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往事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11   点击:


  桐花雨—烦恼
  王青摇头,不会的,我离婚后不会回家的。我父母不答应,我也不回,我想清了,我不是别人的木偶,我不按他们的意思活下去。我要做自己,不再要面子,那些东西没有。
  周桐点头,你的想法也有道理,可是江达声会同意吗,他不离婚,你怎么办。王青不介意,无所谓,反正我们分居了,我和他讲了,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不要逼我起诉,真起诉了,他会丢人,他不会的,我太了解,江家的人要面子。
  周桐心想,要面子,还闹到公司。
  周桐喝了口茶,王青,你是有主意的人,不过人有时候在气头上,做事不理智,放一放也好,你也给对方一个思考的时间,先放一放。这样大家都能冷静。
  王青点头,不冷静也没办法,江达声不会马上签字,这个人真没意思,这时候,还说什么他吃亏,他吃什么亏,我都不说吃亏,这人真是渣。
  
  桐花雨—回复
  王青的态度已经明确。
  周桐对梅雨烟的回复是,同意冷静一段日子,不过看样子,态度坚决。
  梅雨烟点头,难为你了。
  王青那个人的性格,一直如此,到不意外。
  梅雨烟懒得和向致远当面解释,打了个电话,轻描淡写的说,沟通过了,王青的意思是冷静一段时间,大家考虑一下。
  向致远想想,也是,闹得那么凶,自然不可能马上言归于好,冷静也是好的,事缓则圆。
  
  桐花雨—跟踪
  向致远说,这是我们的员工,我们总要关心,这样吧持续跟踪一下,有什么事,多劝着她些,她是孩子气,其实江家的条件不错。梅雨烟脱口而说,你这话和她父母是一个说法,不过,王青说了,好不好,只有她自己的感觉,她做事不会考虑别人的意见。
  向致远叹气,真是孩子气,听人话吃饱饭,一听就是孩子气。梅雨烟有些不耐烦了,向总,我这还有事,先挂了。梅雨烟挂了电话,有些出神,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看向致远,有些奇怪的感觉,感觉他待人的差别太大,让个月黄玲开车出了车祸,并不严重,只是伤了脚,黄玲请了几天假,公司的员工,还说过去慰问一下,赵黎明告诉了向致远,向致远没说话没表态,大家本来看公司出不出钱,后来看公司没态度,后来还是梅雨烟组织大家,每人出了五十元钱,凑在一起,送了过去。
  桐花雨—差别
  梅雨烟心情不爽,她想了想这事不能不过问,可是她没心情过问,而且王青的脾气,如果过问多了事得其反。她找来周桐,王青的事,你以个人的身份关注一下,如果她有什么需求,能帮忙就帮忙,你帮不了,来告诉我。周桐点头,好的,梅姐,你真是热心人。梅雨烟摇头,是向总热心。
  周桐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了,她有些奇怪,向总是个什么样的人,好奇怪。黄玲的事,他一直沉默,王青离婚的事,到有兴趣关心,周桐说了她的疑问,梅雨烟心想,大家都不傻,于是说,别想那么多了,反正你们关系不错,你就当是友情了。
  
  桐花雨—表态
  王青最近是阶段性的请假,有时候上午请,有时候下午,梅雨烟和叶宁说,向总说了,王青的假他准许,你记考勤就好了。
  叶宁现在做了财务内勤,自然负责考勤这块,叶宁撇嘴,也就是她了,我表哥就是这样。一旁的肖悠然说,王青有什么特别吗,咱们公司考勤卡得挺严格。叶宁对肖悠然印象不错,肖悠然脾气好,对别人的请求,都帮忙。叶宁说,王青是谁呀,向总对她就是特殊。
  肖悠然若有所思,梅雨烟突然发现,肖悠然和王青的眉眼有几分相像,当然肖悠然更漂亮些,更柔和些,但侧脸看,还是有几分像,她想,原来如此,王青估计也是和他的初恋有些像。向致远还真多情。不过,这不关她的事了,她对向致远的情绪不纠结了。
  桐花雨—冲突
  那天王青在公司工作,这一次江达声不是一个来的,还有几个小伙子,穿着保安的衣服,江达声说,王青,你跟我回家,王青冷笑,我告诉你了,我已经起诉离婚了,我现在声明,你如果再干涉我的事,我就报警,你不要后悔。江达声一挥手,那几个保安服的人,冲上来架住了王青,要往外走。
  周桐回公司后,平时是和王青在一个办公室,因为王青经常请假,现在广告的策划也是她负责。她一看江达声来者不善,就转身进了梅雨烟的办公室。
  梅雨烟暗暗叫苦,向致远不在公司,黄建立也不在,只有杨海涛在,她和周桐说,你叫公司的人堵在门口,她拨打了报警电话。
  
