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猫与生活

作者:大象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8-09-09   点击:


   
  一日,喜成老弟在朋友圈发了个视频,两只可爱的小猫,在临摹过的废纸上,一前一后,时而像兄弟追逐,时而像伙伴嬉闹,时而像跳起扑蝶,时而像情人熊抱,时而像力士摔跤,时而像毛驴打滚,时而像东坡醉卧……它们开心活泼,自由自在,无忧无虑,那自娱自乐的天真,那随心随性的慵懒,那活灵活现的娇憨,简直看得我如痴如呆,真的好像醉了。
  于是,我就不由得想起了猫。猫曾经是最可爱我也最喜欢的小动物。过去,在我们那穷乡僻壤之地,几乎家家都有养猫的风俗习惯。目的性很明确,就是为了防止鼠辈窃食庄稼,糟蹋粮食。自我记事起,家里就养着猫,曾养过黄猫、黑猫、灰猫、栗猫。对于猫的机灵敏捷,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有一回,放学回家一进门,我就抱起了炕上慵懒的大灰猫,在屋子里打转转,兜圈圈。它忽然睁开了眼睛,猛地挣脱我的怀抱,跳到地上,蹑手蹑足,雀步向前,像利箭一样,倏地射了出去。随着吱吱吱的叫声,大灰猫叼着一只肉嘟嘟的老鼠,从粮囤背后钻出来了。
  也许是童年的缘故,也许记忆太遥远了,我总感觉在那个年代里,老鼠肆无忌惮,穷凶极恶,简直能吃人。纵然光天化日之下,也能院子中成群偷袭,掳走一只只紧跟鸡妈妈觅食的小鸡娃,让不会说话的奶奶很伤心。为此,我们曾经迁怒鸡妈妈,指责它不操心,连自己的儿女都保护不了。夜里,爷爷突发奇想,在屋子里的木棚下,吊了一个磨盘大小的麦草笼,让我们把鸽子大的鸡娃放到笼里。不行,还是不行。鸡娃们还是被老鼠咬得噗噜噜乱飞,嘎嘎嘎大叫,爷爷急得大声吆喝着,慌忙点亮了煤油灯。我趴在被窝里,借着忽悠悠的灯光,看见鞋子一样大的硕鼠接二连三,扑里扑腾地跳到了地上,几只鸡娃半死不活,扑闪着翅膀,正在地上拼命挣扎。实在无可奈何,爷爷就给草笼上面编制了一个圆圆的盖子,把鸡娃们严严实实地罩了起来。但老鼠照例上蹿下跳,吓得鸡娃们叽叽嘎嘎大叫,让人睡不好觉。这时候,哥哥找来了两根细细的长竿子。夜里,爷爷和奶奶时不时地拿起竿子,在地上乱打,在木棚上乱敲,以惊扰防范那些蠢蠢欲动、作作索索的歹徒出没。
  不久,包产到户了,各家都过起了小日子。有人从县城街道里买回了鼠药,见人便说很厉害,特别管用,大家不妨日后试试。一开始,村里养猫的人,怎么也不相信。自从家乡去县城的班车开通了,鼠药才真正地流行开了。说句不好听的,村里的猫却一下子跟着遭殃了。那年,我家的猫养了一窝猫仔,老猫不知在哪儿吃了死鼠,就被毒死了。剩下五个猫仔,傻乎乎的,挤在茅草堆里,嗷嗷待哺。看着它们楚楚可怜的样子,娘把几个送给左邻右舍,家里留下来一个,像喂养没爸没妈的小孩子似的,辛辛苦苦地伺候了起来。她让哥哥买了奶瓶,我们每天挤了羊奶喂它喝。这是一只米黄色的猫,好不容易终于长大了。很不幸,却被鼠药毒死了。
  这之后,家里就再也不养猫了。不养猫,老鼠们又一窝窝地倾巢出动,翻了蛋。有天,村里来了一个货郎担,串村入巷叫卖鼠药,我们家索性也买了一包。娘烙了一个黑锅盔,剁成麻将牌似的小块,烧了半勺菜油。等油晾冷了,我们哥俩小心翼翼地掰开馍块,先抹上喷香的熟油,再撒上黑面面鼠药,然后找到家中所有的鼠洞,全放进去了。翌日清晨,我们哥俩打着手电筒,猫下腰,仔细地搜索了窑旮旯,墙犄角,大大小小,共十七只。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鼠药真的威武啊!接着,乡邻们就有人不断地下药,我也经常看见他们早上从家里出来,用铁锨端着死老鼠,倒在门前的沟渠里。
  农村有句俗话说:好猫好狗护三家。猫狗对我们百家百户是有益的。看见猫养不住了,养猫的人就跟我们当初一样,气不忿儿,有的人甚至骂过街了。因为有的猫吃了死老鼠,被毒死了。有的猫抓了鼠吃了肉也被毒死了。其实到这时候,事情已远远不是死几只猫那么简单,因为自从鼠药来到了乡下,方圆十里八村,有人也给庄稼地里下上了药,防止别人家的猪牛羊进地糟蹋农作物。所以,就势必出现了一些死猪、死羊、死牛之类。更凄惨更不幸的是,有的人家,亲人之间闹了矛盾,一时想不开,便喝老鼠药,急忙送医院,纵然翻肠倒肚,还是走上了黄泉路。老鼠药一旦有了市场,假药就泛滥了,买了一包又一包,没任何效果。不过,也确实有好处。有人寻死吃了鼠药,却屁事没有,好端端地活下来了。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食品药品管得严了,剧毒的鼠药农药被叫停了,谁也不能卖了。猫,又在开始活跃起来。
