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五十而知天命

作者:大象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8-09-11   点击:


  好久没有写文字了,但撂又撂不下,割舍又割舍不下,心里老是感到很憋屈。
  有一天,与位年兄闲聊时,下意识地说到了自己,近来身体有明显不适症状,一是眼花得不行,看东西模糊费劲;再就是咬东西感觉牙碜,很不舒服。他哈哈大笑着,遂用调侃的口吻对我说:“四十八,把眼花。你都没掂量掂量自己,多大的口齿了,还把自己当槐木小伙呢。不服老不行啊。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谁也不依不饶。青镜摩挲,白首蹉跎。眼看着自己奔五十了,满脸沟壑,两鬓秋霜,眼袋深陷,双目空茫,心里忽然间像打翻了五味瓶,颇不是滋味。孔圣人说过:“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几句话经典而持久,曾引起后世许多人的内心共鸣。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怎么倏地就冲到了五十岁的路碑前?五十岁,究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知天命,也意味着人的一半已经入土了。回头向来路望去,我深深地感觉到,人生就是一场漫长坎坷、风雨飘摇的旅行,甚至可以说人生就是一场从生到死的摆渡。不同的是,同样是旅行,这里面的故事,就曲折复杂得多了。有的人可能天生就是个幸运儿,吃得饱,穿得暖,刚上路时,有人给他遮着雨,有人给他挡着风,有人扶他上马,有人鞍前马后地陪护着他,就好像唐僧被徒弟和神仙保护着去西天取经一样。相反,有的人就远远没有这么风调雨顺了,吱哇一声落了草,就带来了年馑,天也塌了,地也陷了,缺衣少食,披星戴月,山一程,水一程,高一脚,低一脚,坑坑洼洼,踽踽独行,如同一场马不停蹄的裸奔。就这,还要时不时路途上遭遇世事的艰难,人心的险恶。
  要说,人的幸福大都是相同的,但各人的经历却迥然不同。
  不妨看看东晋大人陶渊明吧,他不愿为五斗米而折腰,曾拂袖而去,挂冠而归,最后隐于田园,耽于酒。他用自己的决绝和隐逸,捍卫了他作为纯文人的自尊自爱及高尚人格。记得他后来写过这样两句:“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我发现这两句诗,写出了他在蝇营狗苟的红尘世界里,面对幸运和不幸时,采取的鲜明态度就是,我自岿然不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来去逍遥自在。可见,他是古时超凡脱俗的文人,是洁身自好的文人,他不愿同流合污,不愿随波逐流,不愿与世俯仰。这一点,我们这些食人间烟火的凡夫俗子们,是难以望其项背的。
  无奈何间,在世俗生活中,我们看见许多人,高兴了就喜笑颜开,愁苦了就闷闷不乐,烦躁了就发发牢骚,甚至暴跳如雷,更甚至来个郁闷无极的国骂。除此而外,只能默默地接收承受忍受铁青的现实撞击。因为我们每个人,为了生活还得继续熬下去。
  每每这时候,我便经常用阿Q精神胜利法,特别迂腐地安慰自己,只要善良,只要正直,只要无私,熬过坎坷,熬过无奈,熬过悲催,平安幸福就不远了。倒也是,有时真的很幸运,简直幸运得有点让人猝不及防。那是1998年4月下旬的一天夜里,我梦见自己躺在车村中学教导主任的床上。突然,房门啪的一声被撞开了,随着一股强劲的风,一个筛子般大小的东西,黑颜色的,圆圆的,像飞碟一样,高速旋转着,端直朝我的头上而来,我惊魂未定,慌忙欠起身子,一把抓住了。谁也想不到,原来是好运降临了。到了第二天下午,从县上回来的人,说我被提拔为学校里的教导主任,周围许多人听了直摇头,怎么也不相信,我也觉得这是天方夜谭,也许有人弄错了,也许有人跟我开玩笑。原因是,我从来想都没有想过啊。
  不过,人的运气总有好有坏。记得此前有好几年,家里日子真过得糟糕透顶,喝凉水也嗑牙,仿佛倒了八辈子霉运,不好的事情接二连三,纵有九重石门也挡不住。那是1976年,上小学一年级时,父亲被恶人讹诈陷害,先是神经失常,接着失业在家,不久母亲也患上风湿性心脏病;更让人难忘的是,当年秋季淫雨霏霏,家里的窑洞摇摇欲倾,我们全家被迫搬到了村外荒凉的砖瓦场,实在无法可想,就收拾了几间漏风漏雨的烂瓦房蜗居下来。那几年,日子真叫苦焦,年年青黄不接,事事拆东墙补西墙。春天里,爷爷经常带着我们兄弟俩,在沟里开荒地,种包谷,种洋芋。后来,哥哥二年级辍学务农了,妹妹三年级辍学放牛了。再后来,砖瓦场要开办了,村上干部往我们家跑了一回又一回,全家人又被逼得走投无路,重新回到了半塌半不塌的老窑洞里。
