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愤怒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21   点击:


  
  不是这样—扭打
  突然间周静放开贺一鑫扑向付云白,你才是疯子,你才是,你才是。
  付云白猝不及防,被周静几乎撞倒,不过她年轻,反应快,扶住了一边的桌子,她没和周静动手,反而跑到了贺一鑫身后,贺一鑫有些惊讶,这样的母亲,他没有见过。
  周静又冲向付云白,贺一鑫拦住母亲,妈,有话好好说,你不要这样,这算什么。
  周静大声喊着,我不和疯子讲话。
  付云白却微笑,照照镜子,你现在像不像疯子。
  周静转身看向穿衣镜,镜子中的女人,头发乱了,张牙舞爪,极为恐怕。
  
  不是这样—刺激
  周静的表情有些惶恐,她走到镜前,呆呆的望着,空气中有种不安的气息。
  贺一鑫有些害怕,走上前,拉住周静,给她理了理头发,安慰她,妈,没事,你坐下休息会儿,他招呼保姆倒点水。
  保姆刚才一直沉默,此时忙端了水上来,茶有些烫了,周静一口又喷了出来,衣服上有了水渍,她有些慌乱,杯子摔在地上。她抬头正看见,付云白嘲笑的眼神,一时大怒,又扑向付云白,嘴里喊着,你才是疯子,你才是。付云白有了经验,机敏的躲开,周静扑了空,摔在地上,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不是这样—大闹
  周静的样子,让付云白有些厌恶,她扭开了头,贺一鑫忙上前和保姆搀扶起来周静,无奈周静不起来,还在大骂付云白,让付云白滚出去。付云白走上前,静静的看着她,冷冷的说,我会走的。你做过什么,自己清楚,老天会有报应,你小心点,小婉有你家的孩子,你伤了她,就是伤了一鑫。会有报应的。
  会有报应的。
  付云白昂首走了出去。周静喃喃的重复着,会有报应的。
  
  不是这样—安抚
  贺一鑫和保姆先扶起来周静,又送回房间,保姆出去了,贺一鑫劝着母亲,妈,你安静些,付云白走了,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冲动,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真病了。
  周静有些累了,沉沉睡去。
  贺一鑫有些不安,他走出周静的房间。
  看见保姆在整理客厅,他问,阿姨,我妈的情绪一直这样吗,还是,就这一次。
  保姆摇头,不能提不顺心的事,一提就这样,有些歇斯底里,真愁人。先生遇见过一次,说是找医生看看,你妈不同意。
  贺一鑫心里有些乱,忙说,阿姨,您费心了,有事给我打电话,我现在要出去一趟。
  
  
  不是这样—规劝
  贺一鑫走出门,沈小明的车还在门外,他上了车,看见付云白,有些生气,云白,你对我妈能不能客气点,你何必刺激她,她是长辈。
  付云白冷笑,你妈什么态度,你看见了,我说什么了,一直是她在闹,她看见我就发疯,我看你要是为她好,还是带她看看精神科的医生。
  贺一鑫一摆手,没那么严重,她就是有些更年期,脾气急躁,你不能态度好些吗,说什么报应不报应的话。
  付云白反驳,我那么说都是轻的了,如果小婉和她的孩子有问题,你认为你妈没报应吗。
  
  不是这样—报应
  贺一鑫的表情变了,他心里有些发毛。
  付云白看他的样子,继续说,我们来干什么了,你没发现,你妈是故意的吗,她肯定知道我来干什么,故意闹腾,让我们开不了口。
  贺一鑫沉吟,他知道周静是有些神经质,但今天好似有些小题大做了,她之前见过付云白,也没如此。
  贺一鑫叹口气,我能怎么办,你看见了。
  付云白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为难,你动动脑子,好好想想,不要因为她是你妈,就忽略了她的问题。
  
  不是这样—联络
  贺一鑫不语,拿出手机,挨打父亲的电话,仍然是关机,他有些烦躁了,小明哥,我爸爸从不关手机,你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吗。
  沈小明也打不通,我真不知道,今天上午联络过一次,那时候没什么,要不你回公司,问问公司的人,看看你爸爸的固话,有没有来电。
  贺一鑫想了想,也只好如此。
  
  不是这样—来电
  到了公司,贺一鑫找来总办的人,打开父亲的办公室,三步两步走过去,翻查来电,
  是有个电话,他回拨过去,电话没人接。
  沈小明问了一下电话公司,是一个公用电话的号码。
  通话时间,是五分钟。
  贺一鑫直觉,和这个电话有关。
  付云白劝他,你不必着急,贺董是个谨慎的人,不会冒险的。
  
  不是这样—等待
  几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都在等消息。
  付云白更烦,她相信贺天辰不会有事,她担忧的是,那个电话是谢磊打来的,她不明白,谢磊要干什么,她有些后悔,没有盯紧谢磊,如果谢磊私下和贺天辰达成什么协议,会不会拿钱走人,贺一鑫给那一万的时候,谢磊收的很利索,她当时有些惊讶。
  不过付云白想通了,她不能无限期的等待了,如果谢磊真的回去,她只好自己报失踪了。
  
