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沉思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7-26   点击:


  不是这样---放弃
  贺天辰本来对付云白印象不错,付的气质他还是欣赏的,但是贺一鑫的胡闹,让他头疼,只是和谢小婉有几分想像,就让贺一鑫又开始变了个人,这个女人太可怕,怎么能让付云白在天辰公司出现呢。
  贺一鑫看父亲的神情,又看见桌上的简历,他一把拿起简历,看了起来,突然间人的神智好似清醒过来,他放下简历,我说呢,她不是小婉,不是小婉,有什么关系,和街上的陌上人没什么分别,他叹了口气,又走到门边,转身对父亲说,对不起,打扰了。
  不是这样---电话
  贺天辰打电话给人力部负责招聘的经理许敏,那个付云白不太合适,年龄有些大了,你们推荐别人吧,许敏有些惊讶,您的工作经验要求是五年以上,按着学历,她的年纪不大呀。
  贺天辰皱眉,这个许敏是故意的还是装的,领导的话,就这么驳回吗,他以手抚额,冷冷的说,继续招聘。
  贺天辰有些不悦,放下电话,拿出烟,缓缓的抽了起来,他烟瘾不大,若不是心情不好,可以一星期不抽,今天,他的心有些乱。
  
  不是这样---吐槽
  许敏对同事说,董事长好奇怪,那个付云白条件不错,他还不满意,说是年纪大了,可是他要本科毕业,五年工作以上,本科毕业不二十二了,五年工作经验就二十七八了,人家三十,这年纪算大吗。
  前台唐美娟笑笑,许姐,这你就不懂,在有些男人眼里,三十就是大了,你就找二十七的好了吗。
  许敏摇头,哪有那么合适的年纪,二十七,她苦笑。
  不是这样---醉酒
  贺一鑫深更半夜才回来,他的母亲周静一直不放心,和保姆在客厅等着,贺天辰人在书房,也听着动静。对儿子有些不放心。
  贺一鑫果然喝多了,是司机把他扶进来。周静谢过司机,让保姆送客,自己给儿子倒了杯水,轻声说,你这孩子,怎么喝成这样,你爸爸看见又要生气了。贺一鑫嘴里含糊着,我爸爸生气,他哪一天不生气,看见我就生气。小婉都不知去了吧里,他还生气。我也失踪了,他就不生气了。
  不是这样---慌乱
  听见小婉这个名字,周静的手抖动了一下,她有些不安,看看大厅,只有母子二人,而儿子还闭着眼睛,半醉半醒,她放下杯子,心里叹气,谢小婉,这个名字,何时才会绝迹。
  周静招呼刚进来的保姆,二人把贺一鑫半扶半架的弄进卧室,贺一鑫不情愿的倒在床上,周静叹了口气,给儿子盖好被子。她认为时间能解决一切问题,半年多了,贺一鑫明明已经恢复了正常,怎么又突然间发作起来。当然喝多了酒,也是常有的事,只是他已经有一段日子不提这个名字了。
  不是这样---母爱
  周静让保姆离开,自己在沙发上靠着,保姆说,你又不睡了,一鑫睡着了还好,不大胡闹。周静说,我陪着他吧,如果他想喝水,想吃东西,我都能照应他,回了我的房间,也一样睡不着。保姆点头,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保姆推开了书房的门,走到贺天辰身边,在贺天辰耳边耳语了几句,贺天辰点头,好吧,你明天早上多煮些粥,一鑫爱喝粥,保姆点头。
  不是这样---商议
  第二天贺天辰走的时候,贺一鑫还在睡着,他关照保姆,不要叫醒他的,让他多休息会儿。贺天辰在车上问司机,昨天一鑫在哪喝的酒,司机说,大排档,就是以前和谢小婉经常去的那家。贺天辰目光看着窗外。
  贺天辰把王阳叫进办公室,把付云白的简历递过去,本来这个人不错,可是一鑫一看见他,就当成了谢小婉,有些反常,我想还是不考虑录用了。王阳想了想,心病还须心药医,也许正因为,有几分想像,反而是一幅良药。
  
  不是这样—烦恼
  贺天辰沉吟,王阳继续说,现在一鑫已经知道有这个人,如果不录用她,人家一样找到别的公司去。到不如在自己公司里,方便观察一鑫。
  贺天辰一愣,到也是,一鑫既然已经撞见了付云白,不录用付云白有什么用。算了,还是放到自己公司,便于观察。
  贺天辰点头,你和人力部说一声,让他们安排录用吧。越快越好。
  王阳点头,我马上去办。
  不是这样—奇怪
  许敏正安排着新的候选人。果然找到了一个二十七岁的,可是这个人的经验只有四年,她想,做为候选人吧。
  王阳过来,把付云白的简历给她,董事长定了,就她吧,你们联络这个人,马上上班吧,许敏有些惊讶,董事长不是说年纪大了吗,怎么又改主意了。王阳看看许敏,指点她,领导的决定是用来执行的,不是用来质疑的,你明白吗。
  许敏的表情有些尴尬。
  许敏接过简历点了点头。
  
