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天堂鸟有点寂寞

作者:梦海晴空    授权级别:B    编辑推荐    2014-04-23   点击:


  题记:天堂鸟有点寂寞,只要能够与你幸福相守,我愿独立红尘,永远守候你不变的眼眸。
  1、
  每次看到天堂鸟时,我的心里总会感觉到满满的幸福。记得第一次看到天堂鸟这种花时,我立刻被它高雅大方的身姿吸引住了。跟叶子一般细长的花瓣金灿灿的,非常耀眼。深绿色的叶子有点蓝,最令人惊讶的是花瓣中间那一抹深蓝色的像翅膀一样的花蕊。
  当看到我眼底那一抹惊艳的喜悦之情时,花店的主人立刻走了出来,热情地为我介绍这种花的来历。天堂鸟的花语是守候爱情,期待与心爱的人一起比翼双飞。听到神奇的传说,我心里暗暗地喜欢上了这种好像飞鸟却不是鸟的花。天堂鸟又叫鹤望兰,需要培栽四五年才能成活,在南方并不常见这种花。
  在花店老板的介绍下,我终于买回了一大束天堂鸟,放在我的客厅里。
  1、
  独立,以脉脉含情的双眸
  远望红尘中的背影
  站在天堂展翅
  飞向千丝万缕的情网
  高雅的姿态似鹤翩跹
  守候明媚的春天
  不骄也不败
  静默等待比翼双飞的梦想
  贴近你的柔情,回眸顾盼
  那三千宠爱尽揽风中
  无悔的痴恋
  只与你一起把幸福守望
  2、
  天堂鸟,你是一个寂寞的传说
  憧憬的目光永远被你困惑
  爱上你等于爱上寂寞
  迷恋你就开始坠落悲伤海洋
  你的艳丽,你的神奇
  在梦里不断地把我捕捉
  张扬的翅膀显露无尽的热情
  足以引诱我出轨的
  天堂鸟,不忍心放你独自去流浪
  如果学会坚强,是否就能守护
  你那急于飞翔的翅膀
  不围绕虚名改变自己的模样
  3、
  天堂鸟,请你跳支舞
  请你放下所有牵绊
  展开翅膀让我带你去天堂
  一起飞向爱的阳光
  把脚尖踮得再高些
  把目光抬得再远些
  让我把爱的美好全部收藏
  让相拥的身影不会被时光遗忘
  天堂鸟,让我们一起跳舞
  一起在快乐的海洋游荡
  寻觅传说中梦的翅膀
  在生机盎然的春天并肩飞翔
  ——《天堂鸟,请你跳支舞》
  或许是对天堂鸟情有独衷,在买回天堂鸟后,我灵感一迸,立即写下了这首花语。我还为自己取了一个网名“寂寞的天堂鸟”。我就是那只寂寞得无处可去的鸟儿,成天把自己关在十几平方米的单身公寓里。
  写小说是我最大的乐趣,一开始,我只是无聊坐在电脑面前打发时间,没想到时间久了,我竟然变成了恋网成痴的网迷,一天离开网络都不行,总感觉全身不舒服。再后来,我就找了份在杂志社当编辑的工作,偶尔帮主编采集一下优秀的稿件,实在没稿件就自己亲自出马动手实践。这样懒洋洋地打发时间的结果是,我变成了一个网络知名作家,“寂寞的天堂鸟”在新浪,网易两大网站都混得不错。
  工作之余,我最大的爱好是抱着一大堆席绢、于晴、古灵的言情小说猛啃,沉浸在风格各异的爱情故事里,使我暂时忘记自己年近三十,依然没有男朋友的尴尬身份。每次听到可爱的小朋友友好地叫自己阿姨,我就感到无语:亲,姐姐还没结婚呢,能不能不要把姐姐叫得这么老呢?烦恼归烦恼,缘份的天空自然会为我敞开怀抱。基于这样自我安慰的想法,我并没有听从老爸老妈整天的唠叨,到处跟着媒婆的三寸不烂之舌挑选金龟婿。
  正当我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不亦乐乎时,沈龙俊的出现打破了我循规蹈矩的生活。那是极其普通的一天,天跟平常一样蓝,云跟往日一样白,惟一叫人不舒服的是空气有点潮湿,风有点大。
  当叶主编坐在办公室里看到我无聊地数完十个手指头,差点连脚趾头也数下去时,再也看不下去了。
  “董晴柔,你既然这么无聊,干脆出去帮我买点东西回来!”
