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挣扎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09   点击:



桐花雨—惊讶

这一刻,向致远突然明白了。
你爱我。
向致远有些惊讶。
梅雨烟点头。
向致远沉默了,不知说什么。
也许对方不爱他,事情到好办了,这一刻,他明白,一往情深不是他一个人。
他轻声说,对不起。不过,雨烟,我们是好朋友,这么多年了,一直合作的非常好,我喜欢和你共事,有你在公司,我非常的踏实,后顾无忧,可能是我自私,雨烟,还是留下吧,我们还是好朋友。

桐花雨—挣扎

拒绝的话,梅雨烟说不出口。
可是梅雨烟明白,一切都变了,心态回不到从前。
面对着向致远她会痛苦。
她说,我考虑一下。
向致远点头,好的,雨烟,如果这几天你不想看见我,我会在销售中心,其实,我在公司的时候不多,这公司里都是你来管理。
向致远匆匆说完,真的拿了公文包出去了。


桐花雨—心事

向致远匆匆而走,和对面的王青,都没打个招呼,王青奇怪,向总怎么了,早上看见他的时候,挺高兴,这会儿,怎么一脸心事。她看了看梅雨烟的办公事,公司发生什么事了。
王青自从结婚后,性格有不少变化,多了些生活气,对人的态度也热情了些,不是她婚姻顺利,她的婚姻在外人眼中光鲜,只有身在其中,才发觉无味,可是她有她的虚荣,更重要的是江达声对她到是真的在乎,虽然有些花心,可是还有分寸,蜜月旅行,她一个人负气归来,江达声也在第三天匆匆返回,买了不少东西哄她开心,看见江达声如此,王青的气消了,但他们的相处,却矛盾不少,虽然没什么家务,但总有些小分歧。

桐花雨—聊天

王青最近到爱和梅雨烟接触,梅雨烟能感觉出来,王青柔和的时候,也不那么讨人厌烦,王青此时推门进来,梅姐,向总怎么了,好似有心事。
梅雨烟的情绪也有些受影响,没好气的说,谁知道他怎么了,他的心事,他知道。
王青一看梅雨烟的表情,不知为什么,想到了失落两个字。
她沉吟了一下,走到梅雨烟身边,梅姐,不会是你们争吵了吧,你不要介意,男人心粗,想不到女人的心事,有点好赖不知的样子。
梅雨烟不好再冷落王青。就叹了口气,是呀,粗心多好,省不少心。
王青坐下来,向总这人挺好,就是有时候,听不懂暗示,只能和他明说。




桐花雨—三分

王青似乎猜到了三分。
她到是感觉二人般配。
王青说,姐,其实婚姻的事,没那么复杂,有人因为相爱,人有因为合适,任何一种原因,都可能促成婚事。不一定都是爱情,到是爱情的组合,最不稳定。
梅雨烟惊讶,这王青结婚没多久,似乎成了专家。可是人家比自己小,可在结婚上,就是比自己有发言权。她反问,不因为爱情,不遗憾吗。王青摇头,因为爱情结婚,因为不爱离婚,可能才是遗憾。
梅雨烟愣了一下。
她想,我的婚姻一定要为了爱情。
王青用手指在桌子上划圈圈,大家都以为爱情成全了婚姻,其实爱情太完美,更像是童话,像是冰棱花,美丽是美丽,太阳一出来,就化了。


桐花雨—谈心

王青看看梅雨烟若有所思的表情,梅姐,你就是太完美主义了,这样的完美是你心里虚构出来的,太辛苦,现实中不一定存在,其实有时候,不完美些,但容易,不那么累。
梅雨烟有些震动,你什么时候成了哲学家。
王青说,婚姻呗,最是教育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要是你,现在肯定结不了婚。
她叹了口气,有时候,只能迁就只能将就,要不然,就只好分手 。
梅雨烟看着她,王青的婚事,大家有猜测,感觉王青是瞧上了江家的地位和权利。

桐花雨—抓紧

王青索性说,梅姐,你不要错过时机,向总挺好的,你们又是同学,有感情基础,你不要太浪漫了,向总这人太务实,没那么浪漫,可是这样的婚姻到踏实。要是你不抓紧,他找了别人,你不会后悔吗。
梅雨烟的脸红了一下,不要胡说,我们不是这么回事。
王青起身,不要错过时机了,到时候后悔药没处买。
她走了。梅雨烟若有所思,是不是自己错了,不应该一口拒绝,起码给自己一个发展的机会。


