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青春向阳花---挑剔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6-30   点击:


  
  青春向阳花----得意
  贺明明出现的时候,李阳吓了一跳,以前的明明,本也洋气,不过不是浓妆,现在她的妆极浓,当然服饰也极华贵,没有了从前的清纯感觉。她脸上是幸福的笑容,怎么不认识我了。
  李阳马上笑了,好久没见你了,你忙什么呢。
  贺明明打量了下李阳的这个展厅,你在这上班呀,说完了摇摇头,这家具的档次,太低。我是不在这买的,要不然,到能照顾一下你的生意。
  贺明明的指甲涂了黑色的指甲油,李阳看了没感觉什么美感。她苦笑,贺明明和她是一个小区的,她家里的家具,还不如这的。
  青春向阳花----王子
  李阳本能的说,谁说的,我们雅风的牌子,还是叫得响的,南方那面的家具,挺时尚的,销售量极高。
  贺明明摇头,算了,你没见过什么是品牌家具,回头让你开开眼。
  张姐看着这个小姑娘,摇头走了。
  李阳看看张姐的背影,明白人家是给她面子。
  她心里感激。
  贺明明说,我要结婚了,对方可不是一般人。
  
  青春向阳花----奇遇
  贺明明原来在商场的服装部,后来找人调动到了珠宝部。
  几个月前,有个青年男子,经常来买首饰,营业员们挺奇怪,首饰毕竟是贵重物品,有钱人,也不会经常购置呀。
  贺明明注意到了这个年轻人,一身的品牌服饰,不由另眼相看,她最初以为,对方是采购员,这东西买来是送礼的。
  柜台上的小姑娘都极奉承他,只有明明不理他。没想到,他反而每次都找贺明明。
  青春向阳花----情缘
  自贺明明的口中,李阳知道了,这是个标准的富二代何承,据说家里是集团公司,这些首饰,有些是送礼,有些是给姐妹们挑的。有一次,他大方送了个纯金的手链给贺明明,并不算太贵但人家说的是,小礼物了。
  富二代说是家中的独子,不想做生意,奈何他是继承人,不得不出来参加管理。开会都头痛,真想找个能干的媳妇,替一替他。
  贺明明怦然心动,可是她知道,她越在意,人家越不在意,所以还是不冷不热的,反而何承三天两头来找她。今天玫瑰花,明天名牌香水。
  
  青春向阳花----难以置信
  李阳像听故事一样,有些难以置信。
  出于关心,李阳还是说,明明,你这么漂亮,喜欢你的人多的是,这正常,可这个何承,是不是真的富二代,你要考察清楚了,小心上当,现在骗子太多。
  贺明明不以为然,你是社会新闻看多了。太小心,像你这样,日子太难过。贺明明说,我们准备结婚了,他去过我家了,说我家太寒酸,我们一结婚,他就给出钱装修房子。
  
  青春向阳花---羡慕
  贺家的姑娘找了个大款。这消息在小区里像风一样,吹过了每个角落,有人赞叹,有人妒忌。有人不以为然。
  马惠莲不以为然,各人过各人的日子,管自己什么事。只是看不上贺明明的母亲,叶春花一脸的得意,总是说,一般了,就是家里有个集团公司,过几天,给我们装修房子。
  居委会的李大妈,故意说,春花呀,装修房子算什么,让他给你们买套房子,咱小区对面,那个新建的小区,是高档小区,这个区域的富人都在那里,那才合你家的身份。里面有喷泉,有花房,有游泳池,那才是你住的地方。
  
  青春向阳花---恼羞
  叶春花听出了李大妈讽刺的意外,有些恼了,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马惠莲忙拉了李大妈离开,轻声说,李大妈,何必这么说,这不是得罪人吗。那是人家的女婿,又不是儿子。李大妈说,我就看不上,她那个得意的样子。有什么了不起,她离了这个小区,我才服气。
  叶春花回了家,贺明明正往衣服上洒香水,说好了何承的舅舅今天代表家长过来,其时是相看贺明明。
  贺明明满脸的喜悦,看见母亲一脸怒气,有些奇怪,你怎么了,谁招惹你了。
  叶春花说,还不是李大妈,说有本事让何承买对面的小区给我住。
  
  青春向阳花---冷笑
  贺明明冷笑一声,您何必和她较劲。没必要。何承说了,我们结婚了,要是我能给何家生个儿子,房子分分钟的事。他家重子嗣,几代单传。妈,要有耐心。面包会有的,房子也一样。
  叶春花这才安心些。
  叶春花到底上了岁数,有些担忧,明明,如果是闺女怎么办。贺明明笑笑,那怕什么,接着生呗。
  
  青春向阳花---失望
  何承的舅舅,代表长辈送了贺明明一套名贵的化妆品,明明有些失望,这化妆品是品牌货,可和她的想像差远了。
  贺明明是个性情中人,脸上就表露了出来。
  舅舅装没看见。
  明明吃了几口饭,说有些头痛,先走了。
  明明一走,舅舅对何承说,这姑娘是漂亮,可是你父母能同意吗,他们希望你找个学历高的,给你相看了几个研究生。
  