  桐花雨—赶回
  梅雨烟先打了报警电话,她说的是有人来公司绑架公司的员工,对方答应马上出警。
  梅雨烟又打了向致远的电话,向致远说,怎么事情这么复杂,这样吧,我往回走,你们先拖住江达声,江达声这样做,有些过份了。向致远让赵黎明快点开车,黄建立听到了通话的内容,有些不悦,王青的事,居然还没解决。这公司成了什么了。向致远给王松打通了电话,王松也说,他马上到。
  王青并不是软弱的小姑娘,她因为梁海洋的事,后来学了跆拳道,那几个也是大意了,没想到娇娇弱弱的王青,会有那么厉害,有人吃了亏,还有一个被王青狠狠的咬了一口,他没敢太还手,他知道这是江达声的老婆,江达声打得,他们打不得,王青趁机跑到了门外,她看见向致远的办公室开着,就跑了进去,锁了门。
  
  桐花雨—关门
  王青锁紧了门,她想了想,也迅速打了报警电话。
  她不只打给警察,还打给了公公和婆婆,明确表态,自己已经报警,如果他们不想他们的儿子,被请进派出所,就来劝走江达声,否则后果自负。江达声的母亲,一边挂断了电话,一边骂儿子不争气,王青太狠毒。
  在车上,她打通了儿子的电话,让正在指挥撞门的江达声离开那里,可是江达声不听。
  梅雨烟从办公室里出来,公司的人,都在看着这一幕,周桐走上前,梅姐,怎么办,梅雨烟心想,这事难了,既然已经报警了,只要不让他们离开公司就成,梅雨烟拿出公司的相机,迅速的拍了几张照片,江达声看见了,却不以为然。梅雨烟心想,这个傻子。干脆多拍了几张江达声的照片,心想,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有人出修门的钱。
  
  桐花雨—处理
  还是警察先到了,制止了撞门的行为,梅雨烟上前,我们已经拍了照,也录了像。
  江达声满脸不在乎,我找我老婆,警察很生气,你找你老婆,你撞人家公司的门干什么,
  王青此时推门而出。
  我不是他老婆,我们已经离婚了。
  是非法绑架,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桐花雨—后续
  警察带走了江达声等人,王青也要去,她不愿意一个人过去,这时王松来了,陪了妹妹一起去。警察问梅雨烟,你们要去个人吧。梅雨烟不愿意理这事,招手叫来杨海涛,你拿着相机去,我们要求赔偿,金额是十万。
  杨海涛无奈,只好前行。周桐不放心王青,我也去吧。
  梅雨烟点头,海涛,你去了就一条,要求赔偿,我们有录像有照片,必须给个交待,要不然,我们不客气。江达声的做法,严重侵害我们员工的利益影响公司的形象。
  杨海涛佩服梅雨烟,趁着大家在大厅的时候,梅雨烟进了策划部,把策划部又拍了不少照片。
  桐花雨—人去
  向致远到的时候,众人都走了。
  他冲进公司,看见梅雨烟,人呢,梅雨烟说,警察来了,带走了他们。
  向致远生气,你怎么不跟着去。梅雨烟一愣,微笑的说,我安排杨海涛和周桐去了,王松也来了,王青吃不了亏,我现在要去趟银行,失陪了,向总。
  梅雨烟拿了手包,叫了叶宁,出门了。
  叶宁一出门,伸了大拇指,梅姐威武,我表哥就是神经,他愿意做护花使者,自己做去,关别人什么事。
  梅雨烟看了看叶宁,你真有意思,他是你表哥,你不帮他,叶宁说,怎么帮,我替王青去挨揍吗。
  
