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反感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9-03   点击:


  不是这样—反感
  贺一鑫有些不满意。
  爸爸,你这是干什么。
  贺天辰突然愤怒了,你问我干什么,要不是你,能有这些事吗。
  贺一鑫脸色一变,是吗,你怪我,好吧,我搬出贺家,我和小婉结婚,和贺家没关系,这成了吗。
  贺天辰冷笑,你以为,一个女人,无名无份不顾一切,生下你的儿子,是为了你,做梦吧,是为了你姓贺。
  贺一鑫不以为然。
  我相信小婉,她爱我。
  贺天辰看看儿子,终于不打算说什么了。
  
  不是这样—打算
  贺一鑫却有话讲,爸爸,现在这样对云白,于事无补,难道让云白有时间,天天想着如何针对我们吗,不如让她上班吧。
  贺天辰皱眉,这个傻孩子,还是不懂。
  他就是要付云白天天有时间,去处理这件事,付云白一直不赞成谢小婉进贺家,这点是真实的表现,不是装的。付云白骨子里清高,对贺一鑫也不大看得起。
  现在可以确定,如果谢小婉身后有人,不是付云白,另有其人,这个人,比付云白要厉害的多,因为他居然安排谢小婉住进凤凰别墅。而不是别的地方。那个地方,于他,确有意义。
  
  不是这样—熟悉
  想到这里,他突然有些害怕,有些茫然,他想了想,感觉自己刚才对付云白的安排,可能有些冒失。
  想想付云白唯一的优点是她既然对一鑫没想法,又有些善意,既然如此,没必要把她弄成敌人,他这些年来,唯一明白的一点是,不要轻易把那个人放进哪一个圈子,有时候父子都未必同心,比如现在,他和一鑫不就是如此吗,既然如此,付云白也不一定,和谢小婉的想法就一样。
  在谢小婉身后的人,肯定是对贺家的事非常熟悉的人,或者对他非常的了解,这一层,让他很不舒服。
  
  不是这样—电话
  他想了想,拨打了付云白的电话,只一句话,你明天还是在集团办公室上班吧。
  付云白有些奇怪,但还是礼貌的说,好的,谢谢贺董。
  贺一鑫挺高兴,虽然不知父亲为什么改变主意,但如果父亲针对付云白,他会不开心。他一直感叹小婉有云白这样的朋友,不希望云白受到伤害,云白是一个好人,对小婉好的人。
  贺天辰回头看看儿子,一鑫,我不会做过份的事,这一点你放心。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和和气气的解决问题,而不是互相伤害。这点,你放心。有什么事,希望你告诉我,不要背着我做什么,那会让我很伤心的。
  
  不是这样—商量
  一鑫有些感动,爸爸,我知道,有没有可能,您接受小婉。究竟有什么大不了事,一定要不顾忌小婉,毕竟母子分离,并不道义,她是孩子的母亲,这不公平。只是因为,她家境一般吗,这太过份了。
  贺天辰看着一鑫,这一刻有些动摇,一切为了他,他并不领情,只是现在,他不能妥协,因为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孩子,我不是要针对小婉,现在看来,此事决不简单,小婉所做的一切,另有目的,并不单纯,她住进了凤凰别墅,就是别有用心。你相信我的话,这件事后面,有人帮她策划,这个人不是付云白。
  
