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青春向阳花—意识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7-04   点击:


  青春向阳花—形势
  贺明明声音不高不低,说话不紧不慢,表情柔和,穿着时尚,从哪方面看也是个摩登女郎。只是吴云不看重这些,目前她没时间反对他们了,本来想,如果他们没结婚,就促成儿子和祝云的婚事,可是现在看来,不太可能。老太婆天生和她做对,老太婆喜欢贺明明,儿子又完全被人家迷住了。而且祝云如果知道儿子已经和别的女人领证了,肯定也不乐意。
  吴云不得不让了一步,她想,她毕竟要考虑贺远波的态度,不好老唱黑脸,如何贺明明肯打前阵,到时个帮手。
  
  青春向阳花—黑脸
  吴云说,明明呀,咱们是一家人了,要齐心协力,做对何承有利的事,我到是欢迎你现在住进来。贺明明心想,你到不傻,我现在才不住进去呢。她嫣然一笑,阿姨这不好,还没办喜事,不合规矩。再说奶奶病了,还是多跑医院吧。
  吴云瞪了一眼贺明明,然后又说,既然你来了,和你何叔叔聊聊,何承一直没进董事会,何继更没接触过公司的业务,原来虽说开了个小公司,那公司和这公司规模不能比,管理不一样。
  青春向阳花—白脸
  贺明明心想,这到是正事,不过她的想法是,既然拦不住,不如让兄弟俩都进公司的高层。
  不过她现在还是外人,不方便这么讲,她准备和奶奶说。
  贺明明点头,阿姨,你的意思我懂,我和奶奶说吧。
  吴云心想,你要能说动老太太,也行。到省我的事了。
  这顿饭吃得还好,表面和气,何承松了口气。他对进不进董事会,到不太介意,有钱有时间能玩就好。
  青春向阳花—建议
  贺明明给奶奶梳头洗脸,老太太对她极满意,明明是个好孩子,比吴云强多了,我病了半个月,她就来过一次,扔下一把鲜花就没人了。好似花当饭吃似的。
  明明微笑,奶奶,吴阿姨可能是忙。
  老太太听她称呼吴云为阿姨,可叫自己可是奶奶,心花怒放。
  明明继续说,奶奶,我感觉阿承太孩子气,总要上进些才好,要不然叔叔也操心,不如给他个机会,和大哥一块进公司高层,有个约束,兄弟俩互相照应着。
  老太太想了想,也是,一个男人,总要做些事,整天混日子不是事。
  青春向阳花—归来
  贺明明走的时候,何承送她到机场。
  最后的安排是何承做了办事处的主任,当然具体工作还是要沈经理负责。
  贺明明给自己争取了个办事处的财务内勤的职务,这一点吴云到是乐意,她想这对何承到是有好处。
  贺明明心想,吴云是自己的榜样,要在何家立足,必须懂何家的生意。
  青春向阳花—打杂
  这时候李阳终于找到了一份广告公司财务内勤的工作。
  说是财务内勤,其实就是打杂,财务经理是老板娘。
  说起来,还是老板娘相中了李阳。
  在人才市场,老板娘和李阳聊了几句,感觉小姑娘挺老实能吃苦,李阳说,只要能接触财务方面的工作,她愿意打杂。
  青春向阳花—欢喜
  李阳凭自己的本事,找到了工作,而且对外的说法是在财务部工作,马惠莲自然欢喜。她并知道这份工作,更多的内容是打杂。
  李阳也很高兴,她不介意跑腿,做为一个新人,什么都不懂,有人让你打杂就不错了。她珍惜这个机会。
  每天的工作,接听电话,购买办公用品,招聘业务员,也负责陪老板娘跑银行和税务。
  青春向阳花—建议
  贺明明这次有些衣锦荣归的感觉。
  她问李阳愿意不愿意去办事处,李阳谢绝了,李阳明显的感觉到贺明明有些高兴过头了,就泼了泼冷水,却她先自己立足。
  贺明明说,我知道你是好意,你放心,我立足不是问题。我现在的工作是奉承沈经理,了解他们何家的基础业务,这个办事处,主要是销售他们厂子里的化妆品。这个我在行,重点是在大商场铺货。
  
