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因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9-13   点击:


  桐花雨—相处
  大家很快发现了,王青的不好相处。
  致远公司的办公空间极大,但人不多,税务是外包了,这也是向致远的考虑,税务上的事务多,有时候还要请客什么的,他是希望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业务上,对于税务他本人不精通,干脆请朋友介绍了个税务事务所,相关事宜,委托给了人间,公司用了一个小出纳,这个出纳,划归梅雨烟管理,不过梅雨烟不大肯管,这个人是常致远的表妹叶宁。叶宁的工作内容,有些像个内勤,发发工资,也只是转一下卡,买买电,交交物业费和公司的电话费,其余的工作内容,都是向经理打发她跑跑腿,梅雨烟自己有苏静,并不指挥她,办公用品的采购是苏静和叶宁一起去。一是帮个忙,讨价还价的,二是互相监督。
  桐花雨—管束
  公司的考勤,也是叶宁管理,本来应是苏静管理,可是梅雨烟想到,公司的规定里,迟到早退都扣钱的,这个事挺得罪人,公司不用打卡机,都是人们早上八点半到叶宁那里签到,过了八点三十五分,再来的人,算迟到了,迟到是扣二十元钱,请假也是叶宁管理,不管请假要和人力申请,过了三天由向致远批准。
  叶宁的身份有些特殊,梅雨烟暗示了苏静,把叶宁和向总的亲戚关系,透露出来,这样大家对叶宁就多了三分忌讳,不好不给面子,叶宁的考勤管理会省事许多。
  桐花雨—保密
  苏静第一天就告诉了周桐,叶宁的事。她本来也应该告诉王青,可是王青一天到晚拉个脸,长得不难看,可表情难看,中午饭王青一个人吃,拒绝了周桐和苏静的邀请,这让苏静看王青不爽,她本来想午饭的时候,告诉王青的,王青不去,她就不愿意另找场合了,这种事不能大吹大放的,只好悄然说一声,可是王青一脸寒霜的,又不和人咬耳朵,苏静找了几次,机会不合适,这事就放下了。
  苏静想,王青不是我不和你讲,你不给我机会,估计你也不会得罪叶宁,得罪了也不赖我。叶宁是个直爽热情的小姑娘,公司里只有她化妆,她打小爱美,不过有时候美不到点子上,比如衣服的搭配,有些时候,过于艳丽,配色有些一塌糊涂。
  桐花雨—微妙
  王青也发现了,大家对叶宁的态度不同,比如大家见了叶宁都极热情,叶宁的表情也安之若素,叶宁爱带零食,公司有规定不许吃零售,不过叶宁例外,她也自觉,要是向总在,她就不吃了,王青最烦小姑娘们浓妆艳抹的,又化不对地方,一天到晚嘴里吃个东西,在王青眼中,这太不优雅,偏偏家里的贺春燕就受吃零食,现在公司里有个叶宁,她总感觉,叶宁和贺春燕有些地方真像,都是没教养的表现。
  叶宁见了向致远,自然比别人多了几分亲热,向总一来,她就跑进去,倒个茶,送个报表什么的,本来吗,向总的办公室是由她负责打扫,只不过,她不经常弄,只待表哥来了,她才进去敷衍一下,落在王青眼中,就另生了意味。以为叶宁是奉承领导。
  桐花雨—撞见
  这一天王青写了个方案,看向总来了,想进去汇报一下,凭心而论,王青的入门是比周桐快,不过周桐有灵气,她的广告语写得不错,二人各有所长,只是论到写活动方案,王青受过专门的学习,很快就能写得象模象样,向致远为了鼓励她们,到是表扬了几次王青。
  王青敲门的声音不大,她有些淑女作派,说话做事,都是轻手轻脚的,她推开了门,叶宁正站在向致远身边让向致远签字,是电话费的报销单据,报销单上写错了电话号,向致远摇头,宁宁,你太不用心了,这哪里成,你可是学财会的,叶宁还是家里的样子,心里认了错,嘴上不以为然,好的了,下次注意,还不成,说完了,她把笔放进向致远的手里,摇着向致远的手臂,签字吧签字吧,这一幕落到了王青眼中,她有些惊讶,有些轻视。向致远到是听见了敲门声,看见王青的眼神,再瞧一眼叶宁,他是个非常精明敏感的人,也感觉叶宁这样不合适,毕竟在公司,他匆匆签字,让叶宁出去。
  桐花雨—心情
  王青的方案,向致远到是认可了,匆匆改了几个标题,然后给予了肯定,不错,打印出来一份给我,明天我去客户那里,谈一谈,你去打印吧,王青点头出去。