  不是这样—怀疑
  贺一鑫半信半疑,他不是不怀疑谢小婉,谢小婉从最初给照片,到现在一个多月了,却居然不和他联络,他已经怀疑,对方是不是真的爱他了,如果爱他,早和他联络了,小婉现在的许多事,都让他看不懂,不是当初刚认识时,那个天真善良依赖他的人了。他不想面对这一点,不想面对小婉或许不爱她,一切是个圈套。他相信一点,最初的一切,不是圈套,是爱情。可能到了现在,的确发生了变化。
  他低头沉思。
  贺天辰暂时没时间理会他,一鑫,你还是照常做你的事,记住一点,有事不要瞒了我,我是你爸爸,都是为你好,我们没什么不能谈的。你要是不相信我,会吃大亏的。
  不是这样—追问
  贺一鑫心里不是滋味,他是缺少担当,但并不笨,他总感觉,云白今天的话,还有没说完的。他想了想,去找苏天明,让苏天明帮他约付云白。
  再见到云白,他马上上前,云白,你和爸爸说的话,我听着好似有问题,你是不是说,我爸爸有什么把柄在小婉手中,所以小婉敢那样说,而且小婉在凤凰别墅,是一种暗示,对不对。
  付云白看着他,有些惊讶,他到是聪明,以为贺天辰听明白了,他不会懂,没想到他懂了,那么贺天辰呢,会不会也懂了。
  其实付云白,今天是故意那么讲,她就是要贺天辰心慌,只有贺天辰动起来,这件事,才有了结。
  
  不是这样—沉默
  付云白没说什么,一鑫,这事是你爸爸的事,你不要管了,其实我也不太懂,告诉不了你什么。
  一鑫抓住云白的手,你带我去见小婉,去凤凰别墅,好不好,你知道她住在哪。付云白摇头,也许,她又搬了呢,她在市区的公寓,这几天就一直没人。
  贺一鑫不放弃,别墅和市区的公寓不一样,如果她是租的,业主也好查,你带我过去,我要看一看。
  付云白想了想,这样吧,我和小婉联络一下,看她的意思,好不好。
  贺一鑫点头,你当着我的面联络。‘
  不是这样—声音
  电话到是接通了,是谢小婉接的,云白,你有什么事。
  贺一鑫抢过了电话,小婉,是我,一鑫,我要见你,有什么事,我们当面说,你这样折腾算什么,我们一定要见面。
  小婉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是她温柔似水的声音,一鑫,你还好吗。
  贺一鑫听了这声音,脸色马上平静了许多,他的声音也轻柔起来,我还好,你呢。
  谢小婉叹了口气,不好,我一点也不好,你说呢。
  贺一鑫说,我们见面好吗,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一起面对。
  不是这样—婉拒
  谢小婉还是轻柔的声音,一鑫,再过几天,你手机开机,我给你打电话,安排见面,这两天不行,孩子有些不舒服,我们在医院,你不要让我分心。好不好,听话。
  贺一鑫马上紧张了,孩子怎么了,要是不舒服,我更要在呀,还能帮帮你。谢小婉却坚定的说,不用,我自己能应付,你不要来了,我一有时间,就联络你。
  电话断了。
  贺一鑫回拨过去,电话关机了。
  贺一鑫把手机交给云白,云白,带我去凤凰别墅,我要知道小婉是不是还在那里。
  
  不是这样—犹豫
  付云白在犹豫。
  要不要让一鑫去,这样会不会得罪小婉。
  她最终还是摇头,一鑫,我不能,让你跟小婉通话,我已经破例了。你看小婉现在都关机了,我不想让她生气,如果那样,她以后不联络我,那有什么事,我都帮不上她的忙。
  一鑫,你不要意气用事。
  贺一鑫却坚持了,云白,你不感觉奇怪吗,小婉有事为什么不明说,这样是图什么。你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事不对吗。
  
