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平息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08   点击:


  桐花雨—举棋
  王青不喜欢江达声,可是问题是,江达声的条件好,即使江达声在王家表现一般,可父母居然还是赞成他们结婚,贺春燕的孩子已经降生,虽然是个女孩子,全家仍然非常喜欢,都围了她转,小姑娘小名叫甜甜,大名王唯一,听了这个名字,王青不喜欢,唯一唯一,什么唯一,她故意说,二胎据说要放开,没准还有老二呢,她叫唯一,那下一个唯二吗。
  贺春燕对于公婆起的名字,还是喜欢的,唯一多好听,听了小姑子的话,不以为然,不过,她现在学聪明了,不和王青正面冲突,只是说,甜甜,姑姑说唯一不好听,你说呢,甜甜有一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和王青很像。到是有些侄女象姑姑。王青看见甜甜,到也喜欢。
  王青明显的感到,这个家里,以她为中心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桐花雨—不定
  一方面,王青的表姐妹们都结婚了,小区的同年纪的女孩子,也都嫁了出去,有的风光,有的寒酸,王青的压力也大了,江达声她不喜欢,可是他的条件在那里,王青矛盾了。
  王青想再试探一下。
  王青和江达声说,我结婚,你们家给多少彩礼,我们老家有这个风俗,我表姐可是二十万,一个小妹妹刚结婚,也十万呢。
  江达声皱眉,不过,他们行里的姑娘,有本市的有外地的,有收彩礼的,有不收的,他想了想,这样吧,我和父母商量一声。
  江校长说,彩礼这个,本来吗移风易俗,是不应该的,不过,具体问题具体解决,我们也不能不给。江达声点头,是呀,你们就我一个儿子,结婚总要花点钱吧。人家有的给孩子购房购车的,咱们是房车都有了,这已经省不少。
  
  桐花雨----倾诉
  王青约周桐逛街,其实是聊天,一肚子心事,无人说。
  王松本来是反对的,他看的出来,王青和江达声在一起不高兴,闷闷的,远比不上,当年和梁海洋恋爱时的状态,可是他一开口,全家人都说她,尤其是媳妇,贺春燕说,你傻呀,你妹妹多大了,留在家里干什么。哪有当哥哥的反对的,江达声条件样样都好,比你好多了。
  王青和周桐说,人长大了,真烦。
  周桐估计是因为结婚的事,就劝她,总是你的日子,你要想清了,别委屈自己。听说你找了个高干,对你好吗,过日子,还是对你好最要紧。
  桐花雨---为难
  王青说,对我吧,还好,就是让家里人惯坏了,不过,对我算是迁就了。我对他吧,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她奇怪,你只比我小一岁,你家人不催你吗。周桐笑笑,我妈,还好吧,她算是比较开通的,遇到我亲戚家的孩子结婚,受了影响,会唠叨两天,不过,不算催婚那个状态。
  王青羡慕,你是独生女,不像我有了嫂子,我父母都逼得急,我嫂子,更是巴不得我明天结婚,现在有了甜甜,他们都围着她转,我也喜欢小侄女,可是看父母的眼光都在她身上,是有些失落。
  
  桐花雨---劝说
  周桐还是说,我觉得结婚是大事,要你满意,这是你的事,你别委屈了,家里人在一起,怎么说是一家人,都是对你好,你不要有压力。
  周桐的话,让王青有些心动,是不是,自己太着急了,不结婚,又怎么了,可是回到家,她又动摇了,这个家,越来越不像她的家,家里有太多的甜甜的东西,客厅里到处都是,连她的房间里,也有甜甜的奶粉。说是哥嫂的屋里放不下了。
  母亲说,你看,这个家,到处都放满了东西,就这的房间宽敞,放一下吧。
  王青有些生气。
  哥哥一直说,过几天就拿走。对着王松,王青发不了脾气。
  
