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怀疑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31   点击:


  不是这样—吃惊
  贺一鑫突然激动起来,云白,你也以为小婉是为了我家,才嫁我吗,她不是,她不是,她不是这样的人,你怎么会和我妈一样的说法。
  付云白到有些欢喜,不管怎样,贺一鑫心中的小婉,是美丽的,不是物质女,她有些安心。付云白平静的说,一鑫,谢谢你这么看我的朋友,我这么讲,不是我怀疑小婉,小婉在我心中,是最美丽最好的人。我这么做,有我的道理,这个局总要解,你以这个为理由,对你父母做交待,也对小婉做交待,这是你唯一能两边平衡的做法。想要婚姻的得到你,想出气的撵你走。
  不是这样—勇气
  付云白上前一步,一鑫,唯有这样做,才是你负责任的表现,就算父母不谅解,交给时间解决。现在考虑问题,考虑了你父母的意见,却没有想过,你和小婉也是为人父母,你怎么对你儿子交待,这才是重要的。孩子是无辜的,他现在不能表态,如果他能表态,他喊你一声爸爸,你不惭愧吗。
  贺一鑫低了头。
  他还在痛苦的思考中。
  云白,我和小婉能养好孩子吗,我没多少钱。
  付云白点头,没有你那样的物质生活,但生存不是问题,你们俩有手有脚,都受过高等教育,你相信自己。
  不是这样—相信
  在这一瞬间,贺一鑫胸中豪情顿生,他也是个男子汉,也是人家的父亲了,怎么能连担当都不敢。
  云白看看紧闭的办公室门,轻声在贺一鑫耳边说,你母亲不是转了集团的股份给你吗,和你父亲做交易,把股份卖给他,一鑫摇头,不能,那样,我妈会气死的,我娶小婉已经伤了她的心,不能再这样。会要我妈的命,天辰不只是我爸爸的命,也是我妈的。
  云白不好再说什么,那好,那你总有每年的分红吧。
  
  不是这样—准备
  付云白打量了一下贺一鑫,把你的名表名包,都从家里拿出来,找人卖了,你现在需要现金,那些奢侈品,以后一段时间用不上了,看看什么东西能变现,就处理一些,不管你做什么决定,都需要钱支撑。
  贺一鑫点头,你说的对,我现在就办理。
  可是,他有些为难,我一公开,我爸爸就知道了。
  付云白继续低声说,你把东西整理好了,我带你找苏天明,他有同学在典当行,尽量给你个不错的价格。
  
  不是这样—行动
  付云白继续鼓励他,一鑫,就算你不和小婉结婚,也要安置他们母子吧,给钱是必须的,你总不能指望你父亲拿钱吧,当然贺董会拿钱,可是你做为孩子的爸爸,不尽心吗,就算为了买个良心平安,也要出点吧,如果你愿意做个男子汉,这点钱,够你们一家三口生活一段时间,你如果还在天辰,拿一份工资,不能的话,这些钱,也能救救急。
  贺一鑫终于点头,你说的对,现金重要。是,我要筹备些现金。
  贺一鑫要找沈小明开车回去,付云白摇头,我知道你最近精神不太好,不开车是对的,不过沈小明现在主要给贺董开车,还是别找他了,我开车吧。
  不是这样—收拾
  贺一鑫打开家门,付云白避嫌的说,我就不进去了,我在车里等你,贺一鑫看看她,没说话,一个人进了家。
  付云白趁机给苏天明打电话,说了托他朋友帮忙的事,苏天明有些惊讶,一鑫要变现,为什么,天辰集团运转良好呀。付云白忙说,不是公事,是为了私事。
  苏天明马上懂了。
  他一口答应,好吧,你们准备好了,过来找我,我带你们去,尽量让一鑫不吃亏,他的东西到是好东西,就是这样典当,会吃亏。
  不是这样—心血
  贺一鑫找来一个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表,是他最爱的,有几块,实在舍不得,就放了回去,他爱表,所以,每年生日,周静都会送他一块表。
  有表,有包,这两样最多,他比较喜欢这两样。
  还有些项链什么的。
  看看那个行李箱,他有些惆怅,没想到有一天要当东西。
  他坐在地上,心中无限感叹。
  这些东西,好多是周静给他买的,这样卖了,有些伤母亲的心。可是为了儿子,这个理由,说的过去,他不是挥霍了。
  
