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真相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18   点击:


  不是这样—果然
  一小时后,沈小明告诉贺一鑫,谢磊果然没有上车。他离开了火车站,沈小明安排人,在车站附近留意,谢磊住进了一家宾馆,这家宾馆离天辰集团的总部非常近。
  贺一鑫有些恼火,他喜欢把话把事放在明面上,谢磊拿了钱,去而复返,所为何来,故意把宾馆选在天辰集团对面。这就让人费解。他已经见了自己,还盯紧天辰集团做什么,难道是为了父亲。
  贺一鑫在考虑,要不要告诉父亲,转念一想,沈小明是父亲安排的,他自然会告诉父亲。但父子是不是要碰头商量一下。
  不是这样—警告
  贺天辰看着气定神闲的付云白,强捺怒火,付云白,我们之间有协议,谢小婉的事情,我来打听,不要让一鑫参与的。你为什么安排他见谢磊,还给谢磊钱,这是不是违反了我们的约定。
  付云白到是平静,贺董,谢磊要见一鑫,他知道一鑫曾经是小婉的男友,如果我不安排,到显得一鑫心虚,而且一鑫也是考虑过才和他见面的,我觉得一鑫的应对没有问题。
  贺天辰反问,你以为,你凭什么以为,就凭你是谢小婉的一个同学,你能代表谢家吗,目前的情况,能代表谢家的是谢磊,不是你。至于一鑫,我不希望他卷进来,这孩子毕竟单纯,我不想他冲动行事,我只希望,他好好的在天达工作。
  
  不是这样—坦然
  贺董,我不同意你的说法,您一相情愿的要一鑫躲开这事,怎么躲开,如果这事和周静有关,那是他的母亲,他怎么躲开。而且小婉是他的前女友,怎么置之不理。
  贺天辰站起来,走到窗前,这时候电话响了,他听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贺天辰回头,谢磊没有上火车,他就住在对面的宾馆,这也是你的运作。
  付云白有些惊讶,这我不知道,我和他并不熟悉,我一直联系的是小婉的父亲。谢磊收了一鑫的钱,说要赶回去看望医院的叔叔,看来他另有打算。
  
  不是这样—沉吟
  贺天辰叹了口气,我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复杂了,这样对于打听谢小婉的消息,未必有利,如果谢磊另有盘算,可能会节外生枝。
  付云白不置可否,可能他就是关心吧。
  贺天辰想了想,我和一鑫商量一下吧,既然这孩子要管这件事,没必要我们互不通信息。
  付云白到是有些惊喜。
  
  不是这样—知情
  付云白上前,贺董,我相信你的能力,请您有什么结果,一定要告诉我一声,我答应您,如果谢磊和我联络,我一定通知您。
  贺天辰点头,记得你说的话,如果你再违约,我们就没必要合作了。还有盯紧一鑫,我不希望他在天达找事,他反对远达过来的几个人的工资,说太高,你告诉他,这是我和江达的约定之一,他不要多事。
  付云白点头。
  不是这样—父子
  贺天辰点燃了香烟,一鑫有些头痛,你不是戒烟了,怎么了,沉不住气了。
  贺天辰有些恼火,你还有心情冷嘲热讽,真以为自己多能干,你给谢磊钱干什么,好似你心虚。
  贺一鑫反问,你给付云白钱干什么。监视我,还是收买她。
  贺天辰终于火了,轮不到你质问我。
  贺一鑫不甘示弱,贺董是以董事长的身份教训我,还是父亲的身份。如果是董事长的身份,那么我告诉你,我不高兴,我的下属,是你的暗探,如果是父亲的身份,我回答是,我长大了,请尊重我。
  
  不是这样—语重
  贺天辰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要一遇上一鑫和周静就大失水准,缺风少度。
  他平静了下心绪,一鑫,我们冷静的谈一谈。
  先谈公事,我和远达的合作,有我的目的,你不要多加挑剔,这件事,我有我的打算,目前不方便告诉你。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做让公司受损的事。天辰是我一手做起来的,是我的心血,我比你在意。
  贺一鑫反问,你什么目的,为什么不能现在告诉我。
  