  
  桐花雨—处理
  江家找了人,这事还是按民事纠纷处理。
  人家到是支招,王青和你儿子闹离婚,算是家务事,可是打坏了致远公司的东西,人家要求赔偿,而且有你儿子的录像和照片,你们看,怎么和他们了结一下,要不然,他们继续追究,可不是事。
  梅雨烟这两天安排人,和物业协商,加强安保,这算什么事,什么人都能上楼,梅雨烟说,你们不解决,我们就找电视台曝光一下,反正我们是租户,大不了一拍两散,我们走人。
  物业不想把事情闹大。只好在前台设立了保安,凡来大厦的人,和先楼上的业主通话,才能放行。
  
  桐花雨—冷淡
  现在梅雨烟和向致远基本不碰面,她做自己的事,有事情需要签字,就让叶宁去。
  叶宁乐得两边跑腿,趁机损损向致远。
  向致远到没在赔偿的问题上纠缠,可是梅雨烟现在的态度,他没敢轻举妄动,那边托了人找他,让他放一马,江家送了一万来,说是十万太夸张,向致远想了想,这也算了,他同意撤案。让叶宁和梅雨烟说一声,梅雨烟答复,这是向总的公司,向总决定。
  桐花雨—劝离
  向致远对于赔偿金并不介意,其实东西只是弄乱了,到没什么实际损失,江达声是为了人,不是为了东西,到没有故意的损坏,所以一万就一万,他不介意,他和江校长,当年为了王青,托人做中间人,一起吃过饭,劝梁海洋不要追究王青婚礼上伤人的事。如今江校长还是找了那个人,向致远说,我不会纠缠这事不放的,这不是大事,看看,他们小两口的事,还有没有挽回的可能。
  中间人到是过来人,一脸的世事洞明,算了吧,小向你是好意,可说句不中听的话,这个媳妇,太厉害,做事不留余地,什么事都往大里闹,一点不考虑长辈的感受,你是没见那天在警局对婆婆的态度,就一句话,管好你儿子,下次没这么容易了事,一句称呼都没有,没离婚呢,不该喊句妈吗。算了吧,你不要管了,这样的事,除非她自己愿意,要不然,今天不离,明天一样。
  桐花雨—发愁
  向致远为王青发愁,和赵黎明说,这王青不知道怎么想的,好日子不过,折腾什么,江家的条件,哪里找。离了婚再找,更费事。
  赵黎明对王青的印象一般,不接话,一旁的梅雨烟也沉默似金,向致远看看二人,你们怎么一点同情心没有,这是对同事的态度吗。梅雨烟忍无可忍,人家王青哭着喊着要离婚,都打了报警电话了,你不让她离,这不是成心为难她吗,这是她的日子,冷暖自知,别人看的风光,和她本人的感觉有什么关系。
  向致远皱眉,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冷漠。
  梅雨烟微笑,我们没有向总这颗火热的心。
  向致远总感觉梅雨烟说话阴阳怪气的。
  
  桐花雨—为何
  向致远问赵黎明,梅经理怎么这样,她对王青有成见吗。
  赵黎明一面开车,一面说,她说话还算客气的,你问问叶宁,比这话难听多了,我估计公司里,就你对她没成见。
  向致远叹息,王青,这人缘混的。
  向致远和王松见面,主要也是谈王青的事。
  王松到是通情达理,先表示歉意,然后说,给王青再请假,免得江达声上门折腾,对公司影响不好,向致远说,这没事,我们楼下大厦加强了安保,不是问题,你看王青的意思吧,她愿意散心,就先休息休息,愿意上班就回来,王松表示感谢。
  向致远说,到底什么原因,为何闹到这地步。
  桐花雨—莫名
  王松说,叫我说,王青的理由,都不成立,没什么大问题,总是说,江家看不起她,我说,你们单过,不在他家,她又讲江达声不懂得欣赏她,她的方案,江达声什么都不懂,他们是貌合神离,心灵不相通,说不到一块,我妈生气,你说不到一起,恋爱的时候,你干吗,我妹子,没办法,打小惯坏了,有些自我,不宽容不迁就。
  向致远也感觉,这些理由不成立,结婚过日子,又不是找知音呢。
  王松叹了口气,算了,我们原来还劝,现在闹到这样,算了吧,我妹子的脾气,劝回去了也是麻烦,随她吧。
  桐花雨—努力
  向致远说,这事还是要她做主,不过,看能不能冷处理,主要是怕她一时在气头上,过了后悔,江家的条件不错,江达声也蛮在乎她的,离婚了,不是更难找吗。
  王松点头,我爸爸的意思也是这个。
  不过看情况吧,我妹是起诉了,如果江达声现在签字,也就这样了。
  向致远叹息一声,唉,真是没想到,他们结婚的时候,看着蛮合适的,大家都羡慕他们。
  王松也皱眉,是呀,真是不省心。她的脾气,回了家和我媳妇处不来,孩子小,有时候哭闹,她嫌烦,要在外面住,又不放心,我妈愁得头发都白了。
  