  她特别的沉默,她是不爱说话,不过对向总还算好些,向总博学帅气,王青对这个老总到是比较满意,她觉得这个公司,也就向致远还算凑合,向致远是广告系的高材生,专业水平不低,在报社几年,谈吐修养也过得去。用王青的眼光来看,勉强算是精英一类。可是今天,看见叶宁拉着向致远的手臂,她有些莫名的烦躁。
  桐花雨—吩咐
  王青对电脑的使用一般,打字也是智能拼音打字,速度不快,打印排版更是一般,这恰是周桐的强项,周桐原来的考虑是中文系的人,哪里能不会五笔打字,于是她学了打字,学了办公自动化,正儿八经的上了个学习班。王青发现了这点,她就把打字打印的工作,自动交给周桐,现在也一样,她把她的方案,从QQ上传给周桐,把向总的修改稿,也直接交给周桐,你打印一份,给向总送去。周桐到是乐得效劳。
  苏静奇怪,你干吗听她的指挥,你比她早来半个月,凭什么呀,论理你是老员工,你们都没职场经验呀。周桐心里的考虑,一则都是同事不好闹翻,二则,她也想学习一下,只有这个机会,才能看看王青的策划案,要不然,她凭什么看王青的方案呀,所以,她只是笑笑,在苏静眼中,周桐是个老实人。
  桐花雨—学习
  周桐一面排版,一面存了文件,特意弄了个文件夹,里面放着王青写的方案,文件名标注了时间和活动名称。
  周桐承认,王青毕竟是学这个专业的,进步极快,她特意注意了向总修改的地言,为什么修改,一研究就明白了,向总的标题醒目而确实,的确高明。周桐用心的学习着,打印了文件,她在想,论理这是王青的方案,应该王青送进去。她特意问王青,文件打好了,你送给向总,还是我去呀。
  王青心情正烦,她不知道为什么烦,就是心里不舒服,她看看周桐,你送进去吧,她起身离开了策划部,一个人走到了走廊上。
  桐花雨—莫名
  周桐叹口气,她对向总有些怵,向总这个人,和客户在一起的时候,谈笑风生,其实在公司里,也不太爱说话,人也严肃,一张脸一绷,有些威严。虽然年纪不大,不过派头不小。
  周桐真心不想过去,她自己的业务水准进步不快,向总几次表扬的都是王青,她有些压力。
  周桐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进了向总的办公室,向致远拿过打印稿,看了一遍,没什么问题,看看排版,挺满意,公司的LOGO加在了页眉,页脚标有页码,他挺满意,他抬头看见周桐,这是你排的版,周桐点头。
  桐花雨—沉思
  向致远点头,还好。
  周桐松了口气,表情轻松了不少。
  向致远想了想,周桐,你有进步,不必太心急,比如这个活动方案,其实挺简单,这样,你也按照这个结构,写一份,可能内容差不多,这是为了让你练习,写了不必让我看,你自己比较一下,看问题出在哪里。多写才有进步。周桐点头。
  周桐走出办公室,心里挺高兴,只要经理说自己有进步就成。
  向致远在沉思,这两个新人,来了两月了,梅雨烟曾经建议,他考虑让其中一个提前转正,一个月,不过多几百块钱,主要是树立一个榜样,他有些为难。从水平上王青好,可是他也看出了王青对工作,其实不如周桐负责,对客户也没耐心。
  桐花雨—迟到
  王青对叶宁有了敌意,恰好第二天,她晚起了几分钟,本就是按点上班,她匆匆到了公司,叶宁正好收拾好考勤本,要离开,王青忙说,我别走,我签字,王青看看表,正是八点三十五,其实,这个时间,按公司的习惯,可以算不迟到,不过王青不喜欢叶宁,想到叶宁昨天看她的眼神,像针一样,她马上说,我已经收了考勤本,你迟到了。
  王青不服气,昨天苏静就个这个点来的,她看了看表,你就没算她迟到。叶宁冷笑,她比你来的早,不信你问她,她是八点三十四来的。这时候,叶宁看看表,你看,现在已经八点三十六了,你迟到了。
  此时苏静过来倒水,王青叫住苏静,你昨天是几点来的,八点三十五,还是三十四,苏静在前台,是人精,忙说,我当然是三十四来的。
  桐花雨—争执
  王青不服气,你们串通一气,故意整人,太过份了,她不会骂人,能说的话,就是太过份了,叶宁比她泼辣。我们怎么整人了,你那只眼睛看见我们串通了。你要是怕迟到,你早来一会儿呀,公司是八点半上班,你八点二十来,不就没事了,自己不肯早出门,在这里纠缠一分钟,你有意思吗。
