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吃饭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08   点击:


  桐花雨—不信
  许宏图不信。
  你的男朋友是哪个,你不会随便找个销售员冒充吧,周桐火起,心想,我有没有男友,和你有什么关系,只是考虑到同学情面,人家一直对自己挺好。只好说,我欺骗你干什么,是田镜明,这样,我让他过来,你看看。
  周桐当着许宏图的面打电话,镜明,你过来一趟,我说你是我男朋友,许宏图不信,你来解释吧,周桐敢这么直接的说,是因为她上个月,还帮田镜明挡了个相亲的女友,田镜明聪明,一听周桐的话,就明白了,他奇怪,许宏图为什么不信,他是沈嫣的男友,怎么跑去找周桐了,虽然心中不解,还是表现的极好,带了玫瑰花和巧克力。
  看见田镜明,许宏图脸色变了,他奇怪,什么时候好的,田镜明笑笑,半年了吧,你不知道吗,其实上大学的时候,周桐就喜欢我,不信你问梁芬,只是那时候,我只想着玩,才装傻。
  桐花雨—追问
  许宏图打量了二人,心里还是不信,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相信田镜明会喜欢周桐的类型,他知道田镜明追过沈嫣,田镜明做事太高调,唯恐人不知,如果他真的是周桐的男朋友,为什么同学中无人知呢,梁芬是周桐的闺蜜,自然会为周桐说话,他说,镜明,咱们同学上个月聚会,你怎么没提呀。田镜明一笑,我不是不想说,是周桐不愿意,她做事老实,不愿意提,非要结婚的时候,再讲,怕万一没谈成,大家尴尬。
  这个理由到说得过去,可是许宏图感觉哪里不对,好似是气场不对,他们俩怎么看不像情侣,他继续说,是吗,到是周桐的风格,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周桐的女的,年纪到了,是该考虑了。田镜明有些烦了,许宏图查户口呀,他说,我要听周桐的,她说,在公司刚稳定了,听她的。
  
  桐花雨—不欢
  许宏图看看周桐,周桐,我感觉,你和田镜明不合适,田镜明喜欢美女,这大家都知道,你不是第一眼美女,你是耐看,不和他的眼缘,你要考虑了,田镜明有些生气,宏图,咱们是同学,你这么讲不合适,我是喜欢美女,你也喜欢呀,你的女友不美女呀。怎么这么讲我,我喜欢美女,和我讨什么样的老婆,不一定是一回事,娶个美女,未必省心。
  许宏图不看田镜明,周桐,我是认真的讲,小白脸不一定靠得住,他为人这样,你要当心。追他的女孩子肯定不少,我劝你慎重。
  周桐忙点头,好的,多谢提醒,我会慎重。
  
  桐花雨—生气
  许宏图没有留下来吃饭,他一走,田镜明奇怪,这哥们脑子进水了,我以前觉得他神经,现在看来,该加个病字,真是奇特。
  周桐也奇怪,我也感觉他莫名其妙,他明明是沈嫣的男友,老约我干什么,我都怕沈嫣知道了生气。才敢紧让你来,我可不想凭空得罪沈嫣,沈嫣对我不错。
  田镜明也奇怪,都不知道要不要提醒一句。
  周桐忙讲,不要了,容易误会,你想呀,他既然有那么美丽的女友,自然不会看上我,可能就是同学吧,管的有点多,热心过度了,要是让沈嫣误会,到不好了,沈嫣特别在意他,算了吧,多一事不如省一事。
  田镜明奇怪,沈嫣也是眼睛有毛病的主,放着我这样的帅哥暖男不找,看上这么个神经过敏的人。
  
  桐花雨—情缘
  周桐叹气,情缘是缘,可能你们差了点吧。
  田镜明有些感伤。
  周桐忙安慰他,你不要多想,金子总会发光,而且你这么大的体积,总有人看得见,反正沈嫣没嫁人,也许你们将来有缘呢。
  田镜明有些感动,周桐,你真是个好姑娘,还替我说这话,造化弄人,我也无奈,这样吧,如果到了三十,咱俩都单着,我娶你。
  周桐苦笑,胡说,我可不想到三十,成了老姑娘,我妈不急死呀,你呀,口不择言。
  
  桐花雨—时间
  总算是消停了一个月,一个月后,许宏图打电话,周桐,你和田镜明还好吗,我怎么听人讲,他追学校一个刚留校的小姑娘,你别吃亏呀,周桐只好说,我问问他吧,可能是误会。
  周桐心想,如果田镜明真有了女友,这个冒牌男友,就装不下去了。
  田镜明说,没有的事,那个小姑娘成天追我,没可能,我不喜欢,这个娇小姐,你和许宏图说是误会,没影的事,我现在还能给你冒牌,可是许宏图这么关心你干什么。
  周桐说,我也不知道呀,我不喜欢他的性格,可是都是同学,我总不能不理人吧。
  