  我朝着叶姐使劲翻白眼:“亲,能不能叫别人去呢?我现在全身无力,只想早点下班早点跟周公约会!”
  “去去去,现在就只有你需要活动活动,其他人手头都有任务呢!”叶主编不肯放过我。
  “去就去嘛,活动活动筋骨也好!”接过叶姐的购物单,我无奈地仰天大叫:“天啊,让我活得精彩些吧!”
  2、
  沈龙俊百般无聊地望着窗外,桌前放着一杯正在冒烟的蓝山咖啡。
  他的对面坐着正在絮絮叨叨罗罗嗦嗦个不停的女友。
  “亲爱的,等你喝完这杯咖啡就陪我去逛商场,好不好?”李芝兰正在不厌其烦地使出女人最擅长的花招——嗲声嗲气地撒娇。
  沈龙俊不耐烦地看着眼前那张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脸,心里暗暗盘算着要如何解决眼前这个烫手山竽。
  我在金山超市帮助叶姐买完她交待的物品后,感觉脚有点酸,便走进超市附近的“真爱蓝山咖啡厅”。
  点了一杯香草咖啡,我便坐在靠近窗户的桌子。咖啡还没上来,我四处张望了一下。突然,一道灼人的视线紧紧地盯着我。我抬头往前方看了下,只见对面有一个长得非常帅气的男人正在打量我。看就看嘛,谁怕谁。我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没想到,他竟然笑了起来。原来是个花痴,色鬼!这下,我对他的好感全部飘到九霄云外去了。换了个凳子,我背靠着他,眼不见为净,省得惹麻烦上身。
  那个一脸清纯,打扮得十分古板的女孩子一进咖啡厅,沈龙俊就注意到了。说来也奇怪,明明就长得一脸极其平常的脸,却拥有一双异常灵慧的大眼睛。她提着一大袋东西,看样子也是个购物狂。一进门,她就四处张望,很聪明地挑选了店里光线最好的位置坐下来,看来也是个常客。看到她桌前只放了一杯咖啡,可见她并不是个铺张浪费的人。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与其听着李芝兰的牢骚,还不如观察店里的女孩子来得有趣。沈龙俊正看得津津有味,没想到对面的女孩子却狠狠地瞪着他,这下事情变得更有趣了。
  李芝兰在那里天花乱坠地说了老半天,也不见沈龙俊回应,她有点生气了。
  “沈龙俊,你倒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嗯,嗯!”沈龙俊也没听清她在叫什么,直管把头点个不停。
  “气死我了!你到底要不要陪我去逛街?”李芝兰把声音提高,脸色都变了。
  “嗯,不去!”沈龙俊依然云淡风清,一脸事不关已的样子。
  “好,算你狠,那我们就到此为止吧!”李芝兰气得站起来,掉头就走。
  “嗯,你请便!”沈龙俊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继续盯着我看。
  听到前面两个人的争吵,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无情的男人?
  3、
  “小姐,你笑够了没?”
