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分析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02   点击:


  
  不是这样—哭闹
  周静的闺蜜,马上上前,一鑫,你怎么这样对你妈,她是为你好,这孩子不懂事。保姆却知趣的没说话。司机根本没跟上来。
  贺一鑫看了她一眼,有些不耐烦,阿姨,你不是让我叫苏康过来吧。
  苏康是她的儿子,她马上无声了,她心想,老的得罪不起,小的不能得罪,只好改劝周静,阿静,别生气,一鑫是小孩子,一时生气,别放心里,都是别人不好,教坏了他。
  贺一鑫皱眉,走上前,妈,你回去吧,不要干涉我的生活我的工作,你要是这样,我们项目正好有去外地的项目,我干脆直接去外地了。
  不是这样—晕倒
  周静看着儿子,一把抓紧一鑫,你不能走,你不能和狐狸精走,说完晕了过去。
  周静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
  周静看见儿子,马上欢喜起来。
  贺一鑫是在病房里,医生说,病人心脏不太好,不能受刺激。
  周静看见一鑫旁边的付云白,马上指着付云白,你给我滚蛋,我不要见到你。
  付云白放下手中的花,轻声说,阿姨,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贺一鑫一把抓住付云白的手,你别走,要走我和你一起走。
  不是这样—伤心
  周静在这一刻,突然间明白,付云白对儿子的影响力,比谢小婉还厉害,一年之前,谢小婉走的时候,贺一鑫也伤心,可是并没有这样对她,为什么。儿子还是儿子,从相貌看付云白没有谢小婉漂亮,脾气也不好。几次接触下来,这姑娘是冷若冰霜型的,公司的人也说,付云白不大和人接触,也不参加同事的聚会。
  周静有些伤感,也有些茫然。对儿子的影响力越来越小,她悲从中来,忍不住伤心。护士进来,劝贺一鑫,你别这样,你妈身体还弱,不能受刺激。贺一鑫无奈的叹息一声。
  
  不是这样—离开
  付云白也劝贺一鑫,你是晚辈,不能这样和长辈说话,你妈不理解你,是她的事,你不能这样。
  付云白转身对周静说,阿姨,你既然不愿意看见我,我就走了。
  贺一鑫想说什么,终于忍住了。只是有些恋恋不舍的说,云白,工作上的事,你多费心,我一会儿给你打电话。
  付云白微笑着点头。
  不是这样—无言
  付云白出了医院,心中盘算,周静和贺一鑫的冲突,肯定是严重的,导火索是自己吗,她一直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作用。
  付云白想了想,打开了另一个手机,那个手机一直没有使用过,经常关机,手机一打开,里面的一条短信,是方大年的,有人来美容院,打听你。我没说什么。方大年,付云白想起了那个美容院,她明白了,周静果然很看重自己,也好,随她折腾吧。
  付云白回复了谢谢两个字,然后又关上了手机。
  
  不是这样—意义
  付云白心里有些烦恼,此事一直没有结果,看来贺一鑫真的什么不知道。那么别人呢,贺天辰。
  她摇摇头,她不以为,自己的智商,能高过人家,贺天辰不是一般人。
  有些无可奈何。
  她想起了王阳。能不能从他那里得到些什么,可是王阳凭什么和自己说,付云白有些犹豫,可是她不能这样一直浪费时间了,她不是为了天辰的工作,也不是为了贺一鑫,爱情和工作,都不是她目前的任务,她是为了友情而来。
  