桐花雨—留下

因为王青的话,让梅雨烟暂时不想离职了,她决定在考虑一下。
她和平常一样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中午的时候,阿亮突然来了,梅雨烟忙招待他,他说,不用客气,大家都是朋友了。他是来替向致远了解情况的。向致远说,和梅雨烟提了,可是感觉梅雨烟不高兴,要离职,他的公司,可少不了梅雨烟,不想老婆没找到,还没了一个好帮手。
二人在外面吃饭,阿亮说,老向不会表达,其实他是感觉,你在他心上的位置最重,他要结婚,第一个考虑的人选是一,这也说明了,你在他心中的份量,他不是不要爱情,只是这个年纪,这个工作,哪里会有小年轻的风花雪月。




桐花雨—犹豫

梅雨烟有些犹豫,我感觉吧,他好似心中有人,只是这个人,和他不可能了,要么是人家结婚了,要么是了无音信,他才决定,为了结婚而结婚,总感觉这样,对我不公平,对他也不公平,如果他结了婚,对方出现了,他怎么办。阿亮反问,就算有一个这样的人,可是如果一辈子不出现呢,现在都三十大几了,就算是等待,时间也够了,正常的年纪结婚,现在孩子都上小学了。
梅雨烟看着阿亮,是不是真有这么一个人。
阿亮耸耸肩,不知道,可能每个人都有个梦中情人,可是梦中人,就是梦中人,睁开眼,就知道,是梦。


桐花雨—把握

阿亮的意思,居然和王青一样,劝梅雨烟不要较真,要把握当下,不管向致远怎么想,如果结了婚,就是他最重要的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梅雨烟动摇了。
她想到她的处境,她如果不考虑向致远,就必须马上考虑别人,她承受的压力极大。不可能由着她浪费时间。她想了想,如果是考虑一个自己不爱的人,还不如考虑向致远呢,毕竟他还是自己最在意的人。
她终于说,好的,我好好考虑一下。


桐花雨—准备

向致远不知道阿亮说了什么,梅雨烟来电,居然变了态度,先是嘘寒问暖,又是关心他的起居,又是关心他的动向,完全就是女朋友的姿态。
他半忧半喜,忧的是,如果就这样也好,婚事解决了,母亲满意了,忧的是,心中不踏实。
他说不上为什么。
明明梅雨烟同意了,也领了她见了母亲,母亲当然开心,她一直说梅雨烟是最理想的儿媳妇人选,稳重踏实,对她也好。


桐花雨—出场

那天向致远开车出门,头有些昏,他到是个谨慎的人,把车停在路边,给赵黎明打电话,说了位置,让他过来接自己,赵黎明说大约半小时到,向致远想,也不可能一直在车里傻等吧,他锁好车门,走进路边一家快餐店。
过了早饭的点,店里人不多,他选了靠窗的位子,要了份早点,慢慢的吃着。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她声音轻快的招呼服务员,那声音落在向致远耳朵里,好似有什么不一样了,他抬起头,并不认识那个女孩子,只是她真像呀,声音像,模样像,好似就是她。


桐花雨—相像

向致远的心突然痛了一下,如果说王青有几分像,那么眼前这个女孩子,竟有八分像,重点是声音,如果听其声,几乎就是。
他原来看电视,看到有人爱上和初恋相像的样子,还有些不解,这一刻,他突然懂了,他对王青没有心动,实在是因为,王青一开口,就全不像了,而且容貌也只有几分像,而眼前的女孩子,她穿衣服的品味,也非常的像,都是休闲系的。女孩子手上的镯子,他记得她也佩戴过类似的。
向致远在心中考虑,如何接近她。


桐花雨—电话

女孩子在接电话,和朋友说找工作的事,说自己今天上午的面试,估计没戏,两个面试都是女主管,她说,你说人力管招聘的,是不是都是娘子军的天下。
向致远灵机一动,从包里拿出名片,走到女孩子的对面,点头示意一下,然后在她最面坐下。
女孩子有些奇怪,不过她模样漂亮,经常遇见搭讪的男人,不过眼前这个不错,形象不错,重点是气质好,看穿着,算是成功人士,重点是眼神,温和明净,她有了好感,匆匆挂断电话。
向致远把名片递过去,女孩子看看致远传播,她眼睛亮了一下,我想起来了,你们去年买断了电视台的一个栏目,好似是绿色家居一类的,向致远微笑,你记性真好。