  正当我笑得弯下腰去,感觉肚子有点疼时,一阵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我从爆笑中唤醒过来。
  “呵呵呵,笑死我了!没见过这么绝情的男人!”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脱口而出。
  “真是少见多怪!”竟然还有人回答我。
  我从桌子下慢慢伸出脑袋,当我看到坐在我面前,不冷不热地回答的竟然是那个绝情的男人时,我呆若木鸡,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沈龙俊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位笑得像弥乐佛一样可爱的女子,心里就像被春风吹拂过,暖暖的。
  看到绝情的男人一脸严肃的样子,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对不起嘛,我是第一次看到人家吵架吵得这样安静的!”我为自己的冒失寻找借口。
  “真受不了你们女孩子,怎么成天就只想要逛街,买来买去都是买那些东西,真是麻烦!”沈龙俊把自己堆积如山的心里话一个劲地倒出来。
  “是吗?并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喜欢买衣服的!我就不喜欢逛街。”我不以为然地抢白。当然我喜欢的是逛网店,这比逛街有效率多了。
  “看得出来,你跟她们不一样!”沈龙俊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眼睛里明摆着就是嘲笑我的土里土气。
  “我确实跟她们不一样,我不懂得打扮,这不代表我不是女孩子。”我不服气地继续为自己的落后找借口。
  “你是一个流下眼泪的传说,让我憧憬也让我感到寂寞……”忧郁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喂,董晴柔,你是跑到月亮上去买东西吗?还不快点回来,我快饿死了!”我刚接通电话,叶姐那比河东狮吼还要恐怖十几倍的声音立即响了起来。
  “对不起,叶姐,我马上回去!”匆匆挂上了电话,我便拿起地上的购物袋,起身就走。
  “喂,董晴柔,你别走啊!”顾不了身后传来的叫声,也顾不了思考为什么一个陌生的男人竟然知道我的名字,我撒腿就跑。
  看到这位天真可爱的女孩子一转眼就消失在我的眼前,我真佩服她落荒而逃的速度。真是个有趣的女孩子,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面?我依依不舍地收回视线,买了单便回家了。
  4、
  回到编辑部,我被叶姐骂了个狗血淋头。我低拉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谁叫我要多事在咖啡厅逗留那么久呢?想到今天遇到的那个冷漠无情的男人,我不禁灵机一动:下部小说的男主人公有主了。
  等叶姐教训完毕,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我随便叫了一份外卖,便埋头苦干,开始编写我的新小说。
  正当我写得起劲时,一通意外的电话打断了我的思路。
  “请问董晴柔在吗?”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透过电话清晰地传进我耳边。
  “我就是,请问你是哪一位?”我有点奇怪了。
  “董小姐你好,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共进晚餐呢?”充满友好的话语打消了我心头的敌意。
  “对不起,我不陪陌生人吃饭!”尽管心里有点好奇,我还是有礼貌地婉拒了对方无理的要求。
  “我们不算陌生人吧?刚才不是才见过面吗?”对方丝毫不被我的冷漠所失败,继续缠个不停,企图改变我的心意。
  我立即想起了刚才那位玩世不恭而又无情无义的男人,原来是他!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把电话挂了。我只记得他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下班后,我来接你!”
  不好,这是什么情况?我怎么这么糊涂呢?这个蛮不讲理的家伙,竟然钻我的空子,我才不管他呢!我收拾好办公桌,迅速离开了办公室。我才不会那么听话,乖乖地等人家的安排呢!
  等电梯到达一楼时,我风一样地冲出电梯,急急忙忙地往外跑。
  我刚冲出办公大楼,就狠狠地撞到了一堵墙,一堵高大的人墙。怎么这么倒霉,我揉揉发痛的脑袋,正想大骂一句。当我看到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时,我立即收回了即将泼出去的话。
  “嗨,董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不是说我要请你吃饭吗?”沈龙俊嬉皮笑脸地挡住了我的去路。
  “喂,你是谁啊?你当人人都喜欢吃免费的午餐吗?”我没好声气地使劲翻白眼。
  “我不叫喂,本少爷姓沈,名龙俊,叫我小龙也行!”沈龙俊的脸皮比墙壁还要厚,不容我分说,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
  “我是招谁惹谁啦?”我一边走一边发牢骚,实在拿这个天外来客没有办法。
  5、
  凯来餐厅,三楼。
  我一脸不快地与沈龙俊冷眼相视,不明白这个家伙倒底吃错了什么药?