  就这样,我的性格便渐渐变得沉默寡言,心理负担越来越重。也许是慢慢地长大了,懂事担当了,升入初中后,我曾暗暗地对天发誓,将来必须考上学;不然,宁愿回家爷爷孙子一块种地,也绝不上高中。那时,就憋着这口气,点灯熬油,三更半夜,日日下苦功夫。静静的深夜里,我常常辗转反侧,一回回叩问着老天爷,我的磨折怎么就这么多?苦难怎么偏偏就让我们一家人遇上了?人的命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人的命,天注定。许多人都这么说。但起初我老是半信半疑。事情也真凑巧,1994年的暑假里,我参加了省作协的培训,作家们向学员推荐了一些必读书目,我曾去了中山街古籍书店,看到《道德经》《易经》《梅花易数》等书,一股脑儿买了回来。说真的,我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些国粹,曾读了一遍又一遍。当时,我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就是想弄明白运气是怎么回事,命运是怎么回事。结果却大出意料,我觉得《道德经》是一门关于“道”的大哲学,深入浅出,微言大义,它教会了我如何看清问题,如何处理好问题,如何齐家修身治国平天下。而《易经》《梅花易数》是一门关于“易”,也就是关于变化的神秘学问,它教我看清了任何一个事物都是阴阳矛盾统一体,随着天时地利人和因素的变化而变化。如何理清物与物之间的生克制化关系,如何由物与物之间的生克制化关系推演后来的结果,这种由物及物、由表及里演绎出来的预测体系就是所谓的“易经”。我的亲身感受是,它是我们中国先哲们智慧的结晶,绝对不是迷信!它是一门很神奇很深奥很精微的预测科学,就像我们现在的天气预报一样。
  然而,人间正道是沧桑,这句话放到任何时候都没错。
  也许到现在,我才算真正明白了人生是怎么回事。人生究竟是什么呢?我理解,人生就是披着文明皮毛的狼奔豕突的动物世界,每个人都被驱赶着,被追逐着,被践踏着,被拥挤着,赤裸裸的,血淋淋的,熙熙而来,攘攘而去,跌倒爬起来,一步步成长起来,成熟起来,坚强起来,乃至强大起来。所以,在漫漫人生路上,我们要绝对感谢两种人:一种是给予自己帮助的人,这种人叫恩人;一种是背后给自己捅刀子、把自己逼上梁山的人,这种人叫敌人或者对手。因为恩人,不但给了我们物质帮助,还给了我们莫大的精神鼓励,就像照耀我们不惮于前行的一盏明灯;因为敌人或对手,实在太像拦路虎,它会把人逼到低谷甚至绝境,最后激起人的求生欲望,开发人的求生智慧,锻炼人的求生本领。
  有人说,人生苦短,难得几回搏。搏就搏吧,咬紧牙关忍耐着,挣扎着,打拼着,命运之神便会悄悄给你打开另一扇窗。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置之绝地而后生,也可以看作起死回生。既然像久旱遇雨,像枯木逢春,就一定活出了格局,活出了状态,活出了精彩。
  无论如何,运气还是非常关键的。有句老话这样说:不可把运气当本事使。可想而知,运气对一个人何其重要。我觉得好运气能带来好缘分,好运气就是在对的时间对的场所里碰遇最好的人和事,形成一个人的好磁场、好气场。如果身处如此环境,你就会如沐春风,如鱼得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说到这里,我不能不提《周易》对我的影响之大。《周易》是一本千古奇书,它的观点天人合一,内容上通天文,下晓地理,中通人事。在一遍遍研读中,我发现它是我国古人认识世界的一种方法论体系,既能验证过去,也可预知将来。目前,它最大的现实意义,就是告诉我们任何时候都要顺其自然,都要顺天应地适时去谋事。
  估计到五十岁,许多人就开始忆旧,开始慢慢总结人生了。其实,在五年前的2013年,我就已经开始怀旧了,一回忆就断断续续,源源不断,不可收拾,简直像演电视连续剧似的,一口气写出了老村记忆系列散文,七十多篇二十多万字,现已结集为散文集《生命之根》,即将付梓。回忆过去是一个很滋润很富足的审美体验过程,能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淡化的却是苦难,能留到我们脑海里的,除了快乐,就是甜丝丝的幸福。当然,回忆也让我深深地相信了“缘分”。缘分是个非常奇妙的东西。你不妨静下心来,仔细琢磨,相逢是缘,相知是缘,相惜是缘,相忌是缘,相恨是缘,相弃是缘,相害是缘……在我们的平常生活中,还有什么不是缘呢?还有谁没在缘分的网格里游走着呢?试问,谁究竟能真正主宰自己,主宰这个大千世界?在社会生活中,人都是极其渺小极其卑微的东西,譬如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譬如一滴弱不经风的水珠,纵然坚挺如一棵大树,纵然宏伟如一座长桥,即使折断了,坍塌了,第二天地球也照样转,太阳也继续升起落下。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秩序还是原来的秩序。谁都不能日能得像孙悟空,能腾云驾雾,能上天宫,能下地狱,能一个筋斗来到西方极乐世界,又一个筋斗回到地上。
