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 形象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9-18   点击:


  桐花雨—教训
  说到教育,梁月仙也是叹息,我也是不知道怎么管孩子,我儿子和我一句谈不拢,二人感叹一番,她以为没事了,没想到,这次张娟是真恼了,还是不理梁芬。
  梁芬这次到是怕了,这个妈,平时最惯自己,怎么这点子小事,如何小题大做,她不服气,可是真的不习惯。
  还是父亲说,你是不懂事,难怪你妈生气,你妈这个人,平时不生气,一生气没人惹得起,她又不吵不闹的,你还是想想办法吧,梁芬叹气,什么办法,唉,我姑都说话不灵了,父亲支招,送你妈一套化妆品,她都不舍得买,都是用你姑剩下的。梁月仙是一瓶子化妆品,用了一半,就换另一个牌子了,这就给了张娟。
  桐花雨—送礼
  梁芬买了化妆品,自然舍得花钱,半个月工资没了。
  张娟看看,就知道乱花钱,没必要,你自己才几个钱,不知道过日子。老公说,她送你就收,你不收,她也乱花了,指望她存钱,不可能。
  梁芬满脸是笑,给我妈花钱,多少都应该,我的就是妈的。
  张娟这才脸色好些。
  梁芬忙说,别生气了,太小气了。
  张娟冷笑,你以为我生气为什么,你太不懂事了,你明知道,你姑帮了你的忙,说好的事,你不做到,这不是显得我管不了孩子吗,丢人。
  梁芬说,好,好,我错了,下不为例。
  张娟叹气,你姑再怎么样,对你还是不错。我这么奉承她,为了什么,不都是为了你。我也不找工作了,过两年办退休,是你,还在人家厂子里,你就这么不懂事,不伤人心!
  
  桐花雨—懂事
  梁芬点头,我知道了,我姑已经不生我气了。你放心。
  她那天不高兴,是因为她儿子惹她了,本来说好了,回来陪她一起来,可是有事不来了,她感觉没面子,后来看我也这样,才火了。
  张娟叹气,这当妈的,过个生日,都请不动儿子,你表弟也是,上了大学,也不太忙了,还如此。
  梁芬点头,是呀,是不懂事。
  张娟看看她,你也好不到哪里。
  梁芬低头。
  桐花雨—平静
  梁家母女言和,只要张娟肯骂人,就是好事情,证明她不生气了。梁芬这才领教了母亲,暗暗叮咛自己,以后答应了妈妈的事,还真要做到,有些怪田镜明,都是他惹的事,也怪自己,一去了舍不得离开,她开始不想去,可是去了,却非常尽兴,同学们都没变,还是那样子,太亲切的,这种感觉和工厂不一样,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大学,心情特好,就多喝了几杯,她有酒量,不怕醉,想不到,这一次热闹,却开罪了母亲。
  梁芬已经适应了她的上班生活,应该说比她想像的好,主要是人人对她挺客气,师傅又帮忙。她感谢姑姑给她找的师傅,吴小荷的确是个大好人,梁月仙说,那是,我和她婆婆关系不错,她婆婆一句话,吴小荷肯定照办。
  桐花雨—失意
  田镜明那天看见沈嫣,来参加他的生日会,非常的快乐,可是在整个的宴会上,沈嫣都是矜持的,都是他在奉承人家,沈嫣对别的同学都友好礼貌,对田镜明也是客客气气,可是太客气了,就有些远了,人家语笑嫣然,可不是为他,只是出于一种礼貌。
  他发现,沈嫣和周桐关系不错,一打听才知道,她们经常聊QQ,还一起逛了两次街,看了一场电影,他没想到,周桐这个文静的女孩子,居然得到了沈嫣的欣赏,有些纳闷。
  