  王青一时回不上话。
  叶宁继续说,你看看,新人哪有你这样的,试用期就卡点上班,你看看,你们一批的周桐,还有黄玲(设计),哪个不是八点一刻就到了,就只有你,天天卡个点,一次没卡准,就大吵大闹,不配合工作,都和你似的,这是公司吗,不自觉。王青愣了,她很少被人指责,家里人惯着,在学校里,她算是美女,男生不少献殷勤的,她哪里吃过这个亏,一时不知说什么。
  
  桐花雨—解围
  这时候向致远到了,今天去客户那里,他特意早点出门,叶宁的声音太大,他在走廊里听了个分明,不是什么大事,迟到而已。他走过来,看了看叶宁,叶宁,时间差一两分钟的,不要那么较真,给王青别算迟到了。叶宁惊讶,她想反对,可是母亲提过,在公司不许和家里一样,顶撞表哥,人家在公司是经理,要给他面子,要不然,亲戚不好做,你也在那里干不长。
  王青喜欢这个工作,这里的人,都对她好,她知道人家是看向总的面子。她强忍耐了一下愤怒的情绪,点头,离开。只是特意瞪了一眼王青。
  王青心中暗喜,和叶宁的纷争,向总站在她这一边,她的脸色好些了。向致远说,叶宁你去准备一下,九点和我一起见个客户。
  桐花雨—抵触
  王青不愿意见客户,总有种卑躬屈膝的感觉,对人家微笑,争求人家的意见,听那些外行褒贬她的方案,他们懂什么,哪里配改自己的方案,可是今天向总给了她面子,她自然不好拒绝,只好点头。有些无奈。
  王青到了工位,放下书包,想想早饭没吃,和叶宁一场争吵,她也没了心情吃饭,就倒了杯茶,周桐到是听见了她们的争吵,可是这种事,外人不好搅和,会把小事弄成大事。她看王青脸色不好,就说,王青,你吃早饭了吗,一会儿和向总出去,可能会一上午,我这有面包,你吃吗。
  王青看看周桐,想到叶宁的话,周桐和黄玲都来得早,她有些恼火,可是对周桐发脾气,有些不合适,周桐对她一直挺客气,她有时不想打字排版,都让周桐干,周桐都马上接受,和周桐闹僵了,有些麻烦,她冷淡的说,不用了,我的事不用你管。
  
  桐花雨—勉强
  王青和向总去客户那里了,公司的氛围一下子松快了,今天梅雨烟去开会了,公司里的领导都不在,大家有些莫名的兴奋,这一阵子没招聘的事,苏静也轻闲了不少,她溜到周桐这里,二人聊了会儿八卦,黄玲听见她们的声音,看了看另一个设计汪珊,汪珊比她早来两个月,俨然就是设计部的头脑,有些自以为是的主管派头,黄玲并不服气,不过,她是个省事的人,没过试用期,不愿意和同事冲突,此时就站起来,我去倒水,汪姐,要不要给你也带一杯。
  汪珊刚结婚,家里的事比较多,可是每天还是坚持化妆,她太清楚,一个女人的容貌有多重要,比如今天的事,她的理解就是因为王青漂亮,所以向总才帮了她,开罪了表妹。她正在想心事,被黄玲打扰,就说,不用了。
  桐花雨—热闹
  黄玲只是客气一下,都是同事,她的年龄其实比汪珊还大一岁,论工作经验,还超过了汪珊,而且,她感觉,向总更看重她的设计稿,表扬过她一次,她心里想,这个部门现在没主管,一定要争取当主管,当时她来的时候,还有另一家公司的入职邀请,就是梅雨烟说,我们设计部还没主管,想不想试一试,你做了几年设计,不能一直做设计员吧,才打动了黄玲。
  黄玲把杯子放在茶水间,茶水间在策划部的对面,如果听见走廊里有动静,可以马上进入茶水间倒水,这样比较合理,公司没有明确的规定,不许串岗,可是上过班的人都知道,没有哪个老板,愿意员工不在自己的工位上,那显得你太无事可做。不过设计和策划多沟通,还有理由。
  桐花雨—八卦
  黄玲进入策划部,加入了聊天的队伍。
  黄玲问苏静,早上怎么回事,我好像听见叶宁说我的名字。
  苏静三言两语说了早上的事,你瞧见了吗,叶宁一生气,看老板走了,人家说去买办公用品,也不知哪去了,这样也好,公司里就咱们几个了。
  大家心照不宣,梅雨烟有规定,办公用品是要两个人一起采购,况且,上个月刚买了,现在根本不必去,叶宁不过是心情不爽,找个理由出去散心了。
  黄玲说,还是王青厉害,把小公主都得罪了。
  大家背后管叶宁叫小公主,小公主在她们的眼里,是有些刁蛮,不过只要哄哄就行了,几句好话就成,小公主要求不高,比起老板好对付多了。到是王青,一天到晚冷了张脸,让大家不解,她这是上班吗,也不嫌累。