  不是这样—心长
  贺天辰有些不耐烦了,这事你不要过问,是为你好,地产我们是新人,有些人必须结交,有些事必须交学费,这里面牵扯的人太复杂,你不要过问了,对江达你要客气些,就算你不喜欢他,他不必你喜欢,但我们是合作,人家也是大股东,不是你的下属。要保持必要的尊重,而且他的年纪比你大,这是起码的教养。
  贺天辰加重语气,我是以天辰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和你谈话。希望你懂得在职场上,有些事不必问为什么,要执行。
  
  不是这样—私事
  贺一鑫点头,好,贺董。
  贺天辰接下来谈私事。
  谢小婉的事,我找人调查了,请了专业的私家侦探,你不要再参与了。我知道,你和你母亲沟通了,我也查过了,你母亲后来见过谢小婉,她们应该有严重的冲突,有一次电话,通话时间是半小时,很长了。肯定是有什么事,没谈通。
  贺一鑫有些惊讶。
  贺天辰说,不让你参与,是我不清楚这件事到底有多严重,本来和你无关,你们已经分手,她后来没联络你。你不要多事了。
  不是这样—反对
  贺一鑫不同意。
  爸爸,这是私事,你不是董事长,我不是你的下属,你没权力命令我。
  贺天辰有些火大,你怎么不知道轻重,你卷进来干什么,如果有什么事,你不管怎么应对,都有问题。
  贺一鑫大声抗议,一件事关系到我的前女友,和我的母亲,我怎么能不理不问,我做不到。而且我不相信你。
  
  不是这样—怀疑
  贺天辰准于控制不住情绪了,你不相信我,你相信谁,相信付云白,她从开始到现在接近你,都是为了打听她朋友的下落,她一直利用你。还是相信你母亲,如果不是你母亲的固执偏见虚荣,你和谢小婉不会弄的分手,她故意制造我和小婉的流言,好让你失望,好让你分手,你不明白吗。如果这你都看不透,你真是傻子。你不相信我,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贺一鑫愣住了,你说我妈,她制造的流言。
  贺天辰冷笑,当然是她。
  她一直找人盯我的稍,随便弄几张照片,故意让财务的人散播出去,人们最爱这种八卦,为了打击你,不惜搭上我的名誉,让我们家成为别人的笑柄。
  
  不是这样—半信
  贺一鑫有些不信。
  他大声的说,不可能,妈不会这样,她这样做,置我的名声于何地,她不喜欢小婉,可不会这么做。
  贺天辰叹了口气,你问你妈,他有没有安排人盯我的稍,有没有拍照片,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为了你和小婉分手,她有没有故意传播流言。
  贺一鑫想到母亲是拍过父亲和付云白的照片,他有些相信了。
  
  
  不是这样—伤心
  贺一鑫的情绪有些低落。
  对母亲有些失望。
  贺天辰说,一鑫,有些事,必须用理智来解决,不是用感情来解决,比如现在的问题,我不让你插手,你不明白,我是为了你吗,这件事,到底会是什么性质,我们都不知道,如果你卷了进去,会对你有不好的影响。交给我好不好,我会把对你的影响,降到最低。
  贺一鑫心绪有些乱,可还是抬起头来,爸爸,人生的事不能只是逃避,这件事,和我有关系,我不能置之不理,尤其是,我不能不顾小婉的死活。
  不是这样—死活
  贺天辰被死活这两个字眼,震了一下,他挥挥手,用词要慎重,出了我这个门,在任何人面前,不要谈死活,只是失联,也许是她有了新的打算,跑到外地了,什么可能都有,小婉是成年人,有权决定自己的去留,不要说那么不确定的话。让人抓住把柄,谢磊不是省事的,如果他坦诚,完全可以告诉我们,他不走,拿了钱说走,又悄悄的溜回来,你以为他没别的想法吗。
  贺一鑫同意父亲对谢磊的判断。
  他点点头,我会注意的。
  不是这样—坚持
  父子的沟通结果并不好,谢一鑫同意做事要冷静周全,但不同意不管此事,他说,爸爸,如果你真的为我好,我们信息互享,尽快,查明此事。这才是帮我的忙,这事一天没个结果,我不会心安,我怎么心安!
  贺天辰有些无力,他发现,他和周静母子,永远无法沟通,不管你的出发点是什么,他们都固执的按自己的意见行事。
  可是也有些安慰,贺一鑫不是一个怕事的公子哥,他愿意承担他的责任,到是好事。
  