  “亲,快点餐吧!别再瞪我了!小心眼珠子掉下来!”沈龙俊就是喜欢捉弄董晴柔,看着她一脸气得鼓鼓的样子,心里感觉非常痛快,很久没有这种轻松愉悦的感觉了。
  我四周打量了一下,发觉来这里用餐的人都是笑脸满面的,哪有人像我这样气冲冲的?算了吧,再大的气也不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既然有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那么就不客气了。
  接过沈龙俊递过来的菜单,我一看,全部是我最爱吃的港式小茶点,蛋黄小餐包,叉烧包,黄金小馒头,闽南菜果,西米露,芒果布丁,琳琅满目的菜单,看得我眼花缭乱。我随便地在菜单上勾了十几样,再点了自己最喜欢吃的芥菜炒饭,以及一份清淡的牡蛎豆腐汤,便把菜单传给了对面那个忍俊不禁的男人。
  肯定是没见过这么能吃的女孩!我在心里暗暗嘀咕,今天就算撑破肚子,也要狠狠地敲榨他一顿。
  大餐厅就是有效率,当服务员接过菜单不久,一笼笼香喷喷,热烘烘的小包子就上桌了。我喝了一口菊花茶,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小晴,你别这样吃啊,小心吃坏肚子,又没人跟你抢!”沈龙俊实在看不下去了,急忙出声制止我。
  “美食好味道,为了吃个饱,淑女风范皆可抛!”我不冷不热地抛出一句,继续朝桌上的美食进攻。
  等到我吃得肚子圆滚滚的,跟怀胎四月有得拼时,我才依依不舍地放下了筷子。
  我心满意足地坐直身子,看着对面斯斯文文,慢慢吞吞切割牛排的家伙。
  “这么快就吃饱了?怎么不继续吃呢?”沈龙俊看到董晴柔吃完了,把盘子里最后一块牛肉吞下去,便关心地问道。
  “嗯,吃饱了,吃得好饱!”我肚也饱了,气也消了,心平气和地回答。
  “不生气了吧?我们交个朋友如何?”打铁要趁热,沈龙俊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看在你这么热情的份上,我就交了你这个朋友吧!不过,只限于朋友,我对你可没有兴趣哦!”我一下子就把话说绝了,没想到会被自己搬的石头砸到。
  沈龙俊向来就不服输,本来对董晴柔也只是一时兴起,谈不上一见钟情,现在听她这么说,心里就有点不高兴了,感情自己还不够有魅力,竟然被这个平凡的女子一言击败。他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给董晴柔下马威,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沈龙俊若无其事地微笑着,点了点头:“放心吧,我女朋友多的是,我对你也没有兴趣!”总算为自己挽回了几分面子。
  两个人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便告别离开了餐厅。
  6、
  幸福公寓,3号楼402室。
  回到了自己温暖舒适的小窝,我脱下了“秋水伊人”的红外套,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喝。今天吃得可真饱,好久没吃得这么痛快了。想到今天的奇遇,我心里感觉像在做梦一样。
  喝完水,我便走到写字台前,打开我的“清华方舟”,开始了长篇小说《天堂鸟有点寂寞》的更新。我把今天的偶遇加油添醋,发挥我的天马行空想象能力,迅速地进行了虚构,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我已经完成了今天五千字的更新任务。看来,生活还是要多点色彩比较好,整天窝在家里,怎么能写出好作品呢?
