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青春向阳花—协议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7-15   点击:


  女人是敏感的。
  何小芹第六感觉有问题,就是那个向文静。有事没事都找老董,老董每次走的时候乐呵呵,回来的时候呵呵乐,总之都是神采飞扬,这种感觉,恋爱的时候都没有。何小芹又妒忌又恐惧。
  何小芹决定收买李阳。
  她在娘家妈的劝说下,决定温柔贤惠,不能总是大吵小闹的不成样。
  青春向阳花----欢喜
  李阳最近情绪不错,她通过了考试,拿了中级证,非常的顺利,她发现她挺长于考试。那个王牌男友,终于受够了李阳的等一等要慎重,和李阳白白了。
  马惠莲非常生气,半个月不理会李阳,李阳出出进进和她打招呼,她都不抬头,她最近情绪不好,也不只是李阳的事,单位让她下岗了,说是内退,可是还有三年才办手续,这三年里,只发百分之五十的工资,幸而李阳在鸿远还稳定,虽然收入不高,不过总不在家里晃悠,让马惠莲还放松些。
  青春向阳花----难姐
  马惠莲在家里休息,脾气见涨,一点小事,就能和人争吵,有时候自己委屈了,忍不住掉泪,李海洋劝她,你换个角度想,在单位也辛苦多年了,现在休息休息不是挺好,何必想不开呢,逛逛街,跳跳舞,找朋友聊聊天,这日子多好,何必自寻烦恼。李阳也说,是呀,妈,咱家也不缺你那百分之五十的工资,当然了有更好,我们也不富裕,可你这样子,更让人担忧,身体好最重要,你别自己个瞎折腾。有福不享。
  马惠莲心情好些,开始找朋友走动,她这样的情形的人不少,第一个自然是找苏明娟,苏明娟到是适应了这种生活,早上锻炼,晚上跳舞,白天打打麻将。
  青春向阳花----劝说
  李阳劝母亲,麻将少打,一打大半天,对身体不好,马惠莲还真玩不了麻将,嫌麻烦,所以跑了两趟苏明娟那里,就不怎么去了,后来和院子里一个阿姨一起去作健康了。说是熏艾,去除体内的湿气。
  马惠莲终于找到了她的乐趣,李家父女松口气。
  可是过不了几天,贺明明大婚,又让马惠莲紧张起来。
  青春向阳花---羡慕
  贺明明结婚那天,请了小区大部分人吃酒宴。贺明明现在在何家有些地位,吴云对她的态度好些,她在办事处,起码能让何承天天过去晃一趟,这比从前好多了,也能参加公司的会议,有些发言,也言之有物,当然发言稿是先请教了公司的元老。他们乐得指点一下二少爷。
  何继做事风格不同,做事直来直去非常的认真,也得罪了不少人,相比之下何承到显得谦和有礼,贺明明和吴云建议,让何承走群众路钱,有个好人缘,只要不犯错误,就有一争的资格。
  青春向阳花---婚礼
  马惠莲也去了婚宴,李阳想请假,那天是周三,奈何公司那几天挺忙,何小芹对她现在挺拉拢,没说不同意,只是劝她,你看,好几个请假的我都不批,你也坚持一下。
  马惠莲挺受刺激,五星级饭店还是第一次进。邻居们都羡慕的看着贺明明。马惠莲心中叹气,同人不同命,让她看来,贺明明读书比李阳差远了,可是人漂亮有手腕,就是能飞上枝头做凤凰。
  
  青春向阳花---帮忙
  午饭的时候,李阳正要出去吃,何小芹说她请客。
  何小芹点了几个菜,李阳奇怪,何姐,还有别人吗,何小芹说,就咱姐俩,好好聊聊。李阳忙说,咱俩吃不了这么多。
  何小芹主动给李阳倒茶,李阳忙接过茶壶,何姐,你别客气。
  何小芹感叹,阳阳,你真懂事,给姐帮个忙行吗。
  李阳奇怪,我能帮您什么!
  