  不是这样—拒绝
  付云白点头,我承认,不合情理,不过我们不是她,不懂她的处境,她如果见了你,你并不能让她进贺家,有什么意义。
  贺一鑫有些失落,她想进贺家,不想我吗,你是说,她看重我家,甚至超过了我。
  那你让我当了东西,准备和她结婚,算什么,你这不是坑我吗,你也许根本不了解她的打算是吗。
  付云白一时不知所措。
  但她还是坚信,结婚是一种选择。
  不是这样—变故
  贺天辰的这一天,注定是非常的戏剧性。
  早上,他和一鑫在客厅吃饭的时候,二人都有些没情绪,都在猜测谢小婉的下一步怎么做,他们不相信这个女人,会一直安静下去。这种状态是暂时的。贺一鑫想把母亲接回来,周静昨天一直求他,他已经不能承受了,他现在想通了,一切顺其自然吧,让母亲一直在医院里,似乎对母亲不公平,贺天辰看着他,你想事情更乱吗,你母亲如果知道谢小婉折腾的一切,会拿刀去砍人,或者花钱雇人,你想吗。
  这时候,贺天辰的手机响了。
  不是这样—偷听
  贺天辰拿起手机,只喂了一声,脸色马上变了,他马上起身,走向书房,贺一鑫有些惊讶,这家里就他们二人,父亲这是回避的自己,这几天,他们相处的不错,父亲接电话,都在他面前,是什么电话,让他行色匆匆,却本能的躲开他,他马上起身,走向关着的书房门,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把耳朵紧贴在书房门上,手试着推了一下门,果然父亲把门锁上了。
  书房的门,是父亲特意换的,果然隔音特别好,贺一鑫什么也听不见,他不死心,他就这么听着。
  不知过了多久,时间似乎停止了。
  书房的门突然开了,贺一鑫猝不及防,和父亲撞了个满怀,贺天辰恼怒的瞪眼,可是顾不上理会他,匆匆出门去了,过了几分钟,贺一鑫听见汽车发动的声音,他奔向车库,父亲的车已经开了出去。
  不是这样—跟踪
  贺一鑫马上开车,跟了出去,有些懊恼,父亲的车不见了,他想了想,恍惚听见一句凤凰别墅,他想到了小婉。于是把车朝凤凰别墅开去。
  这个点,车开不快,到处都是堵车。
  他突然想到了付云白,这个时候,他心里发空,付云白似乎让人安定,他给付云白打电话,你马上到凤凰别墅来,我在别墅门口等你,对,是小婉的事,你来吧,我父亲过去了。
  放下电话,一鑫心里舒服些,付云白比他冷静,而且他相信,有付云白在,他好像不那么惧怕父亲了,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公司的人,那么不把父亲放在眼睛里的。他要对抗父亲,就需要付云白支持。其实对抗什么呢,他只是恼父亲,现在了,依然不相信他。
  
  不是这样—奇怪
  付云白本来在去公司的路上,现在只好往凤凰别墅赶,她一直打小婉的手机,一直关机,她有些生气,这小婉为什么一直关机,是在躲她吗。
  出租车司机,到是挺高兴,凤凰别墅不近,这一趟车费不少,付云白打不通小婉的手机,就给苏天明打了个电话,说是真奇怪,一鑫一大早打电话,让我去凤凰别墅,你说怪不怪。苏天明说,一鑫最近压力挺大的,估计是有小婉的消息了吧,你见了他,态度好些,他最近日子不好过。
  付云白并不同情一鑫,活该,敢作敢当呀,事情是他惹出来的,别想总让别人善后,我看他是活该。
  
  不是这样—会面
  到了别墅门口,付云白给司机付了车费,司机说,这个地方,不好打车,要不要我等你,付云白犹豫了一下,不知道什么事,也不明白多长时间,这等车的费用,也不少呢,她道谢说,不用了,我看朋友,他有车。
  司机看见贺一鑫的车,笑笑走了。
  付云白走向贺一鑫的车,打开车门,坐进去。
  一鑫看见云白,这才松了口气,我爸爸一早接到一个电话,还不让我听,后来就开车出来了,我没跟上,不过我听见,他提到了这里。
  
  不是这样—考虑
  付云白反问,你一路上,没看见你爸爸的车吗。
  一鑫摇头,没有,在市区一直堵车。
  付云白在考虑,这是不是一鑫的计谋,让自己带她找小婉,自己到底要不要带她过去。
  后来想了想,一鑫不会欺骗人,还是过去吧。
  到了小婉的别墅门口,一鑫有些惊讶,这套别墅,真奇怪,人家门前是花,怎么这里全是草。
  付云白也注意到了,小院里的绿草青青,和贺天辰办公室里的草是同一种。
  
