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否定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06   点击:


  不是这样—担忧
  周静当着保姆的面,还是要强的,勉强点头,心里却有些担忧,不知道一鑫是不是真的贪玩,在舞厅的还有哪个,突然间想到了付云白。
  周静打发保姆离开,保姆另有一间房,周静不愿意和别人同在一个房间里休息,如果不是疗养院的环境好,她才不愿意来,还是保姆劝她,全当旅游,最近她的心脏不太好,不能受刺激,贺一鑫也保证,听母亲的话,决不惹母亲生气,周静才来了,一鑫到是全程陪同,没有半点不耐烦,医生还夸赞一鑫孝顺有耐心。
  不是这样—声音
  保姆出去了,周静仍然不放心,想了想,又打通了一鑫的电话,电话通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问是谁。然后电话挂了。付云白挂断了电话,看着跳舞的贺一鑫,干脆把手机关了。周静,让你一个人瞎猜去吧。
  周静气愤的把手机摔在地上,幸而手机质量好,没有摔坏。周静不理会手机,一个人走到阳台上,凉风吹过来,她感觉舒服些。
  周静叹口气,一鑫,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
  不是这样—质问
  周静感觉舒服些,回到房间,拿起地上的电话,给贺天辰打电话,贺天辰看见周静的来电,皱眉,还是接听了。电话一通,便是周静的大声质问,一鑫在哪里,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贺天辰想,他那么大的人,我哪知道他在哪,不过不想刺激周静,只好说,在工作吧,他最近对工作认真的。周静哼一声,胡说八道,他一定在舞厅,和付云白那个小妖精在一起。你让他给我回电话。
  贺天辰挂断电话,打过去,一鑫的手机关了,他想了想,拨打付云白的电话,这时候,一鑫正好过来,付云白看了眼来电,对一鑫晃了一下。一鑫有些头痛,付云白接通了,是,贺总,一鑫呀,贺一鑫摇头,不知道他在哪,这样,如果我看见他了,让他给您回电话。
  
  不是这样—烦恼
  看见父亲的来电,贺一鑫有些烦恼,看自己的手机关了,他打开手机,看了看来电,有母亲的,有父亲的。
  他本想给他们回过去,可是想想,又算了,总是一些听够的话,付云白一直看着他,这时候,才说,你还是给他们回个电话吧,免得他们担忧。都是你最亲近的人,都是关心你。
  贺一鑫说,怎么回,要是知道我在这,还是要教训我,我都多大了,不管了,轻松一天。
  付云白摇头,你真是孩子气。
  不是这样—教训
  晚上贺一鑫回到家里,父亲在客厅里看报纸,看见他,到还平静,你母亲一直打你电话,你回个电话吧,要不然,她一晚也睡不好。贺一鑫长叹一声,用家里的座机拨过去,周静看是家中的座机,才松了口气,上来就说,一鑫,你是不是整晚和付云白在一起,她不许你接我电话。贺一鑫烦躁,妈,你不要夸张,好不好,现在才十一点,怎么就整晚了。而且我没和付云白在一起,你放心好了。
  贺一鑫挂了电话,爸爸,你真要关心我妈,我怎么感觉,她神经有问题,疑神疑鬼的。贺天辰看着儿子,你也知道她有问题呀,你怎么不接她电话,故意让她猜。这不是折腾她吗。
  
  不是这样—为难
  贺一鑫看着父亲,爸爸,我真不知道怎么让妈满意,她不喜欢小婉,我放手了,可是她又怀疑付云白,我看出来了,不是她挑的人,她就是不接受,我不想一辈子做她的木偶,她喜欢的人,我不喜欢。
  贺一鑫固执的说,我现在是敷衍妈妈,不过,这一次,我不会放手,我已经失去小婉了,不能再失去云白,这一次我的事,我一定要做主。要不然,我干脆和云白离开,一走了之,妈爱怎么折腾就折腾吧。当年我就是没勇气。
  不是这样—勇气
  贺天辰淡淡的说,你确定付云白喜欢你吗。
  贺一鑫点头,当然,我不相信别人不喜欢我,我是谁。
  贺天辰看着儿子,你就剩下自信了。
  贺一鑫不以为然,爸爸,真的,我这次和您说好了,您要是帮我,我就和你商量,要是不管我,我就自己做主。反正,我不做木偶了。我不要向你那样过一辈子。
  贺天辰的脸白了,我怎么了,我一辈子挺好。
  