  青春向阳花—羡慕
  李阳一直羡慕贺明明的性格,总是有一种底气和自信,意气风发的样子。什么时候都是这样的神采飞扬。
  李阳想,难道是因为贺明明漂亮,漂亮的人多半自信,走到哪里,都有人帮她们。她们从小一起长大,有时候出去排队,总有人过来,帮贺明明站队,在中学里,有男同学主动给贺明明抄笔记。
  李阳有点走神,直到贺明明推她,你去我那吗,我和何承说,让他把你安排进来,我们还在一起。
  青春向阳花—自立
  李阳还是原来的想法,明明,我不去了,其实你们办事处并不缺人,你是何家的人,你去是应该的,我就不麻烦你了,等你将来真的在何氏站住了脚,我再去,我现在的工作能力,去了也帮不了你的忙。
  贺明明心中明白,李阳说的对,办事处不缺人,安排她是因为她的身份。如果她不是何承的媳妇,也没这个机会,这里安排的人,都是何家的三亲六故或是一些关系户,真正招聘来的,都是些精英。
  贺明明心想,我是要站住脚,不能和个花瓶似的。
  
  青春向阳花—开始
  李阳的广告公司,名字起得非常大气,鸿远广告。
  老板今年三十出头,学的就是广告专业,毕业后先在别人的广告公司干了两年业务,就出来自立门户了,七八年下来,到也有小规模,当然为了省钱,通常是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大家的工作量都不低。
  老板姓董,董经理毕竟是大本生,人还儒雅,说话做事都是斯文大方,可是管理起来,毫不含糊,公司的制度,都是他自己制定的。
  
  青春向阳花—精明
  老板娘何小芹原来是公司的设计主管,自从和老板结婚后,就兼任了财务经理,她认为财务有什么可难的,她上了个会计记帐班,三个月结业后,就辞退了原来的财务经理,自己上岗了。
  老板娘招李阳来,是有她的打算,她还是喜欢设计工作,不想把太多的精力放在财务,她到是想培养李阳,自己时不时的审计一下就好了,她只要管好钱就成了,等于是一个出纳的角色,花钱的事,由她负责。
  青春向阳花—惊吓
  老板娘把原来的会计帐本搬过来,让李阳好好熟悉一下,李阳这才明白,这个何小芹胆子真大。何小芹说,你不用害怕,我们只要不偷税就成,该交的税交了,余下的事,都好说。公司的业务不多,都是一样的业务重复,你总会照着葫芦画瓢吧。李阳明白机会难得,马上说,您放心,我有亲戚是做会计的,我不会了可以请教他们,保证完成工作。
  何小芹挺满意李阳的工作态度,就换了个面孔,小李呀,你放心,你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你。你看,财务行政人事,就我们俩人,我又在设计部,好多事,你多用点心,这样成长的快,不是哪个公司,都给你这平台的。
  
  青春向阳花—成长
  李阳心想,这哪里是成长,这到是飞长。
  李阳一天都在看帐本,到是看明白了,毕竟她学两年,现在正在学着中级考试的课程,相同的业务,照抄原来会计的科目就好了。
  不过李阳还是谨慎,周六日去找苏明娟请教。
  马惠莲是个懂事的人,这关系到女儿的工作,于是,她先到商场,买了件羊毛衫,花了三百多块钱,李阳忙说,妈,不过是请教几个问题,你何必这么认真。
  马惠莲看看女儿,你呀,人家凭什么白教你,你呀懂点事,这是职场,别人不是你的老师。没义务白指点你。
  青春向阳花—指点
  苏明娟好虚荣好面子,这次内退,让她不高兴,可是没办法,她到不是介意那几个钱,突然闲下来,有些不知所措。儿子在南方上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南方,老公一上班,家里空落落的,让她不舒服。
  马惠莲和李阳的到来,让她非常高兴,看见马惠莲送的衣服,到是嗔怪她,咱俩什么交情,这点事,你客气什么。
  看在羊毛衫的份上,苏明娟到是认真的指点了李阳,说了些做帐的技巧,李阳有心,把公司遇到的业务种类都一一列举了出来。重点是什么业务上什么税金。
  青春向阳花—受益
  从苏明娟那里出来,李阳感觉心里踏实了许多,苏明娟到是说,你应该去税务局跑跑,和专管员认识一下,要是能遇到一个懂业务的专管员,能指点你不少呢,我们开始也不太懂,都是问的专管员。
  李阳眼前一亮,是呀,这到是个办法。
  李阳记了不少笔记,又从书店里买了本广告行业的纳税知识。
  青春向阳花—肯定
  何小芹是个精明人,观察了几天,发现李阳勤学好问,人也老实,她比较放心了,看了李阳记的笔记,到是夸赞了几句。对丈夫董经理说,看我有眼光吧,这李阳到是不错。不怕苦不怕累,还勤学上进,挺好。原来说是试用期三个月,干脆提前转正吧,不过是差三百块钱的事,买她个好,让她知道公司重用她。
  董经理重点的工作是跑业务,业务才是企业的生存之本,自娶了何小芹,公司的事,都是何小芹管理,他知道妻子比他还会省钱,自从何小芹掌管之后,公司的费用,少了不少。他满口答应,公司管理的事,你说了算,不用问我,我都要听你的。
  青春向阳花—花言
  董经理毕竟是做业务的,情商极高,说的话,总是让人听着如沐春风,何小芹果然心花怒放,满脸笑容,她说,好吧,我就这么办了,你放心,我招的人,又能干事又少。
  李阳果然欢喜,这次找工作,开始并不顺利,面试了几家,都不太适合,她都有些心灰意冷。遇见鸿远广告的招聘,她抱着试探的心理,走上前,那天天气太热,她有些没精神,幸而何小芹非常的热情。应该说,是何小芹的热情让她的心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很多年之后,想起来都对何小芹心存感谢。
  
