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寻根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02   点击:


  不是这样—接触
  贺家的司机,说是贺天辰的远房亲戚,叫沈小明,一个非常常见的名字,形象也是常见,他话不多,给人的感觉,很老实可靠。
  到地产部上班,他到是按点来按点走,在办公室里,什么活都干,扫地搞卫生,样样抢在前头,大家忙的时候,他就拿一本地产方面的书,认真的看着,有人打趣他,你看的懂吗,他就笑笑,唐美娟说,沈小明只是初中毕业,有一次别人拿他开玩笑,付云白过来,你们很闲吗,自己没工作呀。
  不是这样—鼓励
  付云白送给沈小明两本书,这是地产的基础知识,你看吧。
  沈小明起身感谢,谢谢。
  付云白笑笑。
  地产部现在的位置有点偏,出了三环,不过环境不错,交通方便,最重要的是,有门岗,而且要凭指纹打卡进入。到是有安全感了。
  贺一鑫陪母亲周静旅游了,说是散散心,周静答应他,旅行后,去疗养院一段日子。贺一鑫答应母亲,和付云白只保持同事关系,如果进一步发展,一定先告诉她。
  周静并不相信,可是不想和儿子把关系弄僵。
  不是这样—沉淀
  付云白的心,在这里到清静了也冷静了。
  被周静激发的怒火,开始平息。
  她依然每天给谢小婉发短信,发邮件,她和谢小婉有一个单独的邮箱往来,只属于她们俩的邮箱,在邮箱里,她写了自己的感觉,不过写得有些含蓄,当事人,能明白。
  付云白把希望放在沈小明身上,所以主动找机会和沈小明接触。
  她不想操之过急,免得吓跑了沈小明,她明白最高明的方法是套话。
  沈小明到是踏实的,最难得的是,他既没有董事长亲戚的傲慢,也没有学历低的自卑,平静从容。做自己的事。
  
  
  不是这样—感冒
  有一天沈小明晚来了几分钟,迟到了。
  唐美娟调侃他,帅哥,怎么会美女去了。
  沈小明脸红了,他不习惯唐美娟的玩笑,只是说,有点感冒,起晚了。
  付云白过来解围,小明,你把昨天的那个合同,校对一下,看有没有错别字。
  唐美娟继续说,我这有本字典,小明,你可以拿去。她是讽刺小明的学历低,付云白皱眉。
  沈小明却谢过唐美娟,我那里有。字典挺实用的。
  
  不是这样—校对
  事实上沈小明校对的合同,都非常的准确,有错别字都改过了,付云白现在经常分派一些文档工作给他,还教会了他如何使用表格,沈小明几次说请付云白吃饭,表达谢意,付云白都拒绝了,同事之间,帮个忙应该的。
  付云白到是建议他报个办公室软件培训班,她说,小明,你挺聪明的,上个学习班吧,这样进步的快,你年纪不大,总不能开一辈子车吧。
  沈小明点头,付云白从网上给他找了个培训班,这种是网上授课,学习时间灵活,付云白教他如何注册,如何听课,如何与老师互动。
  
  不是这样—怀疑
  沈小明学习得挺刻苦,看的出来,他进步挺快。
  有时候会向付云白请教一些问题,云白都认真的解答。
  两个人熟悉了起来。
  何敏有一天约云白吃饭,问她,有人说,你又喜欢上了沈小明,付云白哑然失笑,放着老总的儿子不找,找亲戚,你说,我那么傻呀。
  何敏也笑了,也有人说,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付云白叹了口气,我能干什么。
  
  不是这样—如此
  贺一鑫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了沈小明和付云白接触挺频繁。有些吃醋,云白,你是不是因为我妈妈的事,不理我了。
  付云白笑了笑,怎么会,你妈是你妈,你是你,我分得清。
  贺一鑫说,那你怎么都不怎么理我。
  付云白叹了口气,理你有什么好处,一堆的流言,还招惹你妈妈的怒火,又是泼水,又是住院,你说,我连发脾气,都不能。你以为和你在一起,有什么好处吗。
  不过如此。
  
