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反 对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9-28   点击:


  桐花雨—吃亏
  王青不服,妈,这个亏就吃了吗,十三万呀。
  王青的泪水落了下来,哥哥买房,还借了钱,她明白,父母这钱,是给她的嫁妆钱,她一刀都弄没了,如果是她的责任也罢了,可是如果是那个贱女人陷害她,她不服气,也咽不下这口气。母亲到是紧紧握住她的手,小青,你不能再糊涂了,这事好不易平息了,你明白吗,你不出事我们才放心,你要真有个事,要我和你爸爸的命了,你哥为了你的事,瘦了不少,请了快一个月假,这事就算是别人算计了,你也要从自身找责任,如果不是你那天带刀去,如果你不把梁海洋当回事,过自己的日子,哪里有这样的事,小青,你也有责任,就算是别人算计你,也是你把刀递给了她。
  桐花雨—忧郁
  王青沉默了。
  她太沉默了,几天不说话,一个人看着一个地方,眼神发呆,母亲着急,和王松说起此事,王松皱眉,妈,还是找个心理医生看看吧,母亲老泪纵横,小青这孩子,真是要我的命呀。
  三个月后,王青回来了,她的状态好多了,在心理医生的治疗下,算是稳定了。
  父母商议过,工作的事不提,只是回来住几天,过几天,还是要劝王青和他们一块回老家住。怕王青在这里,想到了什么,再犯病。
  桐花雨—看护
  这几天,王青身边一直有人,不让她一个人外出。
  王青抗议,妈,我已经没事了,医生都说没事了,我和正常人一样,我本来就是正常人。
  母亲点头,对,小青,你本来就没事。可是你的腿刚好,一个人外出,我们当然不放心。
  王松过来,小青,你要去哪里,我陪你去。散散心也好,我们去公园看看,现在这个季节,不冷不热的挺好。
  王青看看父母和哥哥,你们放心,我挺好的,过去的事,我已经放下了,经历了这些,我都看开了,真的,我不会折腾什么了,妈,说的对,平安是福气。
  
  桐花雨—单位
  王青说,我想回公司看看,我还是想上班,我们单位其实人都挺好的。
  王松皱眉,小青,当时我给你办了病假手续,还说,要是你长时间不回去,他们可以招聘,可能,这个位置没有了。王青点头,我有思想准备,我只是过去问问情况。王松想到向致远为王青的事奔走,心中一动,小青,我觉得你还是给你们向总打个电话,约个时间,免得白跑一趟。
  王青想想也对。她拨通了向致远的电话。
  向致远正在和梅雨烟讨论工作的事,公司一直没有招策划,是让周桐两边弄,幸而销售中心那边,现在的销售比较稳定,只是搞一些小活动,有些方案,黄建立就安排了。周桐只是搞活动的时候,过去帮忙。
  桐花雨—争执
  向致远一听是王青的声音,马上关切的说,王青,你怎么样,腿好了吗。
  王青的心情有些激动,我好了,谢谢您。
  向致远说,好了就好,我和你哥联络过,说恢复的不错。
  王青表达了想来公司上班的事,向致远满口答应,行,今天周四了,你下周一过来吧。
  向致远放下电话,梅雨烟满脸不悦的看着他,你怎么能让她回来。
  桐花雨—坚持
  向致远说,王青是我们的员工,只是请了几个月病假,为什么不能回来,她工作能力不错。
  梅雨烟冷笑,病假,是病假吗,什么原因,公司的员工都知道,在大家眼中,她是什么形象,你考虑过吗,你不感觉她的性格偏激,容易生事吗。
  向致远有些生气,这都是大家乱猜的,真实的情况,到底如何,我们都没亲眼见过,不要人云亦云,这对她不公平。
  梅雨烟想到录像带,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
  她有些后悔,一直没抓紧招人。
  可是考虑到,即使招聘了人员,也没通过试用期,向致远还是会留任王青,
  这对新人就不公平了。
  