  青春向阳花—汇报
  何小芹到也痛快,直接的说,那个向文静和董经理接触不少,有时候董经理会让你去,你帮我看着些,他们之间有什么问题没有,如果有,你告诉我一声,别让我蒙在鼓里。李阳想了想,姐,您别多心,您想当了我的面,能有什么事,我看董经理真是为了工作,有时候是帮向经理做些私事,但我感觉董经理是为了业务上的事,向经理现在是扬威广告的总经理。
  何小芹叹了口气,我也知道,可是就是心里不安,向文静比我有钱比我漂亮,还比我温柔,我真怕她有别的想法。
  青春向阳花—劝说
  此时的董经理,正在一个咖非厅里喝咖啡,对面坐的是陈慧。
  董经理是替向文静做陈慧的工作。
  董经理很有亲和力,也挺有绅士风度,陈慧对他的印象不错。
  董经理说,是文静让我来的,她说,向总之前对她极好,她不想你吃亏。
  陈慧皱眉,向文静一向和她关系一般,不过小姑子吧,大多和嫂子关系一般,向文静人不坏,有些清高和小资,心眼还好。
  青春向阳花—现实
  董经理耐心的分析。
  你看,你现在如果答应苏阿姨的条件,你还能得到房子,如果你真的听你家人的话,在股份上做手脚,只能打官司,可是苏阿姨手里有遗嘱,其实你没把握证明没有遗嘱,如果遗嘱是真的,那么你白折腾一场,还得罪了向家,还失去了房产,这房子现在多贵呀,一套房子,顶你奋斗一生。对了,苏阿姨说考虑到你以后的生活,原来向总的存款,都归你,我听文静说,这也有几十万吧。严格的说,这几十万里还有苏阿姨的一份吧。
  退一步讲,就算官司你赢了,按法律上讲,也有苏阿姨的吧,那样你的股份,也许只有百分之二十,你不能控股,公司的事还是向家说了算,你不懂经营,你能沾什么光。
  可你会失去房产和部分存款,用到手的东西,去拼一个不到手的,这合算吗。
  
  青春向阳花—两面
  董经理长于说服人,所以向文静才请他来做工作,介绍的时候,说是自己的朋友,陈慧理所应当的认为,这是文静的男朋友。她看着董经理,心里在想,他的话有一句有道理,用到手的东西,去拚一个没到手的东西。
  可是贺依兰给她讲过扬威广告的资产,哪怕就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变现的金额也是惊人的,贺依兰劝她,先打官司,拿到股份,可以卖掉,扬威现在的行情非常的好,她都能找到朋友接手,或者高价卖给苏桂荣。有了钱,做什么都成,愿意投资也行,出国移民也好。
  
  青春向阳花—感情
  董经理说,可能有亲戚和你讲,扬威广告的资产,资产是帐面的,流动资金才是现实的,好多公司资产挺多,可是没那么多的利润,你不要只看帐面价值。我也是开广告公司的,全靠有没有持续的业务,这才是重点,本身公司的固定资产没多少,固定资产才是最值钱的。
  陈慧的心有些动摇。
  董经理说,这样吧,文静一直挺关心你,她说,可以和母亲争取一下,再给你一笔钱,甚至帮你办好出国的手续。你不是一直想出国吗。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出来,大家都是一家人,都是向文华的亲人,向小天的长辈。有什么不能谈,非要打官司,一旦打了官司,伤了感情,就是公事公办,到最后,很可能钱没到手,还伤了感情,人财两空。
  青春向阳花—挣扎
  陈慧不是一个有决断的人,此时有些左右摇摆,董经理继续说,现在公司的总经理是文静,公司的资源都在向家手中,你真的认为,你打官司就能赢吗,别人的建议,都是建议,你要考虑自己的利益,官司赢了好讲,如果输了,吃亏的是你,那些提建议的亲戚,有什么损失。
  这句话,打动了陈慧,是呀,贺依兰也好,哥哥也好,都不能保证官司一定赢,输了呢,开罪了向家,得罪了苏桂荣,房产没了,存款她肯定会要求平分,那时候,谁能保证自己的损失。
  青春向阳花—考虑
  董经理见好就收,不显得过于急切。
  他站起身,把一张名片递过去,这是我的名片,有事可以和我联络,咱们也是朋友了。
  陈慧接过名片,董思成,好名字。
  董思成微笑告别。
  陈慧一个人在咖啡厅里,慢慢的想着,她喜欢这的气氛,和她家里完全不同的氛围,她在想,她要一辈子过这样的生活,如果打官司,真的输了,这种生活就过不成了。董思成有一句话讲的对,现在的资源在向家手里,她要考虑一下。
  青春向阳花—麻烦
  苏桂荣知道,陈慧的靠山是贺依兰,这个女人,当时不应该同意让她做财务经理。现在看来,真是个麻烦。
  苏桂荣想,如果解聘贺依兰的话,肯定要按合同赔偿,这到不是问题,就按劳动法辞退员工的规矩赔点钱好了,是怕火上浇油,逼得贺依兰鼓动陈慧打官司,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讲条件,收买贺依兰。可是贺依兰的心很大,普通的条件是没有用的,打动贺的条件,她不肯出,不过她想了想,辞退不合适,要缓一下,可是调岗总是可以的。
  
