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不是这样---皱眉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7-26   点击:


  不是这样
  韩雪丽联系电话13832195808微信号hycych
  友情在人的一生中,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缘份,因为一场友情,她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妖娆美容院的名字极俗气,可是有极大的诱惑力,让人想到一个风情万种的美人。美人在这个时代,总是吃香的。
  美容院的位置建立在城乡结合部,向南是繁华的市区,向北就是村庄了。幸而交通方便,找起来并不难。
  那天下着小雨,秋雨总是如此,断断续续,不肯停歇。无端让人有些感伤。
  美容院的首席医生方大年,站在窗前,端了杯热茶,正和仰慕他的小护士闲聊,他知道小护士的心思,这种目光遇的太多了,他不以为然,可也不会伤害人家的痴心,他只是优雅的矜持着。
  走廊上传来高跟鞋子敲击地面的声音,小护士到是敬业,马上起身,推开门迎了出去,方大年对小护士的这一举动还是蛮欣赏的,一个女人,什么时候也不能为了一个人,失了自己,那才是傻子,他不喜欢傻子。
  
  不是这样----奇特
  小护士迎进来一个女人,女人带了帽子,因为没打雨伞,帽子有些湿了,穿了一身洁白的连衣裙,这个天气,穿裙子,让人有些寒意,方大年都替她冷。女人脸上佩戴着宽大的墨镜,遮了半边脸。
  小护士说,方医生,她说,昨天和你通过电话。
  方大年想起来了,是有个女人,昨天和他通了半小时的电话,她在电话里,问了如何让方下巴变成锥子脸。方大年基本上解释清了,要看具体情况,通过手术,肯定能改善,但成为锥子脸,难度极大。
  他注意到对方的脸型,是有些方。
  
  不是这样----冷漠
  方医生点头,小护士倒了杯水,放在女顾客面前,就知趣的出来了,大家都知道,有的人来整容,是非常保密的。不愿意让别人看见她的脸,小护士心想,早晚我也能看见。
  方医生看着对方。女顾客终于摘下墨镜,方大年愣了一下,对方不是很美丽,但极有气质,眼神过于清冷,她开口的瞬间,方大年有些意外,她的声音非常的清悦,好似清泉一样的质地。
  我昨天和你联络过,就按你建议的方法好了,你说过,大约半个月,就能出院了,是吗。方大年点头,目光注视着对方的下巴,凭心而论,他不喜欢流行的锥子脸,但女顾客的脸形是过于方了些,影响了她的秀丽,对秀丽,她本有一张秀丽的脸。
  