  桐花雨—开会
  梅雨烟一脸寒霜。
  向致远有些奇怪,雨烟,你对王青有看法吗,我不明白,她的性格不合群,可你是做人力的,应该客观理智,不应该带有色眼镜看人吧,再说,王青这次吃了不少苦,现在如果能有个工作,对她的心态恢复都有好处,如果我们现在拒之门外,这样不是对她的打击吗。我印象里,你不是一个狠心的人,我们不能太冷漠。
  梅雨烟有些寒心,我是为了公司,在你眼中成了狠心的人,冷漠的人。
  向致远摇头,这和公司有什么关系,她没有做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感情的事,是她个人的私事,也许她应对有些过激,可那是她年轻不成熟,并不是说,她是个坏人呀。
  向致远说,你招集大家开会。
  桐花雨—动员
  向致远开全体会议的时候少,他多是开业务会。
  在会上,他提了王青的事,他的定调是流言不可信,王青就是腿受了伤,修养了几个月,王青回来后,大家本着爱护同事的态度,不许提这件事,就像没这事,她昨天还在公司上班一样,不许有人在胡说八道,如果有人私下议论,就是违反公司的规定,要严肃处理。当然,他相信同事们,都是有爱心的员工,请大家爱护同事。
  散会后,向致远把周桐叫到办公室,他问周桐对这事的态度,周桐到是真心的高兴,王青回来上班,太好了,我是回销售中心吗。
  
  桐花雨—帮助
  向致远对周桐的态度挺满意,这个小姑娘一脸的欢喜,不像是假装的,也没假装的必要。
  暂时,你还在公司,王青几个月没上班,看看工作顺不顺手,你先帮她的吗,销售中心的方案你在公司写,过一段时间,王青适应了,你在回去,可以吗。
  周桐点头,好的,在哪工作都一样。您放心,王青的能力不错,很快就能适应。
  向致远对周桐有了好感。
  周桐,你是个热心的人,王青来了,你要热情些,多和她交流,不要让她一个人闷着,她在家几个月,挺无聊的。
  
  桐花雨---承诺
  周桐笑笑,您放心,我知道的,我和王青家住在一个方向,她是坐车,这几天我也坐公交吧,中午我拉着她一起吃午饭,工作上的事,我会配合王青,让她尽快适应。
  这一刻,向致远对周桐心生好感,这个小姑娘到是非常的质朴,她不挑剔,也能容人,重点是她有颗乐于助人的心,这是非常难得的,她比叶宁小一岁,可叶宁是怎样的任性,如何的自我,这也是他现在不肯把叶宁调回公司的原因,宁可把叶宁放在销售中心,让叶宁抱怨,他只说,你在那里,替我盯着,大家看你在,还有个忌讳,你全当我的代表了。
  销售部一直没招销售内勤,一则是薪酬谈不拢,二则工作太琐碎,干脆让叶宁去吧,磨磨她的性子,只是办公用品采购,还是让叶宁负责,这样叶宁才不会感觉,自己有意把她长期放在销售中心。
  桐花雨---改变
  周桐是公司来的最早的,所以梅雨烟才给了她把钥匙,她来到公司,意外的看见王青,王青原本就不胖,现在更消瘦了,下巴更尖了,非常符合现在的流行审美,整个人太过苗条,像是风一吹,就要飘走似的,她的长发剪掉了,现在是短发,还留了空气留海,人到是显得年轻了些,她看见周桐,居然笑了笑。
  周桐一愣,马上迎上前,看我来得晚了,你等了会儿吧,周桐马上开门,王青说,没有,我也刚到,我是骑自行车来的,同样的点出门,就早到了会儿,我发现早上骑车挺舒服的,精神也好。周桐心想,我还想陪你坐车,这下好了,到是省事了,说实话周桐不愿意坐公交,上班下班点,人太多,站有时候,都没地方。
  
  桐花雨---平和
  大家都感觉到了王青的变化,她的话多了,没那么高冷,她的服装颜色也变了,以前都是冷色调,现在有暖色调,尤其是那条丝巾,居然是玫红的,衬得皮肤更白。周桐说,这颜色好,衬你的肤色,你肤色白,这颜色正合适。
  王青也会微笑了,她的工作到是很快的适应了,能力在那儿,现在有时候,也在电话里和客户沟通,也有了耐心,轻声细语的,挺有耐心,可是一个人的时候,会在那里发呆,目光里有寒意。周桐感觉,她有些怪。看她和人相处,比以前大为改进,可是她一个人的时候,周身的寒意,让人感觉,王青有心事。
  王青和梅雨烟的关系,还是不冷不热,可是她学会了客气,学会了说谢谢,梅雨烟总感觉她哪里不对,可又挑不出毛病,再回来的王青,在公司大扫除的时候,也会帮忙,她虽然干活不怎么样,可态度是有了。
  