  青春向阳花---失望
  贺明明所在的新座商场,是全市最大的商场,她这几年下来,所有的柜台都转悠过,对于各类的奢侈品,都是心中有数。这套化妆品,她一估价,也不过两千多块钱,她有些失望。何家派出的代表,居然给的见面礼,才两千多块钱,让她有些失望。
  贺明明没有打车,这个地方,离她住的小区不远,她一个人往回走,也想静静心,想起来李阳的话,何承是不是真的富二代,还是家里的钱不归他使。母亲的话,要是有钱,一套房子不是问题。她心里乱哄哄的。
  青春向阳花---规劝
  在小区的花园,遇见了李阳。
  李阳刚从夜校回来,热情的招呼明明,贺明明勉强一笑。虽然夜色已深,可是李阳还是感觉到了贺明明的情绪不佳,贺明明是个乐天派,总是神采飞扬的,今天明显有心事。李阳关心的说,明明,你不舒服呀。贺明明叹了口气,说了见何承舅舅的事,我不知道人家是看不起我,还是真的小气。你看,她扬了扬化妆品,这是不是礼物太轻了。
  李阳没说话,对于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富二代,她一直持保留意见,她看了看贺明明,还是说,明明,我感觉这是你的终身大事,还是要慎重。毕竟何家在外地,有些情况,你不知道,还是谨慎些好。不能人家说什么你信什么。你也没考察过。
  青春向阳花---恶梦
  贺明明这一晚的梦做得不好,一个人在丛林里迷了路,她喊何承的名字,可是何承出现了,又消失了。
  天亮的时候,贺明明醒来,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其实贺家是两室的住房,她一个人住一小间,老户型的房子,侧卧都不大,也就八九平。放了一张单人床,一个立柜,一个梳妆台,就搁不下什么东西了,她有些烦恼,她一定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家,她贺明明天使一样的面容,不能住在这里。
  青春向阳花---策略
  越是如此,贺明明越是提醒自己一步错不得。
  她起身化妆,没有吃早饭,早早的离开了家,她对自己说,不能这样,一定要把何承攥在手心里,目前这样不行,何家太轻慢自己了。
  何承的舅舅,劝说何承先回家相亲,父亲相中的,他必须给面子,他们家里不同意贺明明的事,感觉贺明明学历太低。何承不以为然,我不过是个高中生,贺明明好歹是商专出来的,配我正好,你以为弄个研究生,人家能看得起我。舅舅不以为然,何家的门第在那里,她们不敢。
  青春向阳花---相亲
  贺明明接到何承的电话,说家里有事,回去几天,贺明明淡淡的说了两个字,随便,就挂了电话。贺明明心想,别以为我真的非赖上你,要死要活的。她们商场的经理,一天到晚的追着她,虽然没有何家的财力,可是这半年前前后后在她身上花了上万了。出手一点不含糊。
  何承知道小姑娘闹脾气呢,又打过来,贺明明挂断了电话。再打就关机了。何承有些生气,他是家里娇惯出来的,除了婚事,直是说一不二。贺明明的公主脾气不小。
  青春向阳花---劝说
  舅舅马上说,何家的儿媳妇,要温顺贤良,哪里能动不动耍小性子,这姑娘不合适,工作一般学历一般,脾气极大,真不合适,你算了吧。何承叹口气,舅舅,我和你回去,不过是给你面子,不让你难做人,我可不放弃贺明明,这姑娘我喜欢,就是这脾气,我也喜欢。
  舅舅摇头,这傻小子,自讨苦吃吧。
  不过,只要人弄回去,就好,到了家,是姐姐姐夫的事,随他们折腾吧,他本人只承认贺明明漂亮,别的一无是处。
  
  青春向阳花---追问
  叶春花一看贺明明这几天拉了脸,绝口不提何承的事,就小心的问,何承呢,怎么这几天不见他来。
  贺明明放下筷子,他爱来不来,关我什么事。
  叶春花惊讶,不是闹意见了吧,你不要任性,他条件不错。
  贺明明冷笑,他条件好,你哪只眼睛看见他条件好了,你去何家了,还是怎的。
  叶春花一时不明所以,不是你说的他家条件怎么好,你怎么又这么讲,难道何家没钱。那你马上分手。
  贺明明终于不耐烦了,你什么都不知道,别在这胡出主意。
  
  青春向阳花---无话
  贺明明和母亲没话说。
  她出了家门,小区里的人,看见她当面客气,她一转身,就指指点点的议论,不是说她找了个富二代,怎么还在这里,不会是人家看不上她了吧。贺明明耳朵尖,脸红了,很想和她们吵几句,可一想,那样太丢份了。她自从进了新座商场,就和自己说,我和他们不一样。才不和她们一般见识。
  贺明明心里有一个声音,离开这里,一定要离开这里。
  