  青春向阳花—培训
  鸿远公司人不多,两个设计(其中一个是何小芹)两个策划,余下的都是业务员了,董经理舍得在业务员上增加人数,他的想法是业务员底薪极低,几个月有一单的广告,也足以了。一有空,就是给业务员做培训,他的业务员里有刚毕业的大学生中专生,也有下岗的工人。广告业务没什么技术含量,门槛极低,公司印制了大量的宣传单页,主要是推销公交车牌广告,还有户外广告。
  董经理有耐心,一点一点培训他们,也有些人出了徒,能在公司生存下来,也有些人,适应不了,就离开了。
  
  青春向阳花—适应
  通过了开始的前三个月,李阳基本适应下来,财务上的事,她算是基本能应付下来,去了几回税务局,了解了相关的办事流程,和专管员沟通了几次,她的运气极佳,专管员是个税校毕业的大学生,人很热情,也有耐心,对于相关的知识讲解,挺有耐心。
  李阳养成了记笔记的习惯,每次学到些东西,赶快记下来。
  何小芹不忙的时候,就过来看李阳记的帐,一笔笔问这么记的理由,几次下来,她对于李阳终于放心了。反正李阳不接触钱,她到没什么不放心的。
  青春向阳花—办公室
  公司原来有个业务副经理,后来嫌董经理给的提成太低,就离开了,那间办公室一直空着,何小芹后来想,财务应该有个办公室,那些税务报表,要好好保管,她上了几个月的学习班,知道这些资料要一直保管着,就和董经理商量,把那间业务经理室,改成了财务室。
  何小芹的这一举动让李阳非常高兴,积极的帮着搬家,收拾屋子,增加了两个文件柜,专门存放资料。
  李阳在窗台上养了盆绿萝,有了绿植房间显得优雅不少。
  
  青春向阳花—庆祝
  李阳想自己能通过实习,还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应该庆祝一下。
  李阳给贺明明打电话,约了一块吃饭,贺明明的声音有些恹恹的,还是满口答应。李阳约的地点,还算不错,挺有情调,这是为了迁就贺明明,现在贺明明吃饭的地方挺挑剔,重点不再吃的,在吃的环境。她说这是品味。但有品味的地方,通常都比较贵。以前经常一起吃大排档,现在贺明明是不会去了。
  贺明明给李阳送了个高档的书包,你现在上班的地方不错,这个包送你吧,你的包太丢人,几十块钱一个,多没面子。李阳笑笑。
  
  青春向阳花—郁闷
  李阳收下书包,把菜单递给贺明明,贺明明随意点了几个菜。她还要啤酒,酒一上来,先倒了两杯,二人碰杯,李阳喝了这杯,就不肯喝了,好了,明明,我们聊会儿天,你也少喝些。贺明明说,你别管我,反正我没开车,一会让何承来接我。
  李阳奇怪,你怎么不高兴呀,我看你好象不开心的样子。
  贺明明说,开心才怪呢,那个沈经理,这也不让我参加,那也保密,我现在也没接触到公司的核心业务,何承还说,这样多好,轻松省事,钱不少拿。你说难怪,吴云为他担忧,这个人一点没有雄心。
  青春向阳花—劝慰
  李阳自然要安慰她,你别急,一步步来,沈经理是职业经理人,自然要哄着,时间长了,你肯定能找到机会的。
  贺明明点头,我还好,我总有办法,我恼的是何承不争气,一点不上进,就是吃喝玩乐,就是命好,有个好爹妈。现在他大哥来了,他还是这样子,人家何继,比他强多了,直接到了基层,天天和业务员一样一起跑业务,已经做成了两笔业务,难怪老爷子欣赏他。
  