  不是这样----照片
  顾客打开书包,拿出几张照片,一一排列开来,方大年眼前一亮,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很漂亮的一个女人,有微笑的样子,有忧伤的表情,有正脸,有侧脸。一共是六张。
  顾客说,都说我的五官和她有些像,你看看,能不能往相像里整容。
  方大年皱眉。
  又是一个追星族吗,心仪自己的偶像,就把自己弄成人家的模样。他叹了口气,做自己不好吗。
  方大年打量了顾客几眼,对方的表情,过于沉静,方大年放弃了劝说的想法。
  他拿起照片,仔细对比了一下,你们俩相像的地方是眼睛,我可以把你的眉形纹成这样,别的吧,你的下巴做了手术之后,加上修了眉形,应该有七分像,这样手术比较简单,恢复起来快,若要十分像,手术过程太复杂,可能要几次手术,折腾下来大半年。
  女顾客点头,好,就按你说的,我要尽快手术,条件是我多付一倍的手术费,但是不留档案。你们必须保密。
  不是这样----猜疑
  方大年看着照片,女人很美丽,不过也不是什么明星,难道是他不知道的网红。
  方大年不以为然,想说什么,还是没开口,人家来整容,于他是好事,如果人人不爱美,他如何挣钱。还好这个女人的要求不复杂。
  他还是负责的说,你的眉形不难看,真的要纹成这样吗。
  对面的女人点头,对。
  方大年不再多话,开始写病历,却让对面的女人阻止了,不建档案。
  方大年沉吟,你看,我们是有保密规定的,不会随便透露客户的隐私,这是我的职业道德。你放心。
  不是这样----随便
  对面的女人犹豫了一下,最后说,那好吧,你随便写个名字吧。
  方大年叹了口气,看了看窗外的雨,写了个名字,邱雨。
  方大年见过不少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客户,也编过不少名字,今天实在是因为外面下了雨。
  建立了档案,方大年按铃叫进来护士,安排这位邱雨先住进来,明天上午手术。
  半个月后,邱雨端详着镜子,对比着手中的照片,摇摇头,还是不像,一眼就看出来了。
  方大年安慰她,不可能一模一样,你们的脸型差别太大,如果完全相似是不可能的,这样已经不错了,你没受多少罪,也有七分像了。
  邱雨放下镜子,她整个人瘦了不少,一是下巴的手术成功,虽然没成了锥子脸,但比起从前的方脸,柔婉了不少,整个人也因此秀丽了不少,加上这半个月,只能吃流食,自然会瘦。
  不是这样----好奇
  邱雨点头,方医生,我相信你的职业道德,好了,我走了。方医生留住她,我们按正常的标准收费,不需要什么保密约定。
  邱雨一愣,你到是挺特别的。
  邱雨走的那一天,天气挺好。她的心情也好似轻松了许多。
  她一走,小护士对方大年说,这个邱雨是假名字吧,这个女人挺怪的。基本上不说话,好像怕人听她的声音似的。
  方大年也有些感觉,不过他不是个好奇的人。
  不是这样----训练
  离开美容医院,邱雨把那一身衣服,都收拾进一个包里,扔掉了。
  再出现的邱雨,进了一家形体训练班,她现在用的是本名,这里报名,人家要看身份证,她有些郁闷,一个形体训练班,看什么身份证,对方振振有词,我们这很出名的,好多都进了模特队,你吧,身高勉强可以,不过样子不错,邱雨说,我不会进模特班的。
  邱雨写了她的名字---付云白。
  不是这样----吃苦
  付云白家境一般,不过也算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孩子,有些任性,有些天真,从不肯吃苦,这一次,先是整容,再是形体训练,都吃了不少苦,她对自己说,谢小婉,我是为了你呀,你知道吗。这个名字,还是让她心痛。泪水滑过脸庞。
  三个月后,付云白的形体有了大的改变,走路不再低头,身姿也挺拔了不少。
  她常想,谢小婉以前总劝她注意形象,她都不以为然,对着美丽的谢小婉,她会说,你漂亮就好了,你负责漂亮,我负责吃,她是标准的吃货,可是现在,她要注意饮食。世间最痛苦的事,也就美食在前,只能看不能吃,只能闻不能动。
  不是这样---离开
  付云白做最后的准备工作,把现在住的公寓挂牌,看能不能卖出去,她的价格比市场价低了百分之三十,但要求是全款。中介的人,有些可惜,这么低的价位,你不会后悔吗,付云白摇头,不后悔。
  直到离开的前一天,房子才成交。
  付云白走进火车站那一刻,心中是依恋的,她在这城市上大学,就业,到现在十二年了,当成了故乡,在这里,她渡过了最快乐无忧的十二年,现在一切不同了,可能这辈子也不能回来了。
  