  桐花雨—送票
  王青虽然去了客户那里,不过全程倾诉,没说一句话,也没个笑脸,到让客户挺奇怪,向致远皱眉,不过在客户那里,他全然无事的样子。出了门,他让王青到车里等他,他和客户经理说,这是新人,刚来公司,有些腼腆,请客户不要介意,客户经理孙胖子,到不以为然,我知道,新人最难管,不懂规矩,有些傲慢自大,都一样,我们也那样过,唉,他叹了口气,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向致远笑笑,拿出一个信封,你要听的音乐会票,你还真是越来越高端了,改听音乐会了,我都听的睡着了。孙胖子叹气,我刚追了个小女友,她喜欢,说是高雅。我能怎么办,我都过了三十,家里催得紧,这小姑娘不错,人也漂亮活泼,哄着吧。
  
  桐花雨—发愁
  向致远在路上,几次要张口,可还是没有说。
  做经理到了这份,都不知怎么批评员工,他想了想,还是和梅雨烟聊聊,让她劝劝王青,王青的资质不错,写的方案,越来越好,是个好苗子,可是这脾气这性格。如何是好,不过,人都有优点和缺点,他到是可以理解。
  到了公司楼下,他对王青说,你的方案不错,客户挺满意,继续努力。
  王青的脸这才有了好颜色,她得意的说,那当然。
  向致远让王青上楼,他把车继续向前开。
  
  桐花雨—吃饭
  今天中午难得没有客户,平时这个情形,他就去报社业务部找业务员们一起吃了。他原是业务部出来的,到不是混得不好,是他心太高,总想做点事,和业务部的主任关系一直很好,有几个业务员都是铁哥们了,他们也都照应他,他经常请客,和他们一起吃吃喝喝,大家都是明白人,他刚成立公司,挑的地方,都是经济实惠的,有时候,还介绍几个小客户给他,就是走走量,也不需要他制作的稿件,他喜欢和他们在一起。
  今天他约了梅雨烟,都是老同学,梅雨烟挺奇怪,你怎么有时间浪费在我这,不去维护关系了。
  向致远客气,哟,这话说的,好似生气了,你就是我非常重要的关系,更要维护了。
  桐花雨—点评
  向致远到是开门见山的说了王青的事。
  梅雨烟点的菜,他们太熟悉了,谁吃什么,一清二楚,点好菜,才回答向致远的唠叨。
  梅雨烟说,这姑娘是有些傲气,也不知哪里带来的,也是工作时间短,不过你要理解,她是211学校毕业的,咱公司里,最好的大学了,人家本是要考研的,这不是家里不乐意了,才出来上班,听她的意思,家里条件不错,其实她挣不挣钱无所谓,父亲和哥哥给的零花钱,比咱们工资都高,这样的小姑娘,把上班不当回事,只能哄,不能压,一压人就走了。
  桐花雨—因材
  向致远头痛,那怎么办,她那张脸呀,漂亮是漂亮,不过真是个冷美人,夏天多看几眼,到是降温,可是冬天了,可真够冷的。
  梅雨烟气笑了,你这嘴呀,在公司还有个把门的,现在真是胡说,你是经理了,调侃别人可以,自己的员工,不能这样,不像个经理风范,失了身份。
  向致远一拱手,这不在你面前,自家人说话,哪里那么多忌讳,你看我在公司里,为了这个经理身份,我话少了多少,我可是业务员,能一天不停的说话,都不带重样的。
  梅雨烟想想,这样吧,我看王青不愿意去客户那里,让周桐去吧,周桐到是勤恳,也能委屈自己,因材分工吧。
  向致远皱眉,这不合适吧,王青的方案,周桐去讲。
  梅雨烟微笑,你放心,这两人都乐意。
  桐花雨—因人
  向致远一愣,为什么。
  梅雨烟看着窗外的蓝天,有些神情恍惚,这个饭店她常来,就是喜欢二楼靠窗的位置。
  梅雨烟给向致远倒茶。
  王青吧,只愿意在公司,一天到晚不理人,也没事,她不愿意勉强自己。周桐呢,她比较通达,知道公司是公司,有公司的规矩,她面试的时候,说过一句话,适应是进入社会的第一步,当她没能力的时候,她愿意低头。
  向致远一愣。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气愤

下一篇: 《 桐花雨—尽兴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