  这一系列猫鼠故事,让我忽然第一次意识到,原来猫与鼠的命运是休戚相关的。不仅如此,它们甚至还与百姓生活、时代发展,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02年,我进了县城。当年冬天,女儿来到了人间。去年的一天,十五岁的女儿对我说,她准备从同学家抱只猫回来养起来。我和妻子疾言厉色,极力反对。理由是,家里没老鼠,养猫有何用。再说,现在住单元楼,家里这么小,也不适合养。猫是吃肉的动物,没老鼠可逮,怎么办?没有运动场,怎么办?胡吃乱拉,怎么办?谁知,她嘟着脸,一肚子冠冕堂皇的道理:过去,人们养狗是为了看家护院,现在人们养狗难道还是看家护院吗?过去,人们养猫是为了保护粮食,现在人们养猫难道还是这样吗?如今社会发展了,单元楼里养,别墅里也养,这叫宠物!宠物!你们懂不懂?……
  我俩语塞舌僵,无言以对。我恍然认识到,这也许就是两代人之间的代沟吧。很明显,日新月异,时代大变化,我们的思想观念已经落伍了。女儿,她已经不能接受我们的观念,我们的生活方式。但不论怎么说,我们还是不答应家里养猫。
  结果很无奈,女儿的性格太执拗,硬是从同学家弄来了一只猫。它被装在纸箱里,白颜色,瘦骨伶仃,像一疙瘩不干净的棉花,见人就缩在角落里,苶呆呆,傻乎乎的。无疑,女儿却非常喜欢它,时不时给它面前放块馍。放学回家一进家门,就急忙抓出来,抱在怀里,时而抚摸着,时而亲吻着,时而端详着,时而絮叨着,显得亲密无间,非常友好。女儿还给它取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名字:闹闹。
  过了几天,女儿还网购了猫粮和食槽,一心一意地饲养起来。有时,出外吃饭,女儿还有意给它带些骨头或者鱼肉回来,帮它打打牙祭,美美地改善生活。每到周末,女儿还要给它洗个囫囵澡,用吹风机呼噜噜地吹干,用梳子把毛一丝不苟地梳展理顺。慢慢地,它的身子骨一天天壮实起来,浑身的毛也终于白起来,亮起来,干净起来。一旦缩成团,简直像个漂亮的雪球。天长日久,我的厌恶感稍稍削弱下来,闹闹的生活领地就变得越来越大,禁区越来越小了。起初,我给闹闹画地为牢,它是绝对不自由的。先是在北边阳台上给它设置了禁区,开始把它圈在小小的纸箱里,上面用纸板盖住;看它长胖了,就把它挪进了大纸箱;然后,又从大纸箱拿出来,只准许它在女儿房间和阳台上活动;最后,又向它开放了家里每扇门,每个房间任它自由出入。
  之所以,每个房间对它无禁区,是因为我有一次早起正在洗脸,忽然闹闹伸出两只前爪,轻轻地搭在门上,推开门进来了,它在卫生间的角落里拉完屎撒完尿了,然后舔了舔爪子,就出去了。接着,我就发现它每次都上卫生间拉屎撒尿,从不乱来。原来,这家伙虽不会说话,但是很通人性,甚至比我们人类还更爱干净。就这样,我最担心最纠结的事情,彻底放下了。
  所以,闹闹终于融入了我们的生活,获得了运动无禁区的自由。虽然它静吃静坐,淘气贪玩时,甚至将沙发都抓烂了,我还是慢慢地接受了它,它也慢慢地喜欢上了我。去年冬天的半夜里,它常常愣头愣脑地钻进我的被窝里,呼噜噜地睡大觉,一点儿也不怯生。高兴了,就在客厅里自娱自乐,追着一只花皮球生龙活虎地玩;或者在沙发垫上,滚来滚去,抓着自己的尾巴,酣畅淋漓地玩;或者跳上茶几,用两只爪子,交替拨着不倒翁,不亦乐乎地玩。闹闹是无城府的,无心计的,也是天真的天性的。我相信,我们尘世中的每个人都活得比不上它!比不上它的轻松快乐,比不上它的逍遥自在,比不上它的随性任性,比不上它的无忧无虑。
  说真的,闹闹让我忘记了生活中的压力,忘记了生活中的烦恼,忘记了生活中的忧愁。因为无聊了,寂寞了,郁闷了,愁苦了,我就逗闹闹玩儿。玩着玩着,我就啥都忘了,一切难事就放下了。是的,是闹闹教我学会了快乐。
  有一天,闹闹无缘无故不见了,女儿急得大呼小叫,找遍了每个房间,失望之后,竟然嚎啕痛哭了一回,我们费了九年二虎之力,才安慰她睡下了。我想,家住在三楼,阳台上的门窗都是关着的,唯有一种可能,就是从前门溜出去了。不料,就在这天半夜里,我听见房间有响动,赶紧起身去看,发现女儿抱着闹闹从楼道里上来。她脸上洋溢着失而复得的笑容,说她晚上一直都没有睡着,最后听到楼下有猫叫,就连忙下楼去找,果然是咱家的闹闹。
  可是,谁也想不到,今年春天里,我们的闹闹彻底失踪了。连续好多天,我们心里都觉得空落落的,谁也高兴不起来。尤其是女儿,说她好几次半夜做梦听见猫叫,就迷迷糊糊起来了,在家里每个房间,一回回地寻找……
  看着喜成老弟发到朋友圈的小猫视频,我忽然想了很多很多。猫由原来的捉老鼠,渐渐变成了现在养尊处优的宠物,供我们消愁解闷。只是,在红尘世界中,我们人何时才能活得像猫一样逍遥快乐呢?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船儿

