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怒火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9-16   点击:

桐花雨—应约
聊到最后,到成了梁芬安慰田镜明了,梁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答应了,她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放下了电话,才感到哪里不对,不对呀,怎么成了自己一个小工人,安慰一个大学老师,又上了田镜明的当,不过,田镜明并不像她想的那样风光,到是真的。单位风光,可惜,他不风光。
梁芬心里在盘算,时间是周日晚上,到是能调开班,她师傅一向好说话,就是不调班,请个假,记考勤的小赵,也不会较真,她不过是推托之词,想到这点,到是要感谢姑姑。
自己去,是不乐意的,要拉上周桐。
她和周桐是常来常往,她们家离得不远不近,骑车要半小时,一有时间,她就找周桐,有几次干脆在周桐上班的写字楼那里等,不是看电影,就是逛街,有一次,干脆在小吃街,吃那些小吃,两个人在一起,说说闹闹。

桐花雨—羡慕

她是真有些羡慕周桐,你这里多好,逛街太方便了,我要是在这,天天中午逛。周桐摇头,我没兴趣,只看不买,无聊。
梁芬笑她傻,饱眼福也是福气,好不好,穿上试试,总还可以,她喜欢逛街,喜欢人流中的感觉,有些欢喜,有些幸福。
周桐基本不逛街,主要是为了陪她,看她兴致勃勃的样子,也受了感染。
和梁芬在一起,你会发现,原来吃吃喝喝,真是一件快乐的事。生活,可以如此简单。

周桐感觉,梁芬大大的优点是,把一切简单化,她的世界,如此透明。

桐花雨—赖上
梁芬给周桐打电话,周桐总算接受了她的建议,买了手机,周桐对买手机兴趣不大,她的理由是,我的工作基本在办公室,手机没用处,和人聊天,用QQ 好了,手机又贵,还要交话费。梁芬笑话她,你是职场人士了,不可能不外出,万一公司有事找不到你,岂不尴尬,让人笑话你,她发动了周桐的母亲李静,李静是个不愿意委屈孩子的人,别人家的孩子有,自己家的孩子,就应该有。
母亲在家里唠叨,好朋友在外面唠叨,后来看同事都有手机,这才动了心,是应该有一个了。她想了想,一咬牙,买吧。手机到是挺漂亮,还配了个手机链,周桐感觉自己破产了,她本来想存钱,换个电脑,家里的电脑,当时就是二手的电脑,图便宜,速度太慢,这下新电脑又无期了。



桐花雨—手机


有了手机,还是小小的兴奋了一下。
周桐把同学们的手机号输了进去,却没有告诉别人她的手机号,知道的人,只有父母和梁芬,公司里,她在苏静那里做了个联系方式的登记,苏静还在原地办公,媒介的稿子多的时候,她就去报社,没事的时候,还是在人力这边,她喜欢这边,这边叶宁有时候,溜出去,而梅雨烟经常外出,有时候去广告协会开会,有时候去税务事务所,总之,她是忙碌的,这样的时候,都是苏静一个人在这里,她感觉自由舒服,想聊天了,就去策划部转转,她和王青的关系一般,但没有直接冲突,见了王青点点头,就好,公事就多说几句,聊天就拉了周桐去她那里。二人到是有些无话不谈。
后来苏静学聪明了,找周桐的时候,先在QQ上聊天,让周桐不忙的时候去她那里。


桐花雨—电话

接到梁芬的电话,说参加田镜明的生日聚会,周桐直接的说,算了吧,不去了。梁芬知道是这样,可是必须说动周桐,就说,你好没良心,这可不行。周桐惊讶,怎么和良心扯上了,梁芬说,你要借广告方面的书,是谁帮的忙,你的手机号也是田镜明帮着选的,如果是同学聚会你不乐意去就算了,人家田镜明的生日,你不愿意去,说的过去吗,不是你找人家办事的时候,不是没良心是什么,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吗。
这顶帽子扣下来,周桐无语,好像是这样,可是田镜明的生日会,和同学聚会有什么不同,他爱热闹,总要无数的理由聚会,周桐估计,他挣的工资,都不够花,就是家里条件好,估计是和父母要钱。
梁芬接着说,你感觉合适吗。
周桐叹了口气,好吧,我去。