  桐花雨—面子
  江达声和王青说,我们家娶得起媳妇,二十万彩礼,一分不差,给你送来,不过你也要带点嫁妆吧,王青看看他,什么嫁妆,我什么单位,你什么单位,我一月挣多少,我才上两年班,一直吃着家里的,挣得不够自己花,我家里还有哥哥,有侄女,你说给我多少,你也不要媳妇发家,这个不要提了。
  江达声说,好吧,我不提了,不过我妈,和你说的时候,你就说,你爸妈给你六万,是个吉利数,大不了,结婚我们收的份子钱,我给你点。我估计,我妈不是要你的嫁妆,只是问问。
  王青点头,第一次说,谢谢你。
  这一刻,王青同意了结婚。她心中的想法,她的事,花了家中十三万,这个钱,她还父母,余下的七万,她带走,这样也好,她不欠家里了。
  桐花雨---欢喜
  王家是欢喜的,江达声在他们眼中,还是乘龙快婿。
  彩礼父母是不要的,让王青带走,王青说,上次你们花的钱,我一定要还,大不了,你们替我收着。
  贺春燕也高兴,她到是和江达声说了一句,王青的工作吧,不如你的体面,江达声说,那是小事,我妈说了,只要王青怀孕了,就给她调动工作,要么去学校,要么进银行,贺春燕一脸羡慕,小青,你看你多有福气。王青皱眉,江达声,我和你讲,我的工作,我做主。
  江达声有些生气,感觉王青不给面子,王松忙说,那是好事,我妹妹就是现在年轻,不知道好歹,我们家都感觉好,江达声这才有了面子。
  
  
  桐花雨---筹备
  日子定了,王青在江家请人算的日子里,选了一个最后的,三个月后,王青感觉这样还踏实些,但仍然忙不过来,江达声对结婚是极认真的,照婚纱就跑了七八家影楼,最后定了个一万九千九百九的,说是吉利的数字,王青感觉太贵了,江达声说,一生就一次,不贵。
  在江达声的热情里,王青有些内疚,不管如何,他比她重视,他比她投入,不管是时间还是钱。
  照了婚纱照,江达声的哥们都说,新娘子真美,和仙女似的,哪怕是千人一面的婚纱照,王青仍然是美丽惊人。
  
  桐花雨---衣服
  王青和未来婆婆的关系,仍然一般,王青在江家,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婆婆实在奇怪,达声,你真的喜欢她,我真不懂,她是漂亮,可完全是个冷美人,你喜欢她什么呀。又不热情,又不温柔。
  江达声摇头晃恼,妈,这是格调,就这个范,那些满脸是笑的女孩子,有什么可爱的,我们家青青,就是这样。他管王青叫青青。说有品味的名字。
  婆婆摇头,你真是中邪。
  彩礼江家到是不含糊,一领了证,就送了过来。
  
  桐花雨---新娘
  三个月转眼就到,伴娘王青本来找周桐,可周桐真有些怵那个场合,是苏静自告奋勇了,现在苏静和王青关系尚可,王青的态度,比从前和婉些,和同事们的关系有些缓合。尤其对苏静,到是不错,送了苏静不少小礼品,苏静想想,都是同事,领导又器重王青,王青嫁得又好,何必和她为难。
  周桐也松了口气,苏静你真好,我是怕那个场合,都不知道怎么走路了,苏静奇怪,你真有意思,你该干什么干什么,管别人什么事,那天大家的视线在新郎新娘身上,你不用担心,而且肯定有管事的,伴娘是比较辛苦,不过她晃晃手腕的珠串,也值了,王青到是大方,你看漂亮吧,我找人看了,小一千块呢。
  桐花雨---场面
  王青给向致远送请贴,向致远得体的祝福,表示那一天一定到场。
  向致远和梅雨烟说,江家到是条件不错,可那个江达声,看着有些俗气。梅雨烟笑笑,王家的人都十分乐意,你一个做经理的,不必操心了。
  向致远说,我怎么能给她撑撑场面,听说江达声看不上我的公司,梅雨烟心想,你肯定是听王松说的,王青的事之后,王松挺感激向致远当年的相处,就主动和向致远往来。一来二去,两个人到有些交情。
  梅雨烟笑笑,找阿亮吧,把报业集团那几个跑教育线的名记都叫上,有一个据说他父亲是省教委的头头,江校长一定给面子。
  向致远大喜,对呀,还是你说的对。上次的事,就是他出的面,江校长才给了面子。
  
