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搭车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7-26   点击:


  不是这样---适应
  从一开始,付云白就想到过,和谢小婉相似的脸,是好事还是坏事,如今看来,她成功的引起了贺家父子的注意,但是也加大了人家的防范,如果还是从前的模样,也许她就不必在办公室工作了。
  付云白明白,她需要这份工作,她的一点存款,如今所剩下无已了,大都市居不易,房租水电处处都要花钱。而且她还要在美容上投资,在服饰上花费,所以一份稳定的收入是必不可少的。这份工作是她必须要的。
  不是这样---沉默
  付云白入职了。
  她通读了员工手册,把一些注意事项,牢记在心,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她的第一个目标是通过试用期。
  她的直接上司,成了王阳,并不是贺天辰,见董事长的机会并不多。
  工作内容到还轻松,就是一般的文秘,她都替天辰发的工资有些可惜,拿着董秘的工资,却干的普通文秘的工作。
  每天就是打打字,写写合同,有时候参加个会议,做做记录。
  
  不是这样—相遇
  一个月后,再遇见贺一鑫的时候,贺一鑫明显还是愣了一下,不过因为知道有付云白这个人,他表情虽然有些惊异,还算镇定,没象第一次见面那样失态,只是死死的盯着付云白。付云白举止言行都是从容自若,只是表现得有些惊讶的样子。
  有一天下班的时候,贺一鑫突然跑来了,说是请办公室的同事吃饭,大家都不好拒绝太子的邀请,只有付云白推说有事,先走了。王阳愣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贺一鑫皱眉。付云白在一家瑜伽馆学习瑜伽。
  不是这样—尾随
  学习完,准备离开的时候,看见眼前站着的贺一鑫,付云白故作惊讶,贺经理,你怎么在这。
  贺一鑫有些出神,付云白连说了三遍,他才清醒过来,我本来想请你吃饭,结果你走了,我只好请他们,不过吃不下去,结了帐就溜了。他到坦白。可是这种坦白,让付云白心生警惕。
  付云白有些茫然,你请我吃饭,为什么。
  贺一鑫说,吃饭还要问为什么吗,在这个公司,我请人家吃饭,大家都巴不得。
  付云白心头火起,还是优雅的微笑,那不是因为你,那是因为你父亲。
  不是这样—失落
  贺一鑫脸红了,那怎么样,反正我父亲就我一个儿子,天辰早晚是我的。此时付云白心情平静下来,你说的对,早晚是你的,不是现在。说完了,微笑一下,转身走了。贺一鑫追上去,你什么意思,难道只有天辰的董事长,才能请你吃饭吗。
  付云白一字一句的,当然不是,我只是说,天辰现在不是你的。至于吃饭的事情,我晚上不吃饭。再见。说完飘然而去。贺一鑫有些失落,不知所措的站立在原处。不少人,在附近看着他,指指点点,他心头火起,看什么,有什么可看的,没见过被人拒绝吗。
  
  不是这样—吸引
  贺一鑫在外面晃荡,跑到饭店喝了个大醉,幸而有司机在一边,把他送回去。周静看见他这样子,有些无奈,问司机,他为什么喝成这样。司机不想多事,没有提付云白的事。只是说,自己也不清楚。
  在梦里贺一鑫看见了谢小婉,他惊喜的跑过去,可是一直追不上,最后追上了,那个人回头,却是付云白的样子,付云白厌恶的说,我讨厌你。贺一鑫醒了。
  不是这样—惆怅
  贺一鑫奇怪的是,怎么会梦见付云白,那个一直没给她好脸的女人,只因为她有几分像谢小婉,可是她的性格一点不像,小婉温柔明媚,付云白冷静稳重,可为什么,他还是愿意靠近她,只因为她的脸吗。
  贺一鑫的头有些疼痛,这是喝酒的后遗症,他今天本来不想上班,可是想到,能见到付云白,还是起来了。在客厅里,本来要走,却被母亲拉住了,不得不喝了八宝粥,胃到是舒服些了,但他的脸色,仍然不好,周静担忧,要是不舒服就不要上班了。
  不是这样—坚持
  贺一鑫说,妈,我再不去,我爸爸又要生气了,又要教训我了,就是混日子,也要在那里混。
  周静听了这话,到是挺安慰,感觉儿子长大了懂事了,有些安慰,就说,好,懂事了,不过不要喝酒了,医生说过你的胃不能喝酒了。
  贺一鑫不想再解释什么,匆匆离开了。
  到了公司,自然是迟到了。
  