  不是这样—追问
  贺天辰慢慢的喝茶,借以调节一下自己的心情,和二人之间的气氛。
  放下茶杯,他说,好,我答应你的意见,现在你告诉我,你从保姆那里问到了什么,你母亲承认了什么。
  贺一鑫一愣,他想吱唔,可是父亲就那样看着他,他躲开父亲的眼神。
  贺一鑫低了头,他想,要交换父亲的信息,他不能什么都不说。
  他想了想,把保姆的话说了,至于母亲的话,他轻描淡写的说,母亲是接了电话,二人争吵,后来见过一面,没有达成一致,母亲最后说,小婉不和她联络了。
  
  不是这样—失望
  贺天辰失望的说,你还是不相信我,你母亲为什么和小婉争吵,因为小婉说她有了你的孩子,你母亲大怒,小婉要留下来,和你结婚,你母亲让她死了心,这不可能,有她在一天,谢小婉进不了贺家的门,她们不只是争吵,还动了手。
  贺一鑫惊讶,你怎么知道。
  贺天辰叹了口气,你根本不想和我分享信息,你只是想要我的信息,你感觉这样合适吗,你想保护你母亲,可是你想过吗,你母亲的通话记录,保姆的话,都能证明,她和小婉通过话见过面,而且她自以为是,见面的时候,还带了所谓的保镖,她想给小婉一个教训。
  
  不是这样—教训
  贺一鑫惊讶,那,那后来呢。
  贺天辰说,你去问你亲爱的妈妈吧,她做的事,她自己告诉你,你相信,我的话,你信吗。
  贺一鑫沉默了。
  他其实是相信父亲的话。
  贺天辰是个聪明的人,有些事可以不做,但做了必要合理,有些话可以不必说,但说了,就不怕对质。
  
  不是这样—母亲
  贺一鑫没精打采的回了家。
  在花园里看见修剪花木的母亲,这一天的周静,依然服饰讲究,妆容大方,她优雅的拿了花剪,贺一鑫看着她,有些陌生。
  同一个人,在不同的人眼中,有着不同的样子。
  想想在谢小婉和付云白眼中,母亲也是可恶的吧,在父亲的眼中,母亲的形象也不会好到哪里。
  
  不是这样—叹息
  贺一鑫静静的看着母亲,心情复杂。
  周静看见他,马上过来,你这孩子,别在大太阳下站着,看脸都红了,走,到屋里去。
  贺一鑫跟着母亲进了客厅。
  周静张落着让保姆给贺一鑫倒洗脸水,又让她准备水果。
  一鑫摆摆手,妈,我们到你的房间里,我有事问你。
  周静却摇头,什么事也不如你的事重要,先洗了脸,吃点水果。
  
  不是这样—真相
  贺一鑫终于开口,你和小婉见面,还带了人,还动了手是吗。
  周静的眼神有些躲闪。
  你别听人胡说。我只是见面,没有动手。
  贺一鑫抓紧母亲的手,妈,你不知道事情的严重吗。不要瞒我了,这世界上,你最能相信的人是我,不是别人。不要再让那些侦探保镖插手这事了,他们会害死你。不要以为钱是万能的,有时候钱解决不了问题。
  
  不是这样—坦白
  周静说,是,我们是冲突起来,给钱她不要,她就要嫁你。我骂她是狐狸精,勾引了小的,还勾引了老的,不要脸,她突然就急了,冲上来,和我打在一起,我当时都惊了,平素看着挺瘦弱的人,力气那么大,我被她推到了,幸亏保镖推开了她,她还闹,我让保镖打了她,应该不会太重。
  贺一鑫的手松开了。
  妈,小婉说她怀了我的孩子,你还让人打她。
  周静不以为然,她的话我不相信,一个字不信,就是她真的怀孕了,也不是你的孩子。
  贺一鑫摇头,如果是真的呢,你也不在乎是吗,你不在乎是不是我的孩子,你只在乎谢小婉配不上我是吗。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影子

下一篇: 《      不是这样—升级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