  不是这样—礼物
  贺一鑫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是我不好,不过你放心,我妈在疗养院,她不会闹腾了。她也答应我了,以后我的事,和我商量,不勉强我。
  而且,贺一鑫神秘的笑了笑,你知道吗,我妈,把她的股份一半,转给了我。我现在是股东了。
  付云白一愣,你妈在公司有多少股份。
  贺一鑫说,一半呀,她和我爸爸各占一半。
  付云白沉思,原来是这样,难怪周静那么折腾,贺天辰无可奈何。
  现在,周静依然还有二十五的股份。
  
  不是这样—传言
  付云白想到传言,就问一鑫,都说这公司是你妈家的,你爸爸靠了你母亲,是吗。
  贺一鑫有些为难,一半一半吧,我外公是投了些钱,不过没多少,主要是我爸爸能干,你可别听他们讲,我爸爸不是吃软饭的,我爸爸是真能干。只不过,我妈他们家的关系广。
  付云白忙解释,我没误会,贺总的能力我是知道的,不过既然你妈妈有五十的股份,可知当年,你外公他们家是有投入的,难怪,贺总对你母亲那么迁就。
  贺一鑫点头,是呀,早先公司有我妈那边不少亲戚,不过现在没多少,都走了,有的是自己犯规,有的是退休了。
  
  不是这样—紧张
  付云白点头,她心中明白,这是典型的家族企业,不过贺天辰果然厉害,二十多年,把公司做成如今的规模,可知能力。周家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少,所以周静才紧张,一是紧张公司,二是紧张人。
  付云白看看贺一鑫,你妈,好些了吗。
  贺一鑫点头,她就是更年期,有时候一阵一阵的,不能控制脾气,医生说她有些更年期心悸。
  付云白心中想,她的心脏不会有问题,那么强悍的行事手段。
  不是这样—会议
  现在公司的会议,付云白都让沈小明参与,她私下和沈小明说,多开开会有好处,公司是新建,以后会有不少部门,有些部门更需要管理者扎实肯干,学历到在其次,如果有机会,你负责一个部门多好。
  沈小明有些惊讶,真的有机会吗,付云白笑笑,我以前的公司,像采购部呀,行政部呀的,那些经理的学历都一般,主要是人能干负责。
  沈小明的眼睛亮了,他不想做贺家的专职司机,让周静呼来喝去,他明白,贺天辰安排这个职务,其实有一半是监视周静,可是他不乐意,如果有机会,在地产公司,做一个部门主管,哪怕是副职也行。
  
  不是这样—鼓励
  付云白鼓励他,你知道吗,人要有职业规划,你的规划,从现在就应该做起,这方面你和许敏多聊聊,人力部门比较懂这个,需要根据学历经历和个人的意愿,做规划。
  沈小明点头,谢谢。
  他能感觉出付云白的善意。
  最让沈小明感动的是付云白的尊重,付云白没有因为他和贺家的关系而奉承他,也没有因为学历低而轻视他。
  不是这样—问计
  沈小明果然请教许敏,许敏一直奇怪付云白为什么主动和沈小明接触。她不相信付云白是单纯的相助。可从日常观察,付云白到不是有坏心眼的人,她做事还算公正,人也勤奋,就是有时候,总爱打听公司以前的事,许敏其实也好奇,可是她知道好奇也是一大忌讳。
  沈小明说了他的想法,许敏想了想,其实吧,我感觉,你可以从工程上入手,公司总要安排人和工程的人打交道,监督他们的场地,督促工期。或者,你干脆做行政,这是比较省事,只要人细致。
  许敏意味深长的说,管工程,将来的收入会高些。
  