  桐花雨---反应
  向致远一直关心王青,时不时的找她谈工作,也在公司的会议上表扬王青,王青现在到是懂得谦虚一下。
  向致远挺满意,有一次和周桐一起去一个客户那里,他问周桐,王青现在状态挺好,周桐犹豫了一下,还,行,吧,她的态度,引起了向致远的怀疑,怎么了,你感觉哪里不对。
  周桐看看开车的赵黎明,有些犹豫。
  赵黎明对周桐的印象不错,公司的有人拿周桐开玩笑,说你应该叫梧桐,周桐就笑笑,我妈是喜欢梧桐,我出生的时候,梧桐花开,我老家的院子里,就有株梧桐树,所以才给我起的这个名字。
  桐花雨---慎重
  赵黎明就说,你放心吧,周桐,我的职业就是要闭嘴,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你放心,你的话,车一停,我就忘记了,要不然,老板会把我开了的。
  向致远也点头,你放心,黎明是自己人。
  周桐说,王青有些变化,本来是挺好的,她现在懂得克制,懂得迁就别人,这是成长,可是她一个人的时候,就变了,好似有心事,周桐没敢说,王青一身的寒气,或者说是戾气,她毕竟要给王青留面子。
  赵黎明也点头,是的,我也感觉,她一个人的时候,眼神不对,有一次吓了我一跳,他的眼神,有杀气。周桐吓了一跳,忙说,没那么严重,是有些敌意。
  向致远不能不慎重了,周桐是个老实孩子,不会说假话,赵黎明社会经验丰富,不会凭空胡说八道。
  桐花雨---关怀
  向致远想了想,周桐,你回去了,找梅雨烟商量一下,我记得下周是王青的生日,公司给她弄个生日会,热闹一下。周桐点头。可赵黎明却说,这样太扎眼吧,向致远说,我想过了,公司应该有人文情怀,以后员工的生日,我们都要表达一下。
  周桐和梅雨烟汇报的时候,巧妙的调换了顺序,先说向总要建立企业文化,给员工过生日,然后说,王青的生日是下周吧,向总让准备一下,热闹热闹。
  周桐并没有察觉梅雨烟和王青之间微妙的冷淡,可是苏静提过一次,好似听见向总和梅姐为了王青的事争执,周桐就记在心上。
  
  桐花雨---主管
  梅雨烟心知肚明,到是笑了笑,好,我会安排的。周桐说,姐,公司就几个人,你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有什么要干的,你说一声,我和苏静一块弄。
  梅雨烟点头,就是把会议室布置一下,气球呀丝带呀都有,订个生日蛋糕就成了,既然你乐意帮忙,你就问问王青喜欢吃什么蛋糕,喜欢哪家的,让她满意好了,既然向总要文化,就成全向总的人文关怀。
  周桐点头,她这次注意到梅雨烟那一句,让她满意好了,话是很好,可是听上去有些不以为然的感觉。
  生日会,挺热闹,向致远让销售中心的杨海涛回来了,黄建立和开发商财务对帐,抽不出身,不过黄建立聪明的让杨海涛带回了礼物,一束香水百合花,说是人面百合都美丽。向致远送了一个八音合。
  生日会结束的时候,向致远宣布,王青提升为策划部的主管。
  桐花雨---温暖
  王青回到家,心里非常的高兴,脸上红朴朴的,父母看了也高兴,王青很少这么开心,她把礼物拿了出来,哪是老板送的,花是销售中心送的,她带回了一块蛋糕,这是公司的生日礼物,贺春燕说,你们公司不错吗,王松也非常的感激向致远,向致远二话不说,让妹妹回去上班,全家都松了口气,再找工作吧,怕新单位王青不能适应,在家吧,王青一天不出门,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发呆,太吓人,现在王青比那时候活泼了不少。
  王青是真的开心,向总说生日快乐的时候,她才想起是自己的生日。
  看着八音盒,她的眼睛湿润了。
  梅雨烟到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王青,祝贺你,成了策划部的主管,你要知道,公司没几个主管,你的担子不轻,从今之后,你做事,不要只想了自己,走出公司,你代表了公司,你有什么事,会影响了公司。别辜负了向总的苦心。
  桐花雨---失落
  王青这个夜晚是轻松的,好久没这么轻松了,她在梦里,也笑了。
  可是有一个人,却是失落的。
  周桐离开公司的时候,还是和从前一样,和梅姐一块走,检查了门窗,看电脑是不是都关闭了。
  梅雨烟明显的有些失落,主管的事,向致远事先没和她提。
  周桐和梅雨烟不同路,在公司楼下二人分手,周桐其实感觉到了梅雨烟的情绪,可是她自己也有些惆怅。
  周桐回了家,没吃晚饭,推说在公司吃蛋糕吃多了。
  
