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同情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9-16   点击:


  
  桐花雨—而归
  这一夜向致远是有些兴奋,和赵大海聊得不错,知道了不少门道,赵大海到是看好房地产,说是未来这个行业会大火,到是广告行业竞争太激烈,现在利润越来越透明,除非花大钱买断版面,目前来讲,向致远没这个资金,有这个资金,他也不愿意,主要是利润率太低。
  如果能借广宇这个项目,进入地产行业,到是个现成的机会,这一夜太兴奋,朦胧中睡了一会儿,向致远天不亮就醒了,身上到是疲乏,可是满心的喜悦,他决定,开始行动。中午是要找阿亮的,但上午的时间要理清头绪,比如全程代理之后,如何操作。而且要先取得沈总的信任。
  
  桐花雨—人才
  向致远到公司的时候,才七点半,他在楼下吃了早点,第一个来公司,这是没有的事,公司是安静的,向致远在办公空间里,走来走去,这是他的公司,他有些自豪,总有一天,他不是租房,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办公。就要买市中心的写字楼。
  他不大抽烟,可是特别兴奋和特别压抑的时候,会抽烟,所以叶宁过来打扫卫生的时候,吓了一跳,哥你怎么了,来这么早,不是说不抽烟吗,这屋子,成神仙住的地方了,叶宁最烦烟味,她上前打开窗户,一股冷风吹进来,叶宁打了个喷嚏,向致远到感觉空气清新,他走到窗前,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神清气爽,自己去外面泡茶。叶宁皱眉,屋子有些寒意,却没有到采暖期,公司的规定,空调的使用,和采暖期时间一致。这都是梅雨烟的规定。
  桐花雨—安排
  向致远八点半坐到了会议室,召集公司的人开会,今天到也巧了,没有迟到的,这个时间,看见经理,都有些惊讶。拿了笔记本大家坐下来,向致远开会,他的决议是做房地产市场的调研。
  公司只留下梅雨烟和一个设计就可以,梅雨烟是值班,处理一下突发问题,设计要有一个,做下午发的稿子。中午,他把稿子带走。
  黄玲本想留下来,可是她知道汪姗不愿意出去,她正犹豫,汪姗开口了,这个汽车广告一直是我做的,我留下来吗,黄玲有些气闷,她突然灵机一动,对呀,汪珊汽车广告是你负责的,对,你留下好了。黄玲意味深长的一句话,汪珊明白了,这等于是以后汽车广告归了她,想要反驳,可是当了向总的面,她刚刚说了,一直她在做。
  
  桐花雨—布置
  向致远的布置,自由组团,二人一组,他列了几个楼盘,他们的工作内容是,拿回宣传单页,了解这个楼盘的销售价格,已经销售了多少,楼盘什么建筑风格,有几个销售员,最好能问到销售员的底薪和提成。
  回来后,写成调研报告,交上来,一个楼盘的单页,附一张本项目的情况调查表。
  大家开始不懂,后来一听就明白了。
  周桐从网上查了查相关的房产调查表,决定照那个表格,询问销售员。
  大家开始分组。向致远招呼梅雨烟去他的办公室。
  桐花雨—另类
  苏静和周桐关系不错,她马上要求和周桐一组,她的想法是,和周桐一组,回来后的案头事宜,就由周桐负责了,这样省事省心。叶宁马上和黄玲一组,不过还是瞪了一眼苏静,本来她俩经常采购办公用品,以为苏静会和她一组。黄玲想这样也好,叶宁这个人不难相处,只要哄着她就行。
  这样一来,大家发现,王青成了一个人,这不太合适,大家都不说话,王青哼了一声,我自己一组正好,不过话说清楚了,我一个人的工作量自然是你们的一半。大家分楼盘吧。
  桐花雨—新鲜
  周桐比较老实,索性挑了位置最远的四个楼盘,出了门,苏静说,估计咱俩要用一天的时间了,周桐笑笑,我看了看地图,咱们这几个楼盘,位置是有些远,不过在同一个方向,只要到了那边,几个楼盘之间的距离不太远。你说,咱们是坐车,还是骑自行车。二人都是骑自行车上班下班,苏静一想,如果坐车,那最后还要回到公司来,不如骑自行车了,市场调研了,直接回家好了。
  二人说说笑笑,一路骑车而行,到也别有乐趣。
  路上商量了一下,是明调还是暗调,最后决定,还是暗调吧,就说结婚购房好了,反正也都二十三了,说起来也像。
  