  不是这样---惊魂
  付云白出现在天辰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的时候,还是引起了小小的惊动,她虽然已经三十左右了,不过容貌亮丽,服装得体,还是很让人眼前一亮的。
  她很轻松的通过了初试和复试,最后一关是董事长面试。
  她路过办公室的时候,里面出来一个中年人,佩戴着眼镜,他匆忙的出来,差点撞上付云白,付云白侧身让开,对方扫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马上变了,脱口喊出小婉。
  付云白装作惊讶的抬头,那人有些迟疑,然后突然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他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庆幸,有些安慰。
  付云白点头,中年人匆匆离开,只是走到转弯处,又回头看了看付云白。
  不是这样---失神
  天辰集团的董事长贺天辰,刚刚过了五十岁生日,他的秘书上个月辞职了,人力部推介的人都不合适,他有些无奈,人力部大换血,现在这个团队,全无从前那个团队的办事效率,做事拖拉不说,还有些不专业,他发了几次脾气,还是办公室主任王阳劝他,新人总有个适应期。贺天辰说,也许应该留下吴经理。
  王阳的眉毛一皱,心想还不是为了你的公子,非要开了吴经理,现在说这话,谁惹得起太子爷。
  付云白敲门,听到里面喊进来,她推门而入,贺天辰看见她的时候,手中的笔掉了下来。
  
  不是这样---素质
  贺天辰以为自己眼睛花了,他从眼镜盒里拿出眼镜,戴了眼镜,他仔细的打量着付云白,这才松了口气,只是相像而已,仔细看,还是不像的,比如脸型太圆润,身材也胖了些,最重要的是眼神,付云白的眼神清冷有些傲气,不似那个女人,眼睛会说话,好似勾魂。相对来说,付云白是端庄的沉静的。
  贺天辰平复了一下思绪,开始复试,应该说付云白是候选人中条件最好的,学历经验都合要求,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态度,始终不卑不亢,这种作派合了贺天辰的口胃。他始终以为,董事长的秘书,不应该是轻浮的,应该有着管理人员的素质。
  
  不是这样---纠缠
  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在等电梯的时候,遇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人长得挺帅气,戴了一副墨镜,他走过来,一把抓住了付云白的手,小婉,你回来了。付云白打量了一下对方,冷淡的说,你认错人了。对方听声音,也感觉到了不对,他拿下墨镜,瞪着付云白,你不是小婉,为什么穿这颜色的衣服,还有这包,还有这镯子,你为什么这么打扮。你不许这么穿,说着,他上前抢付云白的书包。
  付云白并没有惊慌,只是一侧身,脚下使了个绊子,年轻的小伙子,不知怎的飞了出去,摔在地上,他马上大呼小叫起来,来人呀,有人打我。
  
  不是这样---惊动
  保安出现的时候,付云白已经进入了电梯,小伙子说,给我追,那个女人打我。
  保安看着他,有些犹豫,这是集团的太子爷,有些任性,有些胡闹,董事长交待过,他的无理要求可以置之不理,他们犹豫的时候,电梯下去了。
  贺一鑫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腿,你们什么意思。
  保安走上前,我们来的时候,电梯已经开下去了,怎么追呀,这是二十六层,跑下去,也没电梯快。
  
  不是这样---皱眉
  贺一鑫皱眉,他听得出保安的敷衍,心中恼火,保安都不把他放在眼睛里,他这业务经理,真真是挂名。他父亲说,让他从业务员做起,去年做成了个大单子,在舅舅的争取下,他才做上了业务经理的位置,可是,他发现公司的人,没人看得起他。
  贺一鑫有些愤怒,保安到聪明,马上溜了。
  保安其实不喜欢这个太子爷,天天打扮得奇奇怪怪,头发从来是黑色,像是个调色板,有时是火红色,有时是绿色,还一次染白了,把人吓一跳。
  穿的衣服,也奇怪,一身的破洞。
  
  不是这样---质问
  贺一鑫想了想,这一层是董事长的办公室。
  他冲进办公室,贺天辰正在想什么事,门被撞开了,他的眉毛皱了起来,在这个公司,这样横冲直撞的只有一鑫。这个不省心的儿子。害他换了整个的人力资源部人员,现在又这样,他有些叹气。
  他看着贺一鑫,贺一鑫心里有些害怕,不过还是嚣张的口气,刚才出去的那个女人是谁,贺天辰反问,和你有什么关系。她不是谢小婉。
  贺一鑫听到这个名字,眼中划过痛苦的神色。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