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流水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27   点击:


  
  不是这样—问题
  在这一瞬间,付云白明白,事情并不像她想得那么简单,小婉有许多事,瞒着自己,她有些着急,忙说,小婉,你不信我吗,我们是什么交情。和亲姐妹没分别。你怎么还瞒了我,这多让我伤心。
  谢小婉忙安慰她,云白,你又多想,我不告诉你,是为你好,你不要误会,这些事,和你没直接关系,把你扯进来,已经让我不安。相信我,不告诉你,有我的道理。过后你会明白,我的苦衷。
  而且,小婉又说,我不和你联系,你不要来这里了,如果你要见我,先打我电话。我有时候不一定在这里。
  不是这样—追问
  付云白自然不肯罢手,苦苦的追问。
  小婉是好脾气,人到不急,只是也不多讲,过了一会儿,她说,云白,你先回去吧,我也要出门了,然后,她进了房间,换了一身衣服,付云白非常奇怪,小婉现在换上的衣服,非常的传统,这不是她穿衣服的风格。云白奇怪,小婉,你这是哪里弄来的衣服,好老呀,现在哪有人穿这款式的衣服。
  小婉笑笑,拉了付云白出门,不由分说,招手叫了出租车,把付云白推上车,然后自己去对面叫车。
  付云白恍然如梦。
  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忙让司机掉头,回到上车的地方,她下了车,却早已经不见小婉的踪影,她上楼敲门,却无人应答。
  
  不是这样—乱麻
  付云白心神不定,却不知去哪里,也不知道和谁聊聊,心中不安,总感觉小婉变了。
  想了想,还是回公司吧,起码那里有人,还能分散一下注意力,其实想想,既然现在见到了小婉,没有出意外,自己应该轻松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心里慌慌的,不知小婉到底在折腾什么。
  她理不出头绪。
  到了公司,看见唐美娟花枝招展的进了财务室。
  不是这样—观察
  看见唐美娟,想到小婉提过她,似乎有敌意。
  付云白也进了财务室,看见唐美娟和武玲正在一起窃窃私语,二人看见她,都停下来,笑着打招呼,唐美娟更是客气,付姐,你去了哪里,一天没见你。付云白解释,我去集团一趟,办了点事。贺经理在吗。
  唐美娟摇头,这个点不来,今天估计不来了,还半个小时就下班了。
  付云白笑笑,回了办公室。
  
  不是这样—敲打
  在办公室刚坐下,王阳推门进来。
  付云白有些吃惊,马上站起来,王主任好。
  王阳微笑,小付,忙吗,聊点事。
  付云白忙说,不忙,领导,请吩咐。
  王阳在沙发上坐下来,微笑的说,我们都是打工的,哪里有领导,不要这么讲。
  他面容平和,看上去容易亲近,很有亲和力。
  不是这样—暗示
  王阳的话,付云白有些不懂,他绕来绕去,一直强调,大家都是打工的,都是为贺家打工,要互相帮助,云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做人要守本份,不要多管闲事。有些事,不要太有好奇心。
  付云白一头雾水。
  但出于礼貌,还是频繁点头。
  王阳说完了,就起身告辞。
  付云白送到门口。
  这时候,唐美娟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和武玲一起说笑着离开,她们说是商场打折,要抢货,问云白去吗。王阳也说,这才是年轻人的生活,你也应该多参加。
  
  不是这样—思索
  付云白灵机一动,商场就不去了,我去找帅哥。
  她匆匆进屋,收拾好东西,干脆直奔诚明公司了。
  苏天明却不在,秘书对于付云白一天两次出现在公司,极是好奇。但职业的没有打听。
  付云白只好离开。
  在楼下打通了苏的电话,苏天明说,今天有个同学聚会,要是她没事,一块过来玩吧,挺热闹的。
  
