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不是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8-27   点击:

  不是这样—生气
  付云白有些气愤,指责的话几乎脱口而出,可是突然想到了苏天明临走时,那句话,要冷静,有些事,要商量,要有耐心。
  付云白考虑用什么说词,她理智上感觉小婉应该拿钱走人,可是也想到了一个女人抚养孩子的艰难,她本人就有这个体会,母亲的辛苦,她本人的缺失,而且小婉对贺一鑫一往情深,她不肯放手,在贺天辰面前,付云白信誓旦旦保证说服小婉,可是她本人和贺天辰都不相信那些话。突然间,她想,能不能说动贺一鑫,如果他肯担责任,一家三口团聚,岂非一件大大的喜事。
  想到这里,她不生气了。
  
  不是这样—耐心
  付云白叹了口气,一鑫,你也二十好几了,其实很多人这个年纪都成家了,做了父亲,一家三口合合乐乐的,你不想吗。
  贺一鑫抬头,付云白看着孩子的照片,一鑫,这孩子是你的儿子,你想想,他的你儿子呀。
  贺一鑫的眼神有了变化。
  付云白接着说,你知道吗,一个女人带孩子多不易,会被别的孩子看不起,从小就像少了什么,我是有深刻的体会的。这种遗憾,是一生的无奈,你明白吗,你愿意你的孩子,过那样的日子。我知道你们能给钱,可是有些感觉,是钱不能给的。
  不是这样—为难
  贺一鑫有些纠结。
  云白,我不是不想承担,我是想,可是我,我不能丝毫不顾忌我母亲的感受,医生说她心脏和血压都不好,不能受刺激,我也为难。
  而且,贺一鑫叹了口气,如果我爸爸支持我也行,可实际上他也不支持。没有他们,我根本做不了什么,天辰集团是我父母的,如果他们从我手中收回,我还有什么,我去打工,能挣多少钱,你以为我会干什么,我除了会指挥别人,还会干什么。
  不是这样—分析
  付云白试探的说,一鑫,你父亲要面子,如果这件事,关系到天辰的声誉,他可能会妥协,你想想,天辰是你父亲的命,你是天辰的太子,如果你有什么事,会影响到他,他不可能不妥协。
  贺一鑫惊讶,你的意思,我把这件事情散播出去,逼我父亲接受。不,这不行,我不能这么做,这样太伤害我爸爸了。而且,会把他激怒,就算他妥协了,小婉也成了他的眼中钉,成了祸水。我妈更会恨她,她以后很难立足。这不是办法。
  付云白说了出来,也感觉哪里不对。
  她平和的说,一鑫,我不是这个意思,散播出去是不太好,可是如果有这种可能,你父亲会不会先稳妥解决,让你们结婚呢。
  不是这样—反对
  一鑫摇头,我父亲不是傻子,现在肯和我们商量,是顾忌我的感受,如果他生气了,你以为,他自己不能解决吗。
  付云白摇头,孩子生了,他能如何,他要是能一手遮天,别让孩子出生呀,到了现在,如果事情传播开来,连亲孙子不认,人家怎么说,你怎么办,你成了花花公子,负心汉。你以为,对你日后没影响吗,好,现在,风气宽松,过几年就没人注意了,可是你的良心能安吗。
  贺一鑫无奈,我没办法,如果你们有合适的办法你们说,我母亲已经生我气,我不能得罪我父亲,这是底线。
  不是这样—原来
  这一刻,付云白明白了,表面上骄傲坦荡的贺一鑫,原来不过如此,他并不想经风沐雨,不想得罪他富贵的家人,别人的办法,如何皆大欢喜。
  周静根本不认,贺天辰想用钱解决,贺一鑫只想拖时间,让问题自然化解。她叹了口气,明白自己天真了,她不明白,小婉有什么把握见了一鑫,就能随自己的心意。
  她试探的说,小婉想见你,你的意思呢。
  贺一鑫犹豫了一下,我答应过父亲,要是见小婉,先征得他同意。我不能食言。你别生气,如果我爸爸不同意,我见了小婉,又能承诺什么,没意义。
  不是这样—清醒
  付云白不是一个固执的人,她现在既然看清了贺一鑫的心思。就不必要做不切实际的幻想,也许,让小婉认清现实,早点放手,也是一个办法。
  她点头,我和贺董谈过,他目前不同意,你们见面,我感觉你和他沟通一下,保证只见面,不做任何承诺,也许贺董会考虑你们见面。
  贺一鑫点头,我明白,照片的事,我就说是小婉发过来的,与你无关。
  付云白点头。也只好如此。
  她现在发现,事情没有好转。
  
  不是这样—说服
  离开了贺一鑫,付云白有些气闷,为小婉感到难过,贺一鑫没有责任感,他和他的家人一样,都想用钱打发人。她有些难过。
  可是想想,要是连钱也没有,岂非更难过。
  对于付云白来说,吃过没钱的苦,太知道钱的重要性。这一刻,她深刻的感觉,有时候,钱比男人可靠。
  她决定说服小婉,拿钱走人,她愿意帮着小婉争取。
  想到小婉,真替她叹息,一往情深,原来是这样的结局。
  不是这样—折回
  再回到小婉的住处,小婉看见她,有些欢喜,有些不安。
  她说,云白,我这里,你还是少来,让贺董知道了不高兴,我目前不和他冲突,也许他是我进贺家唯一的机会。
  付云白摇头,小婉,我不知道你在天辰集团几年,你不了解贺董吗,他岂是轻易生气的人,又岂是受别人影响的人,他做事权衡的是利弊,哪里是你的态度。
  小婉给云白倒上咖啡,你喝吧,我知道你喜欢这个口味。
  云白端起咖啡,我就喜欢这个味道,第一次喝咖啡,我还一口吐了,你还笑话我老土。
  我第一次喝咖啡,还是你请的我,我的第一个手机,也是你送的我。
  