  桐花雨—纠缠
  许宏图依然来找周桐,不过周桐现在态度坚决,聊天可以,不吃饭,不看电影,只在销售中心说几句话,下班走人,各回各家。
  后来周桐让田镜明过来接了她两次,许宏图见了田镜明毫不介意,他好似认准了,他们是演戏。
  田镜明有些光火,这叫什么事,他说,许宏图你不找沈嫣,在这干什么。许宏图平静的说,我和沈嫣提了分手,我已经表态了,我要追周桐,田镜明表情犹疑,有些不相信,你说真的。许宏图说,你打电话问一声,就知道了。
  田镜明给沈嫣打电话,沈嫣在电话里委屈,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就提分手,反正我不同意,我就是不同意。
  田镜明心想,你真有病,许宏图也有病。
  
  桐花雨—旧情
  田镜明心想,既然如此,他是不是还有机会,现在沈嫣最痛苦的时候,他是以静制动,还是雪中送炭,这到是个难题,还是让沈嫣知道,他是周桐的男友,看她会不会吃醋。可是想想,学校那个小姑娘一直追他,沈嫣毫不介意,这个办法不管用。
  他有些苦恼,他的表情落在许宏图眼中,怎么,旧情人分手了,你不表示一下。田镜明一时清醒过来,先应付眼前这个讨厌的人才行。田镜明微笑,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有我的女朋友,沈嫣不是我的旧情人,好从来没接受过我,是我的一相情愿。
  桐花雨—警告
  田镜明有些恼火,许宏图,现在周桐是我的女朋友,我不希望你来骚扰她,我今天正式警告你,你要是再来,我见一次打一次,说完了,他一把拽起许宏图的手,走出了销售中心,许宏图一脸的鄙夷,莽夫,没教养。
  打发走了许宏图,田镜明有些苦恼,周桐,你说我怎么办,沈嫣现在又一个人了,我还是惦记她。周桐苦笑,既然有了机会,别错过,你再追一次,追上了得偿所愿,失败了,也没什么,你尽力了,也不会遗憾了。周桐的话一说完,田镜明一拍桌子,对呀,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不明白,我这就找沈嫣去,对,我要去买花,香水百合香水百合,这才是沈嫣的花。
  桐花雨—失落
  看着田镜明精神百倍的走了,周桐有些失落,她还是在他心中,从来没变过。
  杨海涛说,你把他打发走了,那个许宏图来了,怎么办,周桐说,我也不能总靠别人,我决定了,和他把话讲清楚,不和他往来了,我电话里说清楚,他要是在出现,让保安把他撵走。他要是在路上,我就报警。
  杨海涛皱眉,这是什么事,什么人都有。
  他打量了下周桐,据说许宏图那个前女友,挺漂亮的,是你们的校花,他为什么,要追你,奇怪。
  黄建立瞪他一眼,胡说八道什么呢,怎么就不能看上周桐,你会说话吗,杨海涛笑笑,周桐别介意,我不是说你不好,你挺好,我是说,他不应该有这种审美境界。
  黄建立皱眉,行了,别故作深沉了,这样,你排个班,安排一个男销售,每天下午送周桐回家。周桐忙说,不用了,太麻烦了。杨海涛说,不麻烦,这有什么,我想了,一个销售送一周,挺省事的。
  
  桐花雨—无奈
  许宏图现在是见了周桐,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她,周桐想,只要你不理我,就成,你愿意尾随就尾随,只要你有别的举动,我就报警,这个人太奇怪了,这是什么人呀。田镜明忙着追沈嫣,一开口就是沈嫣,周桐也没了耐心和他讲电话。
  那天王青来销售中心,她是路过,她现在也试着和客户沟通,她说,没有想像的那么难,原来感觉客户什么都不懂,不专业,现在想想,人家是买主,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付费产品,周桐说,你这样讲真好,深刻。
  许宏图在销售中心外面转悠,王青奇怪,那个人是干什么的,怎么咱们销售员不接待。
  周桐无奈,说了许宏图的事,王青说,你也太好欺负,这成什么样子,你跟我来。
  桐花雨—耳光
  周桐有些犹豫。
  王青说,有些事,你不得罪他,他就一直麻烦你。
  二人出了销售中心,黄建立在前台和叶宁询问电话来电的事,看见周桐和王青出去,有些不放心,他也跟了出来,杨海涛一看黄建立出来了,自然也跟了出来,叶宁最喜欢看热闹,自然也不放过机会。
  王青走上前,周桐,把话说清楚。
  周桐只好说,许宏图,你不要在这影响我工作了,我们不可能,不要纠缠我了,否则我不客气了。
  许宏图说,我没进销售中心,我怎么影响你,这是公共空间呀,和你有什么关系。
  无人注意,王青何时上前,她扬手一个耳光,我告诉你,就是影响了,世界那么大,不许在这里,滚蛋。
  
