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主意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8-29   点击:


  不是这样----原因
  付云白看的出来,贺一鑫的状态很不好,他对母亲,到是真的在意。云白说,你妈是脾气不好,情绪不稳定,但突然发作,也要有原因吧,什么原因。
  贺一鑫低声说,她看见了孩子的照片,她一直找人调查。
  付云白想,这家人,真是有钱撑的,都把钱给外人做调查去了。
  她本想讽刺几句,可是还是忍耐了,贺一鑫明显情绪不好,她不能火上浇油,她叹了口气,一鑫,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这是现实,你妈早晚要知道。早知道到好。
  不过,我奇怪的是,她看见了相片,应该和你发脾气,这是你的事呀,为什么打你父亲。
  不是这样----受过
  贺一鑫说,是替我受过吧,我爸爸替我说了几句话,我妈就迁怒了吧。
  付云白摇头,你爸爸和你妈相处多年,他为人理智,他替你说话,也会有分寸,如何就让你妈不能接受呢,是不是你妈说了什么话,激怒了你父亲,才有后面的混乱。
  这个理由,好似更合理,贺一鑫感觉有道理,可是,他摇头,我问过保姆,她在场,我妈妈的状态,不好,看见了照片,就有些失控。
  付云白半信半疑,从情理上保姆应该是偏向周静,她是周静请来的,而且周静给的工资不低,沈小明说,贺家没什么家务,花园的打扫另外有人,逢年过节的大扫除,还另加了一个钟点工。这个保姆,对工作挺满意。
  不是这样----打算
  付云白说,是你父亲坚持送你妈进医院的对吧。我估计你妈不愿意去,而你动摇了。
  贺一鑫有些惭愧。
  我也没办法,毕竟现在她的状态,不利于处理我和小婉的问题,我怕她闹事,伤了自己。
  付云白点头,你的说法也有道理,你妈在家威风惯了,别人不一定买帐。
  贺一鑫看了看云白,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妈,唉,我也没办法。
  付云白冷笑,除了你,你感觉,谁真心喜欢你妈。
  贺一鑫有些生气,我妈这个人,其实不太坏,就是脾气不太好,不太瞧得起人。
  付云白摇头,不讨论这个了,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让你说你妈不好,这不合适。你打算怎么办。
  
  
  不是这样----为难
  贺一鑫说,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办,我妈不愿意在那里,可是现在,我也不敢让她出院。
  付云白沉思,贺天辰把周静送进医院,肯定是不想把事情闹大,看来,他有他的打算,这个人做事老谋深算,轻易不会改变主意。
  一鑫,你别担心了,你妈在医院调养一下也好,还有保姆跟着,你看保姆也了解她的生活习惯,肯定能照顾她,你要是不放心,明天过去看看,不过你去了,用处不大。事情不解决,你父亲不会让她出来的,你打算怎么解决。
  贺一鑫摇头,我哪里知道,我本来想和小婉结婚,不住贺家,这样两边住,我爸爸不同意,他说,我妈不肯接受这个局面。我一想,也对,小婉也未必愿意委屈自己,这也不是办法。
  不是这样----求助
  贺一鑫上前,付云白,我请你帮帮我,现在我发现,其实我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你和小婉是朋友,她肯听你的话,劝劝她,算了吧,接受经济补偿,我们结婚的事,先放放,你放心,我不是不负责任,我保证,小婉如果不结婚,我不会娶别人。如果过几年,我妈的态度好些,同意小婉进门,我也愿意结婚。
  付云白叹了口气,一鑫,我也觉得,小婉嫁进你们家,不是好事,婆婆视她如敌人,公公满心都是利益,丈夫做不得主,这样的媳妇,日子不好过,我劝过她,可是她不肯,她说,她付出了太多,进贺家成了她的心魔。她不肯放手,我也不好办。我答应你,再劝劝她,不过她这段时间,又没了消息,不和我联络,我也在找她。
  贺一鑫听云白答应帮忙,还是欢喜的,谢谢你云白,要是小婉像你一样通情达理就好了。
  不是这样----生气
  付云白其实心里有气,可是她明白,这是贺氏公司,她还是人家的雇员,而且她现在想明白了,她发脾气,也于事无补,那个乱发脾气的周静,现在被送进了医院,脾气还是不发的好。
  付云白没了心情应付贺一鑫,就说,贺经理,我还要出去工作,我建议你还是找点事干,别一天到晚老想这件事,会受不了的,既然你父亲大包大揽了此事,你干脆让他折腾吧。
  能者多劳呀。
  