  不是这样—门铃
  一鑫上前按门铃。
  门打开了,是那个钟点工,她皱眉,付小姐,你是不请自来吗。
  一鑫上前,我是来找我爸爸的,我爸爸是贺天辰。
  钟点工有些犹豫,你们稍等一下,我问问主人,是不是欢迎你们。
  付云白突然恼怒了,主人是谁,是小婉吗,如果是她,一定欢迎我,如果不是她,我到要见见,是哪位高人,说完了,一把推开钟点工,走了进去,贺一鑫紧随其后,不过他一向绅士风度,还是对钟点工客气的笑笑。你别怕,就说我们是闯进来的。
  钟点工摇头。
  不是这样—美人
  客厅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贺天辰,另一个身影婀娜,穿了一件浅白的风衣,长发盘在脑后,用了一个碧玉簪子,她背对着大门,只是身影,就让人感觉到这是一个美人。
  贺一鑫看见父亲,忙说,爸爸,你怎么在这。
  贺天辰皱眉,你来干什么,这没你的事,你回去。
  贺一鑫看看云白,马上说,云白带我来的,找小婉,小婉在哪里。和小婉有关的事,和我有关。
  美人回头,贺一鑫和付云白都愣了。
  对方也已经人至中年了,但肤色好,气色好,一双眼睛亮若星光。
  
  不是这样—故人
  贺一鑫马上明白,这个人是谁了。
  他在父亲的书房里,见过照片。父亲的初恋情人。
  美人看着贺一鑫,你就是一鑫呀,和你父亲年轻时真像,她说话的声音,清脆悦耳,让人心生好感。
  一鑫本来应该对她有敌意,这个女人一个电话,父亲就跑到了这里,这是母亲的情敌呀,可是对了人家,他就是怒不起来,反而点点头,阿姨好。
  美人笑笑,我也到了让人叫阿姨的年纪。她走上前,仔细的打量着一鑫,看的那么认真,然后叹了口气,我老了。
  
  不是这样—质问
  一鑫心中有无限的疑问,可是对了美人,却发不起脾气来,他转向父亲,爸爸,你为什么在这里,小婉呢。
  贺天辰站起来,我没在这里见到小婉,你还是回去吧。
  贺一鑫当然不肯走,我走了,你在这里干什么,会老情人吗。
  贺天辰的脸色变了,你有没有教养,这么和父亲说话。
  贺一鑫有些恼怒,我哪里有教养,我是你教养的。
  付云白突然笑了,马上感觉不合时宜。
  
  不是这样—安抚
  美人走上前,一鑫,我和你爸爸聊点事,你如果愿意听,就坐下来,如果不愿意,就在外面等他。
  贺一鑫有了这句话,马上坐在沙发上,我愿意听,我反正现在也没事,云白你也坐下来。
  付云白有些尴尬。小婉不在这,她没了留下的理由,可是这个女人是别墅的主人吗,如果是,她和小婉什么关系,如果自己走了,怎么打听小婉的消息。她干脆也厚脸皮的坐下。
  贺天辰皱眉,付小姐,你以什么身份在这里,一个客人吗,主人没有邀请吧,不请而入,不请而坐,这是你的风格吗,付小姐。
  付云白索性大声的说,对,这是我的风格,我不儒雅没教养,我只在乎我的朋友。我没见到小婉,我不离开。我不在乎我有没有风度。
  
  不是这样—开始
  美人到很平和,张姨,给大家泡上茶,我们慢慢的聊。
  那位叫张姨的钟点工,端了三杯茶过来,没有付云白的,付云白并不介意,美人把自己的茶,放到云白面前。
  歉意的一笑。
  付云白心生好感,这个女人,到是一身的优雅。
  自己到了这个年纪,有没有这个气度。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别墅

下一篇: 《 不是这样—暗示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温吞如水的描写,静候故事情节更高潮的发展。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