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不觉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25   点击:


  
  不是这样—命运
  王阳一愣,有些惊讶,贺天辰比较自负,很少和人商量,尤其是家事,他更爱面子,早些年,都是人议论,他是驸马,直到近几年,周静的父亲退休,周静不过问公司的事,人们早少了议论,凭心而论,王阳承认,贺天辰精明强干,天辰集团的确是贺天辰的心血,周家是帮了忙,但贺天辰不能算是吃软饭。
  但事情就是如此,一个人的努力,大家看不见,只看见了他依附了什么。贺天辰说,这是他的命吧,他认了,不管别人讲什么,反正,他有今天,就满足了,一个人不能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他认命。
  
  不是这样—评论
  王阳慎重的开口,这事一鑫没什么错,都是造化弄人,这姑娘也有点任性,有些事,要懂得回头,哪能一条道走到黑。
  贺天辰若有所思,你这么看吗。外边有什么议论吗。王阳一愣,谢小婉在大家的印象里出国了,都说她也算有所收获,这恋爱谈的值。
  贺天辰双目炯炯,你是说,没人知道她现在还在本市。
  王阳点头,对吧,付云白一心只想找人,她不是个多话的人。
  不是这样—但愿
  贺天辰点头,她到是聪明人,知道什么能要,什么不能要,知道自己斤两,不像有些人,总是自不量力,误人误已。
  王阳连声附合,对,人要有自知。
  贺天辰看王阳神情自若,有些怀疑自己多心,王阳没理由和自己做对,自己对他不错呀。
  他点头。王阳看他没事了,就马上离开。贺天辰不喜与人聊天,王阳从不唠叨。
  
  不是这样—沉思
  
  王阳离开了董事长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切照常,和人谈话,督促办公室的人员,赶一个合同,让他们弄好后,交给法务,再做修改。
  和平时一样,下班点半小时之后,看同事都走了,他才关了窗子和灯,检查一下大家的电脑是不是关闭,这才离开。一副勤勤恳恳的样子。
  此时贺天辰通过公司的监控,打量着行色匆匆的王阳,王阳从车库开车出来,驶向了回家的方向。
  半小时后,贺天辰的电话响了,对方说,王主任进了小区,问要不要继续观察。贺天辰说,跟到晚上十二点,看他会不会出小区。
  
  
  不是这样—怀疑
  事实上王阳十点钟上床休息,灯就关了,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在楼下散步,七点半从家开车上班,一连三天,天天如此,他的作息非常有规律,像上了发条的闹钟,哪个点做干什么,都是一定的。
  贺天辰仍然不死心,继续,你们换个人,换辆车,对了,不要用汽车跟了,换了辆电动车一类的,不要太紧,他做过侦察兵,很机敏。
  贺天辰相信自己的直觉,虽然不知为什么,可总感觉,王阳哪里不对,全当是白扔钱了,找个人盯紧,自己放心。这个关键时刻,不能出意外。
  不是这样—准备
  贺天辰做着准备,他想了想,是先见人后通知付云白,还是直接和付云白一块去。
  最后决定,和付云白一起去。因为付云白答应他不告诉贺一鑫,也果然没有和一鑫提,他了解儿子,一鑫的脸做不了假。如果付云白能听话,带走谢小婉,是最好的选择,皆大欢喜,如果人真的走了,一鑫又以如何。
  付云白一直点头,您放心,我一定劝她走,不让她打扰一鑫,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结局,我尽力说服小婉。我说话算话。
  
  不是这样—重逢
  见到谢小婉的时候,付云白还是有些惊讶,她们三年不见了,小婉比原来更瘦,但人依然漂亮,她看见付云白并不吃惊,我知道,你会来的,你不可能对我不闻不问,这世间只有你,还会关心我的下落。
  云白没有她那么冷静,她冲上前,紧紧抱紧了小婉,忍不住放声大哭,小婉到像个姐姐,一直轻拍她的背,好了,不要难过了,我好好的,放心。
  付云白过了许久,才平息下来。
  她先是哭泣,然后又是微笑,像个小孩子,在小婉面前,她完全变了一个人。
  小婉拉了她的手,一切都过去了,我以后不会玩失踪了。
  不是这样—打算
  付云白上下打量了她,看她气色精神都不错,这才抱怨,你也是,不给我发个邮件,让我多担心,你看我现在,是不是漂亮了,我为了你,才整容的。
  小婉看看她,是漂亮了,早让你整容,你不听,现在多好。
  付云白摇头,我才不在意,漂亮不漂亮,我不漂亮,依然有你对我好,我有什么可怕的。
  二人聊了一会儿。付云白一直不知道,如何开口问小婉的打算,这才是她最关心的,她原来是坚决要带小婉走的,可是见了面,才发现,小婉神情平静,很镇定。
  这样的小婉让她有些陌生,也有些欢喜。
  