  不是这样---爱慕
  付云白推门而出,看见拎着早点的唐美娟在门外,一见门开了,她马上推门而入,贺经理,你快吃早点吧,快凉了,看你现在瘦了不少。她的声音,有热情有关怀。
  付云白有些牙疼,这么个草包,还有人喜欢。就是家庭条件好,人长得好,这么有女人缘。她摇头。
  她看了看唐美娟的背影,这姑娘消息灵通,她一定知道小婉的事,一个失败的灰姑娘就在眼前,这教训多么明显,为什么,她还这么一往直前,她凭什么以为,她能例外。
  付云白弄不懂。
  不是这样---担忧
  付云白也担忧小婉,可是后来一想,小婉现在有了儿子,肯定不会有什么意外,看贺家的冲突,证明,贺天辰没有找到小婉,那么,自己不必太担心,小婉现在有主意,也不听自己的,自己还能如何。想起苏天明的话,每个人能决定的是自己的人生,别人的生活,人家有决定权,作为朋友,关心就可以,不能代替决定。
  想想也是。
  可是就有那么多人,想决定别人的人生,比如贺董和周静,他们就是要操纵贺一鑫的人生。
  
  不是这样---找事
  付云白挥挥手,不要想这事了,必须找别的事干扰一下。
  她走到了人力部,和许敏聊聊。
  许敏一身合体的职业装,正在看员工的档案。
  付云白敲敲桌子,这么几个人,有什么可看的。
  许敏抬头微笑,看看也好,心中有数,这几个主要是江达带来的人。
  付云白没什么兴趣,她肯定江达有问题,可是没证据,而且有没有问题,都与贺家有关,与她无关,她不想操那心。
  
  不是这样—发现
  许敏说,我发现江达和王阳是老乡,他们是一个地方的人。
  付云白听到王阳的名字,愣了一下,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个江达,我听说,就是王主任推荐给贺董的。
  许敏说,你说,会不会,她停住了下面的话,看看紧闭的门,仍然没说下去。
  付云白轻声说,别管那么多了,高层的事,和我们小职员没关系,这份工作,钱多也轻松,别太多事,免得丢了饭碗。
  
  不是这样—怀疑
  付云白离开了人力办公室,许敏的话,却有些上心,可是没有道理,王阳和贺董的关系一直不错,而且找合作伙伴,也是贺天辰安排他做的,他推介自己的老乡,也正确呀,谁不是找朋友呀。
  她想到了曾托苏天明打听王阳妻子的事。
  付云白没敢在公司打听这事,趁着午饭时间,在外面,给苏天明打了电话。
  苏天明说,我有些消息了,本来要告诉你,要不然,你现在过来,我们一起吃饭。
  付云白想想中午,有两个小时的午饭时间,来得及。
  
  不是这样—伤悲
  苏天明坚持要先吃饭,后聊这事,付云白有些奇怪,不过苏天明做事一定有道理,她想想,也不差这会儿时间。
  苏天明看云白吃饭狼吞虎咽的,劝她,别急,别急,一会儿,我送你回去。误不了上班时间。
  苏天明讲述的极简单,可是付云白却听得极认真。
  王阳和妻子的感情极好,是彼此的初恋,王阳的妻子,条件比王阳好很多,可是温柔文雅,做事通情达理,对王阳的母亲也孝顺,加上他们的孩子,一家四口送给极融洽。
  妻子出了交通意外,对方其实是酒驾,王阳迫于贺天辰的情面,家属主动要求和解,这事后来从轻处理了,赔偿金额也不高,王阳的母亲,年纪大了,身体本来不好,儿媳妇是给她到医院送饭,才出的意外,让她大受刺激,不久也病逝了。
  
  不是这样—出国
  孩子自然受不了,这两重打击,王阳快刀斩乱麻,让孩子出国了,国外有个妻子的表妹,表姐妹原来关系挺好,愿意帮着照顾,王阳想,孩子小,换个环境,对成长有利,就劝孩子出国,说这是你母亲的意思,让你表姨照看你。因为母亲原来是提过,长大了出国,找表姨去。
  说到这里,苏天明说,事情就是这样,不过,王阳后来照常上班,一切正常,不过,去过他家的人说,他家里一切的布置,都和从前一样,有一次正遇见他吃晚饭,桌子上,还是四双碗筷。人家奇怪,他说习惯了。
  
  不是这样—习惯
  付云白也忍不住叹息,好好的一个家。
  她突然明白了,这样的事,的确让人听了心里不舒服,会影响食欲。她明白,苏天明是照顾她的情绪。
  她心有感激。
  付云白沉默不语,苏天明拍拍她的肩膀,云白,有些事,不是人力可为。你不要想太多了。
  付云白从沉思中抬起头,天明,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你觉得王阳恨不恨周静。
  苏天明想了想,毕竟肇事者是周静的亲戚,不是周静,也怪不到周静头上,周静顶多是让王阳罢手,不要追究她亲戚,不满是有的,恨不至于吧。
  付云白眼前浮现了周静的面庞,那个习惯了趾高气扬的人,她和王阳说话的态度,会好吗。
  
  不是这样—猜测
  付云白挥挥手,赶跑自己混乱的思绪,她想,人和人不一样,王阳是个大男人,想的开,不一定计较此事,如果他计较,当时不同意,周静能拿他怎么办,明明是周静的亲戚不占理。
  到了公司的时候,离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付云白说,你上去坐坐吗,安慰一下一鑫,他被他的母亲弄得六神无主的。苏天明苦笑,算了吧,江总看见我会多心,我还是别讨人厌了。
  付云白理解,还真替别人想,真是个君子。江总不一定烦恼,也许会表现出胜利者的姿态。
  苏天明打趣,那我受伤了,算了,伤不起。一鑫要是找我,还是去我那哪。
  
