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尾声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9-10   点击:


  不是这样—说服
  贺天辰不急不怒,不懂不乱,一鑫,这话就有些刻薄了,这件事,我们是有失误,但谁没失误,这个金额的投资在天辰是大事吗,天辰一年的总投资是多少,你当然知道,你认为我会关注这件小事,不过是公司转型,我才开开会,定定调子,真的到了,这样的投资额,让我关心的地步了吗,原是你让你练手,快速进入运营阶段,才有这样的让步,从出了这事,我一句没怪你,你可是天达的法人,你没责任吗,你跑去旅行了,走之前,有过各方面的管理吗,没有,你在外面一个月,想过公司的事吗,没有。出了事,怪这个怪那个,这是你的姿态吗。
  贺一鑫有些脸红了,是呀,他好似是没当回事,他不当回事,父亲更不可能当回事,他有些不知所措。
  不是这样—进退
  贺天辰语重心长,一件事,怎么看都好似有理,但你有你的立场,你母亲妇道人家,几年不上班了,被小唐几句话,弄得疑神疑鬼,也罢了,你个年轻人,不能如此糊涂,几句话下来,连父亲都要怀疑,你认为我能做什么,把投资款转给别人,我傻呀,最亲不过父子,我会做对你不利的事吗,一鑫。你怎么这样,经不起别人的撺掇,真令人伤心。
  贺一鑫低头,好似自己是不对,可是周静说的对,那个协议,就是禁不起推敲,当然父亲说投资额度太小,他不当回事,好似有理,可总感觉吧不对,父亲的话有些牵强。他想了想,爸爸,江达是你选的,这不是我定的吧,因人成事,也就是用错了这个人,才有了今天的局面,我没有管理好天达公司,但这个人,是你选错了吧。
  
  不是这样—承认
  贺天辰点头,人有失手,我是看错了,只见了几面,他是你王阳叔叔介绍的,我就大意了,光听说,他有个同学的父亲很有地位,以为对公司的发展有利,和江达谈过几次,感觉很内行,就点了头,我承认,是我看错了人,大意的,有些疏忽了,用人的错,我承认,但公司成立了,你没有及时的管控江达,是你的问题,做为总经理,你的心思,在公司几分呀。
  一鑫看父亲承认用人失误,也不好再说什么,他一样的有错误,为了小婉的事,是有些没顾上公司的事,他点头,我是有些分心,是我的错误。
  贺天辰点头,一鑫,我们不怕错,怕的是父子离心,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不是这样—委托
  贺天辰看一鑫的神态好些了,才说,你妈妈对我有误会,可能是叶婷的事,你亲眼看见了叶婷是什么样的人,人家对我没想法,是你妈妈有妄想,还以为,我是几十年前的白马王子吗,叶婷那个人,有人家的傲气。
  一鑫承认,叶阿姨是个正经人,我知道,我会劝服妈妈。
  贺天辰点头,家和万事兴,你说,你妈不认小婉,你回不了家,现在她回了周家老宅住,这一家子人,四分五裂,让人家笑话。一鑫,你去老宅看看,让你妈也感觉你关心她,你好好的劝劝,日子是咱们一起过,不要听外人的话,对自己家的人,疑神疑鬼,白让人笑话。
  不是这样—脱身
  贺天辰起身,一鑫,过去的事情过去了,不要往回看,我们要朝前看,好好的做点事,不要让人看不起。家人更要团结,不要随便怀疑,你一怀疑,就让人家低看了你。
  一鑫点头。
  他心里想,各有各的理,谁也弄不清,他其实并不想弄清,弄清了干什么,和父亲反目,还是让父母离婚,算了,只要父亲不离婚,贺家还是贺家,天明公司的事,抓紧时间好好做,过去的过去吧。
  表面上父亲还让自己照顾母亲,劝母亲回贺园,这表示父亲还想一家人在一起。
  