桐花雨—邀请

向致远说,你在找工作吗,愿意去我们公司吗。
女孩子犹豫了一下,从包里拿出简历递过去,向致远看了看,她的专业是计算机,其实和自己的公司岗位没关联,他继续微笑,其实专业是专业,从事什么工作,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我们考大学的时候,有时候学一个专业,是家长的意志,可工作了,有更多的尝试,更多的可能了。你真的喜欢,你的专业吗。
女孩子点头,是呀,我学这专业,就是我爸爸的意思,可现在,发现根本不好找工作,报专业的时候,他们说,这是技术岗位,以后会热门,可现在太热门了。他们让回老家,我不愿意回那个小县城,我要在这个省会城市闯一闯。
向致远看看她的名字,肖悠然,一个挺意的名字。



桐花雨—劝说

悠然,向致远亲切的称呼她,我们广告公司成立已经三年了,在业界也有不错的声誉,你可以打听一下,我是看好你的,我们这里招聘媒介专员,售楼部的销售员,和文秘,这样吧,上面有的我的电话,如果这几个岗位你有兴趣,可以和我联络。

向致远深知点到为止,他如果太热情,会让对方起戒心,他其实希望她选文秘,但是如果那样,容易让对方多心,于是他同时抛出了媒介和销售员,这样多了选择,一切显得自然了许多。
向致远起身,悠然,先这样,我还要去报社广告部,先这样了,两天时间,你考虑,如果过了48小时,这个岗位就给别人了。这是稀缺性,也是压力,让对方感到这个岗位有的是人惦记。他突然发现,他把销售策略,都用上了。


桐花雨—等待

向致远到是真话,他的确要去报社。
在报社里办了他的事,本来这个时候,要和业务员闲聊打发时光,也是为了促进感情,如果晚上没有安排,会找几个业务员一块吃饭,自然是他买单,通常这些老同事,吃了几次他的饭,总会转几个单子给他,或者介绍个客户给他,这是业务投入,是必须的。如果他们无意项,就会找理由推了他的饭局,总体来说,这些人,还算朴实,不会白吃他的。因为他们毕竟是老同事,不是单纯的甲方和乙方的关系。
人情还是要讲的。


桐花雨—孤独

今天报社的业务员比较少,留下的几个,和向致远的关系都一般,他有些无趣,找了个沙发,坐了下来,脑子里出现的是肖悠然的影子。
他心有些乱。幸而梅雨烟拒绝了他,如果他一面和梅雨烟谈婚论嫁,一面为别的女孩子心动,似乎有些过份。可是突然间,有些失落,他一直以为,对梅雨烟有把握,他不是不知道梅对他的情份,可是没想到,梅雨烟却拒绝了他。
他慢慢的抽着烟,他抽烟并不自由,在家里母亲干涉,在公司里梅雨烟劝阻,只有公司和家之外的地方,才可以尽情的抽。
他心里想,自由这两个字,是幸福也是孤独。


桐花雨—机遇
向致远耗到饭点了,看看没有合适的人,就给阿亮打电话,阿亮说,我正想找你呢,这样,你在等我半小时,一会儿发短信告诉你,咱们在那聚,有个客户,如果成了,你的公司,能上一个台阶。
向致远心花怒放。
上一个台阶,他心中一直苦恼,广告业务吧,一直不温不火,看着挺热闹,可利润太薄,只能维持公司,不能扩大经营。销售中心快清盘了,这块到有些利润,可这样的项目,一结束就什么都没了,其实阿亮原来想拿下物业这块,可是老沈说,算了吧,我管了营销,再插手物业,有些过了,而且我要调回南方了,我不在这,你们就是拿了物业,也不稳当。

