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条件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8-31   点击:


  不是这样—调令
  第二天一大早,天达公司就接到了调令,由许敏代理办公室主任,这到不是什么麻烦的事,目前天达这边,工作量不大,许敏到是忙得过来,只是她有些奇怪,集团调走了沈小明,给贺董开车,也罢了,毕竟沈小明是贺董的亲戚,司机用自己的人,可以理解,可是又马上调走了办公室主任,就有些奇怪了。当然付云白原来是贺董的秘书,也只能这么理解。唐美娟到是有些喜悦,虽然付云白对贺一鑫态度淡淡的,但大家都瞧得分明,贺一鑫对付云白特别的尊重,特别的器重,这令唐美娟有些吃醋。
  现在好了,一指调令,调走了这个小魔女,唐美娟的脸上,忍不住笑成了一朵花,这个样子,让许敏不悦,瞪了一眼唐美娟,这个小姑娘,才算收敛了一下。
  
  不是这样—反对
  江达通知的付云白,付云白本能的要反对,不过她知道自己没这个份量,于是微笑的说,好,我马上把工作交接给许敏,江达点头,总公司那边挺缺人,让你上午就过去,付云白看看表,现在是九点,我十点半到公司,这样行吗。江达知道不好逼人太过,就笑笑离开了,他现在猜不透集团的意思,问王阳,他也挺突然,这是贺董一早的安排,他也有些奇怪,身边放个付云白,他也不太舒服。
  付云白拨打一鑫的手机,却关机了,她不知道,贺天辰安排儿子一早看周静了,说是周静情绪不稳定,让他过去安抚一下,还趁贺一鑫不注意,关了他的手机。
  付云白无奈,只好发了条短信,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原委,然后,她开始和许敏交接工作,交接很利索,半小时就结束了,付云白轻声和许敏说,贺经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就不能等他了,你帮我说一声,我其实还是愿意在这边工作。许敏点头,虽然心里怀疑,却不多问。
  不是这样—等待
  付云白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她不知道贺天辰是什么意思,是什么地方得罪他了,难道他知道了一鑫转移变现的事,不可能,如果是那样,一鑫肯定会和自己联络,现在一鑫手机关机,到不像是贺天辰知道了这事,但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回办公室做王阳的助手,王阳还需要助手吗。
  她想了想,拨通了苏天明的手机,约了晚上一起吃饭,现在只有听见苏天明的声音,心里才安定些。她说,不知道为什么,贺董让我回集团了,给王主任作助手,你说奇怪吗。苏天明一愣,是不是工作需要,付云白摇头,她说,王主任那的工作是挺多的,不过,他手下人不少。有些事,他是故意自己亲力亲为的。
  
  
  不是这样—叹息
  付云白放下电话,给小婉的手机发了个短信,小婉,你怎么打算的,这样一直没消息,为了什么,为什么不见我。
  做完这一切,又打一鑫的手机,还是打不通,这个人,关键时刻,总是找不到人,不得已,又发了条短信。
  看看表,已经到了十点半,江达已经派武玲过来催促了,武玲到是挺客气,付主任,江总问您,交接好了吗。
  付云白微笑起身,好了,你告诉江总,时间紧,我就不过去告别了,后会有期。
  武玲送付云白出了公司。付云白知道这是她的工作,到是不为难她,到了大门口,微笑的说再见,最后在武玲耳边说,小姑娘,你是个好孩子,做事留个心眼,别让人当枪使了,有些字不好随便签名。
  
  不是这样—警觉
  武玲有些惊讶,但还保持了微笑的表情。
  她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去的付云白,她能感觉到,江总是故意让她来催促付云白离开的,这不合常理,哪有急得撵人的。又不是开除,只是调任。
  武玲想到唐美娟故意的接近,她当然不能得罪贺一鑫的秘书,可是她感觉到这里太复杂了。
  有些后悔,来这个公司,可是这里钱多活少,办公环境又好,是难得的好工作。
  她叹了口气,还是警惕点吧,她直觉付云白是个好人。
  