  
  不是这样—突兀
  付云白进了包间,这里果然是另一番天地,有唱歌的,有打牌的,苏天明看见云白,忙放下手中的牌,交给身边的一个同学,自己迎了过来,云白的到来,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纷纷把目光投向苏天明,苏天明给大家介绍,我的一个朋友,付云白。
  有人起哄,是女朋友吧。
  付云白这才意识到自己出现的有些突兀。
  不过既然来了,索性大大方方的和大家打个招呼,和苏天明坐到了一边。
  苏天明招手叫来侍者,给云白叫了饮料,你还是别喝酒了。
  
  
  不是这样—放松
  苏天明解释,我同学都挺好的,就是爱开玩笑,别介意。
  付云白却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她笑笑,挺好的,这种气氛,挺自在的。
  付云白接过饮料喝了一口,心情好些了。
  这一天太多的事,太多的思绪,让她有些累了。
  这一刻,到是难得的轻松。
  她和苏天明打个招呼,你玩你的,我去唱歌。
  
  不是这样—歌声
  付云白唱了一首老歌,到是非常的抒情,她的嗓音低哑,唱得很投入,有人注意到她,轻声说,苏天明唱得不错,可以和你比了。
  苏天明笑笑,目光投向付云白,这时候的云白,到是更符合她的年纪,本就不大吗。
  付云白果然尽兴,一连唱了几首。
  有人过来,主动与她合唱。
  苏天明这才跑去打牌了。
  不是这样—心情
  这样折腾了几小时,付云白终于轻松不少,这一刻,她发现,她太紧张了,这一年多,她每天的日子,都不知道怎么过的,每一步都在算计,她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可是为了小婉,她愿意。可是如今见到了小婉,最开始是喜悦的,可是她发现,小婉有事瞒了她,小婉也在算计着什么,她现在已经怀疑,小婉是不是为了爱情,也许最初是,但现在已经走了形,变了味道。而贺一鑫也一样,完全没有担当。这两个人的爱情,能有好的结果吗。
  这一刻,她好似清醒了许多。
  又更加的迷茫了,不知道,事情会朝哪个方向发展。
  
  不是这样—跟丢
  贺天辰接到的汇报,跟踪谢小婉的人,跟丢了,她好似,知道有人跟踪,一开始是兜圈子,后来在一个路口,跟丢了,跟付云白的人汇报到清楚,付云白在公司呆了一会儿,后来去唱歌了,有苏天明在场,后来和侍应生打听,是苏天明的同学,昨天就订了包房,看起来付云白是临时去的。晚到十二点,苏天明送她回家。
  付云白的情绪不错,一直唱歌,和人聊天,和苏天明看样子,很熟悉。
  贺天辰思索,付云白的样子,到是挺轻松的,不像有心事,她什么时候,和苏天明这么熟悉了,不过是几次工作的接触。苏天明到是个人物,不能小看,虽然年轻,却是业界的俊才,做事稳打稳扎,没有年轻人的浮躁。
  不是这样—醒来
  这一觉睡得太好,醒来时,看看表,已经八点了,要不迟到,必须马上出门,付云白犹豫了一下,给许敏打了个电话,说请半天假。她今天想放松一下,做做头发,和美容,好长时间没打理头发,自己看着都不满意。
  在美发店里,时间消磨的最快,听美发师,舌灿莲花的推销他们的护发营养水,付云白到觉得亲切真实,她只是来修剪一下头发,最后烫了一下发稍,对于他们推销的昂贵的营养水,付云白始终微笑倾听,不置可否。
  不是这样—午饭
  从美发店出来,看看表,十一点多了,美容院来不及去了,她给苏天明打电话约了午饭,苏天明满口答应。付云白强调,苏经理,我是个人约你,可与工作无关,你要是没时间,不要勉强。
  苏天明的声音,清晰而有磁性,就是你个人约,我才要去,要是工作的话,那就是我约你了。
  付云白放下电话,眉眼间,都有了笑意。
  见到苏天明的时候,苏天明马上说,你换了发型吗,今天上午做的。
  付云白点头,苏天明仔细打量了一下,挺好,看上去很精神,也显得年轻不少,别误会,你本来就年轻,我是说更年轻。
  