  青春向阳花—对比
  贺明明说了不少何家的事,何承的不成器,对比何继的上进,更显得何承不务正业,贺明明担忧,如此下去,将来公司肯定是何继的。
  李阳劝她,何承是被捧大的,没有危机感,也难怪,只能慢慢劝,不是还有吴云吗,让她帮着管,你是女朋友,不好管太多,免得何承对你有意见。
  贺明明喝了不少酒,菜吃得极少,看得出,她对何承不满意。李阳特意提醒她,明明,是因为何承,你才有机会,进入何氏,这是重点,不要得罪何承,要不然,你的位子不稳,吴云本就不喜欢你。
  
  青春向阳花—提醒
  贺明明一皱眉,是呀,我还是靠了这个笨蛋。
  李阳摇头。
  李阳没让何承来接她,自己打车送贺明明回去。
  回到家里的时候,马惠莲还在等她,自从李阳去了鸿远广告,马惠莲才算松口气,这个年纪,必须马上上班,要不然一介绍朋友,说孩子在家,自然影响相亲。
  马惠莲特意做了月饼,是请专门的师傅做的,原料是自家的,味道极好。马惠莲说,你明天带些给你们老板娘,她对你不错,要知恩。
  青春向阳花—满意
  李阳把月饼带到公司,一部分请同事吃,一部分给了何小芹,何小芹挺高兴,这证明李阳重视她。
  董经理不介意这些。
  但是何小芹喜欢这种氛围,她经常和大家说,我们这是一个大家庭,大家都是兄弟姐妹。
  她的话,李阳做认真倾听状。
  不过另一个设计沈玲,不以为然,撇撇嘴,何小芹一直不肯再招一个设计,加班的活,她又不愿意赶工,都是让沈玲加班,可是没有加班费,沈玲早就有意见。
  青春向阳花—暗生
  沈玲只是中专毕业,所以不太好找工作,是董经理的一个客户介绍来的。沈玲在公司几年了,工作能力不错,肯钻研,只是性格内向,不太爱说话,她家在外地,本地没什么朋友,所以最初几年,她乐意加班,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办公室比她租住的地方舒服多了。
  可现在年纪大了,到了谈恋爱的年纪,好不容易相亲,遇上了现在的男友,各方面条件都不错,除了是外地的,目前无房,别的都不错,学历好单位好,沈玲暗下决心,一定要牢牢抓紧他。可总加班,男友已经有意见了,你挣的不多,还挺累,多不值。
  青春向阳花—加薪
  董经理人还大方,他是做业务的,深知投入是必须的,不能计较小钱,看的出沈玲有情绪,她毕竟还是直爽的性格。
  董经理和何小芹商量,是不是再招聘个人,何小芹摇头,设计这个活,有时候几天没事,有时候忙几天,多弄一个人,就要增加太多的投入,不只是薪酬的事。你想呀,设计的电脑配置要高,这个投入就不少。这样吧,沈玲那我和她聊聊。给她涨涨工资。小姑娘好哄。
  
  青春向阳花—往事
  何小芹低估了沈玲,现在的沈玲不是刚进公司那会儿,那会儿何小芹是她的主管,沈玲给她的印象是怯生生的,说话像蚊子一样,让人听得费力,也不会打扮,也不会化妆,还是何小芹拉着她去商场,买了一身套装,沈玲那时一口一个何姐叫得真甜,何小芹也动了恻隐之心,感觉小姑娘不容易,又老实,真的经常照顾她,还让她上了个培训班,公司出了一半的费用。
  现在的沈玲,烫了短发,洋气了不少,衣服也是当年最流行的。用的口红颜色有些艳,何小芹说过她一次,你皮肤黑,不要用这么鲜艳的颜色,沈玲当时点头,过后照样。何小芹就明白,人家现在并不把她的话当回事。
  
