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人选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7-29   点击:


  不是这样—轻松
  不知为什么贺一鑫轻松了不少,很少和父亲这样沟通,这样的父亲,让他亲切,好似父亲把他当成了成人,相比之下,他更愿意和父亲沟通,父亲理性,能够沟通,和母亲在一起,只有她说话的份。母亲一向固执,一句我为你好,就是全部的解释,真让人累。
  从小到大,外人只看见了他的家境,却不明白,他的一切都是母亲的决定,住不住校,考什么学业,这些也罢了,和什么样的学生往来,也要听母亲的意思,母亲眼里,只有那些家境优越学习成绩好的孩子,才能往来。
  不是这样—入眠
  因为心情得到了释放,贺一鑫睡的挺好,只是朦胧中,他有一个问题,父亲接的是谁的电话,声音那么柔和,是他的亲戚朋友吗,而且有时候也听见父亲和亲戚的电话,也是一惯的威严,那样的声音,几乎没有。
  贺一鑫醒来的时候,精神不错。
  难得的早起,他到花园里晨跑,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他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突然想到了谢小婉,她真的是个骗子吗,可是骗什么呢,她没要他一分钱。
  不是这样—加快
  付云白现在也想通了,既然已经和贺家的人接触了,他们基本的态度也明朗了,就不必和贺一鑫忽冷忽热的,她到要看看,如果她是他的女朋友,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她重走一遍小婉走过的路,也许会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付云白对贺一鑫没有什么烦感,也没什么大的好感,她是一个自立的人,她的成长靠的是自己,而贺一鑫身上的纨绔气,她不喜欢。她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别人,是骗不了人的。
  
  不是这样—约会
  付云白约了贺一鑫看通宵电影,她想了想,还是看电影吧,她实在不知道和贺一鑫在一起聊什么,这就是个大孩子,她感觉和他聊什么呢,可能她是真的不喜欢他。
  贺一鑫却是欢喜的。
  他和母亲说,和朋友出去玩,母亲马上说,让司机跟着,贺一鑫拒绝,他想,司机在旁边算什么事,母亲不同意,要是不答应,不许他去,贺一鑫终于火了,妈,我不是你的犯人,你没权利这样。从小到大你都这样,从不考虑别人的感觉。你太专断。
  不是这样—重来
  周静感到太阳穴突突的疼,她好像又回到了一年前,也是这样,贺一鑫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顶撞她,现在又这样,那张脸,让周静感到厌恶,怎么他们父子都一样的品味,也不是什么倾国倾城。
  周静眼前一黑,保姆扶住她,贺一鑫已经摔门而去,周静叹息一声。
  周静回房休息,心里却不甘。让司机跟踪贺一鑫,司机看在双倍的工资上,把车开了出去。
  司机的跟踪被贺一鑫发现了,他拦住司机,我知道你要交差,你就说,我和大学同学在一起,叫什么名字,你不知道。
  
  不是这样—不信
  司机的话,周静并不相信,她到不以为司机欺骗她,她认为是贺一鑫使了手段,用同学做幌子。她说,好吧。我知道了。
  司机放下电话,看看贺一鑫,贺一鑫说,你回去吧。
  贺一鑫兴冲冲的去见付云白,付云白看他迟到了,怎么路上堵车。贺一鑫摇头,我妈总是盘问来盘问去,我出门晚了。
  二人进了影院。
  不是这样—照片
  周静收到了贺一鑫和付云白一起进影院的照片,她腾的坐起来。这个儿子,又走了老路。
  周静和私家侦探打电话,你都查到了什么。我把付云白的简历和身份证复印件都发给你了,你怎么几天了,没一点进展。
  私家侦探说,快了快了,我过几天就回来,我这不是到她家乡去了吗。所以要花些时间。不过我能确定,她和谢小婉不是亲戚姐妹,这您放心。
  周静松口气。
  
  不是这样—问罪
  周静带了保姆,只奔影院而来。
  她买了票,满场找人,自然引起有人的不满意,贺一鑫眼尖,看见了母亲,他有些愤怒,母亲怎么这样,看来司机还是和母亲说了真话,他有些恼火。
  贺一鑫附在云白耳边,我们换家影院吧。
  付云白有些惊讶,看见了周静,她体贴的说,好吧。
  
  不是这样—躲开
  二人轻悄悄的离开坐位,到了门口,付云白故意停顿了一下,她看着周静,突然希望和她正面冲突一下,可是看看前面的贺一鑫,还是犹豫了一下。
  周静恍惚看见付云白离开的身影。
  和保姆匆匆追出来,只看见贺一鑫开远的车子。
  周静愤怒的大骂付云白,引起路人的围观。
  周静不得不注意形象,和保姆回去。
  到了家,家里黑着灯,她生气的说,一个一个都这样,家成了他们的旅馆。
  
  不是这样—发作
  家里冷清极了,周静心情不好,保姆实在是怕了她的喜怒无常,这几年更是如此,有时候闹起来摔摔打打,现在桌面上放的东西,都是禁摔的,保姆给她倒了杯水,周静正在气头上,把杯子带水都摔了,保姆有些无奈,轻手轻脚的收拾了碎片,一个人溜走了,她到院子里透口气,这时候,贺天辰回来了,开了一天的会,他有些疼痛,拒绝了王阳一起吃饭的建议,自己回来了。
  贺天辰烦恼的是,业务转型,他们本来是做进出口贸易的,近两年来,业绩一直下滑,集团有人提议进入房地产行业,理由是地产行业利润高,他们公司自己在郊外的仓库,一直闲着,可以划出一片地,做房地产。
  