  所以,相比朗朗乾坤,一个人的生命是极其有限的,极其短暂的,我们都不必想得太多,想得两短三长,想得食不甘味,想得寝不安枕。年前,儿子结婚时,曾有好些人问我给娃把房买下了么,有人问我给娃把车买下了么。我说,我一个人挣工资,全家人吃喝拉撒,哪能顾得上这些。纵然有能力,我也不会这么干。也许有人认为这是我的托词,原因是我本人也无力办这些事儿。但他们不知道,我心里却这么想,我把他带到世上来,教育抚养成人了,给他成家了,我的责任就算尽到了,任务也算完成了。买车不买车,买房不买房是儿女们自己的事情,我不能代庖。有句老话这样说,一个猪娃头上顶三升糠,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还是珍惜眼前,活好当下,做好自己的事情,千万别舍不得吃,舍不得花,包揽得太多了。一句话,让他们自己去奋斗吧。
  人生七十古来稀,五十岁也算身经百战了吧。这个年龄的人经过风,淋过雨,吃过亏,走过弯路,经遇过各种各样的人,看过人的眉高眼低,受过人的热脸冷屁股……所以,水涨船高、饭香屁臭的简单道理,还是有切身体会的。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这话很有道理。一旦走进社会这个大染缸,美好的天性就慢慢地淡化了。人来源于动物,虽说会思考,有理智,讲文明,但人性极其自私,极其复杂,总有丑恶丑陋龌龊不堪的一面,譬如泥鳅的狡猾,豺狼的贪婪,蛇鬼的阴险,豹子的凶残……
  这个世界上并不缺少天才,也不缺少疯子和低能儿。因为世界是两极的,更是多元的。丑恶与美好,真实与虚假,善良与凶残,神性与兽性,相生而相依,相辅而相成,这才组合成了熙熙攘攘、融融泄泄的大世界。有一句海洋群落食物链如此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青泥。”放大一点看,人类社会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世界呢?      
  五十岁,是人生路上的一个里程碑,也是一个很尴尬的分水岭。这时候,我们明白了很多很多事情,却剩下了越来越少的生命。人的生命是世间最宝贵的东西,它就像一盏灯,“油”只能一天比一天少。但在这个世界上,即使再有钱的人,也似乎很难买到这种“油”。记得前几天看到一则消息,说是一个富豪在医院里,临终时看钱买不了自己的命,一下子崩溃了,气得把撒得满楼道都是。让人好不悲催!故而,我们还是珍爱生命吧,平安就好,快乐就好。
  写完这篇文字的时候,我站在自家的阳台上,窗外冷风呼呼地刮着,铅灰色的云块很沉很低,就盘踞在楼顶,老天爷仿佛皱着铁青色的脸皮,似乎要发生什么事儿似的。
  天意从来高难问。但知天命的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心里很释然,很坦然,只想图个逍遥自在。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老师,节日快乐

下一篇: 《 谁来陪我一辈子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走过青黄不接的日子,依然保持善良、乐观,这才是生活的达人。现在总有些人走不过那些坎,认为日子过不下去了,看看作者的文字,就会知道有惨的,可还有更惨的。没饭吃惨了吧,人家还会没房住,每天过着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总以为这样的日子过不下去了,可咬咬牙又过来了,不怨天不怨地,内心逍遥自在。从这个意义上讲,这篇文章很有意义,希望更多的人看到。加精。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千千

    我从来没想过年龄的问题,我只想着珍惜生活中每一个美丽的日子。问好老师,学习你这种豁达的心态:)

    2018-09-30

    回复

  • 沁芳闸

    为大象老师那种笑傲江湖的姿态鼓掌。

    2018-09-11

    回复

    • 大象

      @沁芳闸 谢谢美女老师的雅爱。

      2018-09-1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