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不是咱家的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9-21   点击:


  众人论生日,探春忘记了黛玉的生日,还是袭人提起,她记得,只因为她和黛玉是同一天生日,可是这姑娘,随口补一句,可惜不是咱家的人。
  说的好理直气壮,袭人是个丫环,可认为自己是贾家的人,而黛玉做为贾母的外孙女,倒不是贾家的人。袭人是有极强的归属感,她是拒绝了家人的赎身,宁做奴才,也要做贾府的人。
  这个场景,不知道黛玉在不在,最好是不在,探春忘记了她的生日,已经有些难堪,她进府七八年了,年年过生日,探春应景也要送几色针线,如何会不记得。袭人的话更尖刻,黛玉在贾家多年,与宝玉心心相知,真把这里当做了家,可惜,让一个丫环,说出来,不是这的人。哪里是黛玉的家呢。黛玉和宝钗叹惜,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无依无靠四字,写尽黛玉的悲凉。不是她敏感,只是她没有家,无家可归的人,总是苍凉。
  到了夜查大观园的时候,凤姐对王善保家的说,要抄捡只抄捡咱家的人,薛大姑娘那里是不能动的。王善保家的也马上说,是,哪有抄亲戚的。这个场景里,凤姐是把黛玉算成了自家人。宝钗成了客人。
  有人说凤姐是欺负黛玉无依无靠,其实倒未必,到了潇湘馆,凤姐是一直和黛玉聊天安慰,丝毫没有轻慢的意思。后来王善保家的在紫鹃那里找到宝玉的东西,自谓得意,还是凤姐解释,那是宝玉的东西,快放下去,别处再看。这个王善保家的,才是脑子进水,双玉在贾母处一起长大,那紫鹃是贾母亲点的照看黛玉的丫环,那可是贾母之婢。这老婆子,真昏了头。幸而是紫鹃,不急不怒,只说,我们两下的东西,现在还分不清呢。这等泰然,才是贾母的丫环,大家风范。
  不是自家人的宝钗,倒是马上搬走了,而且还和王夫人说,园子里的开销能免则免吧,可惜王夫人没听进去。
  客人总是客人,黛玉有寄人篱下的忧伤,宝钗有多心离开的烦恼。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尤氏的身份

下一篇: 《 梅翰林终于回来了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本来就是客人啊。袭人不过是说出了实话。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