  不是这样—朋友
  吃饭选的是川菜系,付云白喜欢吃辣的,虽然不到无辣不欢的地步,可也是顿顿离不了,苏天明吃饭不挑,什么都喜欢,说是几年做业务的功绩。都是围着客户的喜好转,没了自我。
  付云白舒服的靠在椅背上,打量窗外的行人,她喜欢挑靠窗的位置,感觉这里能看到外面。
  苏天明说,你今天好似心情不错,前几天眉间总有抑郁之色,怎么了,事情解决了。
  付云白说,算是解决了一半吧,我发现,后一半,我说了不算,我还是顺其自然吧。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是改变不了什么。就心疼自己吧。
  不是这样—如此
  苏天明点头,对呀,你想想,父母和孩子是最亲近的人,可还不一样,还有为这闹得反目的,何况别人,人是独立的,谁也替代不了别人。顺其自然最好,有些事,解决不了,交给老天吧。
  付云白点头,我也试着这样想,也只能这样想。她的眼神有些迷离,我有一个最好的朋友,情同姐妹,可是我发现,她有她的想法,居然不愿意和我讲,说是为我好,我明白,她是不想我担忧,怕我反对。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她是她,我是我。
  苏天明脱口而出,谢小婉是吗。
  付云白点头。
  不是这样—相信
  苏天明忙说,我想到就说了,你别怪我冒失。有个朋友多好,我挺羡慕你们的友情,可能她的事,她最有发言权,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感觉这个问题,只有个人有体会。
  付云白点头,我明白,只是我真的不放心,总感觉,她有太多的事故意隐瞒着我,现在想想,她完全可以和我联络,为什么,一直不和我联系,让我担心,似乎,她是有什么打算。
  苏天明皱眉,别想太多了,有时候,她不是故意要针对你,可能是,她有她的苦衷。
  不是这样—真诚
  苏天明鼓励付云白,朋友毕竟是朋友,互相信任很重要,当然也要互相关心,你可以尝试和她沟通,有事大家商议。如果她实在不情愿,就算了,大家都有隐私,有些事不愿意让人知道,这是可以理解的。有些事,可能只适宜自己知道。
  付云白点头,你说的对,我会尽量多关心她,有些事,她要保密,我也没办法,不过,我着急的是,明知道,她做的事,对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可是就是说不通她。
  这时候,菜陆续上桌,苏天明忙招呼云白吃饭,好了,民以食为天,你就算要帮朋友,也要先喂饱自己。
  
  不是这样—关机
  从饭店出来,苏天明要回公司,云白也要回单位,只请了半天假,二人分手。
  付云白在出租车上,拨打谢小婉的手机,又关机了,她有些气闷,小婉你到底要干什么。见了我,又玩失踪。
  付云白给小婉发了条短信,小婉,你好吗,我很担心你。
  再说什么,又不知如何说了。
  
  不是这样—流水
  日子好似恢复了平静,半个月过去了,小婉的手机,还是关着,付云白有些沉不住气了,往小婉的电子邮箱里,发了几封信,可一封没回。手机又一直关机。
  贺一鑫的状态,到稳定了下来,他天天按时上下班,对公司的会议,都认真参加,虽然所有的决定,都是江达做的,他不反对,可是要弄明白,每一个决定的来龙去脉,很认真但不较真的样子。
  这几天,付云白没兴趣和贺一鑫说话,现在的贺一鑫,在付云白那里,就是个不负责任没担当的人。
  不是这样—调查
  贺天辰到是最先沉不住气了。
  派出去的人,没有找到谢小婉的线索,人是跟丢了,那天见面的那个房间,到是找到了房东,人家说,谢小婉是刚租了她的房子,交了三个月的房租,别的情况,她不知道,也没权利知道。
  谢小婉的电话联络不上,也定位不到,因为手机一直关机。
  贺天辰心中明白,谢小婉现身,决不会是为了让大家看看孩子的照片,然后就失踪,她肯定有她的目的。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不是

下一篇: 《 不是这样—混乱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