  不是这样—帮忙
  贺一鑫找到王阳,他对王阳到挺尊重,王叔叔,我有份合同,能不能麻烦办公室给打印一下,他目光看着付云白,王阳看了看付云白,小付,你过来一下,付云白抬头看见贺一鑫,马上明白了。
  在工作上付云白到是认真,她接过合同,请贺一鑫稍等,贺经理稍等。
  不到半小时,付云白打印完毕,请贺一鑫再看看,有什么地方要修改吗,她说话的时候,态度平和,文静大方。
  
  不是这样—感谢
  贺一鑫看了合同,马上道谢,谢谢,挺好的。
  事情办完了,贺一鑫并不离开,仍然在那里坐着,付云白不再理会他,回到自己的工位,打开公司的网页,开始浏览起来。
  贺一鑫有些无奈,周围的人貌似都在工作,可是眼神都在他身上打转,他开始是得意,后来有些不安,不得不起身。和王阳打个招呼,离开了。他走了,大家松口气。有人轻声议论起来。
  付云白心中有些喜悦,只要贺一鑫围着她转就好。她就怕,这张脸,对他没有吸引力。不过她一直明白,他的到来不是因为她,是因为那张脸。
  不是这样—欲拒
  事实上付云白无论是工作能力,还是工作态度,都让人无可挑剔。她做事认真,唯一的缺点是不太和同事接触,独来独往。不过王阳到是对贺天辰说,这样的性格,其实挺适合做董事长秘书,秘书不是老好人,不是交际花,付云白有些清高有些孤傲,到是好事。
  贺天辰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付云白的确如此,就是贺一鑫几次三番找人家,也都被付云白拒绝了。付云白的拒绝很直接,就是不去,我和你不熟悉,或者我是来工作的,下班时间是我的自由。
  不是这样—转正
  付云白入职快三个月了,快到转正的时间了,许敏和王阳沟通,王经理,您看,付云白转正的事。王阳问,她提出来了。许敏摇头,那到没有,不过这是我们部门的工作,不能等着员工来问,好像我们不关心员工是的。
  王阳皱眉,许敏也是个奇特的人资,说话直白,一点不拐弯,他说,我和董事长商议一下,答复你。
  许敏点头。许敏又说,我们人力有几个同事,也到了转正的时间。王阳说,你们部门的事,自己看着就行了,对了,那个唐美娟,就是前台,你说说她,不要天天大呼小叫的,要注意仪表。
  
  不是这样—劝告
  许敏愣了一下。
  许敏先办自己部门两个同事的转正手续,其中之一就是唐美娟,她叮咛唐美娟,你以后说话声音小些。唐美娟一愣,大大咧咧的说,怎么了,嗓门大火力壮,有什么不好。许敏看看关紧的办公室房门,有人有意见,毕竟公司是大公司,福利待遇都不错,不要因为小节,失去这个好工作。唐美娟吓一跳,许经理,不至于吧,这点子小事,还要炒我鱿鱼吧,那太夸张了。
  不是这样—轻松
  许敏看着唐美娟,怎么有这么没心没肺的员工,不过小姑娘人长得不错,工作态度也好,就是有些一根筋,少了些细心,和女孩子的温柔。她只好又说,不是什么大事,到不至于,不过,你也要注意些。咱们公司人来人往,注意形象,也许碰见个白马王子呢,你大声嚷嚷,把人吓跑了,多可惜。
  唐美娟的脸红了,白马王子,到是有,可惜,对我没感觉,到是天天死盯着付秘书。
  许敏吓一跳,你说的是贺一鑫。唐美娟点头,对呀,典型的高富帅,长得真帅气,比明星还帅。她一脸神往,许敏敲敲桌子,回回神,你清醒点,那个贺一鑫,你可别自作多情,就是个公子哥,你打听打听,他的前女友,是什么结局。而且他家还有个太后。
  