  不是这样—否定
  贺一鑫看着父亲,爸爸,你真的好吗,你不遗憾吗,对着我母亲,你没想过,当年如果选择了别人,日子会不会比现在轻松,没有周家,也许你没有天辰集团,可是凭你的能力,也会出人头地。
  贺天辰打断他的话,如果我说,当年我真的喜欢你母亲,你信吗。
  贺一鑫摇头,我不相信。你们之间不投缘,不是地位,而是气质,你们差在什么地方呢,他想到云白那句话,你们不是一类人,一个太任性,一个太理性,一个太傲慢,一个太现实。
  
  不是这样—恍然
  贺天辰眼前出现的是年轻时周静的影子,那时的周静,脾气没那么坏,她很美,一身白衣裙,长发垂肩,坐在钢琴前,弹奏着至爱丽丝,他愣在那里。那时的周静在他眼中,惊为天人。
  她优雅她大方,她的高傲,都让她更美丽,像一个公主。
  周静看见他的时候,眼前一亮,贺天辰是帅气的,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周静的脸微微红了。
  那个场景,很多年后,都让贺天辰好似在梦中。
  不是这样—感情
  贺天辰感叹,人至中年,依然理不顺感情的弦。
  他和叶婷本来青梅竹马,不是无情,如果不是周静的出现,他的人生,也许没有这么精彩,但会平顺踏实,也是一种幸福。有人说,他贪周家的权势,只有他自己明白,他对周静当年是心动过,那时的周静,像个小仙女一样,一颦一笑,都让他着迷,周静来自另一个世界,对于贺天辰有着另一种吸引力,多年后读到张爱玲的小说,恍然明白,明月光和朱砂痣的比喻。他叹息。选了哪一个,都会有遗憾。
  不是这样—月光
  如果他选了叶婷,也许周静会是他的梦里人,如一朵玫瑰花一样热烈的开着,遥不可及,也许那也是一种美好。若是过日子,叶婷会更好,她温柔,她持家,更重要的是,她比周静爱他,她为了他,可以接受一切,只要对他好。甚至是放手。
  有时候想,他成了别人眼中的负心人,但叶婷没怪过他,终是欠了她。
  看看如今的日子,婚后才明白,他和周静的差距,周家看重他的能干,可是忘记了一点,一个能干的人必须是骄傲的,如何会对周静伏首称臣。
  
  不是这样—相册
  贺天辰一个人在书房里,看着相册。
  这本相册是公开的,都是全家福一类的,也有些他和周静的合照,年轻时一个帅气,一个美丽,郎才女貌金童玉女,也是让多少人羡慕,有些人背后骂他,当面奉承他,他早已经习惯了。有些路,你选了,就不能回头,所以他并不像周静说的,天天想着叶婷,他没有,甚至很多年都忘记了叶婷,只是在办公室,养着那盆草,叶婷爱草,她不爱花,她说,她喜欢草,草顽强,在什么环境里,都能活出一片天。被人轻视,也依然有自己的天和地。
  那草也成了周静攻击他的理由,可是周静不懂,他没有爱护打理过草,是草自己生长着。
  不是这样—珍藏
  贺天辰看着那些照片,一面是感叹,似水流年,青春已逝,在儿子的眉眼里依稀可见当年的自己,只是一鑫少了些阳刚之气,多了些脂粉气,可眉眼间,是他的样子。他有些遗憾,有些骄傲。
  贺天辰用钥匙打开一个抽屉,里面只有一本相册,孤零零的。
  是一本很旧的相册。
  贺天辰翻开了,里面的照片极少,都是一个人,叶婷。
  