  不是这样—沉默
  他们找到了苏天明,苏天明说,一鑫,我知道你不想出面,这样,到了典当行,我和云白上去,我尽量给你谈个好价格。
  一鑫点头。
  到了典当行,一鑫一个人在车里。
  他无聊的看着窗外。
  突然一个熟悉的人影,进了对面的咖啡馆,他有些惊讶,那不是王阳吗。
  他有些好奇,跟着王阳走了进去。
  
  不是这样—丽人
  王阳的座位靠里,一鑫好不易,找了个位置,才能观察到他,因为今天要来典当行,一鑫特意换了一身朴素的衣服,带了个墨镜。
  他要了杯咖啡,王阳也是一个人,一鑫不相信,王阳会一个人,这个时间跑来喝咖啡,果然过了十分钟,进来一个中年女人,虽然不是很年轻了,但气质优雅,脸上一副宽边墨镜,只是脸部的轮廓,非常的清秀,她袅袅婷婷的走向王阳,优雅的落座。
  王阳起身,给她要了杯咖啡。
  一鑫有些奇怪,这个女人,是王阳的情人吗,不应该呀,公司里有人给他张落,他都拒绝了。难道是因为,他早已经有了佳人。
  
  不是这样—争执
  接下来,二人轻声的说着什么,看的出来,似乎意见不一致,后来,那个女人,突然站起来,声音有些高,不,我不同意,我不能伤害他,不能,决不能。王阳也站起来,低声的说着什么,那个女人,才又坐了下来。
  二人又谈了一会儿,看的出来,还是意见不统一,那个女人站了起来,走了。
  王阳一个人坐在那里,若有所失。
  一鑫本想上前,又突然警醒了,这个地方,相遇,太尴尬了。王阳不一定愿意,碰见熟人。
  一鑫轻悄悄的离开,只是感觉,那个女人,有些熟悉。
  
  不是这样—郁闷
  王阳也是一时大意了,没想到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会遇见熟人,连个墨镜都没戴。
  贺一鑫进出咖啡馆,他都没留意,一个人坐在那里沉思。
  咖啡早已经凉了,他没有察觉,一口喝下,浓浓的苦涩,他就喜欢这个感觉,好似他的心境。失去的注定失去,他为了孩子,也要继续下去,只是他要他的孩子扬眉吐气,这辈子不在为钱发愁。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这是他唯一的支柱。而且,他只是拿回本属于他的东西。
  可是事情的发展,并不太顺利,贺一鑫不像他想像的那么笨。他已经看了出来,贺一鑫故意让唐美娟接近武玲,贺一鑫,王阳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
  江达做事,似乎畏手畏脚,今天他见的这个女人,本来一开始说好了的事,居然想变卦了。
  不是这样—执著
  王阳给自己打气,不能功亏一篑,是要去一下天达公司,催促一下江达,马上启动投资事宜,基金理财,这几年非常的火,他已经找好了理财公司,只要江达打个报告,说动贺天辰,贺天辰会让他去调查基金公司的背景,顺理成章,就能达成投资协议。
  王阳一个人,坐到天都黑了,他才有些疲惫的起身,有些无奈,今天晚上,还会忙到极晚,陪贺天辰参加一个行业聚会,他是负责喝酒的。他的胃,一直不好,和常期喝酒有关,他为了天辰集团,是真的搭上了自己的身体。
  总有一天,再也不要过这样的日子,快了,快了。
  
  不是这样—后悔
  贺一鑫回到车里,苏天明和付云白还没回来,他有些心灰,这种等待是让人焦虑的,自己最珍爱的东西,突然间不是自己的了,曾经不在意,失去的一刻,才有些惆怅。是不是以后,再也不能过从前的潇洒生活,不能挥金如土,不能大笔买单,在众人赞叹的眼光里来去如风,他也要过普通的日子,算计着每一笔支出。
  贺一鑫的情绪有些低落,虽然被付云白说动了,可是还是有些不甘心,为什么放着贺家的家产,自己在外面受苦,父亲母亲怎么就不能如了他的意,不过是想结个婚,儿媳妇不是他们那个圈子里的,可是自己始终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呀。
  小婉,小婉,你知道,为了你,我要失去什么吗,这一瞬间,他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应该招惹她,还真是自己追的人家,他还是不够狠心,他叹了口气。
  不是这样—变现
  付云白回来的时候,注意到贺一鑫一脸的落寞。
  她关心的询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苏天明多少能理解,他知道那些表,是贺一鑫每年的生日礼物,他拍拍贺一鑫的肩膀,算是安慰。对于有些人,身外物不当回事,可是这些身外物里,也有了情意,不是轻易割舍掉的。
  付云白交给贺一鑫一个大大的信封,里面有单据,和一张银行卡。
  她说,我感觉,这些钱,够你们支撑几年了。
  贺一鑫点头。
  他有三辆车,付云白曾劝他把车也抵了,趁着现在,没有引起贺天辰和周静的察觉,还好运作,如果贺天辰有了察觉,不这么好办了。
  贺一鑫摇头,不行,那三辆车,一辆我用着,一辆在公司的车库,另一辆,在贺家的车库,我怕我父亲,会有察觉。
  