  不是这样—开门
  付云白终于决定去找王阳,幸而现在他们工作上有接触,感觉上王阳是一个通达的人,人缘特别好,情商特别高,对于别人相求的事,能帮的就帮了,最难得是没有架子,何敏说,什么能修炼到王主任的情商,就不用生闲气了。唐美娟也说,王主任好似是家里人,有一种自来的亲切感。
  付云白匆匆回到公司,她路上给王阳打个电话,说是有事请教,王阳满口答应,等她回来。
  付云白进入公司的时候,大家正陆续下班,别人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奇怪,有的怜悯,有的嘲讽,她顾不上这些,这些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不是这样—圈子
  进入王阳的办公室,付云白莫名感到轻松,这里也是遍地绿植,唯一不同的是,屋子的朝向西,这时候夕阳正好照进来,有些温暖的感觉。本来这个季节,热气犹在,可是今天的事,总让付云白有些寒意,周静比她想像的要可怕,要冲动,要疯狂,是个难以沟通的人。
  王阳给付云白倒了杯茶,请她在沙发上坐下,先是安慰她,今天的事,让你受惊了。贺总说,你别放心上,周静是更年期。
  付云白心想,在这个公司里,是不是只有王阳才是贺天辰那个圈子里的人。
  不是这样—直接
  付云白对着老成稳重的王阳,不绕圈子,她直接说了心事,周阿姨,一直说我像一个人,请问这个人是一鑫的前女友吗。
  王阳心中赞叹,这样直截了当到好,绕来绕去反而没有答案。
  王阳点头,是,你和谢小姐,有几分像,主要是眉眼。尤其是眉毛,不过我的看出来,你的眉毛是纹过的。
  付云白叹气,我的五官只有眼睛漂亮,你没见过我的眉毛,又黑又粗,太男性化,下巴也是如此,所以才修整了一下。比原来漂亮多了。没办法,我相亲的时候,好几个男友,都这么说。
  不是这样—原因
  付云白转回正题,周阿姨不喜欢谢小姐,反对他们的婚事是吗。王阳点头,是,一鑫这孩子,看着任性,其实很听母亲的话,只有对谢小姐一直坚持,后来周静有妥协的意思,不知怎的,有了谢小姐和贺董的流言,周静有了反对的借口,谢小姐说是出国了。就这么简单。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付云白马上问,我不相信这个流言,您也不相信吧,贺董不是为了儿女情长误事的人,如果是这样,他早离婚了。
  王阳一愣,随即点头,你说的对。
  
  不是这样—真相
  付云白说,周阿姨是因为我像谢小姐,才有敌意,还是所有贺一鑫喜欢的女人,只要这个女人,她不喜欢,就会反对,就会针对,不择手段,当年的流言是不是她制造出来的。
  王阳看着付云白,心想,这个女人,比谢小婉厉害多了。她怀疑周静,怀疑的对,周静就是要儿子什么事都听她的。其实和那个女人是谁没关系。
  至于流言,王阳心中冷笑,没人知道那个流言,是怎么传播的。
  
  不是这样—安抚
  王阳说,你分析的有些道理,周静看一鑫很重,可能希望给儿子找个配得上的女孩子。她首要看门当户对,怕人家算计一鑫,当然一鑫也是单纯,上学的时候,被女生欺骗过,所以周静就更加认定了,别人是算计一鑫。
  付云白突然转了话题,王主任,公司里的员工,谁和谢小姐关系好。
  王阳马上说,她原来在人力,自然是和人力的员工关系好,不过,那些人,后来都离开了。
  付云白说,为了一个谢小姐,公司换掉一个部门的人,这么大手笔。
  不是这样—不是
  王阳摇头,也不是公司的意思,是谢小姐的一个同事,为谢小婉鸣不平,说是公司辞退谢小婉,不公平,鼓动谢小婉仲裁,谢小婉有一段时间,是准备仲裁的,后来周静出面,二人达成了协议,具体的条件,我不知道。公司当时很生气,感觉人力部门是公司的管理部门,出现这样的事,人力总监有责任,批评了他几句,他就生气的离职了。
  付云白眉头微锁,什么条件,只有钱吧。可她不相信小婉是为了钱,才妥协,那是为了什么。
  付云白继续问,王主任,你和谢小姐有过接触,你感觉她是一个怎样的人。
  
  不是这样—答案
  王阳看着付云白,她今天怎么了,受了刺激,被人泼了水,好似性情大变,她从前说话不这样直白,而且咄咄逼人,看着她,王阳犹豫了一下,接触不多,不太好说,感觉是一个挺可爱的人,活泼明朗,当然人很漂亮,说实话,比你漂亮。
  付云白泄气了,王阳说话一向有分寸,今天能说这么多,已经难得。
  可是付云白不死心,如果今天说到这,以后再没机会,重提此事。
  王经理,我是真的关心这件事,因为这件事影响到了我的生活,让周阿姨误会我。当然可能她误会所有的年轻漂亮的女人。
  不是这样—诚恳
  王阳叹口气,你不用介意,第一周静要休养一段日子,贺总说,安排了疗养院,让一鑫送她去,不能让她这样折腾,再来一次,公司也受不了,虽然她是董事长夫人,可也不能公开在公司里胡闹,伤害员工,我们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一次次发生。
  付云白打断王阳的话,一次次,还有吗,因为谢小姐,她也这样伤害过谢小姐对吗。
  王阳点头,付云白突然间生气了,凭什么,就凭她是董事长夫人,就不把员工当人吗,如果今天不是她晕倒了,我是会报警处理的。
  