桐花雨—电工

梁芬得意的放下手机,搞定周桐是容易的。
她这一路都在打电话,她的车间好友,小段笑笑,梁芬你好忙呀,手机费够用吗。梁芬说,还真是的,这手机买了就是消费品。小段说,你周日又不上夜班了。梁芬看看车上人不少,忙说,我和师傅说说,调个班吧。公开场合,梁芬还是挺注意言论的。
小段羡慕她,你们电工,到是夜班好,不比我们车工,到是不愿意上夜班。
小段是车工,也是大学生,说起来,药厂的大学生不少。梁芬能进电工组,还是姑母出了力。

桐花雨—姑嫂

梁芬的姑母江月仙到是个美人,当然她的美大半是打扮出来的,唯一的本色是肤白,个子细挑,五官一般,但人家会打扮,能描的描的,能画的画,到是加了几分。天下的姑嫂关系都微妙,早些年,和梁芬的母亲张娟关系不好。后来到是张娟主动示好,梁月仙明白,那是看上了她在人事科的位置。
张娟也是没办法,她和小姑子不是一路人,她是劳苦大众,一分钱掰着花,可小姑子没结婚时,就是工资全花光,吃饭靠父母。那时候,张娟就盼望着小姑子早点嫁出去,她对这个只知道花钱,回家不进厨房的小姑子,满心的恼怒,不过她是外地人,嫁在本地,没有娘家能回,不好和婆家翻脸,自己生了个女儿,婆婆一直不喜欢,因了此,自然低调些。公开场合,对梁月仙到是和和气气,有了冲突,也是低头沉默,梁月仙很是威风了几年。

桐花雨—高攀

梁月仙是吃惯喝惯了主,开始在婚事上非常挑剔,又要对方人好,又要家境好,决不能比自己哥哥差了,一个外地的嫂子,要模样没模样,还能找到哥哥这样的人,一比下来才发现,自己哥哥是真优秀,在外面技术能手,只是人老实了些,不会搞关系。但模样好,脾气好,做得一手好菜,这样的人,放在哪里,都是醒目的。
梁月仙最后想了想,做人要实惠,找了大她八岁的离婚男子,不过对方没孩子,到也还算没负担,她看中了对方家境好,本人也是个银行的小科长。
果然结婚没多久,她就从车间,调到了人事科,十多年下来,梁月仙成了人事处长。

桐花雨—嘲笑

最初张娟在心里嘲笑小姑子找了个二婚,不过她嘴上从不说什么,她知道公婆已经不乐意了,丈夫也抱怨,不知妹子怎么想的,小年轻追她的人不少,她也不过才二十六,没多大,为啥找个二婚的。张娟当时猜到了梁月仙是看上人家的家境了。参观了小姑子的婚房,张娟才服气了,梁月仙两口子住着三室一厅的大房子,都是三室的,比自家大了几十平,宽敞明亮通风又好。她明白了。这个小姑子是个人物。那时就不敢小瞧了。后来梁月仙一调到人事科,张娟马上变了态度,以前的热情是假的,装出来的,现在的热情是真实的。
梁月仙不喜欢嫂子土气,可是后来发现,张娟有她的好处,她会织毛衣,大商场的毛衣,看几眼,回来就能织得一模一眼,她爱美,张娟送的毛衣外套,着实让人赞叹,梁月仙不会做饭,老公也是如此,回婆婆那吧,她嫌婆婆唠叨,到是回娘家蹭饭的好,张娟会烧菜,也会腌菜,梁月仙爱吃她的酱黄瓜。

桐花雨—父母


父母是老实人,对小女儿的选择不以为然,对梁月仙宠爱是宠爱,但对她婚事上一意孤行,极是不悦,后来见了梁月仙就淡淡的,哥哥不爱说话,回了娘家,到是张娟嘘寒问暖的,给足了面子,十多年下来 ,就处出了感情,尤其是她生儿子那一回,整个月子,都是张娟忙前忙后,跑去送饭,梁月仙的婆婆,到是说,你那个大嫂子,到是个实在人,挺懂事,张娟在婆婆家人面前,给了梁月仙面子,梁月仙欢喜,此后对嫂子到是变了态度。
父母后来对外孙子到是疼爱,对孙女到是淡淡的,梁月仙却对长像有些像她的梁芬不错,她爱打扮孩子,儿子哪里让她打扮,到是梁芬,喜欢漂亮,姑侄到是合得来。