  不是这样—警告
  贺天辰和唐总通了个电话,先是说明了自己原不知道美娟的身份,也是十几年不见,没认出当年的小丫头,没好好照顾,是自己失礼。只是美娟没追上一鑫,是两家的遗憾,现在美娟心有不满意,对自己有些误会,和周静说了些荒唐的话,弄得周静身体更不好了,他非常担忧。
  唐总极客气,替美娟的任性道歉,又说,这孩子,从小惯坏了,没父母的孩子,别人不好多批评,自己也是能惯就惯,能迁就就迁就,这才养成了她的脾气,说一不二,有些任性,不过贺总放心,公司会派人过去,一个司机,一个秘书,会约束美娟。
  不是这样—暗示
  贺天辰也说,对呀,是该过来几个人帮帮美娟,一个小姑娘在外地不易,要是有什么意外,让人担忧。
  唐总马上说,后天人就过去了。
  贺天辰放下电话,唐美娟,我对你非常客气了,希望,你点到为止,不要再折腾了,否则,我不会客气。
  唐美娟和付云白不同,付云白闹腾是为了找小婉,从来不涉及贺氏的业务,和贺天辰的安排与打算,也就是说付云白折腾不到贺天辰的底线上。
  
  不是这样—安居
  周静在老宅过得还好,院子里有空地,钟点工是乡下来的,种了不少蔬菜,水灵灵的,院子里没什么花,不知道为什么,周静看着这蔬菜,有些亲切感,以前母亲也种过,还搭了葡萄架,她的眼神充满了回忆。
  保姆到是嘴严,不多话,晓得周静不开心,就不多说话,只是做饭的时候,会和她聊几句,吃点什么,劝着周静多吃几口,总是说,看一鑫的份上,别让一鑫担忧。周静听见一鑫的名字,也是摇头,这孩子,为了个女人,不顾我的死活,保姆忙说,年轻人为了爱情发昏是有的,不过,长大些,就懂得世上有个娘,才是幸福。
  不是这样—做饭
  一鑫这几天,到是跟着电视学了几道菜,今天特意跑来给母亲做饭,周静开心些。一鑫看母亲高兴,就说,我和爸爸吵了几句,为了公司的事,我支持你的看法,周静一愣,天辰在家里一向板了脸,一鑫挺怕父亲,从小到大不顶嘴,忙问他,你父亲怎么讲。
  一鑫说,那个金额的投资是小份量,他没当回事,人是王阳介绍的,就大意了,当时见了几面,看江达挺内行,说得头头是道,就大意了,他承认,他用错了人,我一看爸爸能认错,不好再讲什么了。
  周静点头,你父亲认错是不易。
  一鑫看母亲态度有点松动,就说,爸爸批评我,对你不孝顺,我让多来看看你,他说,你还是回去贺园,那里条件好,不比这里,还是位置偏了。
  
  不是这样—舒服
  周静听了舒服些,不过还是生气,他和叶婷来往,太过份了。
  一鑫忙劝,妈,你别误会,那个叶婷我见过了,人真不错,不是那种女人,她和父亲没什么,就算有什么,你怕什么,你有我,他们有什么,只是过去,而且人上了年纪,那个女人也不是当年的模样,也老了呀。
  周静说,她老了。
  一鑫点头,当然了,有皱纹,身材也一般。
  一鑫心里想,叶阿姨,你不老,我只是为了哄妈妈。
  不是这样—原来
  周静这才平静些,我说吧,人能不老吗,她又没有我的生活,哪里能整天美容,对,我比她年轻。
  一鑫心中想,算了吧,你们最好不要见面,否则你会失望。
  周静欢喜些,吃了一鑫做的菜。
  一鑫继续劝,妈,我们是一家人,你住在这,我住在公寓,爸爸在贺园,像什么话,你回去吧,这是爸爸的意思,可见他还是看重你。
  周静冷笑,他哪里看重我,他看重面子。
  周静固执的不回去。
  