  桐花雨---风光
  婚宴是在五星级大酒店。
  向致远果然和几个记者一块去的,江校长看见了,非常热情的迎上前,大家都知道,他是冲着苏主任的公子。
  几位都上了份子,都是写的三千,一行六人,上了一万八。
  江校长感觉有面子。
  可是阿亮知道,那钱都是向致远出的。
  他和梅雨烟嘀咕,这老向太给王青面子了,我还以为他看上人家了,可是看样子又不像,王青在你们公司几年,近水楼台,男未婚女未嫁,可也没见他有什么表示。
  
  桐花雨---猜想
  梅雨烟到是为老总辩解,可能就是关心员工吧,阿亮大乐,算了吧,雨烟,你们公司那么多员工,别人他关心吗,你还替他说话,他自已都不敢这么讲。
  梅雨烟摇头,人和人的缘份吧,有时候,你莫名看一个人顺眼,或许就是如此。
  阿亮点头,只能这么以为吧,不过,她妈妈到是和我讲过,让我帮他介绍女友,我是真介绍了,不过,没戏,他也见面,态度很好,可是过后又找借口推了,借口也简单,不合适,你说哪里不合适,他又说,不好讲。
  阿亮看看美丽的王青,有一段日子,我真以为,他喜欢王青,现在看来真不是,你看他今天,态度很正常,没有失恋的感觉。梅雨烟心想,他失什么恋,他对王青还真没那个想法,他还让自己帮着王青介绍呢。
  一段日子,向致远还和梅雨烟提,王青最好是另找个对象,早点结婚,就能从往事里走出来,免得总为梁海洋分神,让人不省心。
  
  桐花雨---介绍
  梅雨烟真的当回事,给王青介绍过,王青都拒绝了,说是她最近不想找。免得耽误别人,梅雨烟还以为,她要好久才能走出往事的影子。
  现在看来,小姑娘没有一条道走道黑,江达声从形象看,真不配王青,不过,人家条件好,看的出这个婚礼,花费不低,听苏静讲,光婚庆公司的费用就上万,婚纱快两万了,不算酒席,就已经三万了,这样的花费,一般人家,真舍不得,这里的一桌怎么也要上千,梅雨烟看了看,有五六十桌,这也要五六万,这个婚礼,至少十来万,都是极尽风光,看的出来,男方家来的人不少,她往男方那边上礼的地方转了一圈,好多人的份子,都是五六千的上。
  
  桐花雨---旅行
  王青连婚假加上请假,一共休了一个月,自然是调周桐回来帮忙。
  可是,没想到,过了半个月,王青就回来上班了,新娘子的状态到不错,她只说本来要旅游,可是玩了几天,她水土不服,就提前回来了,苏静叹息,那么好的地方,太可惜了。王青笑笑,以后吧,我在那里,头晕也吃不下饭,皮肤还过敏。加上江达声的单位催他回来上班,他那不好请假。
  在人前,王青的状态不错,和周桐在一起,才叹了口气,那个江达声真不是东西,我说我要提前回来,他居然让我一个人回来了,说是旅行团的费用已经交了,都回来了太浪费,我是看他,看上那个美丽的小导游了。
  周桐不知如何劝说,只好说,身体是你的,别生气了,自己开心健康最重要,别的都是虚的。
  