  关上电脑,我走到浴室,放了一段“高山流水”,我便把自己泡在玫瑰香四溢的浴缸中。一边听着古典优雅的音乐,一边构思着主人公的结局,不知不觉,我就进入了梦乡。
  “你是一个流下眼泪的传说,让我憧憬也让我感到寂寞……”熟悉的手机铃声不识相地响了起来。
  梦中,我正在举行书友签名会,当我眉飞色舞地在我的新书《天堂鸟有点寂寞》扉页上签名时,一个我最不想看到的人出现在了现场。那是我的前任男友谢云天,看着他充满献媚的眼神,我心里就想吐,这个为了追求富家千金,毅然抛弃了我这个相爱了七年的女友,令我对爱情失去了信心。现在看到我名扬四海了,居然还有脸跑到我面前来献殷勤。正当我抬起我的绣花腿想踢死他这个负心汉时,手机铃声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喂,是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拿起床头的手机,我不耐烦地问道。
  “亲爱的小柔,现在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你还在睡觉啊?真是大懒猪!”
  “你管我干嘛,你知道我几点睡觉吗?”一听这陌生的声音,知道不是叶姐打电话来催我去上班,我的声音就提高了一个八度。
  “天啊,脾气这么坏,将来谁娶了你,肯定要倒大霉了!”沈龙俊不知道死活,还在那边继续打趣,捉弄我。
  “不要再打来了,我警告你,不管你是哪个变态鬼!”恶狠狠地挂断了电话,顺便把手机卡拔出来,我便盖上被子,继续睡大觉。
  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我是被咕噜咕噜的肚子叫声饿醒的。
  我从被窝里慢吞吞地爬出来,抬头看了一下挂钟,天啊,竟然已经下午一点多了。该死的,都怪那个谢云天,没事跑到我梦里惹我生气,更怪那个莫明其妙的电话,今天肯定要被叶姐骂惨了。
  我迅速从床上滚下地,穿好衣服,冲进浴室草草梳洗了一番,便抄起沙发上的皮包,飞一般地往公司跑去。
  7、
  果然不如我所料,当我跑到办公室时,便被叶姐炮轰了一阵。
  我脸色苍白,感觉胃越来越疼了,一边可怜兮兮地盯着叶姐,一边捂着肚子。
  叶姐向来气得快,消得快。当她看到我一脸不对劲的样子,总算大发慈悲,停止了轰炸。
  “小柔,是不是又没有吃早餐?”看到叶姐恢复了老大姐的温柔可亲,我终于吐了一口气。
  “今天睡过头了,连午饭也没吃呢!”我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
  “唉呀,你这个孩子,怎么叫人这么不放心呢,我看要赶紧找个好婆家嫁了出去,让别人来照顾你吧!”叶姐又开始了自己的热心肠,想要帮我说媒了。
  随便找了个借口,便从办公室里逃了出来。我走到附近的“真爱蓝山咖啡厅”,点了一杯爱尔兰咖啡,再加上一份菠萝火腿餐包,慢慢地吃了起来。
  正当我吃到一半时,突然,门外进来了一对很眼熟的男女。我睁大眼睛一看,原来是我那老死不相往来的旧男友。他的旁边就是那位娇滴滴的富家女。不想跟他打招呼,我迅速转了个身,背对他们。
  “亲爱的,我们吃完饭要去哪里玩呢?”刺耳的撒娇声在我身后响起。
  “宝贝,你说去哪里,我就跟着去哪里,哪怕天涯海角也跟着你去!”久违的声音再度响起,一成不变的誓言令我的心冷到底。想当初,这些甜言蜜语整天在我耳边响起,听得我心花怒放,现在物是人非,早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听着后面传来的调情,我的大失胃口,再也吃不下去了。一口一口地喝着苦中带甜的咖啡,心里默默念叨:快点出去吧!别再让我看到你那幅丑恶的嘴脸。
  正当我愤愤不平时,不知道谁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我吓得转过身去。
  “小晴,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人了,为什么你都不接我的电话呢?你可知道,我打了多少个电话?”我还没反应过来,沈龙俊那惊死人不赔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天啊,这人,我真的要被他打败了!没看清楚这是什么状况吗?”我在心里狠狠地诅咒他,连他的祖宗十八代也不肯放过。
  看到我一脸怒火,沈龙俊收拢了自己的大嘴巴,安静地坐了下来:“人家这不是担心你嘛,怎么都不接我的电话呢?”