  
  不是这样—失望
  一鑫有些失落。
  保姆劝他,你多来几回,多说说,太太这次是生气,她好似相信了唐小姐的话,以为先生欺骗他,我看不是,先生那人,那么能干,贺氏集团是他的,他折腾什么呀。
  一鑫点头,临走给保姆塞钱,阿姨,我会经常过来,你劝我妈,多出去走走,一个人老是闷着,心情不好,还会乱想。
  保姆收了钱,保证,一鑫,你放心。我知道的。
  保姆心想,这份工挺好的,能拿三份工钱。
  不过也是烦人,这个周静情绪不稳定,脾气太坏。
  不是这样—烦恼
  保姆对这份工作是矛盾的,钱多,活少,可是人太难伺候。
  周静的情绪不稳,有些喜怒无常,要不是心理强大,这个活还真不好干,可是几年相处下来,有时候羡慕周静一副贵夫人的风光,有时候可怜她把有钱有闲的日子,过得水深火热,心境有些复杂。她明白,贺天辰重用她,是因为她嘴严,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干活拿钱,这是贺天辰的要求。这个家里,保姆早知作主的是先生,不是周静。
  看着一鑫,到是赞叹,这个孩子,到还孝顺,不过婚姻一事,没顺了母亲的意,这不家里成了鸡飞狗跳。人人烦恼。
  不是这样—约束
  唐氏的人来了,唐美娟对司机没什么不满意,她的要求是能开车,能当保镖,可看见秘书有些皱眉,这个秘书是叔叔的秘书,已经五十来岁,精明冷漠,对人没个笑脸,到像你欠了她八百块钱。人们都叫她吴姐。
  唐美娟嘴一撅,吴姐,怎么敢劳动你来呀,公司那么多秘书,不让她们跑腿,你可太惯着她们了。吴姐脸绷得紧紧的,唐小姐客气了,这是我的工作,也是你叔叔的意思,他说,你认真工作,态度端正,他很满意,但是不该管的事,不能管,业务是大局,不能影响公司的形象,这一点唐小姐,肯定知道。
  唐美娟本能的要反驳,可是在天辰集团一年来,她也磨了不少性子,还能忍耐一下,就点点头,是的,我知道。
  不是这样—规范
  吴姐对工作的事,料理得清清楚楚,唐美娟想,其实让吴姐做这个主任就好了,根本不用自己操心,可是她一外出,吴姐必在身边,她本来想看周静,可是吴姐说,贺太太身体不太好,需要静养,不宜打扰。唐美娟生气了,我干什么,用你管。吴姐还是一脸的冷静,我不管你的私事,但你不能影响公事,如果唐小姐有意见,可以和唐董事长抗议,调我回去好了。
  唐美娟暗中运气,这个老女人,真讨厌。
  讨厌是讨厌,可是不能告状。
  她想到了《红楼梦》中宝玉说,女人老了,成了鱼眼睛,就故意调侃吴姐,吴姐,你肯定读过红楼梦,贾宝玉说,女人未出嫁时是珍珠,这老了成了鱼眼睛,你说对吗。
  吴姐点头,有道理。
  
  不是这样—事态
  事情进展还算顺利,天达公司已经注销了。
  许敏办注销手续的时候,明显的感觉不对。原来公司注册时就有一份授权书,江达居然授权一鑫替他办理相关的工商税务手续,有完善的手续,还做了公证,她想难道,江达那时候,就想着溜之大吉,而贺家也能凭授权书,办理相关的手续,让此事划个句号。
  许敏有些困惑。
  她把授权书的事,和付云白提了一句,观察云白的表情。
  云白也是一愣,不过云白的态度还是那样,许敏,这事能这样,就算了,我们就是打工的,何必纠结这些,你把它看做两个股东之间的游戏。天辰的股份在贺家,天达的股份是他们的一个交易。
  