  
  不是这样-----反问
  武玲明白,会计其实是江达的亲戚,她的表姑和会计是同学,这样才把她带了过来,江达一时找不到那么多自己人,武玲直觉,这个公司成立的苍促,可是这和她没关系,她知道天辰集团,在业界口碑极好,贺天辰风度翩翩,很有形象。能来天达公司,她是非常高兴的,好多同学还羡慕她,虽然这个公司不给上保险,但给了保险补贴,她也感觉挺好,她还年轻,没想这么早上保险,以后花钱的地方多,还不如发现金合适。
  现在付云白的话,提醒了她,她是要多个心眼,她不是天辰招聘的,江达也不是她的亲戚,人家不必关照她,她到要自己关照自己了。既然唐美娟接触她有目的,她不妨也通过唐美娟了解一些情况。
  不是这样-----无计
  付云白在车上依然打不通贺一鑫的手机,叹了口气,看来是指望不上贺一鑫了,其实就算打通了又能如何,贺一鑫不可能和父亲公开做对,他没那个底气,也没那个胆识,不过是有个人抱怨几句,心里舒服些,她也有些不安,贺天辰突然的人事调动,这么突然,这么急促,似乎是不想让她在天达公司多呆一分钟,换句话说,是不希望,她有工作机会接触贺一鑫了,一定是这样。
  是什么事件引起了贺天辰的警觉,他之前还希望自己做一鑫的工作,为什么突然又转变了,不希望自己影响贺一鑫了,付云白想不通,她哪里知道,贺董那么重视她,还派人盯了她。
  不是这样----客套
  到了公司楼下,付云白先进了洗手间,整理了一下妆容,脸色有些苍白,她涂了些胭脂,又抹了红嘴唇,让整个人的气色看上去好些,这才故作精神的走进了王阳的办公室。她要给自己打气,输人不输阵,反正她早晚要离开这家公司,又不想在这里升官发财,还有什么可介意。
  王阳起身,满脸的笑容,热情的上前,先是握手,又是寒暄,然后安排付云白到了办公室的工作区,王阳自己有独立的办公室,是办公区里面的一个套间,不大,但朝向极佳,付云白选了一个靠窗的工位,工位上电脑办公用品一一齐全,王阳说,今天早上贺董才和我说的,准备的有些苍促,你看缺什么,我马上让人给你送来。付云白道谢,挺好的,不缺什么了。王主任,我的工作是什么。王阳笑笑,协助我,这样吧,有事我再找你,你先调整一下,不要急。
  
  不是这样----无聊
  急急的把人调动回来,回来了又明显的无事可做,付云白想到雪藏这个词,有些哑然失笑,这样挺好,上上网看看书,一天混过去了,工资不少钱,活又轻闲,这样不错,她不怕雪藏。
  可是真有些无聊,坚持吧,现在离职明显不合适。
  她打开电脑,进入公司的网页,给人一种在工作的假象,别的员工不明所以,看王阳对她挺客气,也都友好的微笑,这个传奇人物付云白,本来随着太子去了新公司,不想很快回来,从董事长秘书,就成了王阳的助理,这是升职,还是发配呢。
  
  不是这样----疑问
  终于等到了快下班的时候,王阳特意过来和付云白打个招呼,表现得非常礼遇,同事们看不懂,付云白却感觉王阳是故意的,似乎怕大家冷落她。
  她明白其中的微妙,感觉对方的善意。
  她也匆匆拿了书包,离开了公司。
  这个公司,她真是一分钟不想呆,她打车去找苏天明,这时候,电话响了,接听起来,是贺一鑫的声音,云白,为什么调动你回公司。付云白没好气的说,我哪里知道,我一个小职员,哪里明白高层的意思,执行就是了,一早给你打电话,一直关机,关键时刻找不到你。
  