  
  不是这样—留意
  沈小明学习了相关的办公软件使用,现在能熟练的操作电脑了,听了许敏的话,他想了想,他愿意去工程部,他愿意靠自己的能力多挣钱。不想一辈子在贺家。
  许敏到是说,付云白说的对,有机会多开会挺好,就是听听也好,现在公司招聘的人,都是行业的专业人才,在自己的领域,有的是专家。
  沈小明点头。
  贺一鑫却对他有意见了。
  不是这样—拒绝
  贺一鑫让沈小明去医院照看周静,沈小明说,我问过保姆了,阿姨现在挺好,不需要我过去,疗养院有专门的护士,贺叔给她请了特护,我去帮不上忙。
  贺一鑫有些生气,怎么了,你不愿意去呀。
  沈小明依然平静的说,贺叔让我在这里好好干,我听贺叔的。
  贺一鑫生气了,给贺天辰打电话,贺天辰说,你妈那里暂时不需要人,沈小明愿意在地产公司,就在那里吧。
  贺一鑫有些生气,他虽然是股东了,可是仍然不能决定一个员工的去留。
  
  不是这样—发作
  开会的时候,贺一鑫故意说,这个会议是中层管理人员才有资格参与的,沈小明,你只是行政部的一个司机,请你出去,大家都有些惊讶,付云白有些奇怪的看着贺一鑫。
  沈小明的脸红了,他站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付云白瞪了一眼贺一鑫。
  贺一鑫平静的宣布开会。
  付云白感觉,贺一鑫身上,有时候有周静的影子。
  
  不是这样—生气
  看着沈小明离去的身影,付云白有些内疚,她开始接触沈小明,是为了打听谢小婉的事,当然不能操之过急,才一直铺垫,建立友情,或者说是一种职场的友谊。接触下来,沈小明这个人,挺上进的,人也不错,才愿意在职业发展上提醒他一下。看的出来,沈小明是个有梦想的人。可能对于有些人来讲,梦想特别的珍贵,因了梦想,才让他和从前的自己不一样。
  可是贺一鑫的乱吃醋,把事情弄尴尬了。
  接下来的会议,有些沉闷,付云白有些走神,别的人看着贺一鑫,都在想,年轻的贺经理,还是不成熟。
  不是这样—吃饭
  一散会,付云白马上起身,这时候,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付云白去行政科,还好沈小明还在电脑前,付云白走过去,若无其事的说,下班了,一起吃饭吧。沈小明抬头看着微笑的付云白,想要拒绝,可是不知怎的,却点点头。
  二人上电梯的时候,正好遇见贺一鑫,贺一鑫刚要说什么,电梯门关上了。
  贺一鑫有些生气,不明白沈小明哪里好,要学历没学历,要模样没自己帅,要家境没家境,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让付云白那么维护,他有些生气。
  
  不是这样—道歉
  进了单位旁边的一家饭店,这里人不多,到还干净。付云白吃东西不讲究,后来还是受谢小婉的影响,一定要干净。
  付云白拿过菜单,点了三个菜,知道沈小明喜欢吃鱼,就点了个酸菜鱼。
  云白主动给沈小明倒茶,沈小明忙接过茶壶,付经理别那么客气。付云白笑笑,我是什么经理,你还如直接叫我小付呢。
  沈小明苦笑。
  付云白说,今天的事,是我考虑不周,对不起。
  沈小明忙说,别这么讲,你是为了我,我知道。
  
  不是这样—坦白
  付云白叹了口气,喝了口茶,我一半是为了你,一半是为了自己。
  沈小明有些惊讶,为了你自己。
  付云白点头,我有件事,一直很头痛,想要解开这个迷。
  沈小明有些明白了,你是为了周阿姨。
  付云白点头,其实我和贺一鑫不是恋人,周阿姨有些误会,她好像先入为主,对我有成见,其实大家都看见的,我和贺一鑫相处,都是他主动。我只是照顾他的面子。我比他大几岁,我不考虑姐弟恋。
  