  不是这样—小事
  唐美娟一笑,许经理,你不要紧张,我就是说说,我也没想嫁给他,就是谈谈恋爱也好,多帅气的人,一起走在街上,也风光呀。
  许敏看着唐美娟,你们九零后,活得好轻松。
  唐美娟还是一脸神往的样子,可惜,贺一鑫,总是绷个脸,不过更有魅力了。
  许敏有些无语了。匆匆让唐美娟签字走人。
  只是叮咛她,注意说话的声音。
  不是这样—盘算
  许敏有她的打算,天辰的待遇不错,工作量也不大,福利待遇好的公司,通常来说,员工流动性不大,对于招聘经理来讲,这个工作压力不大,所以她还管着员工关系和离职的工作。她知道天辰经过一场变故,人力部的人除了负责薪酬的人,都离职了,好似和人力部原来的一名员工谢小婉有关,她试着打听,别的部门的人,都摇头,说不熟悉,天辰的规矩,无事员工不能串岗,薪酬的人,一听这个名字,马上说,不记得了。
  许敏心中好奇,可是知道好奇心是危险的事,不能影响到她的职业生源,所以她按捺了好奇心,她想,先留下来才重要。上个月过了试用期,她才安稳些。
  不是这样—观察
  许敏想天辰公司肯定有什么事,不然不会把一个人力部门几乎都换了,可是几个月下来,没发现有什么问题,业务到是兴旺,几个经理做事也稳当,不似有什么问题。
  许敏唯一奇怪的是,董事长贺天辰,他几乎不参与公司的会议,不是外出,就是在公司自己的办公室,许敏只见过董事长几次,是一个严肃的中年男人,不怒自威的一张脸,很有些吓人。
  贺天辰和公司的管理层人员也不接触,有事只找王阳安排。
  
  不是这样—聚会
  许敏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同学吴艳,吴艳的声音永远热情洋溢,今天是同学聚会,你别迟到了。许敏皱眉,不过还是答应她,你放心,我准点到。
  许敏其实不想参加这类活动了,人过了三十,好多事都看淡了,比如她,现在发现,有些聚会,没什么意义,大家吃吃喝喝吹吹牛,八卦一下某位同学的事。
  这次聚会是吴艳组织的,她不得不去,她和吴艳在一个小区里住着,小学中学大学都是同学,缘份极深,关系一般。是那种见面了有话讲,不见面的时候,各自安好的情份。
  不是这样—应付
  许敏看看时间,到了下班点,公司的好处是,到不提倡加班,以把事做好为标准,这点比较开明,许敏原来的公司,老板特喜好加班,弄的员工,下班了也不好走。有事没事在公司工作着。
  许敏收拾好东西,她知道这个点打车不方便,幸而聚会的地点有地铁通着,她准备坐地铁。
  在电梯里遇见美人付云白,凭许敏的眼神,感觉付云白整过容,眉毛纹得明显,别的地方也感觉动过,不过不太明显,看上去还算舒服,付云白妆化得极好,是那种若有若无,这是化妆的最高境界。
  不是这样—搭车
  付云白对女员工态度明显比对男员工好,这是她人缘还好的原因之一,有些美人,是和男员工打得火热,对女员工冷淡,付云白恰好相反。
  付云白如果想和一个人拉近关系,也是极会做的,比如对许敏,每次都是不笑不开口,总是轻轻柔柔喊一声许姐,然后才讲话,那一声许姐,听到耳朵里,极是舒服,许敏发现称呼也是奇妙的东西,一声姐叫得她心情大好。
  付云白说,听美娟讲,你要去参加同学聚会,那个地点,我正好顺路,您坐我的车吧。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沉思

下一篇: 《 不是这样—吃饭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