  不是这样—开口
  小婉表情很平静。
  付云白终于开口,你到底怎么打算的,孩子呢,小婉拿出照片,我知道,是贺天辰让你来的,你把照片给他,告诉他,我不会离开这里,我要见贺一鑫,不管我做什么决定,都要见了一鑫,才决定。
  云白看着照片上的胖胖的婴儿,眼泪又落了下来,这孩子好漂亮,小婉真像你。
  小婉的目光落在照片上,满是柔情,她突然附在云白耳边,轻声说,我把照片发到了你邮箱里,帮我的忙,让一鑫看见。
  
  不是这样—劝说
  付云白点头,又握了握小婉的手,然后说,小婉,我,我劝你,也考虑一下,当贺家的儿媳妇,太难,听我一句劝,考虑一下,拿钱离开这里,我和你一起走,没必要在贺家浪费时间。
  谢小婉看着付云白,目光坚定,我要为我的孩子考虑,做贺家的孩子,和我的孩子,区别太大了,你明白吗。
  付云白有些吃惊,小婉,我们从小最缺的是爱,你明白吗,我不认为贺一鑫有多幸福,他可能挺幸运,可我没感觉他多快乐。你难道以为,贺家会因了孩子,而妥协吗,不会的。贺一鑫也不会。
  
  不是这样—决定
  谢小婉摇头,云白,到了现在,我不可能放手,你明白吗。我吃了这么多苦,一个人生下孩子,我不会放弃,我不能让周静趁心。
  付云白叹息,小婉,不只是周静的问题,就是贺天辰也不会同意的。
  谢小婉冷笑,贺董,他凭什么不同意,他能当驸马,别人就不能嫁豪门吗。
  付云白摇头,贺董可能就是因为当了驸马,才不看好这桩组合。
  谢小婉语气坚定,我不会放手,我现在不直接去找一鑫,就是因为,我想知道一鑫的态度。
  不是这样—录音
  来之前,付云白答应贺天辰会录音,这是她见谢小婉的条件,她一进门,就暗示了小婉,所以照片在邮箱里的话,小婉才会在她耳边轻声说。
  把录音交给贺天辰,贺天辰打开录音,他认真的听着,然后看了照片,付云白,你说话算话,这很好,这样我们才能继续合作。
  贺天辰不知道,付云白还是帮了小婉,她一离开小婉,就通过手机把邮箱的照片,发给了贺一鑫,也留言,先不要行动,等我们见面之后详谈。
  发送照片的时候,付云白一直疑惑,为什么小婉要通过自己发邮件,不直接发给贺一鑫。只是这个疑问,一闪而过。
  
  不是这样—问计
  贺天辰把双手放在桌子上,付云白,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你怎么看这事,这孩子的照片,和一鑫小时候还有几分像。
  付云白从疑惑中清醒过来。
  马上打点精神应付贺天辰这只老狐狸。
  付云白说,贺董,我说话算话,我不认为小婉嫁入谢家是好事,有些事,不能只看现在,不看以后。我会想办法说服她。
  贺天辰观察付云白的表情,不像说假话。他点头,那好,我们的想法一致,就有合作的可能。
  不是这样—反问
  可是你不是她,如果她始终不接受你的意见怎么办。
  付云白有些苦恼,我认为,小婉对一鑫有希望,我们是不是听听一鑫的想法,我个人的看法,一鑫不会不顾忌周静的态度,如果周静强烈反对,要死要活的,一鑫,也不敢娶人进门。小婉发现,一鑫的态度后,可能动摇原来的想法。
  贺天辰反对,那是最后一步,也可能,一鑫和她见面后,尤其是看了孩子,万一他要负责任,愿意结婚,事情失控了。
  我不能冒险。
  付云白有些怒火,贺董,你是明白人,有些事,是别人不能替代作主的,你答应过一鑫,这件事,他有知情权,你可以反对他,但不能不给他选择的机会,他选了他不后悔,你不让他选择,他会怨你的。
  不是这样—机会
  贺天辰看付云白情绪激动,反而到平静了,这才是你真实的态度。我可以告诉你,我宁愿一鑫怨我,也不能让他犯糊涂,他母亲门当户对的联姻,我并不完全赞成,我反对他们,不是因为小婉的家庭,而是因为她的性格和一鑫不合适,她太任性太自我,没有大局观。而且现在梳理这件事,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好似是个圈套。
  圈套,付云白大声反对,怎么是圈套,小婉不是攻于心计的人,她不会陷害一鑫的。
  一鑫当年是真的喜欢她,他们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这是情之所至,不是什么圈套,你的意思,小婉想嫁入你们家,所以才故意接近一鑫吗。
  贺天辰点头,如果是圈套,就不是小婉一个人能做到的,肯定有别人的参与。
  
