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丁香花—质问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6-23   点击:


  丁香花----回旋
  李易康的回复极快,三个字,知道了。
  岳涵马上让狄宁到公司找他,岳涵需要有个方案,而这事吧,和李易康商议没用,他一句话,随他,他自己要走,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又不是幼儿园阿姨,没功夫哄人。
  狄宁到是认可苏洪波的才气,她看了苏的方案,到是极为佩服,也学了不少东西,和高人在一起,就是进步快,现在她对项目定位,也有了初步的认知。她当然希望苏洪波只是发发脾气,不是真的一去不回。
  丁香花----退让
  岳涵问狄宁现在怎么办,苏洪波是发发脾气,还是来真的。狄宁说,以他的性格,傲气第一,像是真的,这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岳涵有些发愁,田总就看上了他,要是人走了,又是我的事,好似我不重视人才。狄宁说,他重面子,要您去看看他,劝劝他,不就是延一个月吗,明延暗不延。岳涵懂了,就是薪酬先涨上来,按转正的待遇,只是手续下个月再办。
  岳涵无奈,好办,我走一趟,做个姿态吧,也省得田总说我,不尊重人才。
  
  丁香花----尊重
  尊重的结果是,苏洪波提条件,他不在意真延不真延,也不差几个钱,他要特殊对待,不接受公司的考勤制度。他宁可让出三千块钱的工资,要一个特殊对待。
  苏洪波说他经常晚上一两点,还有查资料,都没算过加班,他的智力劳动者,用一个打卡机约束他,是对他的污辱。
  岳涵心想,考勤是个问题,以苏洪波的状态不可能遵守,也不能真的把他的工资扣完吧,公司那个制度,其实是震慑的意义大,还没人如苏洪波这般。
  丁香花---特殊
  岳涵点头,同意为他争取,也请他先回到岗位上。
  岳涵和田总商议,就按苏洪波的意思,扣他三千块钱,允许他不打卡,工作时间自由选择。但是有一条,公司的大会他必须准时参加,迟到或者不到,一次扣一千。田总同意了。
  苏洪波很满意,他终于不用打卡了,他成了明辉集团唯一的例外。
  员工自然议论纷纷,李易康叹息,岳涵,你还有原则吗,岳涵说,原则只为大多数人存在。
  丁香花—例外
  事实上苏洪波是认真工作的,不过时间比较自由,他快十二点才来公司,但是经常晚上八九点了还在公司,他的策划人员,比较辛苦,他们既要遵守公司的制度,也要配合主管的时间,有些无可奈何。
  例外是苏洪波的,不是策划部的。
  狄宁的销售中心,到是风平浪静,留下的人,图的是稳定,毕竟有二期那根胡萝卜在那吊着,还有是诱惑的。
  
  丁香花—诱惑
  苏洪波的市场调研结束了,他的项目定位是做花园洋房,他认为,人们现在重视的是生活品质,这个位置,适宜做花园洋房,明辉的实力大家信服,一期的口碑不错,这时候做二期,投入不大,利润还高,有些景观,可以借助一期的。当然还是需要大笔投入,一是包装一个精品的洋房销售中心,二是做一个大的会所。
  这两者缺一不可,这是宣传投入,必不可少,让业主对二期项目的品质有信心,而且不是白投入,销售中心以后可以做物业中心。会所可以收费,带来持续的收入。
  
  丁香花—通过
  方案到是一次通过,懂的知道其中的益处,不懂的,并不多事。李易康心中一动,一期他也买了房子,打算搬过来住,现在一看二期,他决定卖掉一期,换二期的洋房。这品质差的不是一点。
  田明点头,这个方案,基本符合他的设想,他也想过,普通住房销售难度大,利润还低,不如做成高档洋房,只需要在景观上,下功夫,这个阶层对价格不敏感。
  苏洪波得意洋洋。
  