  不是这样----道歉
  贺一鑫从来对着云白都是脾气好,对不起,我爸爸上午让我看妈妈去了,我不在公司,手机不知道怎么关机了,现在看来,我爸爸是故意把我打发走。唉,上了他的当。可是我在公司,也不知道如何应对。
  付云白冷笑,贺经理,你也是持股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东,还有你妈的授权书,你的股份,和你爸爸是一样的,你怎么会没办法,要是没办法,问问你的法务顾问,你有怎样的权力。
  贺一鑫拍了拍头,是呀,我是股东,可是我不想和我爸爸正面冲突,小婉的事没解决,我还想换他的妥协呢。如果他肯帮我,我妈妈好对付。
  
  不是这样----心动
  付云白不好发脾气了,只好说,现在都这样了,把我调动回去,就放在办公室,无事可做,分明是要我自己知趣离开,我偏不走,小婉的事没个结果,我是不会离职的,有本事,就开除我,那我就要赔偿,要讨个说法,我不是好欺负的。
  贺一鑫也说,不至于,我爸爸不会开除你,你放心好了,你在公司坚持几天,我找个机会,和我爸爸商量一下,先解决小婉的事,可是小婉一直不联络我,这怎么办,她这是为什么,她什么意思呀,给个孩子相片,人就失踪了,这是做什么。
  付云白心想,我哪里知道,现在想想,这不是小婉的办事风格,她身后好似有人。
  不是这样----心喜
  一想到这里,付云白有些郁闷,她自以为自己是她最好的朋友,可原来,小婉很多事,宁肯相信别人,都要瞒着自己,明知道自己担忧,却还一直不告诉自己。她深深的叹了口气,什么时候,小婉不再相信她,不再依赖她,她和她,还是当年无话不说的姐妹吗。
  贺一鑫一心要安抚云白,就又说,云白,我会想办法,把你调回来的,你放心。如果小婉有消息,你一定要告诉我。我现在想好了,我愿意承担责任,让我当面告诉她。
  这总是个好消息。
  付云白心里松了口气,如果贺一鑫和小婉结婚,自然是一件好事,至于难缠的公婆,只要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总还能应付。
  不是这样----沉思
  付云白情绪舒缓些,好吧,既然你有诚意,我答应你,小婉有消息,我马上告诉你,安排你们见面,我就是奇怪,为什么小婉连我也不见。
  这时候,到了诚明公司楼下,云白挂断了电话。
  苏天明不在公司,秘书让她等一回儿。苏总交待了,如果您来,请稍等,他一会回来。
  付云白坐在会客室里,还在想着谢小婉的事,为什么小婉连自己也不联络了,她究竟什么打算,为什么。
  苏天明出现的时候,付云白还是一脸沉思的样子。
  不是这样----出现
  抬头看见苏天明,云白的脸上有了微笑。苏天明坐下来,你笑的时候,真美,多笑笑,生活中的事,不是你愁眉苦脸,就能解决的。
  云白点头,我知道,就是有时候发现自己真没用。
  苏天明深有同感,我也有这感觉。
  云白惊讶,你那么能干,也有这感觉。
  苏天明耸耸肩,经常有这种感觉,人越长大,越知道很多事,我们无能为力,有时候,只能看运气。
  