  桐花雨—问计
  田镜明虽然抢到了送沈嫣回去的机会,可是沈嫣却和他们班的几个男生,互留了电话联系方式,大家在学校时,都知道沈嫣,有的和沈嫣打过照面,但不熟悉,今天这个场合,自然不会放过,沈嫣的美是藏不住的,只要有男生的地方,她就是焦点。周桐既羡慕又欣赏,也有些欢喜,她和沈嫣关系不错,沈嫣在广告策划上指点了她不少。沈嫣有个同学在全市最大的广告公司任职,沈嫣介绍同学加了周桐的QQ,让周桐有些专业知识,可以请教他。
  田镜明若有所思,到时可以通过周桐,了解一下沈嫣对自己的想法,是有意是不无意,有可能,还是没机会。
  田镜明是个行动派的,第二天下午,约了周桐晚饭,周桐有些奇怪,昨天不是刚吃了,今天又吃你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桐花雨—帮忙
  田镜明忙说,我有事求你帮忙,你别客气,地方你选。
  周桐惊讶,我能帮你什么。
  今天还好不加班,周桐出了写字楼,田镜明迎上来,周桐这边。
  二人边吃边聊,周桐选了火锅,这家火锅城就在写字楼附近,她们同事吃过一次,环境不错,价格公道,周桐就选了这里。
  田镜明一直夸赞周桐,地方选得好,人也大方了许多,半年多了,进步不少。
  周桐喝口茶,好了,田大公子有话直说吧,我帮什么忙。
  田镜明这才说,好吧,自己同学不客气了。
  桐花雨—暗恋
  田镜明口中的自己,是一个痴情的男子,爱了校花四年,人群中看见沈嫣第一眼,就心动了,可是四年下来,他花了不少心思,认识人家,接触人家,一同留校,可是沈嫣对他,不远不近,不冷不热,好似无情,好似有心,都不知怎么一回事。
  周桐到有些感动,没想到你条件那么好,你也是校草一枚,还这样,咱们班女生喜欢你的不少,原来你也是有情的人。
  周桐点头,好吧,我帮你问问,我个人建议,有些事,看缘份,沈嫣是个聪明女孩子,她有主意,不是别人能左右。
  桐花雨—电话
  回了家,周桐想到田镜明对沈嫣的一片深情,有些感触,有些心酸。
  她突然想到了,吃饭的时候,沈嫣似乎更在意,他们班的班长杨会成。在周桐眼中,杨会成更像一个知识分子,有些书呆子气,功课不错,分配的单位也还行,他家中运作,进了一家大的商贸公司,听说现在进了统计科,和数据分析打交道,虽然专业不对,不过,还合他的性子。他对沈嫣到是淡淡的,没像其他男生那么殷勤。
  周桐拨打了沈嫣的电话,沈嫣的声音很好听,怎么了桐桐,她一直唤她桐桐,梁芬说好酸呀。
  周桐说,沈嫣,我也是受人所托,有什么说的冒犯的地方,你别介意呀,你要是不愿意回答就不回答。
  
  桐花雨—表态
  原以为沈嫣会含糊,有些美人就是如此,不拒绝不接受,可是沈嫣到是直接的说,我一直想和田镜明表态,可是没机会,他一脸的热情,弄得我不好开口,我喜欢的不是他的这个类型,我喜欢稳重型的,他太外向,能说能唱,不是我喜欢的,你看怎么暗示他一下,我挺想要他这个朋友,真的,当好朋友非常好,留校的同学不多,难得他一直帮我,我挺感激的。
  周桐替镜明失落,沈嫣,你现在没男朋友,田镜明还有机会吗。
  沈嫣沉默了几分钟,这么说吧,我不能说绝对没机会,如果缘份是他,我也会接受,起码他不会让我委屈,可是现在我不会接受他,我还想看看,我的爱情,有没有可能。
  
  桐花雨—余地
  周桐放下电话,不太明白,她给梁芬打电话,前提是梁芬一定要保密,梁芬马上保证不会和人讲一个字,妈妈也不讲。听了周桐的讲述,梁芬说,田镜明真傻,这意思是沈嫣其实有喜欢的人,不过,她没信心,如果成了,田镜明就是朋友,如果不成,她还愿意接受田镜明,毕竟田镜明本人还是家里条件那么好,对她痴情一片,这女人,真可恶。
  周桐忙说,不要这么讲,这是人之常情,自己有喜欢的人,又有人喜欢自己,女孩子有些算计也对,毕竟二十三了,沈嫣是外地的,多个余地也好。
  梁芬在电话里不以为然,算了吧,说来说去就是自己不吃亏。
  你还是想想和田大公子怎么说。
  