  不是这样—原来
  许敏点头,也可以这么看,可是站在公司的角度不是这样,天达公司,就这样结束了。
  付云白笑笑,天达公司不是我的,不是我的,是贺天辰和江达的,他们你情我愿,我们何必多事,况且,我们就算有什么怀疑,也没有证据,许敏,不要多事,这事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就是一个员工,好不好,按理说,天达公司注销了,和我们无关了。你说是不是,如果你还愿意留下来,我们一起到天明公司,大家做点实事,苏天明的人,你知道,他是认真做事的。如果不喜欢,你拿三个月的补偿,也不吃亏。
  许敏想想,也对,好吧,也轮不到我多事,就这样吧,做生不如做熟,我和你一起到天明公司,苏天明那个人,靠谱,比贺天辰靠谱多了。云白一愣,她现在居然直呼贺董的名字,看来尊重之心已无。
  
  不是这样—机会
  唐美娟想到了许敏,她要约见许敏,吴姐不知许敏是谁,就没有阻止,但唐美娟和许敏喝咖啡,吴姐还在另一桌陪着,唐美娟皱眉,可是想想,这家咖啡厅,坐位和坐位之间,距离不近,如果她小声说话,吴姐听不到。
  许敏已经知道了唐美娟的身份,犹豫着要不要来,最后还是来了。
  唐美娟亲热的拉着许敏的手,许姐,有段日子不见了,你可是更漂亮,更有气质了。
  说完,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套化妆品,我知道,你喜欢这个牌子,许敏忙婉拒,唐主任太客气了,我不能收。
  唐美娟不由分说,放进许敏的包里,别这么生分,我们是姐妹,不要主任主任的叫,都叫远了,许姐,咱们共事一年多,你一直是我的大姐,我心里特感激你。
  
  不是这样—真话
  唐美娟的声音时高时低,有时候说美容的事,有时候说服装的事,吴姐一直认真的低头看一本书,好似并没有注意她。唐美娟轻声说,许敏,我一直感觉天达的事有问题,我相信,你也有感觉,姐,咱们当是闲聊,你说,是不是有问题。
  许敏下意识的点头。
  发觉不对,又摇头。
  唐美娟又说,姐,这是聊天,你不用紧张,我只是有些好奇。
  许敏叹了口气,唐主任,我也感觉有问题,不过,只是感觉,这种感觉没什么意义,这事已经结束了,你不要再多事了,我知道你为了一鑫,可是人家是父子,一鑫不一定什么不懂,他只是不想懂。
  
  不是这样—重点
  唐美娟不死心,许姐,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有职业道德的人,有些事,你不必做,但你不能连句真话都不讲,这样对吗。
  许敏低头,终于说,公司在注册的时候,就有一份授权书,是江达授权一鑫,可以代表他办理,相关的工商注册和注销的手续,还做了公证,这个公证,应该在公证处有备份。
  许敏说完了,站起来,唐主任,我知道的就这些,已经和你讲了,换了场合,我不会承认,说完,她匆匆走了。
  唐美娟脸上露出了笑容。
  不是这样—行动
  唐美娟果然弄到了公证的那个复印件,虽然多花了些钱,她感觉值得。
  她把这个复印了几份,分别特快给了周静和一鑫。不过她估计,周静不一定收的到,先给周静发了个短信,告诉她有这么回事,让她注意快递,一鑫那里,她不担忧。她知道,一鑫可能知道授权书的事,她只是敲打他一下,不要让贺天辰操纵。
  一鑫看到了授权书的复印件,他果然知道,当时不在意,现在看着,是有些明白了。
  可是他还是用打火机烧了复印件,叹了口气,给保姆打了个电话,注意家里的快递,不要让我妈看到。
  
  不是这样—行动
  保姆还是晚了一步。
  周静因为收到了短信,这几天特别留意,一直打发保姆外出买东西,一会儿是买那个,一会儿是买这个,保姆有些不厌其烦,周静就故意生气的说,你要不愿意干,就早说,我找别人,这么高的薪酬,不信请不到愿意跑腿的人。
  保姆只好频频外出。
  周静看了授权书,打了个电话,一鑫陪我去见你父亲,我该和他谈谈了。
  