桐花雨—工作

张娟明白,大学现在不管分配了,说是推介,能推介到哪里去,那些教育系统的关系户都够忙了,自己的女儿,成绩并不出众,老师也不会太喜欢她,大四一开学,就开始和月仙叨叨,为分配发愁,梁月仙明白这事大事,别看父母重男轻女,可是就一个孙女,自然也上心,一向不多事的父亲,都说月仙呀,小芬的工作,你可要上心,要不然,我住你家去。
梁月仙瞪眼,这是什么话,到是张娟忙说,爸爸,您放心,月仙是小芬的亲姑姑,是自家孩子,月仙怎么会不管,平常疼的跟自己闺女似的,这话到贴心,梁月仙的宝贝儿子,一直住在爷爷奶奶那里,和她这个母亲,到不是很亲,到是小芬在她眼前晃得多,也会说话,会哄她开心。年年送份生日礼物,明知道那东西是大人帮着弄的,也是欢喜。

桐花雨—谋算

梁月仙对着嫂子,到是理解,当妈的为孩子操心,她说,嫂子放心,我会当事的。
药厂到是有进人的指标,但是,到是技术学校的好进,技术工人厂子里是缺的,只好让梁芬先混进来吧。
梁芬开始不乐意,梁月仙没了耐心,你不是技校的,本来还进不来呢,你以为呢,想来的大学生多着呢,你不愿意拉倒。到是张娟忙说,愿意愿意。
梁芬心里明白,那工厂效益好着呢,看过节,姑姑拿回来的东西,福利是真好。
母亲的棉纺厂,早下岗了,拿几百块钱生活费,幸而过几年能退休,还算好的,这几年姑姑没少帮忙,她的学费,都是姑姑出的。她看母亲瞪眼,只好说,我愿意去。就是没干过那些活,怕干不好。
梁月仙说,放心吧,不会让你进流水线。那太累。
不知道梁月仙怎么运作的,梁芬进了电工组,这是车间里最轻省的工作,姑姑说,你先干吧,有个眼色,和师傅搞好关系,给你找的师傅,是最老实的,你要懂点事,以后看有没有机会,做车间统计。
张娟大喜,她在车间做过,太知道电工的轻闲了,人家说,吊儿郎当的是电工,好轻松的活计。
桐花雨—领情

张娟一切的重心都在女儿身上,她不喜欢梁月仙,好吃懒做的梁月仙,不是她的菜,可是为了女儿,她低头,她领情,她太明白了,在这社会上,到是天天描眉抹口红的梁月仙吃得开,她老实本份的到是提前下了岗位,她有时候看着一箱子的先进证书,有些感伤,哪里错了,她心中明白,要不是月仙,她家梁芬的工作,也难弄,她听小芬提过周桐的事,本来当老师多好,可是莫名让人挤了名额,听说在一个小私企打工,那是什么工作,张娟摇头,没办法,有些事,她弄不懂,只有接受。
张娟这一次真正的感谢月仙,电工是个好工作,人家还答应给调换成车间统计员,那多好的工作,她那时候,特别羡慕统计员的工作,她车间的统计员是车间主任的一个亲戚,大家都对人家奉承着,现在要是梁芬能做那个工作,她真是做梦也要笑了。

桐花雨—哄劝

张娟说,小芬呀,你听话,下周是你姑姑的生日,我们说好了,请她来家里吃饭,那件羊毛大衣,是我买的,你姑喜欢那个样子,我听她提过,到时候你送给她,就说你发了工资孝敬她的,听见没有。梁芬有些不情愿,那件大衣太贵,是她两个月的工资,她发了工资,是给家人都买了礼物,当时已经送了姑姑一条丝绸围巾,没想到,重头戏在这。她说,妈,你就瞎花钱吧,我姑好衣服多的是,哪里在意这个,你都没一件这样的衣服。
母亲的眼光在大衣上深情的划过,不在意的说,我穿那大衣干什么,穿那样衣服,能骑自行车挤公交车吗,那是有车的人,才穿的,咱这冬天冷,也就她们车里来车里去,在温室里的人才能穿。我用不着。