  桐花雨—婉转
  周桐婉转的说,沈嫣重视你们的情份,毕竟大家都是留校的,也算是缘份,和你的事吧,她现在有些犹豫,感觉你的性格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不过看缘份吧。
  田镜明惊讶,她喜欢什么性格。
  周桐讲,稳重型的。
  田镜明摇头,这我做不来。
  他叹了口气,好吧,看缘份吧,我明白了,如果她遇上了她喜欢的,我就无缘,如果没有,我还是那个挺好的备胎。
  
  桐花雨—如此
  周桐马上说,你这么理解也成,看你愿意不愿意了。
  田镜明满口愿意,我想吧,我就是过了二十六七,也不算结婚晚,等沈嫣几年,不是问题,她一个小姑娘,肯定不会拖过二十五。
  周桐心想,也好,你心甘就好。
  想到梁芬的话,美女就是害人。
  可是她对了沈嫣,想到她的笑容和百合花一样,就感觉她真美丽,有什么矫情也是应该的。
  上天造人,差别太大。
  桐花雨—转正
  试用期是半年,到了转正的时间。
  最早向总想提前转正一二人,给大家一个榜样。
  可是人选成了问题,他刚提了王青,梅雨烟不说话,梅雨烟现在的态度是,不和向致远有任何冲突,但不同意的事,她沉默。她提了周桐,向总说,如果这样王青肯定有意见,这不成。梅雨烟惊讶,什么时候,公司做事要看王青的态度。她不解。向致远说,是这样,我感觉王青能力不错,这个人,我要培养。梅雨烟不说话了。最后结果是都不提前了。
  现在正好,都一块转正吧。
  但是工资又成了问题。
  
  桐花雨----另类
  公司的工资是透明的,刚来的时候,因为周桐不是广告专业的,王青多了二百,梅雨烟的意思是,现在既然同时转正,二人应该一样。向致远摇头,不好,这不给王青面子,她的期望值以为自己比周桐高。
  梅雨烟有些恼火,可是她马上提醒自己,冷静冷静。她为了平息心绪,拿起杯了喝水,水凉了,喝了几口,真去火。
  梅雨烟叹了口气,向总,你看着定吧,她有些心灰。
  公司人少,向致远关心一下工资的事,是应该的,毕竟工资对于员工是大事。可是梅雨烟发现,在策划部两名员工的问题上,他们分歧太大。
  桐花雨----缓合
  向致远看看梅雨烟的表情,马上明白了。
  他不在意周桐,可是不能不在意梅雨烟,这是他的助手,梅在公司,他就放心外出,他笑笑,你的话有道理,不过咱们的基本工资之外还有绩效工资,干得多拿的多,周桐毕竟不是广告系的,她能理解。
  梅雨烟听得出向致远的话是什么意思,是有安抚她的意味,她也职业化的点头,是呀,向总说得对。
  向致远松口气,梅雨烟还是职业人士,很专业,不固执。
  桐花雨----改变
  结果还是向致远说了算,王青的基本工资,还是比周桐高,苏静私下里说,向总真是偏心眼,周桐到是有心理准备,本来试用期,王青就比她高,转正了也如此吧,对她来说,没把王青提成主管,已经算好了,现在是同事,王青都没事指挥她,成了主管,更麻烦,更明正严顺。她松了口气,她反而劝苏静,老总有老总的想法,这是人家的公司,人还没个喜好吗。
  其实向致远那天,本来是和梅雨烟商议是不是提王青做主管的事,他看重能力,不认为主管需要怎样的情商,也许是他情商比较高,反而不重视情商了。可是看梅雨烟对王青的基本工资比周桐高,都那么有意见,提主管的事,他就没提,他想再看看吧,他不想和梅雨烟在重大事件上有分歧,策划部的主管,这个位置特别重要,如果现在用了王青,梅雨烟不乐意,如果日后王青有什么纰漏,也是麻烦事,到是打了自己的脸。
  桐花雨----猜想
  王青是有些失落的。
  向总欣赏她,她是知道的,话里话外,向总的意思,明明是要重用她,是要栽培她,可是没有提前转正,和周桐一起转正,本以为可能让她做主管,也没有,是自己领会错了,可是相比之下,明明对自己比对周桐好。
  王青有些幽怨。
  叶宁到有些暗喜,她最烦王青,可是她不傻,看的出来表哥欣赏王青,所以对王青到不得不客气两分,也只是两分,如果王青成了主管,真是让她生气,现在不是,她到放心了。
  