  不是这样—发现
  贺一鑫一个人在房间里有些烦躁,他弄不懂付云白,他不懂,付云白和沈小明有什么可聊的,不同的学历,不同的工作,他们不是一类人。沈小明哪里配得上云白。虽然今天后来云白和他一起去了舞厅,可是感觉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情绪上有些变动,他不懂,自己哪里不好,明明一片真心,为什么云白感觉不到。
  贺一鑫一面恼母亲的干涉,一面不懂付云白的心事,好似和他走的极近,可是没说过一句心里话,总是远远的。
  
  不是这样—质问
  贺一鑫不知不觉的走到书房门口,不假思索的推门而入,贺天辰是大意了,平时周静在家,他都是锁了门,今天周静和保姆不在,他有些疏于防范,一鑫进门的时候,还正对着叶婷的照片沉思,所以反应慢了一拍,直到一鑫拿起相册,他才反应过来,只是心情有些恍然,一时怔怔的。
  贺一鑫此时到敏捷起来,看着相册上的年轻女人,照片已经发黄了,看的出来,是二十多年前的照片,他有些生气,爸爸,你这是什么,在家里,想着另一个女人。
  看着儿子气红的脸,贺天辰迅速调整了思绪,恢复了平素的严肃,他一严肃起来,贺一鑫到有些害怕。
  
  不是这样—解释
  贺天辰夺过相册,放进抽屉里,上好锁,这才平静的说,是一个朋友。
  贺一鑫看父亲利索的上锁,突然间有了勇气,爸爸,你当我是三岁孩子,是朋友,也是女朋友,几十前的照片,你还上锁保管。贺天辰冷笑,不上锁,你妈早撕了。贺一鑫替母亲辩解,你这样,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容忍。
  贺天辰看着儿子,一鑫,你长大了,要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用自己的脑子想问题,不是你母亲的眼睛和脑子,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人都有过去,我认识你母亲之前,就有自己的过去,过去是抹不掉的。我不是草木,想起过去,是正常的。你说,你不会想起谢小婉吗。
  不是这样—疑惑
  贺一鑫愣了一下,马上说,我是想起小婉,可是我没结婚呀,我有这个权力,贺天辰反问,你保证,你将来结婚了,不会想起她。一鑫不知如何回答,是呀,有时候对着付云白,会突然间想起谢小婉,如果是小婉会怎样。他叹了口气。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他一直感觉自己不是多情的人。可实际上,还是会在梦里看见她。
  贺一鑫叹了口气,爸爸,可是这样对妈妈不公平。
  贺天辰拍拍儿子的肩膀,你妈妈对我公平吗。
  不是这样—公平
  贺一鑫不知如何回答,可本能的捍卫母亲。爸爸,你们的事,我听长辈提起过,你当年既然做了,背了陈世美的名,就不能再回头了,你的摇摆,只能多伤害一个人,有些人,你已经伤害了,有些事,你已经做了,就不要拖泥带水,让另一个人再烦恼,我妈现在这样,你也有责任。
  贺天辰着着一鑫,母子终是母子,可是你不懂。
  贺天辰沉默了几分钟,才开口,你放心,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母亲的事。
  贺一鑫想到那些流言,突然间想开口,爸爸,你和小婉真的没什么吧。
  
  不是这样—否定
  贺天辰看着儿子,你一直想问,好吧,我告诉你一句话,我对小婉是有特殊的感情,但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我这一生,不会为情所困,那不是我的作风。对于我来说,功名利碌,比感情重要的多,你放心,我不会和你母亲闹离婚,我输不起。
  贺一鑫不知是安慰,还是替母亲悲哀。突然想起照片上的女人,那个女人也挺悲哀的。
  他看着父亲,爸爸,你说的话,我都相信,你从没欺骗过我,我问你一句话,如果我选择付云白,你不会反对吧。
  贺天辰点头,我不干涉你的选择,其实你母亲大惊小怪,总怕你上当吃亏,一个男人,就算吃几次亏,有什么了不起。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寻根

下一篇: 《 不是这样—会面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