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升级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21   点击:


  不是这样—伤心
  周静伤心起来,一鑫,你什么意思,你不相信妈妈,相信什么狐狸精吗。
  贺一鑫此时发现,在谢小婉的问题上,他和母亲是没的沟通。
  他想了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走上前,妈,我道歉,可能我用词不对。
  周静的情绪才平稳了些,贺一鑫才继续说,妈,现在请你和我讲真话,你相信我,你是我妈妈,不管你做了干什么,你都是我最亲近的人,我不会让人伤害你。你告诉我真话好不好。
  不是这样—真情
  周静大感安慰。
  一鑫,什么实话。
  贺一鑫斟酌字眼,妈,你和小婉冲突之后呢,她有没有受伤,我不是关心她,我是说,她有没有受到大的伤害,后来呢。
  周静想了想,她当时坐在地上,保镖劝我走,说那个女人没什么大事,他只是推了一下她,不要让她赖上了。我就走了。
  后来,再没有和她联络过。我当时也想过,问问她的情况,给她打过电话,可手机关机了。
  不是这样—地点
  贺一鑫眉头紧锁,他追问,你们在哪里冲突的。
  周静说,就是二环外的那个公园。当时没什么人,那里有点偏僻。
  贺一鑫想了想,您确定没什么人看见吗。
  周静说,我上了车,有些不放心,让保镖回去看看,保镖说转了一圈,十多分钟,回来说,没看见公园有什么人,谢小婉也不见了。我想,这说明,她伤的不重,都能自己走了。我就走了。
  不是这样—冲突
  贺一鑫说,妈,你确定,你说的是真话。
  周静点头,我没必要骗你,有什么可瞒的,不信你问老宋。
  老宋是她的保镖。
  贺一鑫想了想,是要和联络一下老宋,老宋几个月前让贺天辰解雇了,那时候周静在疗养,回来后,周静发了脾气,贺天辰说,有事让沈小明去做,不用让老宋出出进进的跟着。
  周静当时身体不太好,保姆劝她不要和贺董冲突。
  不是这样—旧地
  贺一鑫到了二环外的那个公园,这里人是不太多,因为没有人维护,花木也生长得一般,路面也有些坑洼。他在公园里走着,走到了母亲说的那个亭子,走进去,坐在石凳子上,有些感叹,小婉,你在哪里,如果按我妈说的,你没什么事,那你去哪了。
  贺一鑫从心里也不认为母亲是一个狠毒的人,周静是有些嚣张,直来直去,但没什么坏心眼,就是有些不大看得起人。
  贺一鑫拨打老宋的电话,结果,电话里说,号码是空号。
  不是这样—空号
  贺一鑫站起来,老宋是本地人,他有什么必要,把手机号注销了。
  他想了想,老宋住在这个公园附近,只是不记得确切的位置,他给沈小明打电话,询问老宋的地址,沈小明说老宋上个月离开了这里,回四川老家了。老家在什么地方,他不知道。老宋走之前,他们还一起喝了酒,老宋说,他这个年纪,应该回家养老了,孩子上大学也毕业了。以后没什么花销了。
  贺一鑫皱眉,老宋回老家了,这太巧了吧。
  不是这样—巧合
  沈小明肯定的说,真的,我送他上的火车。当时他还说,这么多年了,还是家乡菜好吃。
  贺一鑫放下电话。
  有些茫然。
  找不到老宋,如何验证母亲的话,是真是假。
  沈小明的话可信吗。
  父亲当时为什么要解雇老宋呢。
  不是这样—解雇
  贺一鑫又打沈小明的电话,你知道我爸爸,为什么要解雇老宋吗。沈小明沉默了几秒钟才说,我不太清楚,好似贺董让他办什么事,他办错了,贺董就给了他一笔钱,让他走了。
  贺一鑫直觉不对,老宋办错了事,父亲为什么还要给他钱,钱多的没处花吗,他说,小明哥,你确信不知道为什么,你知道就告诉我,我不告诉我爸爸。
  沈小明忙说,我真的不知道。我和老宋不是太熟悉,只知道他好喝酒,喝多了会乱讲话。
  不是这样—暗示
  贺一鑫放下电话,突然间听懂了沈小明的话,好喝酒,乱讲话。
  他明白了,父亲一定是知道了什么,而老宋的嘴不严。
  贺一鑫叹了口气,他折腾了半天,可能知道的信息,都比父亲晚一步。
  他有些恼火,父亲根本不想他插手这事,所以封锁了消息。
  沈小明是不想得罪他,所以只暗示不明示。
  沈小明知道的情况,都比他多。
  贺一鑫有些愤怒。
  
  不是这样—质问
  他想跑去质问父亲,可是一想,以父亲的城府,他也讨不了好,父亲一再表态,不让他插手是为他好,他突然间有些想笑,母亲背着他做了那么多的事,说为他好,父亲也是如此,他们都是为他好,可是他一点也不好。他们的好,更像是一张网,让他感到了呼吸困难。
  贺一鑫有些泄气,但是他能肯定,父亲一定知道老宋的下落,不过不会告诉他,也许父亲明白,当天的事,与其找老宋浪费时间,不如问父亲,他要明白,小婉当时和母亲的冲突,到底是怎样的结果,是不是小婉平安无事,没受到伤害。
  不是这样—寻找
  可是贺一鑫打父亲的电话,却也关机了。
  他打到公司,公司的人说贺总下午出去了,一直没回来,交待有事明天再说。
  贺一鑫有些疑惑,父亲很少关机,他说手机必须保持畅通,二十四小时开机,有什么事让他关机了,而且他去了哪里,居然没带沈小明,有些私事,他是会带上沈小明处理的,那就是说,这件事,不想让沈小明知道。
  贺一鑫想,会不会和谢磊有关系。谢磊直接联络了父亲。这个谢磊来者不善。
  不是这样—联络
  贺一鑫往家里打电话,保姆说,贺董没回来过,太太午睡没醒呢,要不要太太接电话,贺一鑫说算了,如果我爸爸回家,你告诉我一声,不要惊动我妈了。
  贺一鑫这个时候,极需要有个人在身边,帮他分析一下,他想找苏天明,想想他在外地,电话里有些事也说不清,还是只有找付云白。
  付云白的电话到接通了,贺一鑫说,你在哪里,我们见见。付云白惊讶,我当然在公司了,你是来公司,还是我找你。
  贺一鑫听见付云白的声音,心里安稳些,你到二环外的那个公园来,我在这里等你,你可以让沈小明送你过来。
  