  不是这样—思索
  贺天辰心事重重,知道转型是大事,可是必须尽快做出决定,王阳到是倾向于转型,不过他比较保守,认为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可以保留现在的业务,地产也开始运作。当然考虑到手续方面,他建议,和一家大地产公司合作,他们出地,对方负责运营。这个方案,大多数人同意。
  贺天辰一路上,还在思索。
  一进门,保姆告诉他,太太正在发脾气。
  不是这样—争吵
  贺天辰的眉头更深了。
  这哪里是家,妻子始终是骄横的,儿子都成天不在家,他还能往外跑,心里没事,多大的事,醉一场睡一觉,都不是问题了,可是自己不成,一争吵,肯定失眠,他现在的神经衰弱越来越严重了。
  贺天辰点点头,进了客厅。
  周静看见贺天辰,冷笑,还知道回来了,真难得。
  贺天辰有些烦躁,谁又惹你了,我一天都在公司开会,你不是不知道。公司多少你的眼线,你现在这样子,有意思吗。
  不是这样—委屈
  周静火大了,我为什么安眼线,还不是你们父子,一个比一个风流。惹的事还少吗。
  贺天辰烦恼,你就知道那点事,还知道什么,一鑫是正经谈恋爱,有什么不对,你横加干涉,你就不怕,一鑫知道你干的事,伤了母子感情。
  周静看着他,他也五十二了,已经不再年轻了,有时候会想,这一生和他纠缠,是不是错了,可是已经大半生了,她不肯放手,不能放手,不能便宜了别的女人。
  周静走上前,是吗,一鑫是谈恋爱,成了别人眼里的肥肉,你呢,你是干什么,是包二奶还是养小三。
  不是这样—捉影
  贺天辰不想和周静谈下去了,周静心里满是成见,根本谈不成,他叹了口气,我不想和你说了。
  周静一把抓住贺天辰,不和我谈,和谁谈,是哪个狐狸精,当年的叶婷,还是后来的谢小婉或者现在的付云白,厉害呀,干脆让付云白当了秘书。
  贺天辰听到叶婷的名字,脸色变了,他突然间暴怒起来,一把推开周静,不许你污辱婷婷,你不配。
  不是这样—大闹
  
  周静突然大笑起来,你还是听不得她的名字,婷婷,叫得多亲热,她是你什么人,说呀。
  贺天辰冷静下来,她是我最爱的人,你满意了吧,你不就是要听这句话,我告诉你,在我眼中,婷婷是仙女,你不过是个泼妇。
  周静一把扑上来,照着贺天辰脸上打了过去,保姆听见里面的争执,在犹豫要不要过去,她想了想,还是打贺一鑫的电话吧,贺一鑫怕母亲找他,早已经关了机,保姆无奈。耳朵贴在门边,心里祈祷,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事实上,是周静一个人在折腾,贺天辰没躲开那一耳光,但他克制了自己,快速摆脱了周静,进了书房,锁上了门,书房是他的世界,为了怕周静进来,他换了几次锁。
  
  不是这样—灰心
  脸上火辣辣的,贺天辰坐在沙发上,有些灰心,为什么不离开她,离开这里,这些年,他的准备,足以让他后半生,衣食无忧,何必还要忍耐这个女人。
  可是天辰集团,如果那样,他会失去天辰集团,那么他每天干什么,养花钓鱼,那是他的日子吗。
  他在心里想,能不能两全。他眼前一亮,现在战略转型,为什么不替自己留条后路。
  对,打开了台灯,翻开了记事本。
  
  不是这样—无语
  贺一鑫回来的时候,轻手轻脚,进了家门,保姆在厨房做饭,看见他,摇摇头,贺一鑫走过去。阿姨,怎么了,是不是我妈又闹了。保姆点头,你也是,不开机,有事找不到你。贺一鑫摇头,我妈就那样,你不必放心上。
  保姆轻声说,太太把贺总打了,我听见的,清脆的耳光。幸而贺总进了书房。
  贺一鑫吓了一跳,母亲越闹越没形了,以前只是摔东西,或者打自己两下出气,可很少和父亲动手。
  他有些无语。
  
  不是这样—人选
  付云白和贺一鑫相处的不错,事实上贺一鑫体贴温柔,非常的细心,相对来讲,云白到有些粗枝大叶,她现在明白,为什么小婉会喜欢上贺一鑫。
  可是付云白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要弄明白,一年前发生了什么,小婉真的是出国了吗,她不相信,虽然小婉是说过,出国是一个选择,可是她没必要不开手机,不和自己联系。她想过报失踪,可是没有理由。
  不是这样—谈话
  出现在人前的贺天辰,依然不怒自威,只是付云白却发现了,贺天辰有些疲惫的样子。
  付云白心想,贺天辰的日子也不好过,贺一鑫说他一回了家,就关在书房里。
  驸马的日子,不是那么舒服。
  贺天辰叫付云白过去。请她坐下来,态度和蔼,付云白有些惊讶,有些不适应。
  贺天辰说,我看过你的简历,你在房产公司做过秘书。付云白点头,大脑飞速的运转,她听唐美娟说过,公司正在说转型的事,难道是转地产。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不知

下一篇: 《 不是这样—询问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