  桐花雨—对比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周桐一对笔,就发现了,自己的可怜。
  比王青早到公司,王青休息那几个月,她一个人任劳任怨的辛苦,可结果呢,王青回来三个月,就成了主管,如果说工作水平,她现在的方案,客户也都通过了,而且客户在向总面前夸赞她好几回,说她热情有耐心,替客户想。
  可是想想,来公司两年了,向总很少公开场合夸赞她。
  周桐叹了口气,照了照镜子,她是没法和王青比漂亮,王青漂亮,有时候看着王青,是有些羡慕人家,王青笑的时候,好美,就是不笑的时候,也是美丽的。
  
  桐花雨—申请
  周桐第二天找了个机会,去客户那,然后办了事,给黄建立打电话,黄建立正在改周桐的方案,周桐,你真应该跑跑市场了,这方案有些太高大上,不接地气了,周桐忙说,对呀,我总在公司,算什么回事,要不您和向总提提,王青已经回来了,工作也上了正轨,是不是我能回销售中心了,不在一线,是有些脱节。
  杨海涛已经告诉黄建立,王青的提职,这和黄建立没关系,不过他到是按规矩,给王青发了个祝贺的短信。
  现在听了周桐的话,他点头,也对,我给向总打电话,现在到了促销旺季,案场策划不在现场,是不合适。
  
  桐花雨—调回
  黄建立要打电话,杨海涛说,你等会儿,话要斟酌一下,你要增加说话的份量,那天开发商的谢总不是说,你们的专职策划呢,你把这情况说进去,才有份量,黄建立有些奇怪,周桐本就应该在案场。杨海涛摇头,对呀,可是为什么,王青回公司三个月了,向总不把周桐派回来,就是想给王青找个助手,王青不太乐意对接客户。
  黄建立若有所思,他也听过,叶宁说,表哥不知道怎么,对王青那么好,比对她都好。
  黄建立一点就透,他在电话里特意强调了谢总问过几次,你们的专职策划呢,他不好说什么,最近到了销售旺季,需要周桐回来带队做做市场调查,看看别家楼盘都有什么销售方式。
  
  桐花雨—谈话
  向致远答应,让周桐明天回销售中心。
  他也知道,让周桐长期在公司不合适,开发商肯定有意见,其时不关他们的事,可是这当时的确是写进协议的。
  向致远给周桐打电话,你下班后,晚点走,我和你说下销售部的事,你和王青说一声,明天你回销售中心。
  王青对周桐有些不舍,周桐有些感动,王青,你想呀,咱们的合同里,写着必须有驻场策划的,我不能不去,我听销售经理杨海涛说,开发商的经理问过几回了。
  王青点头。
  
  桐花雨—安排
  向致远说,你回到了销售中心,如果开发商的人问,你前一阵子,怎么不在这,你就说休病假了,周桐皱眉,这不好吧,开发商会以为,我们打发了一个病秧子过去,这不好,我干脆说,我考试去了,本来也是实话,我拿了经纪人的资格证书。
  向致远点头,这样也好。
  还有,向致远继续安排,你不忙的时候,还是要和王青联系一下,看看有什么,你能帮忙的,周桐有些反感,好的,我不忙的时候,会和王青联系,不过我要忙的时候,就不联系了。我在销售中心,工作都是黄经理安排,我估计,他不会让我不忙。
  桐花雨—佩服
  他们谈话的时候,梅雨烟就在旁边。通常谈工作,向致远都是让梅雨烟在场,有些后续的跟进,会让梅雨烟负责,这次也一样。梅雨烟心想,谁说周桐笨了,老实不是傻子。
  这几句话,顶得非常漂亮。
  向致远被顶了,还只能点头。
  梅雨烟故意说,你拿了经纪人资格证书了,不容易,销售中心只有黄建立有,连杨海涛都没考过。不错。
  
  桐花雨—奇怪
  周桐收拾东西,下班了。
  向致远有些奇怪,她怎么了,感觉有些怪怪的。
  梅雨烟说,这不怨他,怨你,你上来说一句,人家病了几个月,这不是咒人吗,谁愿意听这话,好好的一个小姑娘,病几个月,不一定别人怎么想,如果她说病了,开发商的人,一定问,什么病,在哪看的,吃的什么药,你让她如何应付,一应付出了问题,那的人,不一定怎么编排呢。
  向致远一拍头,是我粗心了。
  梅雨烟起身,是呀,向总在有些人的问题上,永远细心,永远有人文关怀,有些人身上,永远是粗心的。
  桐花雨—安抚
  梅雨烟离开办公室,马上给周桐打电话,你没走远吧,周桐说,没有,我刚从车棚推了车子出来,梅雨烟说,你等会我,我们一起吃饭,你这去销售中心,我们要见面,没这么方便了。
  梅雨烟是想在致远公司长期干下去的,所以她要安抚周桐,向致远做事太偏心,也是周桐不计较,换别人早有意见了,最起码对王青的态度会有表现,可是周桐对王青一直很好,看的出来,她在迁就王青,每天中午和王青吃饭,都是考虑王青的口味。这小姑娘比其他的独生子女要有容忍度,懂得迁就人。
  