  不是这样—伤感
  付云白听了贺一鑫讲述母亲和小婉的冲突,她无语的站起来,在公园里走着,想着当天的事,小婉受了多少委屈,又被人推倒在地,那个时候,她是怎样的心情,如何的伤心。小婉,你为什么不联络我,你明知道一个电话,我就会来到你身边,为什么,那时候你不联络我,一个人承受这些。
  付云白转了一大圈,心情没有平静,反而有些怒火升腾,周静到底是怎样的人,一手包办儿子的事,不让儿子知道,对别的女孩子,为什么那么大的敌意。明知道小婉怀孕了,有可能是她的孙子,还这样,这个女人,太冷血太无情。
  不是这样—通知
  付云白说,贺董的事,我们现在无从打听,这样吧,我们去一下谢磊的宾馆,看看他在不在,如果他也不在,可能真的会找贺董,现在想想,他见了你,说走又回来,可能是要见别人,这个人,可能是贺董。或者,是和小婉有关的人。
  贺一鑫点头。
  沈小明这时候回来了,他送了付云白来,说有事先走了,这时候回来,他说,我去了谢磊的宾馆,服务员说,他中午饭的时候,离开的,一直没回来,我给前台留言了,他回来会通知我的。
  不是这样—指责
  贺一鑫叹了口气,他现在发现,看着木讷的沈小明其实非常机警,难怪父亲会说他孩子气不成熟。
  付云白走上前,一鑫,既然现在是这样,谢磊那不用去了,我们去找你妈妈,好不好,我总感觉,你妈妈对小婉的态度,有些过于的刻薄,如果说之前你们谈恋爱,她反对,可以理解,门不当户不对,她瞧不起别人,这是正常的。可是后来小婉去而复返说有了你的孩子,她还是这态度,未免太过于冷酷了。我认为,她起码要确定一下,小婉是不是真的怀孕,再做打算,为什么她不确认,就直接针对小婉。
  不是这样—维护
  贺一鑫本能的维护母亲,云白,我妈妈是更年期,性情有些激烈,做事急躁了些,她没那么复杂,就是一个单纯的人,主要是怕我上当受骗。现在,我妈身体刚好一点,我不想刺激她。
  付云白的脸色变了。贺一鑫,你什么意思,你妈怕受刺激,你知道小婉现在的情况吗,是死是活你知道吗,她失联一年多了,你不关心,如果她真的怀孕了,现在孩子都满月了,你知道吗,你还在这四平八稳的说风凉话。
  不是这样—惊慌
  贺一鑫有些不知所措。
  付云白说,你不要浪费时间了,我现在真后悔,当时一来,就应该报人口失踪,借助警方的力量,也许现在有结果了,如果你不和我去找你妈,我现在就报警,我是小婉的同学,我也有他父亲的委托。
  贺一鑫看了看,站得远远的沈小明,他明白,沈小明是知趣的站在远处,这是贺家的隐私,他怕贺一鑫反感。
  贺一鑫点头。
  不是这样—冲突
  贺一鑫和付云白进了贺家。
  保姆看见云白,到还镇定,可是周静马上皱眉,付小姐,我们这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付云白冷笑,是呀,你当然不欢迎,我不是来做客的,请教几个问题,我马上离开,这地方,请我来,我也不来。
  周静双手握在一起,有些紧张,我没什么好回答你的,你没资格对我大呼小叫的。这是我家,请你出去,否则我不客气了。
  付云白上前一步,不客气了,怎么不客气,是找保镖,把我推倒在地,还是干脆,把我打个半死。
  不是这样—升级
  周静的脸色变了,什么保镖,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付云白说,你儿子都告诉我了,你不要装了,你对小婉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你就是个冷血动物,对自己的孙子,都不客气,你让人打伤小婉,就不怕伤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吗,你这个没人味的人。
  贺一鑫抢上前来,云白不要胡说,我妈不能受刺激,你不要这样。
  周静扑到贺一鑫怀里,你赶她走,我不要见这个女人,她和谢小婉那个贱人是一伙的,都是算计你。
  不是这样—算计
  付云白并不退缩,你口口声声,算计,算计什么,你没有算计你儿子吗,你安排他的一切,把他当玩偶,你做的一切,才是对他的伤害,你问过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吗,你把你的喜好,强加在他身上,你就是一个控制狂。
  周静抓紧贺一鑫,我不要听,不要听,这个女人,是个疯子,比谢小婉还可怕,谢小婉还不敢这么对我,付云白是个疯子。
  付云白抢步上前,对,小婉老实软弱,你就欺负她,往她身上泼脏水,说她勾引你老公,为了打击她,你不惜伤害贺家父子的名誉,你才是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你早就疯了。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真相

下一篇: 《 不是这样—愤怒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