  不是这样----消息
  苏天明说,每个人都有他的遗憾,这一点上,是非常公平的。
  付云白点头,想起贺天辰,功成名就,可也有诸多遗憾吧,他办公室里,那盆绿草,似乎是某种寄托。
  手机这时候,突然响了,付云白吓了一跳,看了看来电,一个陌生的号码,现在的骚扰推销电话太多,有时候半夜还接到推销电话,让人大为光火,云白本想挂断,可是最近,一直打听小婉的消息,就按了接听键,居然是小婉的声音。
  云白惊喜交加,小婉的声音却非常的平静,我给你发个地址,你过来吧,我们谈谈。说完了,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接到了一条写有地址的短信。
  不是这样----地址
  付云白看着地址,有些不可置信,那是郊区的一个别墅区,付云白疑惑,小婉怎么会在那里,那里是有出租的别墅,但租金极贵,小婉哪里付得起。
  苏天明看她的神情,你怎么了,你刚才喊小婉,是她找你吗。
  付云白点头,是小婉,她主动联系我了,可是她给我发的地址,在凤凰别苑,那可是高档别墅区,她怎么会在那里。
  苏天明也有些疑惑,是不是她有朋友在那里,云白摇头,没听她说过。
  苏天明说,反正你也要去,见面不就知道了,这样吧,那里不好打车,我送你吧,然后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不是这样----环境
  凤凰别墅区,更像是一座园林,所有的景观,都依山而建,步移景换,让人总有惊喜,这个季节,已是深秋,可这里,因了枫叶如火,反而更加的迷人,有风吹来,更觉神清气爽。这一瞬间,付云白也感叹有钱真好,生活在这里,好似是神仙住的地方。
  按了门铃,在谢小婉出现之前,她还在疑惑,是不是小婉发错了地址,市里还有个老旧小区凤凰花园。
  小婉出现在那里,她才确信了,果然是这里。
  小婉微笑着请她进去,进门换了鞋子,有个阿姨过来,倒了茶,然后轻悄悄的离开了。
  付云白打量着屋里的陈设,完全是中式的布局,这是小婉喜欢的,付云白的疑虑越来越深了。
  
  不是这样----女人
  谢小婉优雅的端起茶杯,慢慢的品着。
  付云白沉不住气了,你怎么住在这里。
  谢小婉放下茶杯,不好吗,这不是我们做梦也想要的吗。
  是呀,付云白的声音有些上扬,我们是做过这梦,可是那是梦呀,你怎么实现的。
  谢小婉微笑,这本就应该属于我,现在不是,以后会是,知道这是谁家的房子吗,付云白摇头,这是贺家的,他们在这里,有两套别墅。只是周静只知道一套,这一套,是贺天辰买的,送给了另一个女人。
  
  
  不是这样----惊讶
  付云白惊讶,贺天辰送给别的女人,你怎么知道。
  谢小婉说,别问这个了,和你没关系,那是贺天辰的软肋,可惜那个女人,不爱这些,这个别墅一直空着,只是钟点工定期来打扫,就是你刚才看见的阿姨。
  付云白更猜不透了。
  小婉,我越来越糊涂了,你怎么能住到这里,你认识那个女人。
  还有,孩子呢,你总要让我见见吧。
  谢小婉的眉头微皱,孩子不在这里,我和谢家谈好了条件,才能带孩子出现。
  不是这样----喜讯
  付云白马上说,一鑫说,他愿意和你结婚,只是他父母不会接受你,他愿意和你搬出贺家,你们一起生活,他手上的现金,也足够买套房子,你们安居乐业。
  谢小婉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他到是多情。
  付云白奇怪,这不是你所求的吗,怎么你不高兴。
  谢小婉淡然一笑,如果是一年多前,这是我求的,现在不是了。
  她看看云白,你告诉一鑫,谢谢他,不过,我是贺家的儿媳妇,要风风光光进贺家,这样躲在外面,我不干。
  她表情沉静,不像是开玩笑。
  
  不是这样----条件
  付云白猛的站起来,小婉,我不懂,你明知道贺天辰和周静不会同意,你凭什么这么提条件,这不是难为一鑫吗。
  谢小婉端起茶杯,继续喝茶。
  她的稳重到让付云白感到了自己的焦躁,她只好坐下来。
  谢小婉放下茶杯,云白,这事不要管了,离开这里吧,我不希望你介入,后面的故事,不太好看,我不想你失望。我是真的在意你的感受,走吧。
  付云白又激动起来,你明知道我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在这里,我几乎以为失去了你,怎么会离开这里,小婉,别让我走,我们是朋友,朋友用来干什么,难道就是有事自己躲开,听我的劝,你还年轻,你还漂亮,好好嫁给一鑫,过日子吧,一鑫这个人虽然没太大的能力,可是人不坏,会好好待你。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怀疑

下一篇: 《 不是这样—别墅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