  桐花雨—高兴
  周桐好哄,梅雨烟夸赞了她几句,她的情绪就高兴了。
  梅雨烟说,我觉得年轻人,有本事最重要,比如你考证就有用,这是真本事,当不当主管没什么,真正能干的人,不看这些。周桐点头。
  梅雨烟说,你看你在销售中心,一是干好本职工作,二是多和开发商的人接触,了解一些建筑知识,这样,对你以后有好处,我看公司以后重点在这个行业,多学点有好处。周桐点头,我和开发商管预算的江总关系还行,她还劝我学预算呢,这个工作好,她说越老越吃香。
  梅雨烟点头,你可以找个预算学习班看看内容,你感兴趣吧,如果有兴趣,真就报个班学学。
  桐花雨—学习
  梅雨烟说,不管怎样,学习是用的,不学这个,学那个,不要浪费了大好时光。本事是自己的,领导欣赏不欣赏不重要,重要是你真有本事。
  周桐点头。
  周桐的心情大好。
  梅雨烟的话,让她豁然开朗,她何必计较一个主管的位置,有什么用,还是自己有本事好。
  周桐回了家,和母亲说,太好了,我终于能回销售中心了,母亲奇怪,销售中心那么累,你还愿意。周桐说,在那,我心情好,大家都对我好。母亲反问,公司的人对你不好,周桐忙说,口误,梅姐对我特别好。我只是感觉公司的气氛不如销售中心轻松。
  
  桐花雨—争取
  叶宁看见了周桐,马上给向致远打电话,表哥,周桐回来了,我是不是能回公司了。向致远皱眉,宁宁,你看这样,黄建立说,你们要搞活动,他正缺人呢,你帮个忙,忙完了活动在说,好不好,你现在回来,不合适。
  叶宁对周桐抱怨,真讨厌,为什么不让我回公司。
  周桐只好安慰她,可能真的是因为搞活动,你也知道,咱们销售中心人手不够,向总也有难处。
  叶宁不满,哪里是人手少,是他不想招人,多一个人,多出份底薪,又没多少钱,越有钱越小气,都这样。
  
  桐花雨—恋情
  周桐回来后,到是着实忙了几天。
  很快的适应了。
  有时间的时候,她跑了几趟江总那里,她发现她对预算兴趣不大,就放弃了预算,心中盘算学什么,后来黄建立建议她报策划师的培训班,拿个策划师证。周桐同意了。
  她一有时间,就关在办公室学习,并不知道,销售中心的热闹事。
  还是叶宁和她八卦,说于芳芳和杨海涛好上了。
  周桐惊讶,杨海涛有过一段闪婚的经历,闪婚又闪离,这一次,他找到了真爱吗。
  
  桐花雨—惊讶
  周桐奇怪,他们俩两种风格。
  杨海涛虽然是销售出身,可是很抠门,而于芳芳花钱大手大脚,是能挣能花的,加上家里条件好,一身的名牌,过个生日,一顿饭花了上千元,两人反差如此之大,合的来吗。
  叶宁说,谁知道呢,反正前几天吵架,就是为了这个,于芳芳生日,杨海洋就送了一支玫瑰,说是一心一意。于芳芳生气,为什么不是十支,还实心实意呢。
  周桐哑然失笑,芳芳要求不高,十枝可不多,以她的风格,我以为要九百九十九朵呢。
  
  桐花雨—反对
  叶宁到是厚道的说,这事别往公司说,我是看你嘴严,大多单位不喜欢办公室恋情。周桐点头,你放心,我不讲,不过,于芳芳那性格,估计不用别人讲,她自己就闹了出来,不懂忌讳。
  叶宁点头,我是看吧,芳芳对我不错,成天请我吃饭,我不忍心她吃亏,不过吧,有钱难买乐意,她就看上了杨经理,其实杨经理配不上她,太小气。
  周桐没说话,杨海涛是个人精,于芳芳条件那么好,一片痴心,他要是找了芳芳,到是有福气。
  只要杨海涛肯花功夫,哄哄芳芳,没有不成的。
  果然下班的时候,杨海涛弄来了十支玫瑰,而且是最贵的品种,蓝色妖姬。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缓和

下一篇: 《 桐花雨---机会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