怎的把肖悠然送了回去,也不知怎的回了家,只记得下车的时候,肖悠然一直拉着他的手,他没有松开,后来肖悠然抱住了他,他也没松开,如果不是电话响了,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一直蒙着。
  电话是母亲打来的,他今天说了回家吃饭,一直没回,母亲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这才说,我马上往回走,你先吃饭,我吃过了,母亲生气了,也不说一声,我一直等你,这孩子眼里没人。
  向致远在楼下,被凉风一吹,突然间清醒了过来,自己这是接受了肖悠然吗,如果不是,刚才就应该推开她,现在等于是默认了。
  
  桐花雨—闲话
  阿亮约了梅雨烟看月亮,他用的理由是今天十六,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梅雨烟说,你还真浪漫,阿亮说,和你在一起,我特别喜欢看月亮,安静柔和,好似这就是全部的爱情。
  梅雨烟到没拒绝,看了月亮,二人开着车,在二环的高架桥上转悠,算是看灯海吧,梅雨烟感叹,就是这时候,感觉这个城市,特别的美,特别的意,阿亮笑笑,你要是喜欢,以后我经常带你来,你的驾照考了吗,有了驾照,你也能开车。
  梅雨烟点头,都过了,就等拿照了。阿亮说,周末吧,我给你当陪练,你放心,我保证,你马上出徒。
  
  桐花雨—八卦
  阿亮突然想起下午看见向致远和肖悠然的事,老向有女朋友了吧,梅雨烟惊讶,谁呀,阿亮一笑,你们公司那个小美人。
  梅雨烟说,肖悠然。
  阿亮点头,对呀,就是她,老向说,她和他的女神很像,有时候,以为就是,不过不能开口,一开口就不对了,不过,老向说,说话的声音,很像,他怀疑,小美人和女神是一个老家的口音。
  梅雨烟若有所思,这是替身,还是移情。
  阿亮想想,反正这说明,老向几年不变,喜欢的是同一款的模样罢了,其实,这么多年了,如果女神真的出现,也许老向反而认为不是了。
  
  桐花雨—失落
  梅雨烟有些失落,她和他,还是无缘。只是因为,她没长一张女神的脸,不过也庆幸,没有。如果因为长得像,那成了影子,有什么意思,她就是心仪一个人,也不愿意做另一个女人的影子,这一生都不知道,他爱的是人,还是影子。
  她想到肖悠然的如花容颜,算了,这样也好,各有所得,一个爱影子,一个爱钱,到也半斤八两。
  阿亮看她沉思,你怎么了。
  梅雨烟说,我只是感觉,肖悠然年纪不大,心眼不少。
  阿亮深以为然,心计不在年高,那小丫头,机灵着,我听报社的业务员讲,她是故意等老向呢,在公司不够,出来也盯得紧,看来,她就是老板娘了,你没事,不要得罪她。
  桐花雨—影子
  梅雨烟不以为然,我不信向致远那么糊涂,公私不分。
  阿亮摇头,不是他不分,是有些事,他分不清,你真以为他多精明吗,男人哪有不爱美人的。他的女神也是因为美丽,如果不漂亮,他当年会动心吗。
  梅雨烟反问,你呢,你不爱美人吗,你也是吧。
  阿亮深刻的点头,我原来爱,不过现在我爱的是内心。对我来讲,美是外在的,只有心灵的投缘,才是长久的,我是一个有高品味的人。我的要求太高,他们一般人,达不到我的境界。
  
  桐花雨—思索
  这一夜梅雨烟翻来覆去睡不着,朦胧中睡去,看见的是向致远和肖悠然结婚的场景,她一下子醒了。
  梅雨烟坐了起来,天已经亮了,已经六点钟了,她叹了口气,就算这是真的,也和自己没关系,可是总感觉应该提醒一声,这真是向致远的幸福吗,要一个影子,可是没有影子,也是悲哀。向致远的年纪在那,他总要结婚,反正不是自己,管他是哪个,肖悠然的需求到也直白,就是为了向家的条件,这样也好,一眼看到底,也不是坏事。
  梅雨烟起身,新一天开始了,她也应该只管自己。
  桐花雨—打量
  梅雨烟打量肖悠然,就有了考察的意味。
  周桐奇怪,梅姐,你看着肖悠然干什么,她没什么变化呀。
  梅雨烟说,你感觉她怎么样。
  周桐笑笑,聪明漂亮,活泼可爱,有眼色,还务实。
  梅雨烟点头,务实二字用的好。
  周桐悄声说,她说她现在是向总的未婚妻了。
  梅雨烟心里明白,肖悠然是故意传播的,要造成既定事实,好大的胆子。向致远会不会就范呢。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考察

下一篇: 《 桐花雨—批评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