  桐花雨----故意
  叶宁意外的发现,她和向总说说笑笑的时候,王青的表情格外难看,于是她故意为之,总是当着王青的面,找向总签字呀,请示一些工作,还故意的和向总撒娇,向致远是习惯了叶宁这样,一直把叶宁当自己妹子,没感觉什么,公司的人,除了王青,都知道他们是亲戚,都不以为然。可是王青却奇怪,叶宁,怎么这么不把自己当外人。
  有一次,她进向总办公室请示工作,看见叶宁端着向总的杯子,居然在喝水,她皱眉。
  向致远没注意她的表情,接过她的策划方案。看了看,还算满意,就说,好吧,就这样发给客户吧。
  王青转身走到门边,终于回头对叶宁说,用别人的杯子喝水,多不卫生。
  桐花雨----委屈
  叶宁一愣,这时候王青已经关门离开,她有些委屈,表哥,她什么意思呀,这关她什么事,向致远也有些奇怪王青的态度,他安抚叶宁,她爱干净,可能有点洁癖,叶宁还是不乐意,她就是事多,矫情。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当这是她家呢。
  向致远笑笑,小姑娘的眉眼官司,他没兴趣,他说,好了,小事一件,你太当事了,好了,你回你的工位上,我要工作了,叶宁不肯,我又不影响你工作,我就在这。向致远站起来,好了好了,我真有事,要打几个客户电话,你回去工作好不好,你有你的工位。
  
  桐花雨----进展
  
  向致远到是真话。和沈总来来往往也四个月了,应该说有进展了,沈总终于说服董事会,用一个代理公司,他们自己的销售部,上个月销量成零,销售经理说了一大堆项目的缺点,什么不是现房,什么五证不全,什么户型一般,什么价格偏高,沈总到是不阻止他抱怨,沈总就是要让销售经理把这个项目说得一文不值,他才好推进他的构思。
  销售经理的后台是另一个股东,一直不把沈总的意见当回事,现在他销售业绩弄成这样,没有任何改进的措施,一直在找理由。沈总不打断他的话,任他在那里说三道四,有个股东不乐意了,这个项目他是发启人之一,他冷冷的说,项目是不完美,要是完美了,不用找专业的人,谁都能干,我一个朋友,二环外的项目,和咱们的工程形象一样,销售量都比这强,你总不能说,咱们这地段差吧,不是黄金地段,也是二环里呀。
  销售经理振振有词,咱们地段是不错,可咱们是单行道呀,这就不算好了。
  那个股东挺生气,他年纪比销售经理大了二十多岁,这么被顶回来,满脸怒气,你只看到这个项目的缺点,那是你没办法了,干脆让贤好了,反正你都零业绩了,没人比你更差了。
  
  桐花雨----机会
  沈总就是等这个机会,他马上抓紧时机,对呀,零业绩是没得太差了,我同意,你还是让贤吧。销售经理脸红了,他看自己的表叔,没想到表叔一直低了头,销售经理愤愤的离开,好吧,看你们有什么办法。
  沈总想了想,我看这样吧,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我们找专门的代理公司,代理这个项目,比我们自己操作好,我们已经自己销售了一年多,销售量不到百分之二十,这太低,这样的话,我们什么时候能清盘。
  沈总讲了一大通代理公司的好处,又列举了南方不少专业的代理公司。
  
