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命令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10   点击:


  
  不是这样—散场
  散场时,付云白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苏经理,您有事吗,如果不忙,我想请教一个问题。
  他们选了一家安静的酒吧。
  苏天明到是客气,付小姐,不必客气,我和一鑫是朋友,你叫我天明好了,付云白点头,那好,我们也见了几回,算是熟人了,你叫我云白吧。
  付云白说,我们就是闲聊,在地产业,你是专家,我想请教的是,我们和远达的协议,一鑫肯定和你讲过,你感觉那个协议,合理吗。
  
  不是这样—疑惑
  苏天明一愣,这事一鑫问过我,我把我们公司的合作协议传给他了。
  付云白点头,我看了,挺合理,如果还要我们公司出流动资金呢。苏天明皱眉,这个我不能说绝对的不合理,协议,总要协商议定。
  付云白有些沉默了,她告诉自己不要多事,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一冲动,就询问苏天明。
  苏天明看付云白的表情严肃,就劝她,你不要想太多,大家的角度不同,比如有的一方,为了快速达成一个目标,可能会让步,这很正常。
  
  不是这样—打听
  付云白点头,可能我们想的太多了,或者就是这样。如果可能的话,您帮忙打听一下远达公司的情况,这个公司是外地的,本地的人知道不多,只感觉他们关系挺广。
  苏天明点头,你放心吧,我和一鑫是朋友,有什么消息我会告诉他。通常来说,地在你们手中,你们没什么损失。
  付云白心想,不只是地,还有流动资金。只是涉及到商业秘密,她没说什么。
  二人转而聊起了电影,后来发现兴趣爱好特别的一致。
  
  不是这样—日记
  付云白回到家已经不早了,手机上有几条贺一鑫的短信,电影好吗,回头我请客赔罪。付云白回答了一句,电影挺好,你不必客气,晚安。
  付云白心想,贺一鑫本质上人不坏,小婉后来为什么又要分手呢。
  她上网进入自己的邮箱,她和小婉的往来都通过邮箱。
  付云白查看前几年的邮件,从内容来看,小婉应该是真的喜欢一鑫,当然她也说过,实在怕了穷日子,所以找对象的条件,一定要对方经济独立。
  最后一封邮件,内容很伤感,原来一场大梦,醒了也好,一走了之。
  不是这样—怀疑
  付云白仔细看了看,邮件的日期,最后一封和上一封中间隔了两个月,那两个月发生了什么事,先还是说要做新娘子,让她来做伴娘,后一封就说,一走了之,走到哪里,她当即打电话,电话就已经关机。
  付云白有些头痛,她相信,无论小婉遇见了什么事,都不会不和自己联络。除非,她不敢往下想。
  付云白查过那个手机号,只是关机,一直没有销号。
  
  不是这样—赔礼
  贺一鑫一大早匆匆离家上班,周静让他吃早饭,他匆忙的喝了杯牛奶,妈,我不吃了,我要走了,要不一会儿就迟到了。
  周静看他的背影,他什么时候这么热爱工作,还不是因为那个狐狸精。
  贺天辰看了看妻子,为了一个女人热爱工作,有什么不好,他最近进步不小,提案一次就通过了,大家都说他成熟了不少,人家付云白没给他什么坏影响。你不要一口一个狐狸精。
  周静看看贺天辰,你永远和我唱对台戏,我不喜欢的你都喜欢。贺天辰反问她,你喜欢什么。除了你儿子,有吗。
  
  不是这样—消息
  苏天明给付云白的电话里,说的挺简单,远达公司是有些奇怪,这家公司,成立于三年前,注册地在外省,他托了朋友问,在那个城市,没有做过项目。
  付云白有些惊讶。
  如果是这样,远达并没有开发经验。如果只是因为他的所谓关系网,就冒然合作,云白感觉不妥。
  她想了想,上午决定去趟工商局,了解一下,远达在本地,是成立的分公司,还是子公司。
  