  丁香花—清盘
  一期进入了清盘阶段,这个时期,更名开始放开了。同时在办理个人房贷。
  销售中心活跃起来,好多业主当时买了七八套,都是为了炒房,他们一面在中介挂牌,一面托销售员帮着卖,当然要给销售员佣金。
  这种事,销售部的领导,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原来怕炒房的冲击房价,现在不用担心了,销售部基本无房了。
  事实上,这些房子并不好出手,虽然价格比销售部现行销售的房源优惠,但首款要高了许多。
  丁香花—套住
  正在这个时期,这个城市开始了限购限贷的政策。
  对炒房是一个打击,尤其是限贷的影响极大,好多人,没那么多的首付款,原来指望银行的,现在是不成了。市场进入了观望氛围。
  徐媛给肖晨辉打电话,说有事商量。
  肖晨辉马上想到了,徐媛的那些房子。
  丁香花—客气
  因为离了婚,反而到不必互生敌意了。徐媛离婚后,除了看看孩子,到没有和肖晨辉联络,但肖晨辉的事情尽知。
  她舍得花钱,送了马小芹不少名贵的化妆品,给马小芹的女儿,也买了不少玩具。马小芹没什么心眼,还一心劝着他们夫妻和好。徐媛到是摇头,不可能了,我们其实说不到一块,本不投缘。不过是他提了离婚我不甘心,后来看到那些照片,才明白,我们不可能了。虽然我没做对不起他的事,只是人言可畏,算了。天下的男人多的事,离了他,我照样过得好。
  马小芹到是把自己知道的事,都和徐媛讲了,有人给肖晨辉介绍女朋友,肖的态度明确,一定要母亲满意的才可。徐媛冷笑,妈宝男。
  
  丁香花—见面
  肖晨辉想了想,不想在家里和徐媛见面,干脆约了外面的咖啡馆,他不重情调,只是看重这里人少,清静,适应谈话。
  果然徐媛说了房产的事,他们中介屯了不少曲苑花香的房子,现在遇上了麻烦,更名不是无限期的,明辉的合同约定是一年。一年后,要网签,那时再更名就困难了。现在过了半年,徐媛他们的资金压力大。肖晨辉说,网签的时间,不能调整,我能帮什么忙呀。
  丁香花—回购
  徐媛的建议是,明辉集团回购,房价比当时购买的高些,比市场价格优惠些,然后通过销售中心再销售出去。肖晨辉心想,你到敢想,我又不是田明。不过徐媛说,你想想,也不吃亏,这是两利的事。你们销售中心,正常销售,比我们中介出房要容易的多。我们只是想收回资金。要不然,也不会这么优惠的价格出。
  肖晨辉本想一口拒绝,又一想,还是客气三分吧,毕竟看在儿子的份上。他沉吟了一下,徐媛,这件事,我帮你。算是给你个人情,不过以后此类事情,你不要找我了。凡事有个度我们之间,还是不合作的好。我劝你一句,挣钱也要考虑风险。
  
  丁香花—答应
  肖晨辉算是答应了,徐媛知道他做事说一是一,不来虚的,好吧,这是我最后一次麻烦你,我徐媛也是要面子的人,你放心,我不啰嗦你。听说,你再婚要你妈同意,我可以想像,你妈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不会太漂亮不会太洋气,一看就是老实忠厚模样。这样也不错,这样的女人,应该不会亏待我儿子,不过我也放心,你妈再瞧不上我,对孙子还是不错的,好吧,祝她早日找到称心的儿媳妇。说完,放下一百元咖啡钱,起身走人。
  看着徐媛的背影,依然袅袅婷婷,凭本心说,徐媛五官就是一般人,胜在会打扮,肯打扮,穿衣极为时尚,甚至是新潮,看看徐媛的服饰就知道今年流行什么。
  
  丁香花—运作
  不管怎样,肖晨辉真心希望,徐媛离开他之后,依然过得幸福时尚,他和她没缘份,但不是仇人,还是能帮忙就帮忙。只是对着徐媛他会有些失落,看见她,好似看见自己的青春岁月。
  他想了想,给岳涵打了个电话,去他家聊点事,岳涵有些宅男的优良品质,下班了,除了必须的应酬,就是在家里,他经常下厨房做饭,说美好人生从美食开始。
  他知道,要办通这件事,必须得到岳涵的支持。
  