  桐花雨----亮相
  其实这几个月,向致远一直跟进这个项目,广宇大厦成了他的下一个目标。
  他也找了不少地产圈的朋友,混在圈子里,了解相关的市场行情,和业内都有哪几家专业的代理机构,还跑到人家公司转了一圈。
  向总智商挺高,看了几本房产专业书,现在说起来,俨然一个专家的派头。他又和报社跑地产圈的记者混熟了,和人家一起,去了几个地产的广告发布会,和几家地产老总有了认识。
  好处是向总真的拉了两家地产的广告代理,只是广告代理,利润不大,可是向总高兴,有了这个名头,和广宇房产将来说起来,他们在地产圈子里不是默默无名了。
  
  桐花雨----提案
  这次提案报告的方案是向总亲自管理的,他是做足了功课,知道这第一次亮相至关重要,不管能不能一炮打响,要让广宇知道致远广告是专业的,他找来了赵大海做参谋,赵大海也够意思,拉来了他们公司的策划主管,那位策划主管叫黄建立,黄建立和向致远是一个学校的,只是比向总低几届,一上来就称呼师兄,向总暗暗点头,这到是个聪明人,一看人家写的别的项目的方案,大加赞叹,真是专业,他请对方主笔,先拍了两千块钱,算是策划费。
  黄建立把钱推回去,师兄这就见外了,这样吧,方案我写,其实我们做过这个项目周边的市场调研,市场报告这部分,有些材料可以直接用,卖点什么的,我提几个建议,不过不能写得太实了,防范开发商过河拆桥,有了方案,甩了我们,向致远深深点头。
  
  桐花雨----方案
  向致远想锻炼一下自己的策划部人员,也让周桐和王青写一份,他给了她们几个同类的案例,格式有了,框架有了,让她们往里面写内容。
  王青到是不怵,她知道向总要进军房产,一直留心这方面的案例,笔下生花,用词极好。概念提了几个。
  周桐想到了婷婷,许美婷算是地产人士了,她想了想,晚上约了许美婷吃饭。婷婷到是答应得极痛快。她说,我们刚忙过一段,这几天没事。
  婷婷出的主意是,其实开发商对概念什么的,不一定关注,如果关注也是从企业利益角度出来,为了销售,广宇的情况,如果要打概念,也要说明这个概念对销售有什么影响,比如你是为了吸引哪方面的人群,才用的这个概念,这样会促成怎样的销售。
  桐花雨----重点
  婷婷说,你找我找对了,我到是认识,广宇那个销售经理,他原来想让我到他那里做销售员,我是看他们的底薪太低,就拒绝了,这样,我打个电话,和他聊聊,看看他们的销售状况。
  婷婷出去半小时,回来后第一句话,这个项目不好卖,那个销售经理现在停职了,说是因为上个月销量成零,他说,也不能只怪他,公司不重视广告,销售员的底薪不高,这两大因素,是项目销不好的原因。那个项目吧,除了位置好,没什么优点,户型勉强可以。
  周桐若有所思。
  周桐问婷婷,你们销售不是只重视提成点扣吗。婷婷摇头,本来是提成重要,可是吧,市场行情一般,大家还是看重底薪的。我和你讲,如果不投广告,想提升销量,真的挺难,我们有个来电量统计,哪天做了广告,来电量马上提升不少。
  桐花雨----形象
  周桐点头,感觉收获不少。
  黄建立看了周桐和王青的方案,他的评价是,两个人都认真了,第一次写方案,写成这样,非常好,比他第一次写的好。后生可畏。
  向致远以为黄建立会更重视王青的方案,可是黄建立却说,相比之下,王青的方案,写得漂亮,但不实用,和广告主的眼,不和开发商的心。对于开发商来说,重点在如何提升销量,不是品牌,尤其是广宇这种小开发商,股份又复杂的,往外大量的投钱有难度,除非你能证明,这个投放对销售有直接的提升,通常来讲,广告有效果,但不会立竿见影,到是周桐提的增加派单量,这个方案,比较实用,投入小,见效高。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欢喜

下一篇: 《 桐花雨—分工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