  桐花雨—顺利
  前三家楼盘,都算顺利,销售员都挺热情,一聊下来,才知道,不是节假日做活动的时候,销售部里客户不多,自然也没什么优惠,资料好拿。
  到了第四家,有一个人大声喊了一声,周桐,你来这干什么。周桐仔细一看,原来是她中学的同学,许美婷。
  二人的模样都没太大变化,也有些惊喜。
  许美婷穿了职业套装,化了淡装,脚上是高跟鞋子,热情的让她们到贵宾区坐下来,倒了茶。她和销售经理说,这是我的老同学,这组客户,我接待了。
  苏静是个机灵鬼,只说是自己的亲戚要买房,来帮忙看看。
  
  桐花雨—午饭
  到了中午饭的时候,许美婷不让周桐走,好几年没见了,说什么也要一起吃饭,她招呼苏静,这个妹妹一起吧,苏静看看她们俩,心想人家老同学聚会,自己加进去,不识趣。她和周桐咬耳朵,这样吧,我先回家了,咱们明天公司见吧。周桐说,下午不回公司行吗。苏静说,没问题,你想呀,向总说了是一天的,而且还要写报告,只是报告要你辛苦了。周桐点头,好吧,没问题,明天见。
  苏静走了,许美婷拉着周桐去附近的饭店吃饭。
  二人这才开始了解对方的情况,许美婷说,你那个姐们是真的买房子,还是你们来做调研。
  周桐脸一红,调研。
  许美婷一笑,你还是腼腆,这有什么,工作吗,只是你不是广告公司的吗,周桐也疑惑,我也奇怪,我们也没地产的广告,今天我们经理,突然跑来,让全公司的人出来做调研,你说怪不怪。
  
  桐花雨—分析
  许美婷托腮沉思,我估计,我们领导不会无缘无故的折腾,可能你们要进军这一块了,说实话,有眼光,别看现在市场不温不火,我们总监说,多则三年,少则一年,这个市场必然大火。
  周桐眼前一亮,有可能,我们经理到是有志向,有眼光,他成天在报社广告部里混,市场意识是敏锐的,我估计是。
  许美婷拿出自己的名片,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回去加我QQ吧。我们多联系,没准咱俩能做同事呢。
  许美婷是大专毕业,学的市场营销,毕业两年多了,毕业后一直在这家地产公司做销售。
  她说,我们这还行吧,就是位置有点偏,客户不多,主要是我们总监可能要结婚,我们是她这一派的,另一派的人,和我们总监关系不睦,我这个人能干活不受气,要是你那招销售,你给我留意一下,周桐到是点头,婷婷,要是我们真的招人,我肯定和你讲,你也是老销售了,我们求之不得。
  因了许美婷,周桐拿到了业内的工资详情,销售员的基本底薪和提成。
  
  桐花雨—了解
  许美婷下午不忙,就和周桐在外面多聊了一会儿,直到过了上班时间一小时才回去,周桐通过她,到是了解了不少地产的销售知识,也对市场行情有了个初步认知,那一句,未来前景可观,印在了她的脑海里。她催促许美婷,快回去吧,这都过了上班点,许美婷到是不急不忙,我们是轮序安排接待客户,一天没几组客户,上午轮到了,下午基本没机会了,现在经理管的松,没事。
  周桐有些奇怪,那为什么,还招那么多销售,我瞧着也有七八个人呢。许美婷笑笑,销售的底薪不高,主要是提成,人工费用不大,好销售也不好找,公司是看好前景,我们还有二期,所以只要销售不说走,公司才不会辞退员工呢。
  周桐点头,若有所悟。
  