  不是这样—见面
  贺天辰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过了下班点,他想起来开机。
  手机上一堆的未接,看了看,都是一鑫的,还有自己办公室的座机。他叹了口气,不过是一下午的事。
  他进了办公室,三个人都站了起来。
  贺一鑫忙上前,爸爸,你去哪了,有什么事。
  沈小明看看付云白,忙起身离开,他给付云白使了个眼色,可是付云白却没有动。他无奈,一个人出去了。
  不是这样—单独
  贺天辰看看付云白,平静了一下心绪,淡淡的说,小付,你也回去吧,下班了,付云白想说什么,可是看了看贺天辰严肃的面容,她不得不站起来,在贺天辰面前,她还是有些畏惧,也许是他的冷静,也许是他的镇定,也许是他的年纪,反正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贺一鑫有些惊讶,付云白在自己面前,从没有如此的好说话,他有些不是滋味。
  付云白慢慢的走出去,她盼望着,贺一鑫开口留下她,她真的想知道,贺天辰的关机,是不是与谢磊有关。
  
  不是这样—谈话
  贺一鑫也机灵了些,起身给父亲倒了茶,端到贺天辰面前,贺天辰看了他,有些安慰,这孩子总算懂点事了,也许多点经历不是坏事。周静一直把他当花养护,关在温室里,不面对风和雨,以为那就是爱护。
  贺天辰坐在沙发上,此时才放松下来,这时候,突然感到有些累了,他叹了口气,是不是自己真的老了,现在的感觉,大不如前。
  他的目光落在那盆绿草上,绿意盈盈,他的眼神有些迷茫。
  贺一鑫有些不耐烦了,爸爸,你干什么去了。
  
  不是这样—回答
  贺天辰被心动了,他收回思绪,看了看贺一鑫。
  没什么,有点事要处理,不想被打扰。
  贺一鑫不满,爸爸,你不要瞒我了,什么事,让你关机大半天,这是没有的事,是不是谢磊找你了,他说什么了,是不是要钱。我们可以告他敲诈。
  贺天辰摆摆手,不要乱猜了,不要胡说八道。做你的事,好好在公司上班,别的事不要多管。
  不是这样—脾气
  贺一鑫这一天的日子,太难熬。
  先是小婉的事,后来是母亲的发疯,后来是父亲的手机关机,他的情绪有些失控,爸爸,你不要什么都瞒着我,如果和小婉有关的事,我要管,那是我的事,我不可能置身事外,我长大了,不要把我当小孩子看,行不行。
  他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有些不耐烦了。
  贺天辰的表情依然平静。
  不是这样—解决
  贺天辰淡淡的说,好,我告诉你,我是见了谢磊,给了他一笔钱,他这次真的回去了,下个月再来。
  贺一鑫马上炸了,他在我这拿钱,跑到你那拿钱,他想干什么。他妹妹失踪了,他到四处讹诈,这是什么人。
  贺天辰不动声色,他给我看了他叔叔的病历,这钱是花在医疗费上。我让他打了欠条。
  贺一鑫不明白。欠条,你还指望他归还。
  贺天辰微笑,还不还是一回事,写不写是一回事。
  贺一鑫不懂。
  
  不是这样—叹惜
  贺一鑫替付云白叹惜,如果她知道,她辛苦找来的人,就这样用钱打发了,心里什么感受。
  贺一鑫不解,爸爸,为什么给他钱,这样不是授人以柄吧。有些事,我们捂不住,除非小婉过几天,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否则,这样没意义。
  贺天辰站起身,他的精神好些了,声音也宏亮了许多,好了,别多想了,一切都会过去,有些事,有些人,都是过程。
  贺一鑫品味着这几句话,爸爸,是不是你知道了什么。
  贺天辰看看他,该告诉你的时候,会告诉你。
  
  不是这样—善后
  贺一鑫追问,那付云白呢,她不会罢手。
  贺天辰刚要说话,这时候,门被推开了,付云白冲进来,贺董,你和谢磊做了什么交易,他说,这事我不要管了。我也没资格管。
  贺天辰的表情,马上严肃了,人也站直了,语气冷淡的说,他说的对,谢小婉有直系亲属,她的事,自然有他们管理,他们说,你不用管了,就不要管了。你一天天没别的事可做吗,年纪不小了,管管自己的事,找个好人嫁了,不要无事生非了。
  贺一鑫有些吃惊的看着父亲。
  
  不是这样—摆平
  父亲真的摆平了谢家的人吗。
  他有些放松,有些失落,也有些不安。
  贺一鑫转而看着付云白,付云白冷笑,贺董真厉害,不过几个小时,就让谢磊妥协了,他真是混蛋。
  贺天辰不动声色,他不混蛋,有些事,你不了解,他是代表谢家的,有谢小婉父亲的授权书,这事到此为止,你不要再多事了,就是你多事,也没用。你报失踪,人家也会和亲属联系,他们会料理此事,你不要白花时间了。
  
  不是这样—愤怒
  付云白终于大怒,贺董,你这算什么,用钱遮天吗,我不是谢家的人,我就不相信,谢叔叔会这样,我会去找他,他能不顾女儿的安危,为了几个钱,我不相信他是这样的人。而且我不相信,谢家别的亲戚,都会如此。
  贺一鑫突然上前,云白,算了,谢叔叔是小婉的直系亲属,他最有发言权,你不要白费力气了。
  他一面说,一面使眼色,云白有些不解。贺一鑫说,云白,这事交给我,你不要插手了。相信我。
  贺一鑫把云白推出了办公事。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升级

下一篇: 《 不是这样—点头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