  不是这样—劝慰
  王阳苦笑,我理解你的心情,周静是有些过份。
  付云白依然愤怒,你刚才说第一,那第二呢。
  王阳说,第二,公司考虑到实际情况,地产部另租了办公室,知道的人不多,这样相对安全些,周静再找过去不大容易,而且那里设了门岗,指纹打卡,能打上卡的人,才能进入办公区。
  付云白居然笑了,她笑的时候,也带着一种愤怒的情绪,防火防盗防周静,真是可笑。看来周静当年伤害的人,不只谢小姐,还有人力部的员工吧,那些人辞职,有的人,估计就是不想面对这样的一个董事长夫人。
  不是这样—聪明
  王阳点头,你很聪明。
  王阳向前一步,付云白,我想问一个问题,也希望你讲实情,要不然,我们以后也不必谈论这样事了。
  你和谢小姐认识,对吗。
  付云白一愣,她一时有些慌乱,如何答复。
  付云白看着王阳的眼睛,对方的镇定,就是肯定。
  不是这样—承认
  付云白点头,王经理,我认识谢小婉,我们是小学同学。我也是见了谢小婉的照片,才认出来的。
  王阳心想,这话半真半假。
  如果你不是把眉毛修整成那样,还可以解释,现在只能说明,你是有意的。
  不过不必点透,有些话说透了,就不好再说了。
  王阳心想,你能承认,你们认识,我也能交差。
  
  不是这样—汇报
  付云白离开了。
  王阳和贺天辰回复,她说谢小婉是她小学同学,她是看了照片,才认了出来,后来就非常的关心这件事,毕竟是同学,算是故人。
  贺天辰反问,你信吗。
  王阳说,我们查到的情况,也就是如此,付云白在谢小婉的家乡,上的小学,不过那时的付云白,随父亲姓,叫何云。现在的这个名字,是上中后另改的。
  以后她们没有交集,当然可能两个人一直有往来,只是没在一个城市。
  不是这样—童年
  童年的何云是幸福的,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说一不二,还有一个和亲姐妹一样的同学谢小婉,父母忙工作,何云就经常在谢家吃饭,她的眼睛和小婉很像,有时候,二人穿一样的衣服,梳一样的头型,人家说她们是双胞胎,何云喜欢这样的话,在她眼中,小婉像仙女一样美丽,和小婉是双胞胎,她也是美人了。
  小婉能唱能跳,是小学的名星,是舞台上的仙女。每一次小婉演出,何云就是那个最起劲的拉拉队长。
  
  不是这样—回忆
  回忆里的小姑娘,永远是向阳花。
  付云白一直在听,谢小婉唱的童年那首歌,眼泪落下来,她无声的叹气。
  付云白现在多少能感觉出来,谢小婉应该是同意出国了,离开这里,可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她能肯定,她没出国。虽然贺一鑫说,送小婉到了机场,可是付云白确定,小婉没上飞机。如果她真的出国,不会不和自己联络。
  贺天辰一定知道什么。贺天辰,付云白默念这个名字。
  
  不是这样—熟悉
  付云白总感觉贺天辰的样子,有些熟悉,可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问题出在哪里。
  贺天辰是一个冷静的人,冷静到了,让人不相信,会和儿子的女友传流言的地步,为什么周静会相信,贺一鑫也有些相信。
  是周静编造的,还是真有其事,她一定要找到一个原来在公司工作过的人打听一下。可是人力部,已经没有那些人的资料。
  突然间,她想到了贺家的保姆还有司机。
  
  不是这样—分析
  付云白的分析是,保姆那里,估计打不开缺口,司机到是可以考虑,看的出来,和自己年纪年仿的司机,对周静的诸多行为不以然。
  付云白和王阳建议,他们那里缺个司机,当然也是为了照看一鑫。王阳看着她,居然笑了笑,好吧,让司机过去。
  付云白感觉,自己的心思,王阳都看了出来,那他为什么还同意,司机过去呢。
  付云白心想,只要司机,去了地产部上班,一切都好说。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分析

下一篇: 《 不是这样—寻根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