  不是这样—质问
  一鑫在楼上,看见楼下的苏天明和付云白说说笑笑,心情复杂,不是个滋味。也有些恼意,付云白在他面前,很是严肃冷漠,到了苏天明那里,却是另一个样子。
  他走进付云白的办公室,坐在付云白的椅子上,看着桌子上一张付云白的单身照,照片上的云白长发飞扬,神采飘逸,一身白衣裙,到有些不食烟火的样子。
  他拿起照片,认真的打量着。
  云白推门进来,看见贺一鑫,一愣,走上前,从一鑫手里拿过照片,别动我东西。
  贺一鑫有些气大,我不过是看看照片,怎么冒犯你了,你和苏天明说说笑笑,到是情绪不错。
  云白有些失笑,人家没得罪我,我当然情绪好了。
  
  
  不是这样—情绪
  付云白想到王阳的事,对周静更加不满,对着模样酷似周静的贺一鑫,也有些不喜,你不要自以为是,我和谁在一起,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老板,不是我的老公,你管得着吗。
  贺一鑫并不长于和人拌嘴,加上从小到大,都是他损人,别人都让他三分。他上学时,他去哪个学校,天辰集团就赞助哪个学校,学校的领导,都对他礼遇有加,他和哪个同学有矛盾,那个同学不是被批评,就是转班,还有一个,最后学校干脆劝退了人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多少年,他都没遇见过付云白这样的。
  他一时气愤的不知说什么,只是用手指着云白,你,你。
  付云白看他脸都气青了,知道自己有些过了,忙变了态度,一鑫,我心直口怪,你别介意了,大人大量。
  
  不是这样—安抚
  付云白有些懊悔情绪失控,现在还要花点功夫,安抚一下贺大经理。
  付云白忙倒了茶,放在贺一鑫面前,请喝茶,不要生气了,小孩子才会闹脾气。
  贺一鑫找回了些面子,情绪好些。
  他说,云白,你为什么对我这样,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付云白心想,你都没做对过什么,和人家小姑娘谈情说爱,都没想着结婚,搞不定家里,哄不了女友,最后,两边的人,都苦大仇深的,你还一脸无辜。
  可这话不能说,自从知道小婉平安后,付云白也放松了些,她想,小婉好好的,就好,至于,小婉和贺家的事,苏天明到是说过,一鑫不会坑人,这事,双方都有责任,不能只怨一鑫。
  不是这样—哄走
  付云白对着一鑫帅气的脸,却全无感觉,只感觉,他看上去多帅气,就多招人烦。
  云白说,一鑫,其实你真没做错什么,你只是开了头,收不了场,左右为难,所以你身边的人,都感觉你可以说服,就都想支配你。这吧,也不能怪你,这样的生活环境,要你如何奋斗,如何自理,也不太可能。
  贺一鑫双手托腮,我也苦恼,我其实希望,他们都一心一意,不争吵没矛盾,那样多好,可是,就不是这样。
  他真的苦恼。
  比如现在,我也想解决小婉的事,我想结婚就结婚,反正小婉我也喜欢,可是我妈妈不乐意,我爸爸不同意。我有什么办法。
  
  不是这样—主意
  付云白现在都出不了主意了。
  心想,你父母的意见,其实是一致的,他们都想着在这场婚姻里,为贺家捞到好处,一鑫其实更像是他们的一个筹码,一鑫本人的意见,根本不重要,不过看来,这小子,也不是完全没想法,如果真弄一个,他看不上的,估计,贺家二老,也不会如意。而且,重点是贺天辰和周静的联姻目标不一定一致。
  付云白想,这孩子不坏,为了小婉,还是尽点义务,劝劝他。
  付云白语重心长的说,一鑫,你是大人了,早晚成家立业,就算你父母看不上小婉,最后你如了他们的意,他们也会安排他们满意的女孩子,门当户对的,你想过了吗,你愿意顺从他们吗。你不小了,婚事早晚提上日程,你有没有想明白,你要怎样的婚姻,你感觉你父母的婚姻幸福吗,你愿意,像你爸爸那样过一生吗。
  
  不是这样—思考
  贺一鑫一愣,是呀,他还能不结婚吗,小婉父母不喜欢,哪怕她有了儿子,他们仍然不妥协,一个是硬的,一个是软磨,他怎样选择,都得罪一方,顺应了父母,他就是负心人,如果娶了小婉,要做好被赶出家门的准备。他好似又无力应付,这一刻,才发现自己的无力。那些年,应该存些钱,父母给的零用钱不少,来天辰几年,工资不低,可是都乱花了,如果当年积蓄些,现在也不至于,如此为难。
  他左右为难。
  付云白突然心中一动,一鑫,我出个主意,说服你父亲,你见小婉,你和小婉说,你愿意结婚,但贺家会撵走你,你看小婉还乐意吗。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美人

下一篇: 《 不是这样—怀疑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小婉一门心思想嫁的豪门,未必就能成就真正的幸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