  不是这样—似梦
  贺一鑫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女人站在窗前,窗帘在风里飞舞,他看那人的身影,脱口而出,小婉,女人侧对着他,轻轻的叹了口气,一鑫,你是个骗子,懦夫。
  贺一鑫忙说,小婉我有苦衷,我不是故意失约的,我真的有苦衷,你相信我。
  女人幽幽的叹了口气,转过头,那双眼睛里满含了泪水,你就是骗子。
  贺一鑫扑上前,却跌了一跤,醒了过来。
  他醒了,可是刚才的声音,却是那样清晰,他有些茫然。
  他走到窗前,窗户关得好好的。
  可是他清楚的听到那声音,你是个骗子。
  是呀,以前小婉就经常说,你是个骗子。
  不是这样—影子
  贺一鑫没有食欲。坐在餐桌前,一个人发呆。保姆看了他的身影摇摇头。
  周静从楼上下来,看看儿子,叹了口气,旋即满脸笑容,一鑫,今天天气不错,你陪我逛商场去吧。
  贺一鑫对于母亲,多少有些不忍心拒绝,他只好点头,但没精打采的。
  周静把儿子带进了商场,在女装区里挑选着。
  有人突然拍了一下贺一鑫的肩膀,贺一鑫回头一看,他愣住了,脱口喊出小婉,对方却笑盈盈的说,你昨天,就这么叫我。说完摇摇头,转身走了。
  不是这样—现实
  周静正和导购小姐聊服装,见儿子对着一个角落发呆,她忙上前,你怎么了,贺一鑫指指楼梯,你看,周静看见一个窈窕的身影,她的眼神一颤,那个背影,太像谢小婉了,不过她能确定不是,这个身影,没有谢小婉的苗条,人胖了些。她说,不是不是,真的不是,你看错了。贺一鑫摇头,一定是她,那件海棠色的长裙,你看,这还是你送的裙子。周静突然想起来,这裙子,的确眼熟。
  周静马上恢复常态,不是的,只是颜色相像而已。好了,你不要发呆了,一鑫,那个女人,已经走了出国了,对不对,你记得,我们一起送她去的机场。
  不是这样—偶遇
  周静看儿子这状态,就匆匆结束了逛商场,决定先回家,在门口遇见了同学的女儿媛媛,媛媛的父母都是医生,尤其是父亲,是本市一家大医院的副院长,媛媛一直喜欢贺一鑫,看见贺一鑫,马上两眼放光,她走上前,伯母好,一鑫,你也在这。周静看见了媛媛,脸上又恢复了优雅的笑容,媛媛呀,好久见了,你可是越来越漂亮了,媛媛笑笑。眼睛却盯着一鑫。
  贺一鑫敷衍的打个招呼,他现在心神不定,还是想着刚才那个海棠色的影子。他认为,那就是小婉。
  不是这样—礼貌
  出于礼貌,贺一鑫只好陪媛媛狂街,周静找个理由先走了,贺一鑫现在其实害怕一个人呆着,所以有个媛媛在身边叽叽喳喳挺好,有些人气。
  媛媛挺高兴,之前几次见面,贺一鑫都不冷不热的,让她有些失望,今天虽然一鑫没什么话讲,可是一直陪在她身边,她认为这是个好的开始。周阿姨说的对,那个女人已经成为了过去,时间会解决一切问题。
  不是这样—入职
  付云白匆匆的离开商场,她今天还有事情要做,而且不想和周静正面接触,她侧面观察了一下,周静是个精明强干的女人,眼神犀利。
  付云白预定了一家美容院,主要是美白,她的肤色有些黑,这是她头疼的一个问题,现在主要是靠化妆,靠打粉,抹出来的,不太自然。
  电话响了,她接起来,是许敏的声音,说是她已经被录用了,问付云白何时能入职。付云白愣了一下,那天她故意出现在贺一鑫身边,闹了一场,她以为贺天辰会不让她入职,没想到,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他居然录用了她。难道他并不忌讳谢小婉。
  不是这样—沉思
  付云白马上说,今天是周四了,你看下周一行吗。
  许敏其实希望她明天上班,可一想公司是双休,明天是周五,让人家来一天,又是周末,意义不大,就点头,好吧,下周一见,付小姐。
  付云白想了想,拨打了一个号码,你知道公司为什么这么快录用我吗,对方轻轻说了几句话,付云白挂断了电话。王阳,办公室主任,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他居然赞成她入职。
  不是这样—美容
  付云白把时间拖到周一,是为了做美容,也是为了练习自己的说话节奏,她以前说话语速太快,她要改变自己的一些习惯。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付云白有些不适应,她不喜欢这里,她不明白,谢小婉为什么喜欢这里,说是她小时候在这里住过几年,都是童年的记忆了,可是,这哪里会是她童年的小城,这里成了繁华的城市。多少人涌进来,各有各的梦想。他们都在追梦。可她呢。
  不是这样—适应
  付云白面试的时候,已经观察了天辰公司员工的套装了,她问过前台唐美娟,说是他们这里配工装,不过要转正后,试用期要自己准备,付云白从商场购置了两身相同的套装。看着镜中的自己,她叹了口气,她不喜欢这样的衣服。
  在人力部办理了相关的手续,签订了几份合同,有试用期的合同,有员工手册的确认知情通知书。应该说天辰公司的管理还是严谨的。
  不是这样—工位
  奇怪的是她的工位,没有在董事长的办公室,而在集团的办公室,许敏也有些奇怪,对着付云白询问的眼神,她尴尬的一笑。
  王阳说,是这样董事长的办公室,过一段日子要装修,所以你在我们这办公,相关的工作,我会安排你。
  付云白点头微笑。
  她尽量少说话。说话的时候,尽量减慢了语速,压低了声音,尽量让声音听上去婉转温柔。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青春向阳花----准备

下一篇: 《 不是这样—搭车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