  不是这样—否定
  付云白摇头,不可能。你这是抹黑小婉,她不是一个物质的女孩子,为了嫁进你们家,不择手段,她不是这样的。而且,她比一鑫大几岁,并没有把握一鑫一定喜欢她,如果一鑫不喜欢她,她还能怎样。这是缘份。
  付云白说到这里,情绪有些激动,她平静了一下,才说,你们不了解她,她是一个非常善良非常重感情的女孩子,不是你们眼中的那种女孩子,为了钱,不择手段。当年她的同学,有一个家庭条件非常好,一直追她,我们都感动了,小婉却拒绝了,她说,她只嫁给爱情。
  
  不是这样—调查
  贺天辰淡淡的说,包括资助你上大学。
  付云白一愣,这事情你也知道。
  贺天辰看着窗外,我当然要知道,你和小婉的感情有多深,才值得你,跑到千里之外,找一个人。你们的友情,我很感动。但付云白,人是会变化的,谢小婉也会变的,不一定是你十年前的同学那个样子。你有多少年,没和她在一起了,你们靠着电话,邮件联系,这种了解有多片面化,你知道吗。
  付云白并没听进去。
  她语气坚定,人的本质是不会变的。
  不是这样—考虑
  二人话不投机,贺天辰结束了这个讨论,他说,这样吧,录音放我这,我多听几遍,我会慎重考虑的。我希望你好好想想,如何说服你的朋友,尽快了结此事,我可以在钱上,做让步,只要你们的要求合理,我都答应,而且马上兑现。
  付云白起身,贺董,现在,你仍然是我尊重的人,我希望你客观考虑这件事,我会说服小婉,可是,你能不能换个角度,只要你们妥协一下,马上就是一家三代在一起,这不是好事吗,为什么一定要棒打鸳鸯,让一鑫和他的儿子,父子分离,这总是一鑫的遗憾吧。你们真的为他好吗。
  不是这样—兴奋
  付云白离开了集团。
  马上到了诚明集团,她和一鑫约好了在这里见面,表面上是一鑫找苏天明谈业务。苏天明把会议室留给他们。让他们商议,他什么都不问。
  一鑫的情绪有些兴奋,他看着邮箱里孩子的照片。眼睛有些湿润。
  他一把抓住付云白的手,云白,让我见见小婉,她吃了那么多的苦,我一定要见见她,她好吗,瘦了吗。
  付云白轻轻抽出自己的手。
  一鑫,你见小婉,你想好,怎么安置她们母子了吗。
  不是这样—安置
  安置。一鑫愣了一下。
  付云白点头,你父亲,始终不想让你和小婉见面,他想用钱安置,你呢,你用什么安置,你是孩子的父亲。你有什么打算。如果你没想好,见面有什么意义。
  贺一鑫愣住了。
  他真的没想到。
  付云白有些失望。
  周静的强烈反对,贺天辰的用钱说话,都有个坚定的态度,可是贺一鑫呢,做为当事人,他的态度呢。
  不是这样—不知
  付云白追问,你的态度是什么。
  贺一鑫有些为难,有些茫然。
  我,我不会不管小婉和孩子。只是我要做我妈的工作,不能不顾忌她的态度,她是我妈,我不能伤她的心。
  付云白点头,我真替周静高兴,你是个好儿子,既然这样,你一开始,就应该听你妈的话,找个门当户对,她看上的女孩子,这不皆大欢喜,你把她气个半死,然后才说,不能伤她的心。
  那么小婉呢,当时是你情我愿,没人逼你,现在呢,如果你妈,就是不同意,你能给她什么安置。她要的你给不了,何必当初招惹她。
  不是这样—不觉
  贺一鑫有些惭愧。
  我当时是喜欢小婉,现在也喜欢。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她,我没有欺骗她的感情,我以为,我妈,干什么都依我,这件事,最终也会听我的,我没想到,她那么反对。
  我不知道怎么办。
  这一刻,付云白终于懂了,贺天辰为什么不愿意一鑫处理这件事,因为他的处理,其实就是不处理,小婉还往来着,周静还哄着。
  贺一鑫要的是安于现状,至于那个问题,他是想着自然解决,哪一天母亲妥协了,或者小婉走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感情

下一篇: 《 不是这样—不是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