桐花雨—撞车

梁芬搞定了周桐,才想起一个问题,她忽略了姑姑的生日,和田镜明的生日是一天,她有些后悔,早知道用这个理由推掉田镜明,多自然多理直气壮,现在扯上了周桐,怎么办。
她有些为难。她知道姑姑对她好,就她一个侄女,从小看着她长大,姑姑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其实她真不应该心疼一件羊毛大衣,她几年的学费,她中学的学习班费用,都是姑姑给的,姑姑给化妆品,都是她看了吓人的价格,凭心而论,梁月仙对她是真好,可是她不喜欢姑姑,姑姑看父母的眼神,都有些瞧不起的样子,尤其对母亲,有时候呼来喝去,像对老妈子,可是母亲乐意,母亲说,人家帮了你的忙,你总要回报吧,你又不是她的闺女,人家帮你是情份,不帮你是本份,可是她不帮你,我就愁死了,咱家这些亲戚,有本事就你姑。

桐花雨—师傅
梁芬调班是容易的,夜班本来工作轻闲,大多数,梁芬能在值班室里呼呼大睡,有活都是师傅干了。为此梁芬到领情,让母亲给师傅的闺女织了件毛衣,师傅一看花样,追着问哪里买的,太漂亮了。梁芬得意的说,咱这买不到,这是我妈照着上海那边的画报织的。漂亮吧。师傅频频点头,你妈的手真巧,太厉害了,我们老家管这叫心灵手巧,织女一样。
梁芬的师傅吴小荷是村里来的,技校毕业,遇上药厂成立,她们一个班,都进了药厂,大家都说她命太好,她也这么认为,后来嫁了厂子里的一个小伙子,那个小伙子是车工,工种不及她,可是人家家在本市,有房子,收入因为在一线,比她还高,她乐意。所以车间主任一做媒,她马上点头。主任到是说,你真傻,也不知道矜持一下,她说,矜持啥,我们一个车间的,他人好,听说家里就一个妈,人也好,我乐意。

桐花雨—关照

吴小荷的婚后生活,和大多数人一样,有苦有甜,婆婆强势,说一不二,一家三代同堂,吴小荷话少,会干活,婆婆发发脾气,她都不吱声,有时候老公会替她争几句,婆婆就骂儿子没良心,娶了媳妇忘了娘,丈夫生气了,妈,不要亏心好不好,儿媳妇是你让主任做的媒,开始我还不乐意,比她漂亮的青工有的是,可你说她本份能干活,娶了这样的媳妇不亏,现在娶了你要有意见,那我们搬出去住,那才是忘了娘,现在一个屋檐下,怎么忘,吴小荷才知道还有这段往事。婆婆这才慌了,出去住什么,两处开火,多少花销,在一起,省下的钱,不是你们的呀。
吴小荷不计较,晚上给婆婆端来洗脚水,婆婆这才气平些,说实话,儿媳妇算不错了,她心中有数,只是脾气大惯了,舍不得说儿子,又惯着亲孙女,自然只有儿媳妇是外人,可只有这个外人,知道照顾她。


桐花雨—问计

梁芬喜欢吴小荷 ,这个师傅,真心教她技术,其实那些活,说难不难,检查个线路,更换个元件,只是没经验,不知道哪里下手,吴小荷有一是一,不藏着,都一一告诉她。不过不怎么让她上手,她说,大家都知道你姑早晚给你调工作,你就将就着混吧,给我打个下手就成。不用真的干,弄一身油。小姑娘爱干净。
梁芬到不是那么爱干净的人,家务活也是拿得出手,有时候就主动干些简单的事,今天调班的事,她一开口,吴小荷说算了,夜班没什么事,你不来就成了,别调班了,调到白班,事又多又累,最近,白班在赶进度,机器坏得不少。
到了白班,不是跟着我,要吃苦头。

桐花雨—两得

梁芬问师傅,考勤那我是不是打点一下。吴小荷笑笑,你请他吃顿饭吧,就食堂的都行,他那个人,就要面子,梁芬点头,好吧,花不了几个钱,就是有些大厅广众的,不好意思。吴小荷说,没事,我陪着。
考勤员搞定了,现在是生日撞在一起,吴小荷说,要不然,你先去一头,应个场,然后再去另一处。梁芬也盘算过,最后决定,先去田镜明那,应付一下,然后回家,敷衍她那高贵的姑姑。
梁芬拉着吴小荷的手,师傅你真聪明,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心又好,手又巧,我请客吃饭,你不许说不,要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徒弟请师傅,天经地义。


