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美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8-29   点击:


  不是这样----犹豫
  贺一鑫却犹豫起来,母亲不愿意进医院,上次和他提过,她没病,他有些不忍心。
  贺一鑫在奇怪,为什么会闹到这样。
  他看向张大夫,张大夫,要不先开点药。
  张大夫看看贺天辰,贺天辰不容置疑的说,去医院,要不然,下次发作起来,伤了她自己,怎么办。
  张大夫给同学打电话,让他们派出过来。
  贺一鑫走到父亲身边,爸爸,我妈不愿意去医院,家里又有保姆,何必让她进医院呢。大不了招个特护好了。
  
  不是这样----警告
  贺天辰看看张大夫,招手让一鑫进了书房,你知道你妈为什么发作吗,她一直找侦探调查我们,现在知道了谢小婉的事,她不肯罢休,要针对谢小婉,你明白,你妈对小婉的忌讳,你不让她去疗养,她在外面,你怎么处理这件事,你有办法管住你妈吗。要是你有办法,你就让张大夫,别打电话了,我是没办法,你妈,连我都打了。不信你问保姆。
  贺一鑫有些吃惊,我妈知道了,她怎么知道,她连你都打了,贺一鑫有些不相信,母亲是看不起父亲,可是动手,却是从没有过的。父亲的话,让他惊讶,可是他知道,父亲不说假话。他说,假话没意思,还要圆谎。
  
  不是这样----圆谎
  贺一鑫的脚挪不动了。
  他有些无力的感觉,事情闹到现在,他有些后悔,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当初听母亲的话,不招惹谢小婉,当时看人家漂亮活泼美丽温柔,她身上有这个家庭没有的温柔,就一头扑了进去,没想到,母亲反对的太激烈,现在想想谢小婉也有心计。她先是要钱出国,原来是权宜之计,有了孩子,不见自己,和母亲一场冲突,然后躲了起来,一年后,带子归来,一切成了现实,就是为了逼婚。
  她哪里明白,自己根本不会不顾母亲的意见,和她结婚,他终是世人眼中的负心人,渣男。他叹了口气,他怎么成了渣男。
  他看看父亲,终于点头。
  不是这样----点头
  医院的车到来的时候,保姆已经收拾好东西,她是要陪着去的,当然这样的时候,费用是加倍的,她到没什么,在医院里,她反而轻松,不用做饭了,只是陪着周静聊聊天,饭菜是送过来的,她还能点菜,只是不喜欢那个地方,都在郊外,环境不错,可是好安静,太静了,没什么人,护士也特别严肃的。
  还好,她性子安静,准备不少毛线,在那里打毛线也行,她的手艺不错,通过网上,也能卖了出去,价格不低。她会各种花样,现在专门织儿童衫,有各种动物图案,挺有市场的。
  
  不是这样----反抗
  周静此时醒了过来,看见保姆拿着两个书包,马上明白了,她突然翻身起来,我不去医院,不去。贺天辰,你别想把我扔进医院,你好为所欲为。我不会答应的。她起身扑向坐机,拨打电话。这时候,贺一鑫父子走了出来,贺天辰上前拔掉了电话线。周静大怒,她一把抓紧贺一鑫,儿子,我不去医院,你不能这么狠心。我给你表舅打电话,周家还有人,你们不能这么欺负我。
  贺一鑫不敢看母亲的眼睛,妈,你去疗养一段日子,那个医院条件非常好,很贵的,你听我的,去休养一段时间,过几天,我去接你。
  周静扬手打了一鑫一个耳光,我没你这儿子,你和你爸爸一样,狼心狗肺,都被那个狐狸精迷住了。
  贺一鑫愣了,妈,你居然打我,你……
  不是这样----居然
  周静也愣了,对不起一鑫,妈不是故意的,妈不是故意的。
  周静放声大哭起来,她不知道怎么上了车,车子发动的时候,她清醒过来,马上大吵大闹,护士二话不说,给她打了一针,周静又昏睡起来。
  贺一鑫有些难过。
  听着母亲的声音,他有些后悔,他刚要开口,被贺天辰用眼神制止了,他想想刚才母亲打的那一耳光,母亲是病得不轻,居然为了一句话,就打了他,看来父亲说的对,她是打了父亲。
  不是这样----清静
  家里突然清静下来,贺一鑫有些不安的感觉,贺天辰开始收拾屋子,一鑫有些奇怪,为什么保姆刚才不收拾,父亲说,她要准备你母亲的衣服,哪里有时间,弄这个。
  贺天辰收拾好了,起身去厨房做晚饭。
  贺一鑫抱头在沙发上,有些无力的感觉。
  过了不知多久,父亲拍拍他的肩膀,好了,起来吃饭吧,让你妈休养一段时间也好,那里没人刺激她,有利于她的身体恢复,等外面的事,处理好了,你再去接她好了,你这段日子,常去看看她,不过,你不能心软,不能让她回来,要不然,谢小婉的事,更难解决。
  贺一鑫点头,父亲的话,让他好受些。
  