下一篇: 《 一个非处的感悟(三)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说是养猫,可仿佛看到了二代人的生活画卷。小时候,鼠患成灾,养猫来捉鼠。后来,农村通往城市的公路通了,上集市方便了,很多人便买了鼠药,老鼠是毒死了,也毒死了很多猫。到了第二代,那便是把猫当宠物养了,养着养着还养出了真感情,可是猫终是走了,也带走了很多的快乐。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 千千

    所有的小动物中,我最欣赏猫,因为它喜欢自由,来去无影,独行特立。

    2018-09-30

    回复

  • 大象

    朋友说得对呢。小猫失踪后,我们一直很惦记。

    2018-09-12

    回复

  • 冰斯语

    小动物不仅可爱还通人性,岂不让人爱怜?

    2018-09-12

    回复

  • 东方玉洁

    又见大象兄的佳作。生活逸趣,往往都被忽视了,唯大象兄珍而藏之。

    2018-09-10

    回复

    • 大象

      @东方玉洁 久违了,东方老弟。看到你的名字,我就不由得想起汉代的东方朔,你和他有点像,很机智,很渊博,有奇才,有怪才。最近好吗?都忙些什么呢?

      2018-09-11

      回复

  • 大象

    谢谢主编老师十分精彩的按语。遥祝安好!

    2018-09-09

    回复

  • 沁芳闸

    有二代人的生活,还有猫与人的生活。是人养了猫,还是猫教会人快乐,简单的快乐。

    2018-09-09

    回复

    • 大象

      @沁芳闸 谢谢主编老师的点评。遥祝安好!

      2018-09-0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