  不是这样—资料
  在工商局没有查到相关的资料,人家没在本地登记,付云白有些不安。
  她约了一鑫出来,不想在公司聊这件事,贺天辰的电话里,暗示她不要多事,可是不知为什么,她不希望一鑫被蒙在鼓里,从资金走向上来看,的确是天辰集团的资金,可是贺一鑫是地产公司的法人。
  一鑫听了付云白的解说,他的表情有些沉闷,云白,你担心什么,担心这家公司有问题。付云白说,我听苏天明说,他们在外省的注册资金只有五百万,实在是看不出什么实力,没有任何开发经验。
  
  不是这样—奇怪
  贺一鑫奇怪,这样的条件,怎么会进入我们公司的视野,第一关就通不过。王阳负责的,他怎么想的,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付云白想了想,可能就是因为他们在本地特别的人脉资源,但我感觉,如果只是因为这个,没必要给他们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而且公司还要出一大笔流动资金,他们手中并没有现成的管理团队,听说,现在的所谓管理团队,也是刚刚招聘成立的。
  贺一鑫皱眉。
  他真想再到一趟总公司,问问父亲。
  
  不是这样—建议
  付云白说,你还是问问王阳,我感觉你父亲不一定告诉你。
  贺一鑫点头,在父亲眼里,他就是个孩子。
  他想了想,你说的对,我约王阳出来,在公司不好谈,你帮我和他谈好吗。付云白摇头,一鑫,你是太子,我可只是一个员工,有些话,他告诉你,不一定告诉我,你明白吗。最好也不要提我。
  贺一鑫无奈的点头。
  不是这样—沉默
  贺一鑫的问题,王阳一听,脸色有些变化,他奇怪,贺一鑫什么时候,说话这么有条理,居然还做了这么多工作,他说,一鑫,有些事,是贺董安排的,我只是负责执行,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你还是问贺董吧。
  贺一鑫不相信,王叔叔,我不相信,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瞒着我,我是公司的法人呀,我有知情权吧。
  王阳起身,一鑫,真的,我只是一个执行者,具体的事,还是贺董才知道。
  
  不是这样—追问
  贺一鑫并不相信王阳的话,他明白,如果说他发现的问题是问题,那么以王阳的工作经验,不可能没感觉,有了感觉却沉默,这本身就奇怪,当然,也许真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原因,他想知道,一半是好奇,一半是责任感,自从做了地产部的经理,他就感觉和从前不一样了,没有理由不认真对待工作。
  一鑫知道,如果王阳要沉默,没人能让他开口,他领教过他的保密水平,他叹了口气,有些老气横气的说,我发现,自从坐上这个位置,我一下子老了十岁。
  王阳看看一鑫,这孩子也有可爱的地方,只是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不是这样—愤怒
  王阳走了,一鑫在犹豫,要不要找父亲问个究竟,这还真需要点勇气,怎么问,就说感觉不对。和远达的协议有问题,上次已经碰了一次钉子,父亲的话明显的有交学费的意味,可是凭什么交这个学费。
  可是不问,他不甘心。
  终于还是决定弄个明白,他和父亲打电话,贺天辰已经从王阳那里知道了,他有些不耐烦,一鑫,这不是你操心的事,做好你自己的事,一鑫有些急了,怎么不是我操心的事,我是地产公司的经理,贺天辰冷笑,你也知道你是地产公司的经理,可这钱,是天辰集团的,不是你们地产公司的。还轮不到你来管。一鑫愤怒了,贺董,你别忘记了,我也是集团的董事,我有股份,我有权质询,大笔资金的使用是不是合理。
  