  青春向阳花—调动
  苏桂荣和向文静下指令,你现在重新招聘一个财务经理,看看我们家的亲戚里有合适的吗。
  向文静提反对意见,其实贺依兰还是称职的,她的能力不错。
  苏桂荣冷笑,她和你不一条心,能力有什么用,你想想,你嫂子那个人,没什么主意,现在这态度,肯定和贺依兰有关。贺是陈家的主心骨。
  向文静是考虑过换人,可是董思成劝过她,对于财务经理要慎重,毕竟她知道的太多,如果闹僵了,反而不好,税务查帐总是个问题吧。
  青春向阳花—约谈
  向文静劝母亲,我们和贺依兰谈一谈,看能不能收服。
  这次谈话是向文静自己出面。
  向文静和贺依兰见过几次面,不过没有深交,只是点头之交,不过彼此还算欣赏,一个精明强干,一个优雅文静。
  向文静换了职业套装,人显得职业不少,不过她不喜欢这样的装束,感觉显得太成熟,少了青春的气息。
  向文静请贺依兰坐下,决定开门见山。
  
  青春向阳花—加薪
  向文静实话实说,和依兰姐姐,我就不绕圈子了。
  向文静的条件是,给贺依兰加薪酬百分之四十,另签订一个用工合同,只要贺依兰在工作上没有重大失误让公司蒙受损失,五年之内担当财务经理这一职务。文静诚恳的说,姐姐,我的为人,你清楚,我说话算数,而且为了让你放心,我们在合同上约定,如果公司违规,将会有巨额赔偿,你看好不好。我知道,你是个职业女性,有个好的发展平台,很重要。你吃亏在学历上,你的能力很强,可是很多公司看学历,这种偏见很普遍。我相信你是明白人。而且你在公司多年,对公司有感情,我哥哥对你的器重,你肯定也非常感激。
  贺依兰在权衡,这是向家的条件了,如果她拒绝,那么向家就会解约,而且有一个问题,她最早签订的用工合同上的岗位并不是财务经理,也是她大意了,后来忘记了修改那个合同。
  
  青春向阳花—好坏
  向文静叹了口气,现在的情形,对公司并不利,你是公司的高管,总有责任,和我一起把公司做好吧,我们一起做点事不好吗,非要内讧,有什么好处,就算你帮我嫂子打官司,究竟有几成的把握,官司赢了,你也不是陈家人,你能有什么好处,重点是就目前的情形,也是向家控股。依兰姐姐,你是个明白人,不要错误的估计形势,影响了自己的前途。
  贺依兰低头,官司赢了,除非陈慧通过她卖了股份,她有利可图,可是陈强不一定同意,这个唯利是图的小人,而且陈家有事情的时候,找她,未必肯把利益拿来给她。她权衡了一下,五年的财务经理,百分之四十的加薪,她这砝码可以了。
  青春向阳花—协议
  向文静趁热打铁,马上拿出了准备好的协议,附件里有一条,是贺依兰说服陈慧接受向文华的遗嘱。贺依兰有些犹豫,陈强闹得挺厉害,我怕,陈慧不一定听我的。
  向文静一笑,你放心,我嫂子那里,我们会做工作,只要她犹豫就成。
  贺依兰签字。
  向文静松了口气,她有些成就感,她也不是百无一用,难缠的贺依兰,不是让她说服了吗,她感觉董思成的建议,比母亲的好。贺依兰是个职业女性,很看重自己的前程。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青春向阳花—利益

下一篇: 《 青春向阳花—复核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