  不是这样----提议
  贺一鑫吃了饭,抢着把桌子收拾好了。
  他给父亲倒了茶,二人难得有这么清静的时光,贺天辰没回书房,只有周静不在家的时候,他才在书房以外的空间出现,他推开窗子,让外面的凉风吹进来。花园里,还有月季花开着,此时花影朦胧。月色如水,照在花园里,他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头脑清醒了不少。
  贺一鑫走过来,爸爸,我们谈谈好吗。
  贺天辰点头,目光离开了花园的花木。
  你说吧,我也想知道你的真实想法。
  不是这样----结婚
  贺一鑫说,我想过了,谢小婉是奔着结婚来的,她出现又失踪,就是给我们制造压力,如果我们不同意,我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现在我发现,她也挺疯狂的,和我妈一样。如果她找报社,找记者,我们如何应对,这妥妥的是豪门弃子的闹剧。那样,天辰集团会大受影响的。我想过了,不如,我同意结婚,但条件是我们在外面居住,我们家另有一个三室的单元,住在那里好了。
  贺天辰摇头,你妈不会同意。
  贺一鑫说瞒着我妈好了,我们不举行任何仪式。
  贺天辰点燃了一只烟,你以为小婉折腾半天,就是为了在外居住。
  贺一鑫苦笑,可是她的目的达成了。在不在贺家有什么分别。她应该会答应。
  不是这样----复杂
  贺天辰看看儿子,事情没那么简单。我现在重新理了一下这个故事,终于发现,一切都有人在背后操纵。不是小婉一个年轻女孩子,能做的,她背后有人。不把事情弄清楚,结婚很冒险,现在没结婚,我们还有主动权,一旦结婚了,事情就复杂了。
  贺一鑫不相信,爸爸,你想复杂了吧。
  贺天辰叹了口气,你太简单,我问你,谢小婉这一年在哪,现在在哪,哪里生的孩子,如果没人指点,她会一个人坚定的躲起来生孩子,生了儿子,又只让我们看照片,你以为,这是她能想出来的。
  不是这样----不信
  贺一鑫摇头,爸爸,没那么复杂,我不相信小婉是欺骗我,我看的出来,她是真心爱我的,就算别人利用她,也是她上了当,她不会害我。没人会拿自己的孩子害人,那也是她的儿子,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她最辛苦。爸爸,小婉不是心机女,她不会这么做。你相信她,不要和妈妈一样,以为她是什么狐狸精。她只是爱我。
  贺天辰看着贺一鑫,这一刻,他才明白,一鑫其实是爱小婉的,一直没忘记她,这是他不愿意见到的,他宁可一鑫是个花花公子,不过是四处留情,不是深情。那样也比现在好办。周静是添乱,这个儿子,如果为爱情迷了眼,也不会清醒到哪里。
  贺天辰在考虑如何说服他。
  不是这样----说明
  贺天辰换了个说法,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我对小婉的印象也不错,她的确不是个狠毒的算计别人的人,正如你说,她是孩子的母亲,说到这句话,贺天辰皱眉,至今,他们看见的都是照片,没有见过孩子,这是一个问题。贺天辰继续往下说,可是,一鑫,小婉在公司几年,会不会有人利用她呢,单纯的人,容易被人利用,这种可能总有。要不然,她为什么让我们见了照片,就玩消失,这正常吗,正常的女人,不是应该抱着孩子,缠着你吗,一哭二闹三嫁人。
  贺一鑫被说动了。
  他点头,可能有这种情况。
  贺天辰松口气,所以一鑫,不要感情用事,急于考虑结婚,如果现在你们没结婚,局面都混乱,我们都有怀疑,那结婚了更麻烦,离婚不是件容易的事,你想过吗,孩子这么小,女方不同意离婚,你就办不了手续,不要轻易答应结婚。
  不是这样----点头
  贺一鑫点头,好吧,爸爸,我听你的。
  贺天辰这才放松些。
  他最害怕的就是一鑫和小婉偷着领证,那样局面就失控了,他就被动了,到时候,周静不一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他想想头皮都发麻,他在想,先拖着吧,让我把,我要办的事情弄好了,再说,现在这阶段,不想节外生枝。
  他看看一鑫,好了,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这几天还是住在家里吧,我不会扰你清静,干扰你的起居。
  不是这样----痛苦
  贺天辰安心的休息去了。
  贺一鑫却有些不安,有些痛苦。
  他替周静担忧。
  他知道周静不愿意进医院,现在是强行把母亲弄了进去,天下间,哪里有这样的儿子。他双手抓头。
  他回了房间,给保姆打电话,保姆说,还好,太太睡了,别打扰她了。她睡眠一直不好,在这里,全当调理一下。
  一鑫说,阿姨,麻烦你了,我妈脾气不好,你多担待。对了,阿姨,今天是我妈,先打的我爸爸吗。保姆肯定的说,是呀,先生一进门,太太就大吵大闹,为了孩子的事,后来先生让她冷静,顾忌你的名誉,她突然就打了先生。先生没办法,就躲进了书房。找了医生来。
  不是这样----打人
  贺一鑫替父亲难过,也为母亲担忧。
  一鑫放下电话,心想,看来父亲的安排也有道理,母亲是有些情绪失控。怎么能动手打人呢,父亲是挺委屈的。
  一鑫不知道,保姆少讲了一句真话,是贺天辰先打了周静一耳光。
  贺天辰已经交待过她怎样和一鑫回复了,她自然要按先生的话讲,这个家里,表面是周静厉害,其实不是,周静做事太刻薄,贺天辰到是知冷知热,替人着想,她拿的双份工资,周静那一份,五年不涨,贺天辰那一份,年年加薪百分之十。
  