桐花雨—忙碌

本来只休周日,结果周日还要加班,有个客户太难缠,方案改了好几回,最初的方案是王青写的,双方没太大意见,可是后来在细节上,修来改去,王青没了耐心,扔给了周桐,你去和他对接,我没功夫伺候她,她说这话时,是在工作会议上,梅雨烟正和向致远说着一个同学的事,那个同学做了保险,找了他们几次,要让他们入个保险,说到一半了,听见王青这话,梅雨烟皱眉,向致远也听到了,不过他没表态,梅雨烟也看周桐的应对,周桐到是挺自然的样子,好的,我和他对接。

苏静为周桐不平,每次都这样,王青弄一半的事,归了周桐扫尾,可是工作单上却是王青的名字,苏静说,周桐这是你不对了,你接了王青的工作,回头业绩算哪个的,王青理直气壮,那当然是我的。我做了方案。苏静点头,这到有理,不过如果出了纰漏,算哪个的。王青继续当然的说,那当然是周桐的,她没善后。苏静恍然大悟,原来这样呀,一个开头一个结尾,好处都是你的,麻烦都是别人的,这是什么道理呀。

桐花雨—对接

周桐有些恼火,她乐意收尾,一是愿意多锻炼一下,二是同事之间不想为小事弄僵,毕竟是公司的事,她不计较,可是不等于,让人欺负。苏静的话,她想过,可是没提,今天王青这样的理直气壮,她突然笑了,把方案,推给王青,还是你一个人拿业绩吧。
王青此时也感到,刚才的话有问题,可是她不愿意低头,现在周桐把方案推给她,她不乐意,这个化妆品算是公司的大客户,但对方太介意细节,南方人都这样,一口南腔的普通话,听得烦人,事情还多。她不乐意应付。她不接方案,我讨厌那个客户,公司答应我的,可以不对接客户。

苏静说,这不算对接吧,又不是你去对方哪里,人家来咱公司,修改一下,这只是正常的工作。

桐花雨—公平

王青不理,反正我不和客户打交道。
周桐看看她,沉默。
会议室突然静下来。
黄玲是设计,张了张口,叶宁踢了她一脚,示意她不要多事,现在这场面,只有领导出面了。
汪珊有些事不关已的样子。
梅雨烟也不说话,她对王青不满意,可是看的出来,向致远一直欣赏王青,现在她要看看向致远如何处理。
向致远有些为难,从道理上王青不对,可是他欣赏王青的才气,几个月下来,王青的进步很快,只是这个性,有些麻烦,不过他以为,有本事的人,有脾气正常,可是王青这脾气这么发,让他有些难堪。他不能说,周桐你善后吧,出了问题是你的,工作业绩算王青的,如果这样,公司的人,还不向看外星人一样看他。
他看看梅雨烟,希望梅雨烟解围。
梅雨烟站起身,拿起方案,周桐,还是你继续跟进吧,不过,她转身,看向王青,我要争求你的意见,同事善后,也要花时间花精力,这业绩也有人家一份,要不然,出了问题,是你的。你看呢。
王青皱眉,心想,她本不在意那业绩奖金,她要的是面子 。她说,这样吧,这个项目的绩效奖金给她一半,我没意见,不过方案只能算我一个人完成的。



桐花雨—怒火

梅雨烟的怒火在心中翻腾,她本是个急脾气,是做人力工作,磨平了,尤其是员工关系,什么样的纷争都有,什么样各色的员工都有,发脾气不解决问题,尤其是她一发脾气,对方就有了理,说她态度恶劣,轻视员工,她吃过亏,才练习了控制情绪,王青不是太难缠的员工,她工作能力还好,只是这样的公开场合,这太让人下不了台。
她想到,有个同行说过新人是生猛海鲜,她现在真的同意了,够生够猛。
她看看周桐,这时候,她不好讲话,话刚才讲了,现在改口, 不合适。可是僵持不是办法,到是周桐,看见梅雨烟的目光,马上说,行,就这样吧。我觉得可以。
苏静瞪眼,这傻子,怎么自己同意了。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同情

下一篇: 《 桐花雨—欢喜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