  桐花雨—惊叹
  众人惊叹,许宏图一时愣住了,左边脸火辣辣的疼,他这才大怒,一把抓住王青,你凭什么打人,你个泼妇,王青并不害怕,我就是泼妇,我是周桐的姐姐,你记住了,让我看见你,我就打你,你敢动我一下,我告你耍流氓,许宏图一时有些犹豫,这个女人,漂亮是漂亮,可是那张脸,和冰块是的,眼中隐隐有杀气,好似给她一把刀,她能马上捅过来。
  许宏图放手,神经病,你个神经病,不和你一般见识,这句话,激怒了王青,这次,不用手,只接用脚,幸而许宏图躲开了,他一边走一边骂,疯子,疯子。
  王青此时反而不怒了,我就是疯子,打死你白打。
  许宏图急匆匆跑了。
  
  桐花雨—感谢
  许宏图已经没了影子,周桐还没缓过神来,到是黄建立率先清醒,杨海涛和叶宁都张大了嘴,不知所措,他们知道王青厉害,以为是传言,现在到是信了,这王青能打能说,毫无一点畏惧之意。
  黄建立看看大家,都和木鸡一样,他咳嗽了声,周桐这才上前拉住王青,王青,你,你手疼吗。
  在周桐的办公室里,黄建立说,你一会儿劝劝王青,她的样子有些不太对头,太激动了。周桐点头,这时候的王青在卫生间,一遍遍的洗手。
  周桐看王青进来,给黄建立使个眼色,黄建立出去了。周桐忙拿出护手霜,你抹点吧。现在天干。
  王青不说话,周桐忙给她倒了杯水。
  
  桐花雨—感叹
  周桐看王青喝了水,表情平和了。
  王青,刚才多谢了,可是你不要轻易动手,女孩子总是吃亏的。王青居然平静的笑笑,她笑的时候,样子很美,有些孩子气,你傻呀,你不动手,就不吃亏吗,不是所有的人都知趣,要是知趣,就没这事了。先下手,就不吃亏。反正我是女的,他敢还手,我要他脱层皮。
  她看周桐担忧,就说,你放心好了,我练了几个月跆拳道,一般人,不是我的对手。我现在知道,怎么打人,又疼,又不会弄到警局去。她的眼神冷了下来,有些男人,就是欠揍,不打不知道女人不好欺负,他再来,你告诉我,下次,不会这么便宜他了。
  
  桐花雨—议论
  叶宁和杨海涛八卦,我现在相信,王青会拿刀扎他的前男友的老婆了,太厉害,我以后是不招惹她了,这伸手,上来一耳光,还是没招惹她。
  杨海涛到有些佩服,她有些女侠的风范,那一句,我是周桐的姐姐,还是挺气魄的,让人服气。
  说真的,我早想打那个许宏图了,只是感觉师出无名,我又不是周桐的男友,那个假男友,太斯文,还是王青这一耳光,打得解气。
  叶宁撇撇嘴,你们男人就这样,漂亮女孩子做什么都可爱。
  杨海涛摇头,真不是这个原因,我其实吧,真没感觉王青漂亮不漂亮,你和王青在一起,不会注意到她漂亮不漂亮,当然第一眼,可能有感觉,一相处,你只注意到她的冷。
  
  
  桐花雨—吃饭
  周桐决定开解王青。
  二人一起吃饭,特意选的火锅,这个吃的时间长。
  王青说,我真不愿意回家。
  周桐奇怪,怎么了。
  王青说,我嫂子怀孕了,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一家人围着她转,都没人理我了。
  周桐拍拍她的手,你太多心了,你父母对你多好,你哥哥也是,我见过他,来过公司一趟,一看就是老实人。他们现在不是围着你嫂子转,保护的不是她,是她的孩子,你家的孙子,你的侄子,你不会和小朋友生气吧,那是你哥的孩子呀。
  王青笑了,对呀,不是宠我嫂子,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机会

下一篇: 《 桐花雨—让步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