  桐花雨—总结
  周桐到家的时候,快五点了,她连忙倒了杯水,真有些渴了,中午的菜有点咸了。
  放下杯子,她匆匆进了自己的房间,坐在桌子前,整理那些资料,然后在电脑上开始做表格,把几个项目的情况输了进去,又写了备注,注明市场行情大家都看好,销售员的底薪情况和提成情况。写完了这些,有些意犹未尽,感觉只是罗列了数据,没有自己的想法。她思考了一会儿,又写了几句,市场目前销售状态一般,但普遍看好后续市场的发展,许多销售部宁愿养着销售员,也不肯辞退,这是他们对后市看好的表现。
  周桐存好盘,发到自己的邮箱里,这样明天到了公司,直接打印就好了。
  她这才关了电脑,仔细想着今天遇见许美婷的情况,这才发现,原来性格内向不爱说话的许美婷,变了不少,不过更喜欢这样的许美婷,活泼了不少,人也显得可爱不少,这就是梅雨烟说的职业性格吗,职业影响了性格。
  桐花雨—性格
  周桐分析自己的性格,她做过这方面的测试,根据得分来看,还是偏内向,她提醒自己,在工作上,不能太内向了,该问的要问,该沟通的要沟通,她愿意和客户接触,每一次都有新奇的感受,遇见不同的人,感受他们不同的思维方式,她感觉挺有意思,能长不少见识。
  想到梅雨烟的建议,弄个笔记本,写写工作感悟,提高分析能力和总结能力,这样容易提升自己。她从书柜里,拿出一个笔记本,看到这个本子,有些淡淡的惆怅,这是田镜明送她的,大二那年,她过生日,前几天帮田镜明出了一期板报,田镜明为了表示谢意,又适逢她的生日,就送了这个笔记本,她一直不舍得用,现在想到了田镜明,就想到了沈嫣,还有那美丽的百合花,她苦笑,田镜明的百合花是沈嫣,自己不过是一个过客于他。
  桐花雨—认知
  桌子上摆着市场调研报告。
  向致远认真的看着,最规范的是王青的,广告系有这方面的培训,她做的中规中矩,一看就是受过专业培训的,叶宁和黄玲那一组,完全是按照他的意思做的,有些敷衍了事,不过两个人,都是新人,没有这方面的学习,也就如此了,毕竟单页还是都拿了回来。吸引他的是周桐和苏静这一组,资料详细,分析的深刻,苏静到是先声明了,她只是陪着去,拿资料,那个总结是周桐写的。
  让向致远惊讶的是,周桐详细的说明了目前市场销售员的工资情况和提成情况,数据详实,连销售部的组织架构也做了说明,那一层管理者的职责,也都写得清清楚楚,这就要下功夫了,后面的对市场预期也是用业内人士的口吻做的分析。
  桐花雨—认真
  抛开内容不说,单就这份认真,就让向致远有些感触,他做过员工,当过人家的兵,知道员工对工作的态度,什么是敷衍,什么是认真,差距在哪里,他心里清楚。应该说,这一次调研,周桐是认真的在做,可能她并不知道,做这个的目的是什么,可是依然认真。王青的专业素养不错,但只见技巧,不见用心。
  向致远心中有些感叹。
  他想了想,打电话让周桐过来,他和周桐只在复试的时候,聊过几句,后来工作中,还是和王青聊的多些,培训课上,也是王青和他互动的多,周桐更多的是在记笔记,在听,看的出认真,但是极少发言。
  向致远想,周桐的认真是出于热爱,还是出于完成工作,还是有区别的。
  桐花雨—沟通
  向致远长于表扬人和鼓舞人,先是肯定了周桐的工作态度,他只字不提,工作报告的水平,周桐先是欢喜,继而有些疑惑,向总,那个工作报告,您看哪方面不完善,我可以在重新修改,数据我们是有的。
  向致远笑笑,挺好的,先这样吧,我们是初步的调研,是让大家对这个行业,有个初步的认知。回头再做更进一步的有针对性的调研。
  周桐点头。好的,我会留意这个行业的情况。
  向致远有些奇怪,你怎么对销售部的情况这么了解,这些内容,不是市调能了解到的,周桐忙说,挺巧的,在销售中心遇见我一个同学,她做了三年销售,好多情况,都是从她那里了解的。
  