  桐花雨---曝光
  对于办公室恋情,公司没有明文规定禁止,所以杨海涛和于芳芳的事,也没人认为有什么大不了的,黄建立是从大多数老板的想法猜测,向致远不一定支持,所以还是提醒过杨海涛,不要太高调,分得清场合。
  可是杨海涛理智,于芳芳却没那么顾忌,和杨海涛并不忌讳,员工有的议论,有的不满意,因为感觉杨海涛偏心于芳芳,把他的资源,给了于芳芳。
  于芳芳反而得意,我家海涛自然要帮我的忙。帮我就是帮他自己。
  黄建立皱眉。
  可是于芳芳的性格,也是眼里不揉沙子,要是看见杨海涛和别的销售员走的太近,她会吃醋,这一次就是,杨海涛帮一个小姑娘谈成了一个客户,对那个小姑娘态度热情了些,于芳芳就和那个小姑娘冲突起来。二人打了起来。正好开发商的谢总过来,正好撞见了。
  桐花雨---处理
  开发商的沈总和向致远打电话,说是影响太坏,销售中心是项目的形象,发生这样的事,当时还有客户在场,这影响太坏,让向致远一定要重视,话里对向致远,很少去销售中心有些不满。认为向致远不重视这个项目,管束太松,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向致远听话听音,忙说,您别误会,黄建立是资深的项目管理人,在业界口碑一直挺好,我是大意了,没想到会有这类事件发生,是我不对,我一定严肃处理,给开发商给销售中心一个交待,以后,绝无此类事件发生。
  向致远放下电话,就开车到了销售中心。
  桐花雨---真相
  这时候向致远才知道,于芳芳和杨海涛谈恋爱的事,他心中有些恼怒,怪自己大意,怎么这事,大家都知道,就自己不清楚,看来,是来这,来的太少,难怪老沈生气。
  这事,都怪于芳芳,向致远为难,和于芳芳说,你看事情闹到这样,就是你,也认为不合适吧,对错另说,影响太坏吧,开发商打电话让我处理,我不能不处理,你说怎么处理。你是阿亮介绍来的,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于芳芳开始委屈,现在听向致远这么讲,也有些不好意思,都怪杨海涛,都是他,和小姑娘眉来眼去,那个小姑娘也是,明知道我和杨海涛的关系,还这样。
  向致远有些无语,到是现在,这姑娘还是一头浆糊。
  
  桐花雨—处理
  向致远给阿亮电话,说了这事,本来吧,不是大事,可是让谢总瞧见了,老沈也有压力,你也知道,老沈的为难。于芳芳也是有些过份,这恋爱谈成这样,我也无语,你说怎么办,让她写个检查吧,她不乐意,总要给老总面子吧。
  阿亮皱眉,于芳芳那,我和她讲,这小姑娘不懂事,谈情说爱分个场合,哪好这样拎不清的。
  阿亮继续分析,可是你那个销售经理也有问题,这么大的人,上班十多年,不知道办公室恋情要低调地下吗,他还公开,还弄两个小姑娘为他大打出手,光彩呀,你还是管管他吧,于芳芳那检查我让她写,可是销售经理的事,你要搞定。
  向致远明白,和杨海涛的沟通才是困难。
  桐花雨—沟通
  杨海涛上来认错,说是自己的问题。
  对于这种职场老油条,向致远不敢大意,他说,海涛,别紧张,咱们随便聊聊,你坐。
  向致远的表情一直平和,杨海涛放松些,向致远说,你也知道,咱们公司是乙方,在甲方面前,是有些被动的,这没办法,这事情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影响太坏,谢总和沈总的矛盾,你也知道,这事沈总压力不小,而且对公司的声誉也是一个影响,你说对吧。
  看杨海涛点头,向致远又说,现在是你能不能保证,以后此类事件不发生。你和于芳芳的关系,能不能在销售中心,仅限于,领导和员工的关系,这是必须的。她的性格真爽,没有顾忌,可是你上班多年,总知道分寸吧。
  
  桐花雨—为难
  杨海涛点头,向总是我的错。芳芳的性格太直,又有些任性,我说过多次,她一直不听,这次,也劝了,拦不住,我真是头痛。
  向致远点头,我明白,以你的情商,不至于不懂,公私要分明这句话,你仔细考虑一下,检查你也要写,毕竟你是案场经理,不处理你,就要处理黄建立。
  杨海涛眼前一亮,当然要处理我了,我的意思是处理得重点,震慑一下于芳芳,才有用。
  向致远无奈的一笑。这到是个办法。
  和黄建立商议的结果,三个人都写检查,张贴在销售中心一周公示,杨海涛降职为销售主管,也要接待客户,对于芳芳和另一个小姑娘的处理结果是,再有此类事情,都要开除。
  