  不是这样----加薪
  保姆说,太太,不是我不讲实话,讲不讲都一样,反正你是说话不合适,换了任何人,听了那话也要打人的。
  保姆不懂,贺天辰那样的人,怎么会有周静这样的太太,也是周静家中条件好,一身的公主病。
  保姆心安理得的织毛线了,她有两个儿子,两个儿子各生了两个孩子,多挣点钱,好帮衬孩子们,她一个小百姓,一分一钱,都是自己挣的,没有祖产,没有贵亲,一切只能靠自己。
  
  不是这样----失眠
  一鑫一夜无眠,一会儿是母亲疯狂的样子,一会儿是小婉梨花带雨的哭诉,一会是父亲语重心长的劝慰,他很烦。起身倒了杯酒,喝了几口,心绪才平稳些。这时候,付云白的样子,浮现在眼前,这个冷静淡定的女子,让他有些敬佩,也有些留恋。他发现,他其实喜欢坚强的女孩子。
  小鸟依人,可惜,他不是棵大树,承载不了外界的重量。
  他想做个有担当的人,娶了小婉,一切皆大欢喜,可是母亲的态度,父亲的警告,让他不敢。
  他矛盾,他无力,他迫切的想见付云白,听听她的建议。
  
  不是这样----美人
  贺一鑫一早到了公司,唐美娟看见他,非常的欢喜,飞跑过来,贺经理,你来了,我给你买早点吧。
  贺一鑫的心情好些。好,辛苦了。
  唐美娟欢快的出去了。
  唐美娟的喜悦,给了一鑫一点安慰。原来还有人如此的喜欢他,当初的小婉也是这样,一鑫警惕了,不能再弄出第二个小婉。唐美娟还是要远离。可是想到她如花的容颜,欢喜的样子,他有些不忍心。他也喜欢她的笑容。
  
  不是这样----建议
  付云白是正点来的。
  一进公司,唐美娟就让她去找贺经理,唐美娟这几天陪着武玲跑银行,要跑什么贷款。付云白不明白,项目没启动,弄什么贷款。
  付云白放下书包,喝了杯茶,没有急于去贺经理那。她心想,现在贺一鑫不管公司的事,他找她就是私事,没什么可急的。
  付云白看见贺一鑫,贺一鑫一脸的烦闷,云白,我妈昨天在家里大吵大闹还打了我父亲,结果让我爸爸,送进了医院,你说,我怎么办。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混乱

下一篇: 《  不是这样—主意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贺一鑫的软弱与优柔寡断注定家庭与爱情一团糟。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