  青春向阳花---无声
  贺明明的性格有些变化,不像从前那样爱说爱笑了,人有些沉默,不过美人就是美人,安静下来的贺明明有种忧郁的美,反而让人怜惜。
  何承打过几个电话,贺明明都挂断了,她去了婚介,就是要挑条件好的,要么是公务员,要么是有钱人。这家婚介是全市最高端的婚介,贺明明付了高额的婚介费,她没什么积蓄,这还是卖了何承送她的一个名牌包一套化妆品。
  青春向阳花---不顺
  问题是,婚介介绍的人,并没让贺明明满意,有一个商人,家里条件不错,可是有两个儿子,一个七岁,一个五岁,贺明明马上拒绝,婚介的老师说,哪里十全十美的。
  贺明明想想自己不过二十四,对方大十岁也罢了,当两个儿子的后妈,她不乐意,而且她将来也会有孩子,那时照料三个孩子,就算有保姆,也不省心。她拒绝了。
  有一个离过婚的公务员,说是三十五,可怎么看像四十往上的,太显老。贺明明此时发现,她还要颜值。
  青春向阳花---勤奋
  贺明明心里烦闷,去找李阳诉苦。
  李阳还是雷打不动的坐在书桌前,看一本会计原理。
  贺明明惊叹,你现在还是书呆子呀,这能当饭吃吗。
  李阳笑笑,看书让人踏实。
  贺明明放下书本,阳阳,你说这婚姻是命吗,我怎么总遇不到合适的。李阳心想,你的合适标准太高。不过她还是做理解状,是呀,我也发现了,你喜欢的类型,总不出现,真是郁闷。
  贺明明狠狠的说,等着瞧,我不会让人看笑话,我贺明明是谁,我们贺家的骄傲。
  青春向阳花---出现
  何承手捧玫瑰花出现在商场的时候,贺明明不由得鼻子一酸。
  何承还是那么帅,还是那双多情的桃花眼,这一刻,贺明明相信,她对他动心,不只是为了何家的家,还有何承这个人。
  何承走上前,把花放在柜台上,这时候顾客不多,但营业员的眼睛都盯着贺明明。贺明明有些骄傲,这段日子,没少听这些小姑娘们背后嚼舌根,说自己被何承甩了。
  贺明明故作矜持,漫不经心的说,这是哪位呀,买什么呀。
  
  青春向阳花---求婚
  何承从口袋里拿出首饰盒,打开了,里面是一枚亮灿灿的戒指。
  贺明明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点了头,怎么佩戴上了戒指,只记得营业员们眼中忌妒的眼光,这就够了,足够风光了。
  贺明明请了半天假,和何承出去玩了。
  应该说,和何承在一起,她是真的快乐。
  回了家,她脸上的笑容,让母亲马上眉开颜笑,叶春花最近也有压力,不过最大的压力还是因为明明的不快乐。她是喜欢母凭女贵,不过最要紧还是女儿幸福。
  
  青春向阳花---答应
  贺明明让母亲看手上的钻戒。
  叶春花说,何承的。
  贺明明点头。叶春花想说什么,又忍住了,不忍让女儿不高兴,就满脸堆笑,你高兴就好。贺明明得意的说,何承说了,他父母下周会来,我们结婚的事,没什么问题。他明天安排人过来,给我们装修房子。
  青春向阳花---提醒
  叶春花试探的说,明明呀,你看何承家的条件,真有那么好吗。他父母,真让他做主吗。贺明明烦躁的说,他家里的条件不错,不过能不能让他做主,我也不知道,反正就他一个儿子。
  贺明明的眼中滑过一丝阴霾,她今天是有些过度兴奋,可是却注意到了何承提到母亲时的不自然和犹豫,他说家里是母亲做主,父亲到是挺好说话。只是母亲比较严厉。
  贺明明的眼睛注意着戒指,她给自己鼓舞,怕什么,我要是成了何家的媳妇,有什么可怕的,我是明媒正娶的,她也是何家的媳妇,我也是,有什么不一样。只要能管住何承。
  
  青春向阳花---艳丽
  贺明明第一次患得患失,拉了李阳帮她选衣服,她感觉这次相看非常重要。李阳劝她衣服稍微保守些,贺明明的那些衣服时尚是时尚,不过有些太时尚,贺明明第一次没反驳。
  贺明明特意化了淡妆,换了身偏职业些的套装。
  何承的母亲,比想像中要年轻,非常的干练,她的妆容到比贺明明还艳丽,人很精神,但也看得出她的精明。何承的父亲,明显比妻子大了不少,所以在妻子面前,非常的迁就的样子。
  青春向阳花---挑剔
  贺明明的脸上是淡淡的笑容,她提醒自己,要从容,要镇定,她给自己打气,对着何承的母亲,按照何承的介绍,叫了吴阿姨。
  到是真心的说了一句,吴阿姨真年轻,走在街上,我还以为,和我同龄呢。
  吴云到是一愣,这姑娘比想像中的漂亮,要不然也不会让儿子迷得不回家,看服装看化妆,到也合体,说话也斯文。应该说第一印象还可以。
  接下来,她不满意了,感觉贺明明太俗气了,不懂经济不懂艺术,除了漂亮,没什么优点。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青春向阳花---劝说

下一篇: 《 青春向阳花—介绍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