  桐花雨—平静
  大家热闹的做市场调研,以为会有后续跟进,可是接下来的一个月,又没了声息,没了水花。
  向总还是不经常在公司,大家也不知道他忙什么。
  周桐到是真的关注了地产,天天看看相关的房产网站,了解些地产的专业名词,收集一些地产的平面广告,本地的报纸上房产广告投放量不大,后来周桐听梅雨烟提过一句,北青报上这方面的广告不少,她灵机一动,跑到邮局,订阅了北青报,地址就写了公司,她的想法是,大家谁看都行。
  其实越是平静,让大家省事省心,到点上班到点下班,只有周桐,还相信向总会重视这个行业,北青报放在哪里,大家更多的是看娱乐版面,周桐把相关的地产广告剪了下来,放在一起。
  桐花雨—同学
  第一次聚会,周桐和梁芬没去,周桐刚到广告公司报到,心思都在公司上,梁芬那时开始了工厂的岗前培训,到是不用三班倒,可是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喜欢这个工作,毕竟是工人。可是家里人都满意这个工作,是大国企,收入有保证,是大家都认可的好工作。
  可是一看那工作服,梁芬就不喜欢了,她皱眉,心里想,我一辈子,就要天天穿这衣服吗。
  岗位培训到是挺认真的,马虎不得,还挺累,因了这些,梁芬就没兴趣去参加同学会了,同学里有几个同学的工作挺好,有留校的,有进公司的(家族企业)当主管的,有在机关的,有在饭店的。比起他们,梁芬不喜欢那个工人的身份。她了无兴致。
  
  桐花雨—邀请
  这一次聚会,还是田镜明组织,放了寒假,他有大把的时间,经过一学期,他已经非常的适应他闲散的工作。
  找了个理由,正好是他生日,他发出了邀请,同学们建了个QQ群,他在群里定了时间和地点,说好了他请客,欢迎大家出席他的生日宴会,看看响应的只有十来个人,他有些皱眉,这人太少了,哪里有兴趣,就要人多才热闹。
  他想到了梁芬,这个小姑娘爱热闹,能唱能跳舞,能活跃气氛,这样的人,必须来,才有意思,一个人顶好几个,而且她胃口好,吃的好,也是主人的一种面子。他在QQ上给梁芬留言,邀请他来,可是梁芬的头像,始终黑着,似乎不在线。田镜明干脆直接打了电话。
  梁芬正在班车上,她已经上岗一个月了,开始极不习惯坐班车,也不习惯三班倒,这几天发现三班倒也有好处,就是白天能出来多转转,看看电影,逛逛公园,似乎也不错。可是班车,她不习惯,坐在车上晃一个小时,不累都晃累了。
  桐花雨—拒绝
  田镜明的电话邀请,梁芬本能的拒绝了,推说那天上中班,时间正好不对,田镜明到是个聪明人,忙说,你和别人换换班不行吗,梁芬冷笑,怎么换,田镜明说,肯定有人愿意上中班的,又不影响睡觉,白天还有时间。梁芬不好再拒绝,就说,我试试吧,如果能去,再去,换不成就算了。
  田镜明本就是听话听音的主,马上明白,梁芬没什么兴致,就说,梁芬,上次同学会你就没来,来吧,在家里闷着有什么意思,来了大家热闹一下,快过年了,全当散个心,上班半年,大家都有体会,互相聊聊,你是个最热心的人,也来安慰我一下吗。梁芬反问,你都当老师了,你还要安慰,我不得跳楼吗,人家周桐呢。
  田镜明叹气,人人有本难念的经,比如我,看着风光,那是给外人看的,学校里,我是小毛头,谁理我,都是没人干的活派给我,人人都能给我脸色看,你以为我舒服呀。
  桐花雨—同情
  田镜明拿着电话不放,一直在唠叨他的悲惨际遇,说到最后,他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好似受了委屈的孩子。梁芬也有些感触,不过没那么深,相对来讲,她有个人事处长的姑姑,自然车间主任要另眼相看,分的师傅是老实的,和梁芬讲话都客气,工作是梁芬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就算,师傅从不多话,梁芬不是个欺负人的人,看师傅这样,到是主动做点事,大家对她评价不低。说她没架子,到是个老实人。
  梁芬爱热闹,一说话自来笑,和工人们关系不错,大家到是有事都叫她,元旦发东西,她没过试用期,本来没她的份,可是师傅说给点吧,车间主任一想也是,就给了梁芬半份,这算是照顾了。这么一想,梁芬心里平衡些,不管怎么样,她在工厂,还是挺顺心的。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同情

下一篇: 《 桐花雨—怒火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