  不是这样—责任
  贺天辰看了看授权书,不以为然,这事我不知道,注册手续不是我办理的,是王阳安排的。王阳被一个电话叫了过来,他到是很镇定,这很正常,江达在外地,在当时不能过来,就把身份证给了办手续的人,写了个全权委托,人家代办的人很专业,就加了个注销时,也可以委托办理,这是常有的事,有些股东还是上了岁数的老人,都会授权的。
  一鑫也解释,妈,这是常有的事。
  周静冷笑,这么大的事,江达都不出面,我现在都怀疑,他的证件都是假的。
  王阳摇头,那不会,公证处会审核的。
  周静低头,反正这事,总看着哪里不对,我也请教了朋友,他们说,这种合作,既然我们出了地,根本不用出那么多的流动资金,如果我们出钱,财务的人,由我们负责,根本不会财务是对方的人,明显不对。
  
  
  不是这样—问责
  周静说,我今天既然来了,我也委托了我的律师,他一会儿过来,我也做了全权委托,贺天辰,我要求审计这件事,我有这个权利,我也是大股东,我要你给个交代。贺天辰冷笑,周静,你不要糊涂了,所有的文件签字,都是一鑫的,你审计哪一个。
  周静看看儿子,一鑫点头,妈,是我签名,就是天辰集团的会议,最后的批准权,也是我的签名。
  周静站起来,贺天辰,你不是人,你早就做好了圈套,才让一鑫签名,就是为了现在躲开我的审计。
  贺天辰看看一鑫,一鑫,当时你有你妈的授权书,你的股份在那里,天达是你的法人,当然是你签名,如果你不是股东,我自然不会让你签名,这是你的责任。
  不是这样—变故
  周静上前给了贺天辰一个耳光,你算计我也罢了,还算计儿子了,你真不是人,我和你离婚。
  贺天辰还在惊讶。
  王阳突然上前拉住了周静,你知道吗,叶婷已经来过了,你离婚多好,他们可以鸳梦重温,这句话一讲,周静的脸色变了,他们,他们,做梦。
  周静晕了过去。
  贺一鑫还愣着,王阳到是打了120.
  
  不是这样—尾声
  周静是中风,医生说,她很长一段时间,也许一辈子都在床上了。
  小婉主动要求侍疾,说这是儿媳妇的责任。
  周静已经无力骂人打人,发表意见。
  贺天辰当然不会离婚,不仅没有离婚,还天天跑医院,一副情深义重的样子。
  只是在医院里,他只是坐在沙发上,看他的文件,几个小时后,沈小明接他离开。
  天明公司成立了,贺一鑫和父亲达成协议,他把他的股份卖给了贺天辰,天明公司和天辰集团无关了,用股份换了地块。
  所以新的公司不是天明公司,而换成了鑫明地产。
  贺一鑫觉得这样挺好,他不想和贺天辰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了,他搬回了周家,他和小婉说,以后他是鑫明的贺一鑫,不是天辰的太子。
  唐美娟挺后悔,周静的事,她有责任,但没容许她后悔,被吴姐带走了。
  付云白成了鑫明的办公室主任,许敏是人力部的经理,一鑫说,他信任许敏。
  王阳离开了贺天辰集团,去了美国,贺天辰给他的礼物是一张机票,还有一封短信,是由沈小明转交的。信的内容,极简单,我知道一切是你做的,为了你的妻子,你恨周静,你做的一切,不是为了钱,当然,你也得到了一份钱,你更乐意的是,把一切真相告诉周静,让她生气,让她痛苦,所以你才和谢小婉合作,所以你找来了江达。我现在知道,江达是你妻子的亲外甥。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周静会在病床上渡过。你可以满意了。
  我可以追究,但不想追究了,因为,我放过了你,也放过了自己吧。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天达

下一篇: 《 桐花雨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唯放过,才是最好的成全。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