  “没空!”我极力压低声音,生怕被后面的负心汉发觉。
  “怎么那么忙呢?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本来想请你一起吃午饭的,哪里会想到你不接电话呢?我刚才已经和朋友吃过了!”
  “以后没事别再打我的电话了!你好烦!”我拼命地控制自己想要发飚的欲望。
  谢云天其实一进入咖啡厅就发觉了前面的背影有点熟悉,因为怕张柏发现,他急忙坐在她前面,挡住了她的视线。现在一听到声音,更确定前面的人就是晴柔,他没等张柏吃完,便推脱公司有事,拉着张柏诗急急忙忙地走开了。
  8、
  听到身后离开的脚步声,我咽下了最后一口咖啡,拿起皮包转身就走。
  “晴儿,你等等我!”沈龙俊见状急忙追了出来。
  我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脑袋里一片空白。想到刚才听到的消息,谢云天就要结婚了,我的心里就一阵阵刺痛。我还梦想他会回心转意呢?竟然会梦见他回来找我?真是痴人说梦啊!
  “小柔,小心!”我还没从失落中走出,突然一阵巨大的推力把我推倒在地,紧接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从身后响起。我只感觉眼前一片黑暗,便昏了过去。
  当我从黑暗中醒来时,发觉眼前一片雪白。
  “晴儿,你终于醒过来了!”沈龙俊欣喜若狂地冲到我跟前,拉着我的手,高兴地说着。
  “我这是怎么了?我的头怎么那么痛?”我迷惑不解地盯着眼前的人。
  “晴儿,你遇上车祸了,幸亏有人救了你!可惜……”沈龙俊欲言又止。
  “怎么了?是谁救了我?”我不解地问道。
  “是一位路过的人抢在车之前推开了你,结果自己被撞伤了!”
  “快带我去看看,我要当面感谢他!”我迫不及待地想要下床,谁知我刚下床,两脚一软,摔倒在地上。
  “你啊,就是这个急性子,你自己还没好呢!等你好了后再去跟他道谢吧!”沈龙俊看到晴柔这么不爱惜自己,有点心疼。
  “好啦,听你的话,这么罗嗦!”我乖乖地躺下,任他帮我重新盖上被子。
  我在医院里躺了七天,沈龙俊每天都到医院来报到,对我嘘寒问暖,照料有加,令我对他印象大为改观。
  好不容易等到我恢复健康,即将出院了,我才想起还没跟救命恩人道谢。在我的再三请求下,沈龙俊终于答应陪我去探望他。
  当我走进他的病房时,“谢云天”三个大字突然撞入我眼帘。我内心一阵不安,不会吧,救我的人不会是那个负心汉吧?
  事实不容我去否认,当谢云天那张熟悉而陌生的病容进入我的视线时,我终于明白,原来那天在背后叫我的正是他。
  坐在谢云天的前面,看着他昏迷不醒的脸,我忍不住哭出了声来。
  “云天,你快醒醒,我来看你了!你为什么这么傻,不是快要结婚了吗?为什么还要救我这个不相关的人?”