  桐花雨—后悔
  于芳芳有些后悔。
  她没想牵连杨海涛,她找阿亮,你和向总说说,这事不怪海涛,阿亮看她一眼,要不是看你叔叔的面子,我真不想搭理你,脑子进水呀,不怪他,怪谁,他是案场经理,案场所有的事,都要他负责,出了这事,不处理他,处理哪个,你长点脑子,要是为他好,就不要搞事,搞出事来,跑不了他。
  于芳芳低头,然后又说,我没想到会是这样,他一定生我气了,现在都不愿意理我。阿亮心想,挺漂亮一个小姑娘,脑子太傻,一个杨海涛弄得五迷三道的。
  阿亮只好哄她,好了,刚发生这事,总有个消化过程,你也不要太主动,让他消化一下情绪,过几天就好了,这几天,你老实些,好好做你的事,不要生事了,否则,杨海涛会离你更远。
  
  桐花雨—离职
  那个小姑娘,不愿意张贴检查,她的理由是她没错,骂人和动手,都是于芳芳先挑衅的,大家都能做证,这样处理,不公平,她不可能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这对她不公平。
  杨海涛说,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都有责任,你不能一点错没有吧。小姑娘眼泪汪汪的,我错哪了,不过是请教你如何搞定客户,就让同事骂一通,说什么妖精说什么贱人,这样的话,哪个听了,无动于衷,上来就一耳光,我长这么大,没人打过我,让同事打了,她应该给我道歉。凭什么让我和她一样挨处份,检查我可以写,我不同意张贴公示。
  我要离职。
  
  桐花雨—行动
  小姑娘真的离职走了,一个月工资也不要了。不过她走之前,跑到黄建立那里告状,黄总,我听过你的口碑极好,没想到,你管理的销售中心,完全不是一回事。办公室恋情,哪有这样影响工作的,好多地方,都不允许同一个部门的员工恋爱,就是因为会影响工作,果然如此,你们还不管理,只是降职,做给哪个看,杨海涛还是销售经理的权力。
  黄建立有些为难。他对这个小姑娘还算看好,销售是一把好手,也能吃苦,这样离职有些可惜,他到真心劝留,可小姑娘讲,我怎么留下,于芳芳天天看着我,眼睛要吃人,算了吧,这哪里是上班,简直是受刑,她有关系,里外都有,我比不得她,你们这里不公平,完全不公平,黄总,你是浪得虚名。
  小姑娘走了,黄建立有些生杨海涛的气,
  桐花雨—警告
  黄建立找来杨海涛,挺好的一个销售,这样走了,你是有责任的。
  杨海涛说,是,我有责任。
  黄建立说,我现在把话放在前面,回头我开会也说,先和你提一声,我不同意,同事之间谈情说爱,现在我公开表态。如果要谈,一方必须离开。
  杨海涛眨眼,心想,这老兄受刺激了。
  他嘴上说,好的好的,你放心,我一定遵命。
  黄建立说,于芳芳那,你去做工作,让她好自为之,我对她,一直忍耐,我忍没关系,要是成了向总忍耐,她自己掂量吧。
  桐花雨—分手
  杨海涛此时,到感觉,用这个理由,先和于芳芳分手吧,他也感觉这个恋爱太累,于芳芳不是不爱他,是太爱了,爱得有些过份,什么都要管,不让他这个,不让他那个,他是销售经理,和小姑娘接触是免不了的,于芳芳总是为这个和他争吵,他烦了。
  于芳芳不干,大哭,杨海涛心想,幸亏不在销售中心,他一脸哀愁,芳芳,不是我无情,这是规定,原来你不闹腾,没人管,现在你惹了事,打了架,还逼走了销售员,事情闹大了,我也没办法,不如这样,咱们各自冷静一段时间,等这事平息了,再往来。
  于芳芳追问,真的只是冷静。
  杨海涛点头。
  
  桐花雨—平息
  杨海涛和黄建立表态,我和于芳芳分手了,已经说明白了,但愿她也能清醒些。
  黄建立表态,我不是要折腾,是没办法,你知道吗,站在我的位置,也有我的压力,这次的事,向总没批评我,你以为对我没意见吗,他那句,我放心你,才全权交给我,看来,还是要自己操心,这话你听听,是好话吗。
  杨海涛说,我懂,这不,我马上分手了,用行动支持你的工作。
  黄建立叹气,看吧,希望于芳芳能知趣,真是个小麻烦。
  向致远果然经常来销售中心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让步

下一篇: 《 桐花雨—理智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