  不是这样-----冷静
  贺天辰挂断了电话,手有些发抖。
  没想到儿子居然用股份压人,这一刻,他想到了周静,还真是周静的儿子。
  他点燃一支香烟,他已经很少抽烟了,只有心烦的时候,才会这样,此刻,心中有些烦乱,
  他拨通一个号码,又挂断了。
  他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和她接触。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不是这样—质问
  贺一鑫却没有想那么多,父亲的态度,激发了他的勇气和怒火。
  他拿起桌子上的钥匙,走出了办公室。
  迎面碰见沈小明,沈小明对贺家几人的性格都非常的清楚,看了一眼一鑫的表情,就知道他在生气,他拦住了一鑫。一鑫你怎么了,你去哪。一鑫有些不耐烦,对这个所谓的表哥,没多少耐心,不用你管,我去集团。沈小明说,你现在这情绪,别开车了,我送你去吧。
  一鑫冷笑,给我爸爸当狗腿子,挺光荣是吗。
  沈小明的脸色变了,想说什么,还是忍耐了,他转身让到一边,让贺一鑫过去。
  不是这样—车祸
  贺一鑫怒气冲冲的开车出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和对面的车撞上去的,只记得一面开车,一面想父亲的话,一走神,就成了这样。
  幸而撞得不太重,只是车受损比较严重,他本人只是受了点惊吓,头破了点皮。
  付云白接到电话,忙去了医院,一鑫特意交待,不要告诉公司的人,他不想让人家看笑话。
  他不知道不远处,沈小明都看在眼中。
  不是这样—休养
  他和付云白离开警局的时候,才看见沈小明开车过来,车门打开,是贺天辰。一鑫看着沈小明,鄙夷的扭开头。
  贺天辰打量着儿子,看他没受伤,才松了口气,然后说,这么大人的,还这么冲动,一点脑子没有,这是闹着玩的吗,太不让人省心。你从小到大,就是这样。
  贺一鑫反问,是吗,不如沈小明,又懂事又听话,是不是,你怎么不认他做儿子。付云白忙说,一鑫,别这样,还是先回家吧。
  
  不是这样—命令
  贺天辰下了命令,让贺一鑫到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因为受了惊吓,要回家休养几天,一鑫不乐意,贺天辰说,你想让妈妈过来吧。
  贺一鑫无奈,他怕母亲的眼泪。
  地产的事,贺天辰交由王阳全面负责,抓紧时间和远达签约,组建新的公司。
  贺一鑫近期要调养身体,暂时解除地产公司总经理的职务。
  付云白感到贺天辰小题大做,似乎是故意让一鑫离开地产部。
  
  不是这样—原因
  付云白打一鑫的手机,接电话的是周静,付云白幸而是用的座机,于是把电话给了许敏,许敏忙说,您好,我是天辰集团人力部的许敏,请问贺一鑫的身体好些了吗,我代表公司慰问一下。周静冷冷的说,挺好,不用你们操心,挂断了电话。
  许敏放下电话,真是贵夫人的派头,付云白不以为然,贵夫人就是傲慢无礼吗,我看她真是少教养。说了这话,有些后悔,抬头看见刚进来的沈小明。
  沈小明假装没听见,他是来找许敏的,他有几天年假,想办个休年假的手续,回老家给母亲过六十大寿。
  不是这样—故意
  许敏当然批准了沈小明的休假,云白却追了出来。
  云白有些惊讶,你现在休年假,贺董知道吗,沈小明点点头,知道,和他打过招呼了。
  付云白说,一鑫在家,你现在休年假,我怎么感觉有点怪。
  沈小明看看楼道里没人,就低声说,我是故意的,我不想办地产公司的注册手续,还是找个理由,先躲出去吧,云白,这个注册手续你不要参与,找个理由。
  
  不是这样—思索
  沈小明说完匆匆走了。
  这一刻,付云白确定,与远达的合作,肯定有问题。
  可是为什么,贺董没有理由,做伤害一鑫的事。
  她的大脑飞快的思索着。
  她真想去找贺一鑫,可是他回了家,周静一直在他身边,连接电话的机会都没了。
  付云白给苏天明打电话,只是说了一鑫受伤的事,请苏天明有时间了过去探望一下,并转达她的问候。苏天明有些奇怪,不过还是机敏的答应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失约

下一篇: 《  不是这样—反思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