  “你们认识?”沈龙俊第一次看到董晴柔哭得那么伤心,哭得他的心都疼了起来。
  “他是我的前任男友!早已经不再联系了,那天,我就是怕被他发现,才急着离开的!”我边哭边解释。
  “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会奋不顾身地救你呢!其实,那天,我就跟在你身后,如果没有他,我也会挡在车前面救你的!”沈龙俊叹息道。
  “云天,我原谅你了,你快醒过来吧!”我拉着谢云天的手,不停地叫着。正当我哭得天昏地暗时,突然,感受手一动,我抬头一看,谢云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云天,你醒了?”旁边一阵惊呼,我才发现,原来他的女友早已经进来了。
  “保重!”我抽出自己的手,对谢云天笑着点头,转身便离开了病房。
  9、
  经过这次车祸,我发现自己再也不恨谢云天了,放下了心头的石头,我决定敞开心门,不再做一只寂寞的天堂鸟。
  沈龙俊知道了我跟谢云天的故事后,改变了对我的看法,决定重新追求我,不再玩弄我。
  我恢复了原来的生活,一边在编辑部工作,一边在夜时赶稿子。我的《寂寞的天堂鸟》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要给文中的女主人公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我一直在犹豫不决。原本构思这篇小说时,我就想要以悲剧收场,想要赚足我那些粉丝的眼泪。可是,当我沐浴在沈龙俊的爱河里,我发觉自己再也写不出伤感的语句了。
  沈龙俊不愧是个情场高手,每天鲜花不断,水果不断,电话不断。在他的热情攻势下,我早已经放下了所有成见,满怀喜悦地接受了这份迟到的爱情。
  算了,还是为梦晴安排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吧!经过再三考虑,我终于为自己的第十部长篇小说画下了圆满的句号。
  我的长篇小说上市后,再一次受到了粉丝们的热烈吹捧,看着如潮般的好评,我非常得意。这么好的小说,当然要与我最爱的人分享。我拿着新鲜出炉的《天堂鸟有点寂寞》,来到了我最爱光顾的花店。
  “董小姐,好久没看到你了!”花店老板一看到我,马上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
  “老板,今天我想要买天堂鸟!”我笑盈盈地说道,并且拿出了我的新书,“这是我的作品,送给你!”
  “原来你是作家,我说嘛,董小姐的气质非同常人,一看就知道是有文化的人!”花店老板惊喜地接下了我的书。
  “帮我挑漂亮点的,我要买九枝!”我一边打量花店里的花,一边交待。
  “好的,这就帮你挑,今天我帮你打七折!”花店老板乐呵呵地说。
  从花店出来,我便叫车直接到达沈龙俊的公司。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去找他,我心里有点紧张。
  当沈龙俊接到我的电话时,非常高兴。他叫我呆在一楼等他,他会下来接我。
  等我到达奇翼百货公司时,沈龙俊已经在大门口焦急地等待了。
  “还说我是个急性子呢!你不也是?”我一看到他那幅模样,忍不住捉弄他。
  “还是担心你嘛!怎么也没事先说一下就来了?”沈龙俊宠爱地牵着我的手,向他的办公室走去。
  “这是送你的花!”我从身后拿出天堂鸟。
  “今天是怎么啦?花不是我在送的吗?为什么要送我花呢?”沈龙俊意外地接过天堂鸟,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
  “不高兴吗?今天是我的新书上市的第一天,我想要跟你一起庆祝嘛!”我不停地拽着他的手,轻声细语地撒娇。
  “宝贝,怎么会不高兴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一走进电梯,沈龙俊就紧紧地抱住我。
  “别这么激动啦!小心被人看到了!”我不好意思地挣开。
  “放心啦,没人会看到的!”沈龙俊又把我搂回怀里,“小晴,怎么办,我们快结婚吧!我再也等不住了!”
  话还没说完,雨点般的吻已经落在了我的额头,我的脸,我的嘴唇。
  “好!”我模糊不清地答应着。
  “真的吗?太好了!我们马上去登记!”沈龙俊激动地大叫起来。
  我睁开眼睛一看,天啊,电梯门开了,门外站满了人,我真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躲在沈龙俊背后,我满脸通红地走出电梯:“都怪你,丢脸丢到家了!”
  背后传来一阵大笑,我跟他相视一笑,满脸幸福地走进了办公室。
  (完)
  
  
  审核编辑:老百     推荐:老百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寻找灵魂

下一篇: 《 男不猫、女不狗

编者按:
往期编辑   老百:
写的一个女编辑的爱情生活,亦真亦假,文笔果然出手不凡,故事虽然并不奇特,但遣词造句很见功底。值得推荐!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梦海晴空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