  桐花雨—租房
  向致远说,我看这样吧,我们公司照顾外地的员工,要统一租房,这样吧,住到单位宿舍里,你们放心吧,先过渡一下,你看呢,王松马上说,这样好,太好了。
  二人分手,向致远在车上给梅雨烟打电话,说让她租一套二室一厅的单元房,梅雨烟奇怪,为什么。向致远只好解释,我和肖悠然说了,公司给出住的地方,租个两室的,她和王青一人一间,费用公司出。梅雨烟嗯了一声。心想,这到是周到。
  梅雨烟搁下电话,找来叶宁,说了租房的事,叶宁不以为然,这事费力不讨好,我表哥要讨人家的欢心,干吗不自己找。梅雨烟看看一边的沈梅,心想,你说话也不看个场合。
  
  桐花雨—沈梅
  在梅雨烟眼中,公司几个和老总沾亲带故的员工,要属沈梅顶好相处了,她不娇气,事不多,嘴还严,这是梅雨烟和她第一次见面交待的,你是学财务的,最知道这个岗位要话少,嘴严,这是你这个岗位的特殊要求,没有一个经理,能接受会计部门的人,是个大嘴巴。
  沈梅看看梅雨烟,梅姐,你放心,出了这个办公室,这里的话,我一字不提,你也知道,我和公司的人,都不太接触。梅雨烟感叹,沈梅,我只是说,让你严谨,不要说不该说的话,不用太谨慎,和员工正常的往来,还是有益的,要不然你多闷,沈梅笑笑。
  桐花雨—找房
  叶宁说,领导这么照顾员工,我们让员工满意,这样吧,干脆让肖悠然去找,我看她也不太忙,告诉她一个大约的价位就成了,我瞧着她是挺机灵的,不算太张狂。
  梅雨烟心想,这也是个办法,不过不能让她一个人找,这事说出来,显得自己不负责任,她说,叶宁,你和她一块吧,你代表公司,给向总把把关,毕竟要花公司的钱,对不对。
  叶宁一听,马上说,对,这毕竟是花公司的钱,我去,我去。
  