  不是这样—叹气
  沈小明点头,是呀,我都看见的,你对一鑫没什么。周姨这个人,有些偏执,有些自我,认准了什么,就是什么。
  付云白苦恼,我没得罪周阿姨呀。
  沈小明打量着付云白,不怪你,你长得和谢小姐太像,难怪周姨会忌讳。
  这才是重点,付云白马上说,谢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得罪了周姨,会连累了我。
  沈小明想了想,很漂亮很温柔,人缘不错,就是有些爱慕虚荣,先和一鑫谈恋爱,后来和贺叔走得挺近,才惹怒了周姨,周姨不是吃亏的人,自然要给她教训。
  
  不是这样—分辨
  付云白试探的说,我听王主任说,谢小姐和贺董的事,是流言,贺董不像是那样的人,谢小姐如果是一鑫的女朋友,贺董怎么也要给儿子面子呀。不会不考虑影响吧。
  沈小明皱眉,我也说不清,公司里的人都在传,有一次在电影院遇见贺董和谢小婉看电影,谢小婉说是碰巧,可是大家不相信,哪有那么巧,在一个影院,票的位置还挨着,一鑫到不相信,只是周阿姨不能容忍。一涉及到贺叔的事,她就有些疯狂。
  付云白心里在想,小婉,你在做什么呢。
  
  不是这样—寻根
  付云白听到疯狂两个字,突然间有些害怕。
  周静往她身上泼水的画面,让她记忆犹新,她马上说,周姨是不是教训谢小姐了。
  沈小明想了想,应该是,只是具体怎么做的,我不知道,我是贺叔的远方亲戚,她对我有些防范,一般的事,叫我去做,有些事,她好像另有人。
  付云白想到了方大年说有人调查她整容的事,对,周静是另外有人,帮她做事。
  周静周静,她一定伤害过了小婉,想到这里,付云白拳头捏紧了。她突然想,我就和贺一鑫谈情说爱,我气死你。
  
  不是这样—劝告
  沈小明真诚的说,付经理,如果你不喜欢一鑫,还是离他远些,周姨最关心的是一鑫,对他的女朋友,要求极高,一直想把一个朋友的女儿介绍给一鑫。
  付云白笑笑,你放心,我有分寸。
  沈小明有些困惑,付经理,这不是闹着玩的,周姨原来是对你有误会,如果你和一鑫来往少了,就会到此为止,如果继续接触,她不会善罢干休。
  付云白的表情突然严肃了,她以为她是谁,随意的伤害人,我到要看看,她有多霸道。我不是谢小婉。
  不是这样—改变
  这时候菜上来了,付云白招呼沈小明吃饭,接下来聊的都是工作的事。
  离开饭店的时候,在门口,看见贺一鑫,若按云白的脾气,才不理他,可是想到了周静,突然改了主意,和沈小明打个招呼,主动迎上去。
  沈小明摇头。
  付云白看见贺一鑫气得鼓鼓的,嫣然一笑,你怎么了,吃的太饱吗。
  贺一鑫瞪着远去的沈小明,你和他有什么可聊的,他懂什么,只会开车。
  不是这样—敷衍
  付云白上前挽住了贺一鑫的手,你呀,生什么气,小孩子脾气。再这样,我就生气了。不理你。
  贺一鑫的脸色这才欢喜起来。
  付云白说,正好,我们去跳舞吧。
  付云白不喜欢跳舞,只是为了哄贺一鑫,才进了舞厅。
  贺一鑫在舞厅里,到是如鱼得水,好似另一个人,神采飞扬,不少小姑娘围着他。
  
  不是这样—电话
  贺一鑫的手机响了,付云白看来电是周静的,她心中一动,故意打开了接听键,让周静听见舞厅的声音。
  付云白听见周静喊一鑫的声音,她脸上露出了微笑。
  过了几分钟,付云白挂断了电话。
  周静放下电话,心里有些生气,自己在疗养院,儿子在舞厅狂欢,她叹了口气。
  保姆劝她,别生气了,一鑫挺孝顺的,年轻人,都爱玩。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分析

下一篇: 《 不是这样—否定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