  丁香花—缘份
  岳涵果然在家,到是客气的邀请他来吃饭,正好做了几个菜。
  马小芹很奇怪,岳涵居然没受徐媛离婚的影响,岳涵态度鲜明,亲戚是亲戚,朋友是朋友,我这辈子就做成了一次媒人,结果还是离婚收场,算了,好合好散,再见不难,没必要非弄得和仇人一样。
  娇娇更喜欢李叔叔,因为李易康总是笑容满面,会和她一起做游戏,给她玩具,肖晨辉也送礼物,只是他表情太严肃。
  丁香花—方法
  肖晨辉提了回购的事,岳涵心想,你还够义气,不过这笔资金不少,徐媛他们手里应该有七八十套的房源,一套按五十万计算,也要四千多万的资金。
  公司未必乐意。可是徐媛说的有理,公司也不吃亏,这些房源放到销售中心,让销售员敞开卖,不是问题。他说,能操作,你不好和田总讲,我来说吧,还要和易康打个招呼,毕竟他分管销售部,那个,徐媛那,让她找我吧,我想过了,田总会同意,不过不会一次性付款的。我们可以,分批次付款,三个月给也结帐就行。
  丁香花—讨论
  田明对这件事,到是不反对,不过他的意见是不愿意先行占用流动资金。他的想法是交给销售中心,按月结。
  不过徐媛说他们要先收回一千万,因为他们有新的项目投资,是海南的项目,要在那里建房产中价,需要这笔启动资金。
  最后田总只同意五百万,另五百万是肖晨辉先行垫付了。不过他叮咛岳涵,不用和徐媛说她垫付的事,就说公司付款好了。
  徐媛拿了第一笔款子,把曹天东介绍给岳涵,以后让曹天东来和你们对接,我下个月去海南。
  
  丁香花—劝告
  岳涵敏感的说,你是不是和曹天东合作了。
  徐媛点头,我们俩开了个公司。我是董事长,他是总经理。岳涵有些不解,你看上他什么了,不过我劝你,钱是钱,人是人,你要分开,就算你找他,也要看紧你的钱。肖晨辉对你错,这一千万里,他垫付了一半,田总只肯出一半。不过肖晨辉不让我告诉你,你就装作不知道好了。
  徐媛愣了一下,好吧,他不愿意我领这个人情,我就不领了,你告诉他,我以后不会麻烦他。这几年在海南,回来的也少,不会影响他的生活,他要结婚,就找个本份听话的,要不然,还是过不到一块。
  丁香花—叮咛
  岳涵想了想,毕竟是亲戚,还是又加了一句,你听我的劝,钱在你手里,曹天东人长得还行,看着也机灵,这样的人,不愁没女人喜欢,你留个心眼,你上有老下有小,不是小年轻,不管你们结婚不结婚,一定要看好你的钱。别弄个人财两空。
  徐媛点头,你放心,我不傻,曹天东还能干,我需要他。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果合适,就发展,不合适,做个业务帮手也行。
  丁香花—祝福
  岳涵感觉,大家都是成年人,话说到这里,他也算尽心了。徐媛这个人不坏,也大方,就是有任性和自我,随缘吧,人家也三十大几的人了,自己说几句就成了,话太多了,招人烦。
  岳涵说好吧,你自己多留个心眼,你本质还是个单纯的人。有事和我联络。
  房源放到销售中心,李易康到是挺惊讶,还有这样处理他们的房源的方法,岳涵说,公司也没坏处,这个价格有利润空间。
  丁香花—质问
  李易康是个心态比较平和的人,不过他还是说,如果不是肖晨辉要做这件事,一般的中介和我们联合,我们会同意吗,即使同意了,也不会先付一千万吧,岳涵只好解释,不是一千是五百,那五百是人家肖晨辉自己垫付的。就算他想帮他的前妻,我们公司也有利,何必较这个真,你这个人,不是这样的。这次怎么这么关注这件事,反正放到销售中心,销售了出去,销售员多拿份提成,公司也有差价,何乐不为,三全齐美的事。
  李易康无奈的一笑,我到不是不赞成这件事,只是感觉这么大的事,肖晨辉都不和我打声招呼,直接弄成了决议,把房源往销售中心一放,眼中还有我吗。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丁香花----表扬

下一篇: 《 悲惨女孩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