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青春向阳花—介绍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6-30   点击:


  青春向阳花---对比
  没有对比就没有感触。
  在何承眼中,母亲介绍的那两位容貌都不及贺明明,性格也无贺明明的活泼明媚,哪怕是明明发脾气,也是透着女孩子的天真和娇俏,他宁可让贺明明支使的团团转,也不乐意和研究在那里一板一眼的喝茶谈天气。而吴云恰恰相反,她在贺明明身上看到的是青春的气息,还有就是小姑娘的任性。
  吴云看儿子的眼神一直在贺明明身上打转,气不打一处来,心里暗骂没出息。
  青春向阳花---敲打
  吴云故意问贺明明的学历呀,学校呀,有没有进修,贺明明回答完毕,她一脸的遗憾,这样呀,年轻人应该多学习,光知道玩,有什么出息。我们何承人聪明,就是缺好人多带带,他是和好人在一起学好,和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就有些任性。
  这话明显有些不客气,不过贺明明这次学乖巧了,脸上还是云淡风轻一脸温柔的样子,阿姨说的好,近朱者赤吗,我妈也这么讲。
  说完了,忽闪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吴云,一脸的倾听状,何承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何承的父亲,何远波也乐了。
  青春向阳花—一台戏
  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个女人也是一出精彩的二人转,何承和父亲都看懂了。也有些不以为然,何远波心想,要是不乐意,就干脆表态,要是迁就儿子,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敲打有什么意思,谁让你儿子乐意,才千里迢迢跑来。
  何远波明白,人家小姑娘两月没答理儿子,是儿子成天打电话,发短信,明显是自家儿子追人家,他看看儿子,叹了口气,有钱难买乐意。
  青春向阳花—不多
  吴云结束了这顿晚饭,按照原来说好的,还是送了贺明明一个名牌包,贺明明礼貌道谢,也只是礼貌,并没有把包放在眼睛里,吴云心想,这小姑娘不过是个营业员,挺傲慢。你一个月买得起这个包吗。
  吴云忍不住说,明明你一个月挣多少钱。
  贺明明还是微笑,不多,够花。
  青春向阳花—埋怨
  吴云看贺明明的背影,有些不喜。可是挑不出毛病,这姑娘除了微笑就是微笑,当然微笑里也透着自信,似乎是吃定了何承。
  吴云和何远波抱怨,她一个商专的营业员,有什么可傲气的,要钱没钱,要文化没文化,就是普通一姑娘,至于吗。
  何远波宽慰的笑笑,算了,你儿子乐意,他的文凭也好不到哪里,若论气质还不如人家,起码这姑娘能装的出来,你儿子连装都不会。
  吴云叹了口气,我儿子要是争气,我还费心挑儿媳妇吗。不就是他不争气,儿媳妇要是也差劲,那不是我们操心吗。
  青春向阳花—安抚
  何承一直和贺明明道歉,你别生气,我妈就这样,在家里是老佛爷,出来也这样,都是我爸爸惯的,这是我家的优良传统,以后,我也向我爸爸学习。
  贺明明甜甜的一笑,好,记得你的话。
  何承看贺明明没生气,有些意外,也有些放松。
  他从包里拿出一张卡,这是装修的费用,我过几天送我妈回去,你看着装修吧。
  贺明明不客气的拿过卡。还是一笑。
  
  青春向阳花—母女
  贺明明把卡给母亲,这是装修费,我查了一下,八万,也够了。
  叶春华眼睛先是一亮,随即又暗了,出手也不大方呀,原来有钱人也抠门。你乡下的表妹,人家彩礼就收了十二万。
  贺明明皱眉,妈,你怎么这么比,把我比表妹。叶春华忙说,不比不比,我们明明独一无二。
  贺明明冷笑,你放心,真要结婚,我一定要彩礼。
  青春向阳花—谈判
  吴云没能说服儿子,何承眼中的贺明明美丽大方温柔大度,全是优点,就是仙女一般,吴云败北,越是如此越是恼怒。
  吴云最后说,这样吧,你要是真有决心,她对你也真心,你就在办事处好好上班,别让家里给你钱,一年后,你们要是情比金坚,我就同意。
  何承皱眉,妈,办事处那点工资,怎么够花,你这么为难我。
  父亲给他使眼色,何承这才不再坚持。
  
  青春向阳花—搁置
  何承送了戒指,就不提婚事了。
  贺家到是装修了一下,找的是熟人,工费自然便宜,只花了五万,家具没怎么换,只是新换了冰箱和彩电。
  叶春花进进出出,还是欢天喜地的模样,可是装修完了,并不请邻居参观。李大姐就说,看来装修的一般,要不然早宣传了。
  马惠莲不以为然,从不参与这些议论。她家里有个李阳,一样没对象,她操心自家孩子,没功夫磨人家的牙。
  
  青春向阳花—介绍
  马惠莲后来主动给苏明娟送了茶叶和化妆品,表示感谢,苏明娟说,自己同学客气什么。马惠莲说,你认识人多,我家阳阳的事,还要你费心。
  马惠莲的态度,让苏明娟大为满意,感觉这个老同学识趣,她不介意那点东西,她在意的是那份面子。
  马惠莲和李海洋叹气,我宁愿意阳阳像贺明明,那姑娘有心计有算计,不用家里操心,我们阳阳就是上班夜校,两点一线,让人愁。李海洋说,谁讲的,邻居都说咱们孩子安份,不像贺明明天天打扮得像个妖精。马惠莲心想,我宁愿我女儿是妖精。
  
  青春向阳花—令人焦虑
  马惠莲所在的科室,就是这样,凡是会打扮的,都结婚挺顺,越是朴实的,越是不好找对象。苏明娟说,现在时代变了,都是外貌协会的,容貌是一块敲门砖。
  回过头来,看自己的女儿,自己看哪都好,听话懂事,朴实勤劳,可放到社会上,怎么就成了缺点,马惠莲不明白。
  通过女儿找工作,马惠莲已经明白了,要么靠自身的条件,模样学历,要么靠关系。
  有时候看着李阳在读书,她半是安慰,半是担忧。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青春向阳花---挑剔

下一篇: 《 青春向阳花—现实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