  青春向阳花—难哄
  何小芹套了半天的话,知道了她有个男友,就语重心长的说,沈玲,女人不能没有工作,要有自己的事业,要独立。这样才有话语权。你不能什么都听他的,你没结婚呢。沈玲心中不以为然,不过还是做低头状。何小芹说,你的努力我和老董都知道,我们决定,给你加工资。这是实打实的好处。
  沈玲心想,加工资到是好事。她现在明白,女人的打扮非常重要,可是打扮也要钱呀。她看上了一套名牌化妆品,一问价,好吗,半个月工资没了,这让她望而怯步了。其实沈玲家里条件还好,可是家里重男轻女,她自从上了中专住校,很少回家了。一毕业,再难,也没家里要过一分钱。
  青春向阳花—可怜
  工资发下来,沈玲一看工资单,以为自己看错了,李阳的脾气不错,所以大家和她关系还行,沈玲就直接的问,这是我的工资单,才涨了一百块钱。李阳点头,这是何姐给的单子,而且我的工资表,她要审核签字。沈玲明白,这当然是何小芹的意见,她只是有些气愤,说了半天涨钱,才涨了一百元,何小芹也好意思。她心里恼火。脸上就表现了出来,沈玲的性格没什么变化,有什么说什么,表情不会假装。李阳看她气愤的样子,看看周边有业务员,就使了个眼色。沈玲也有意识到了,她转身走了。
  沈玲心里委屈,感觉自己真可怜,为了一百元,高兴了好几天,也感到气愤,她决定,另找工作。
  青春向阳花—原来
  何小芹比董经理控制费用还严格,她的想法是公司是她家的,少给员工,就是她挣钱了。所以这次涨工资,她反复权衡了半天,感觉一百元也少了些,可是涨多了,她感觉有些亏。沈玲是公司培养的,为公司服务是应该的。她忽略了,沈玲的成长。几年下来,沈玲的技术水平大大提高,客户挺认可的。
  沈玲投了简历,面试要请假的,她尽量往周六日放,可是大多数公司的人力,不会愿意为了面试一个设计,专门在周六日加班。
  青春向阳花—请假
  沈玲开始请假,都是半天半天的请。
  不忙的时候,何小芹乐意批准,毕竟少发半天的工资呢,可是忙的时候,她吊了脸,不太愿意。
  沈玲不管那一套,说一声,就走人。
  何小芹有些气愤,和老董打小报告,这沈玲经常请假,把公司当什么了,爱来就来,不来打个电话。董经理一愣,他印象里的沈玲,从不请假,有一次发烧,还坚持上班。
  
  青春向阳花—意识
  董经理的公司,人员流动性只在业务部门,设计和策划这里还好,但这次他感觉到了不同,你给沈玲涨了多少钱。何小芹一愣,一百,怎么了。
  董经理看看夫人,叹口气,你也太小气了,最少也要三百,一百块,这不成了笑话。
  何小芹不以为然,一百也是涨,一年还一千多呢。
  董经理说,我估计她是要走,现在是面试呢。何小芹火了,这算什么,骑马找马呀。董经理点头。
  何小芹发完了脾气,有些头痛,如果沈玲要走,公司要招聘一名设计,她心知,沈玲这样水准的人,市场上的薪酬比这要高七八百。
  青春向阳花—挽留
  董经理说,沈玲工作能力不错,也算踏实,你还是挽留一下吧,再找个这样的不容易。
  何小芹只好点头。
  何小芹决定和沈玲沟通一下。
  何小芹特意打发李阳出去办事,让沈玲去财务室。
  沈玲心里有些紧张,她现在面试的几家公司,都不太理想,有一家给的工资高,但离她住的地方太远,她到是能搬家,可是她现在住的地方,离男友单位近。
  青春向阳花—犹豫
  何小芹不会绕着湾讲话,她说,你最近是不是在找工作。沈玲本能的摇头,只是说,最近家里有点事。
  何小芹语重心长,沈玲,咱们公司的情况你看见了,发展的不错,公司的领导对你也不错,还花钱让你上培训班,你不要三心二意的,只看工资,那是短视的,咱们公司的人际关系简单,员工好相处,别处的环境复杂,你的性格,不一定适应。
  沈玲说,我知道的何姐。我是感觉加班太多,我男朋友有意见。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青春向阳花—肯定

下一篇: 《 青春向阳花—骂人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