桐花雨—项目

这一年房产的形势,明显好了起来,人们的房产意识,突然苏醒了,这一点向致远深有体会,原来担心尾盘不好卖,甚至做了降价的准备,没想到,却销售大好,干脆调高了价格,仍然不愁销售。
一小时后,阿亮和向致远碰面,他这次介绍的这个项目,到真是好项目,是一个厂区的搬迁,厂子搬迁后,有二百亩地,估计是分两期开发,一期一百亩,好处是不用考虑拆迁,问题是在二环外,不过现在二环已经比过去繁华多了,交通也不错,主要是土地性质的问题,目前是四十年, 不过开发商在争取变为住宅用地。
阿亮说,我下手早,找了他们的总经理,这个总经理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他也想找个自家人,他不是股东,是董事会外聘的,董事会那些人,原来是弄工业的,不懂房地产,就找了他。

桐花雨—十拿

向致远说,你感觉有多大的把握,阿亮说,目前来讲,我那个亲戚说话管用,他叫何旺东,情商不低,维护和董事会的关系,还行。不过,阿亮说,他也想参与一把。
向致远有些疑惑,什么参与,阿亮说,新成立一个公司,我们三个合股。
向致远明白了,他有些不甘心,不愿意和别人合作。
阿亮说,你放心,我不会干扰你的管理,他也不会,我们是为了钱。
向致远想想,如果不是这样,人家凭什么把项目给他。他说,我没意见,只是这利润怎么分,阿亮说,管理和成本是你负责,利润你占一半,我们俩另一半,在股份上有体现,你占百分之五十,我们俩各二十五。

桐花雨—九稳
向致远心想,我都没控股,可他想了想,他仍然是第一大股东。
阿亮说,我们的股份都不是自己出面,他用他媳妇的名义,我用我老爸的。向致远皱眉,用他媳妇的,这他不怕有风险。
阿亮说,我提了,他说没问题,他们有个儿子,都上小学了,他认为绝对没问题,你不知道,他可是怕老婆,对父母,到没那么尽心,他可能是担忧,他有一哥一妹,如果股份在他父母名下,也怕将来有风险。
向致远点头,好吧。
不过,我们私下再签订一份协议,公司的经营管理都是我负责。阿亮说,你放心,其实这一点,我们在正式的协议里,也可以约定好,你是法人代表,也是总经理,负责公司的管理事务,我们两个股东,不参与管理。


桐花雨—盘算

向致远想了想,那财务方面,阿亮说,我感觉你那个税务委托给代理公司的办法挺好,至于财务这面,我们派个出纳,财务经理你找人。
向致远感觉,可行,人家既然是股东,不参与经营管理了,不可能对财务不闻不问,他点头,好的,新公司什么时候成立。阿亮,马上办。你准备好资料,我找人办。
这一夜,向致远很兴奋,一个肖悠然,一个项目,都令他欢喜,是时来运转吗,其实这时候,他对肖悠然,只是单纯的爱慕,是因为像一个人,并不是爱情。


桐花雨—人选

现在是人选的问题。
出纳由他们出了,财务经理他找谁合适。
他也想了亲戚朋友,可是盘点下他的亲戚,没有合适的,这个人情商要过得去,财务科是个合作部门,要能应付和管理对方的出纳,他的亲戚要么工作不错,不可能来他这,要么能力不够,会影响他的利益。他还是想到了梅雨烟。
税务由代办公司负责,内部的管理,要轻松些,梅雨烟有会计证,应该没问题,主要是管理出纳,和代办公司对接,自己能看懂帐,这些梅雨烟都能办到。
他想了想,还是放心梅雨烟。



桐花雨—托出

向致远见到梅雨烟,到是非常的自然,他自然了,梅雨烟也不再尴尬了,她现在想通了,这个公司不错,她在公司的权力,相当于副总,为什么要离开。至于和向致远的感情问题,她决定再尝试一下。
梅雨烟聪明的把花插入花瓶,就放在办公室,这是一个暗示。
向致远看见玫瑰花,愣了一下。
不过因为有大事,他没顾上想。
他说了新公司的事。


桐花雨—思索

梅雨烟明白,既然公司事务是向致远负责,那么和现在的公司,可以是两个公司,一套人马,这样到是省钱。
她点头,好吧,我们只要安排一间合适的财务室就可,既然如此,把叶宁调回来吧,我的意见是,让她做财务内勤,也培养一下她。总放在销售中心,也不合适,而且销售中心要清盘了。
向致远点头,是呀,这样好。
二人谈了谈相关的细节。
这时候,向致远的手机响了。
一个清冷的悦耳的声音,向总好,我是肖悠然。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理智

下一篇: 《 桐花雨—婚 介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