  
  不是这样—回家
  本来说好了,一起吃饭,贺一鑫请客,毕竟苏天明跟着忙了一下午,可是贺一鑫一脸的不悦,苏天明非常体谅,忙说,今明有个行业聚会,他要过去应酬一下,吃饭的事,以后再说吧。
  付云白开车送一鑫回家。
  贺一鑫说,我还是回家住吧,这几天,我妈不在家,我答应了我爸爸回家住,我也要收拾一下我的行李,万一被扫地出门,也有个准备,不至于手忙脚乱。这句话,付云白还是高兴的,一鑫愿意承担,愿意面对现实,这对于小婉是一个交待,小婉的苦没有白吃。
  付云白点头。
  云白说,档案袋里的东西,收好了,这是你的老本了,你可要当回事。
  贺一鑫看了看,点点头,明显的精神不好。
  
  不是这样—相遇
  苏天明本来不想来的,诚明集团近一年来,一直没有合适的项目,聊起来有些尴尬,可是想想,自己不出现,好似心虚,还是来吧。
  在门口就遇见了贺天辰,他左边是王阳右边是沈小明,苏天明主动上前打招呼,这种场合,他是小辈,自然要谦逊。贺天辰对他一直挺欣赏,赞他青年才俊。苏天明和王阳握手,又拍沈小明的肩膀,亲切的叫他小明。
  沈小明到有些腼腆,他一般都找个角落坐着,不引人注意。
  来的比较早,人不太多,贺天辰就招呼苏天明坐下,二人随意聊了起来。王阳打了个招呼,和别人交谈去了。
  不是这样—暗示
  苏天明还是有些替一鑫担忧,他感觉,付云白有些冒失,鼓动一鑫变现,鼓动他和小婉对抗父母,似乎不太成熟,苏天明对贺天辰有些了解,贺天辰是一个强势的人,不会轻易认输。
  苏天明装作随意的说,今天遇见了一鑫,他好像憔悴了不少,是不是最近休息不太好,他这个人,看上去什么不在意,其实挺心重,有些把事当事。
  贺天辰一愣,他知道苏天明做事谨慎,不是随意八卦的人。
  贺天辰从容的说,他母亲身体不太好,他有些担忧,他还算孝顺。
  苏天明点头,难怪了,一鑫是个听话的孩子,只是,他心软,有时候,难免矛盾。怎么做都感觉对不起别人。
  
  不是这样—怀疑
  贺天辰微微皱眉,苏天明警醒了,马上笑笑,又转了话题,说到业内的一些趣闻,气氛才算轻松了不少。
  贺天辰有些心不在焉了,他勉强应付了一会儿,找个理由,走到平台上,拨打电话。
  一鑫到是很快接了电话,情绪明显不高,贺天辰关心的问,你怎么了,听上去,没什么精神,吃饭了吗。
  贺一鑫这才说,吃了吃了,我挺好的,就是有些睏了,昨晚没睡好吧,爸爸,你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我先睡了。
  
  
  不是这样—消息
  贺天辰没有派人盯着一鑫,却安排人盯着付云白,因为一鑫一直在车里,所以跟踪的人,没注意到,但汇报的内容是,付云白去过贺家,去过诚明集团,和苏天明同进同出,去了一家典当行。
  贺天辰还是皱眉,付云白在折腾什么,她去贺家干什么,一定是一鑫一起去的,去找苏天明,去典当行干什么。
  贺天辰在想,到底说服了一鑫没有,这个孩子,心太软,主意不坚定,一阵一阵的,是不是大意了,不能任由一鑫和付云白接触了,让付云白回集团吧,这个女人,现在不能开除她,先迁就她一段时间,让她到集团办公室,协助王阳工作好了。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主意

下一篇: 《 不是这样----条件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