  
  桐花雨—细致
  这一折腾,叶宁才后悔了,肖悠然是个非常细致的人,到不是说她要高档的楼盘,而是要细致,比如屋子要干净,设备要齐全,空调冰箱洗衣机网钱都要有。还要小区安保好,绿化好,附近有公园什么的。
  叶宁开始有耐心,后来有些不耐烦了,悠然,你也要现实些,这是宿舍,不是五星级宾馆,我们这个城市,虽然是省会吧,不过老小区多,你说的这些,好多小区不具备,开发区里的新小区是好些,可是离公司太远,公司的宿舍,总不能离公司十万八千里远吧。
  肖悠然一看叶宁的态度,马上说,好吧,你说的对,我也是刚发现这个问题,这样吧,我现实一些。
  桐花雨—谈妥
  房子挑了三处,最后是梅雨烟去谈价格,梅雨烟比较看好离公司十分钟的一个老小区,小区的环境一般,不过地段好,房主的房子,是刚装修过,干净整洁,原来是儿子结婚用的,所以电器都齐全,就是楼层偏高,是个六层。
  另一处是新小区,离得有些远,小区环境好,但里面的设施不全,要坐公交车,要走十几分钟,第三处能入选是因为,旁边有个公园,但设施和小区环境都一般。
  梅雨烟想了想,悠然,还是你定吧,这房子是你和王青住的,她最近没在本市,所以你有决定权,你看吧。
  肖悠然也累了,为了找一个合适的房子,跑了一周了,她正在沉思,叶宁说,要我说,你还是找离公司近的吧,早上能晚起不会迟到,远的吧,上班下班多麻烦。
  桐花雨—满意
  梅雨烟汇报时,到简洁,我们和肖悠然一起定的,从几处里选了一个她比较满意的,房子干净,设施齐全,离公司近,房租不贵,你看呢。
  向致远说,行,你们定吧,主要是员工满意就好。
  向致远的态度,让梅雨烟总是感觉不舒服,不过,她现在已经不生气了,老板就是老板,不是她的下属,没义务让她满意。
  她现在说话的语气,非常注意,也尽量微笑,她说好的。
  
  桐花雨—离婚
  江达声本来不同意离婚,可是经不住父母的哭闹,江达声一直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这次母亲的态度非常坚决,她说,必须离婚,如果还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就是要她的命,她这辈子头一次进派出所,这太丢人了,这个女人是个疯子,什么都干得出来,我现在看见她就害怕,就发抖,你要是要媳妇,不要妈,就直说,我们断绝母子关系。我现在才知道,她就是那个在婚礼上伤新娘的疯子。
  江达声禁不起母亲的折腾,父亲也语重心长,过去的事咱不说,不是非要你离婚,如果王青同意不闹了好好过日子,来家道歉,这还行,如果她没有回头的意思,算了吧,日子不是这样过,不是丢人不丢人的事,是我们禁不得。
  桐花雨—分割
  江家找了律师,当初是给了彩礼的,他们不往回要了,但江家的东西,王青不要惦记。王青这也有律师,律师说彩礼是结婚的事,和现在没关系,你们是双方自愿,各地的风俗,这个和现在的事没关系。最后,江达声烦了,答应给王青十万,算是一了百了,王青不是物质女,要不是律师给她挣,净身出户,她没意见,不过她现在明白,她离婚了,不可能长期住在父母家,要么租房,要么购房,反正花销是有的。不要白不要。
  王青要点头,律师摇头,江达声,你们现在的房子,在你名下,这十万太少了,二十万,双方最后谈成十五万,江家父母也点了头,他们只求离婚,和王青的想法一样,都是越快越好。
  桐花雨—搬家
  王青离了婚,回公司报到,说了离婚的事,梅雨烟表示了一下关心,然后说了宿舍的事,问她愿不愿意,王青马上答应,她考虑过了,和父母住在一起没什么,可是有嫂子和侄女,她不乐意。现在父母看她挺不顺眼,嫂子也掩不住的幸灾乐祸。还是眼不见大家好。
  王青当天就把东西,搬进了燕园小区。
  她和肖悠然一人一间,这是中门,两间房都是向阳的,到也公平,王青让王松给她的门按了锁,然后写了个租户公约,做了些约定,比如对方的东西,不要碰,比如几点睡觉,不许带男的来宿舍。
  如果要开火,要收拾厨房。
  肖悠然不做饭,王青也是,这到省事了,水电费平摊,公司是出房租的费用。
  桐花雨—往事
  王青的优点是过去的事不提,她的精神面貌,比大家想像的好,神清气爽的。
  王松经常来看她,过了一段日子,王家二老接受了现实,让王青搬回去,王青说,单位宿舍好,离的近,省事,她答应周末回去吃饭,这样大家都省心。
  贺春燕看小姑子知趣,没回来住,到是客气了三分,当客人对待。
  贺春燕唯一烦恼的是广宇大厦,迟迟不交房,她现在不提过二人世界了,孩子有公婆带,她省太大的事。现在已经上班,她想着把新房装修一下,租出去,也是笔收入,他们的借款,还没还清。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争执

下一篇: 《 桐花雨—考察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