  不是这样—往事
  付云白愿意和小婉谈谈往事,想让过往的那个小婉,和眼前的小婉重叠在一起,她总感觉,小婉哪里变了。
  小婉坐下来,手里抱着一个布娃娃,她的眼神有些迷茫,是呀,那时候,我们多快乐。一晃我们都三十了,青春是没了。
  付云白忙说,你还是那么漂亮,一点没变。
  小婉苦笑,不能和小姑娘比了。
  那个唐美娟是挺漂亮的。
  付云白惊讶,她记得,唐美娟是小婉离开后,才进的公司。
  不是这样—追问
  付云白的表情严肃了,从旧事中挣脱出来。
  小婉,你怎么知道唐美娟,你见过她。
  小婉点头,我见过,她一直追一鑫,现在成了一鑫的秘书。一个年轻美丽的女秘书。
  付云白皱眉,你跟踪过一鑫。
  小婉点头,是的,我当然关心他。
  付云白直觉哪里不对,你怎么跟踪他,他会没发现吗,你是孕妇,多显眼,行动又不方便。你既然一直关注一鑫,为什么不直接见他。当面锣,对面鼓,说清楚。
  小婉看着云白,说清楚了,还有余地吗。
  不是这样—余地
  余地,付云白品味这句话。
  小婉点头,是呀,我不能让他有机会,说那句话,只要他开了口,就不再为难了,只要让他一直开不了口,我才有机会。
  付云白有些不解。
  你也一直明白,一鑫其实态度并不坚定,你还坚持什么。
  小婉笑笑,我坚持什么,我一直在等贺董的态度。
  付云白更迷惑了,贺董,他会支持你,这不可能,那么一个功利的人,怎么会。
  小婉还是微笑,人都有弱点,贺董也一样。
  
  不是这样—弱点
  付云白惊讶,贺天辰有弱点吗,我没发现,他除了把天辰集团当成命,别的有什么弱点,周静和疯子一样,他还是照样和她过了几十年,看样子,还要过下去。这样的人,有什么弱点,一切都是利益。
  谢小婉起身,拿起喷壶浇花,付云白的目光随着她的身影移动,窗台上,一盈兰花,开得正好,有着无限的雅致。突然间,付云白发现了,兰花旁边是一盆茂盛的绿草,她快步上前,注视着那盆绿草。
  贺天辰办公室的绿草。
  和这个一模一样。
  不是这样—一样
  付云白一把抓住小婉的手,你有什么没告诉我,你知道贺董什么事,对不对,应该是从前的事,对不对。
  谢小婉仍然面容平静。
  目光注视着兰花,贺天辰最爱的是兰花,说兰花有风骨,可是你看他有什么风骨,可能他没有的,他才会特别留意。
  付云白仍然追问,小婉你不会是想拿过去的事敲诈贺董吧,这不行,那是个老狐狸,他会翻脸的,他最恨人威胁他。而且,我估计周静对他的过往一清二楚,周静不介意,还有谁介意。
  不是这样—介意
  谢小婉反问,你以为到了今天,他会怕周静吗,他不怕,他怕的是一鑫。
  一鑫,付云白奇怪,这和一鑫有什么关系,顶多是他和周静结婚前有个女友,这类事件,当儿子的有什么可介意的,尘年往事罢了。
  谢小婉要说什么,电话突然响了,她放下喷壶,拿起手机,小婉的表情严肃起来,她没说话,只是一直点头说是,最后她说,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付云白是我的朋友,她不会做伤害我的事。我确定。
  谢小婉挂了电话,付云白一直奇怪的着着她,小婉,谁的电话,原来你和外界一直有联络,可为什么这个人不是我。
  
  不是这样—不是
  谢小婉叹了口气,云白,有些事,你不知道的好。相信我,这事会有个结论,我不想这么一直拖着,很快了。
  付云白反而担心了,小婉和你联络的人是谁,我感觉,他好像在指挥你,你不要让人利用了,现在社会这么复杂,有些人别有用心,你不要太大意。
  小婉安抚的一笑,不会的,他是个大好人,真的大好人,人人都说他是好人,我相信他,他不过是可怜我,同情我。想帮我的忙,人家也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才会帮我,要不然,才不会管这闲事。
  
  不是这样—闲事
  付云白若有所思,小婉,我不知道是谁让你如此相信,可是你要明白,对于别人来说,你的事是闲事,可对我来说,不是,就是我的事一样,你告诉我好不好,我们一起商量,我不会伤害你。
  付云白恳切的看着朋友。
  小婉有些心动,但还是坚定的说,这事,你不知道的好,我不想牵连你,云白,我答应你,过了这段日子,我什么都告诉你,我们以后,就不会再为钱发愁了。你记住,我的就是你的。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不觉

下一篇: 《 不是这样—流水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局中局谜中谜。到底小婉手中还有何致命证据,只能等作者慢慢到来吧。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