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丁香花—复试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6-19   点击:


  丁香花—建议
  田明说,你的话有道理,可是竞争什么时候都需要,能促进员工的快速成长,虽然说现在的房源还有百分之三十,但体量也不少,竞争也是完全需要的。
  岳涵说,以目前房产市场的严查来讲,市场上的可售房源会减少,所以我们商量过,房源最好控制着销售,这样随时调整房价,能增加公司的利润,我们是希望,房源可以一直销售到一期交房时。
  丁香花—考虑
  田明不置可否,只是说,我不明白,你对房源销售控制,和双经理有什么关系。岳涵态度很直接,一个销售经理的底薪和提成,都不是一笔小的数字,我们花这笔钱没意义,而且有些过河拆桥的意思。
  田明不解,过什么河拆什么桥。
  岳涵只好解释,沈一山在项目困难的时候,马上走人,根本没考虑公司当时的局面,而且还带走了两个销售,这是很猜忌的。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把公司当饭店了吗。
  丁香花—自然
  田明反而笑了,我不知道,你还挺情绪化。有些事,要理解人家,员工有选择的权利,尤其是销售,这正常。不要介意,显得我们小气了。一个企业,要有包容的企业文化,这才能吸引人才。
  岳涵犹豫了一下,田明的态度如此坚持,他不好硬顶,就采用拖延政策,我考虑一下,和晨辉商议一下,他毕竟主管销售工作,一个销售经理的录用与否,也应该让他参与一下考评。田总我个人的建议,即使采用双经理制,这个经理也可以现在招聘,市场上有些人比沈一山还是人才。
  
  丁香花—帮手
  岳涵心想,如果肖晨辉和自己的意见一致,田总肯定会给他面子。
  肖晨辉也奇怪,这种销售状态,设立两个销售经理,有什么意义,现在房源是控制销售,田总这是图什么。
  岳涵双手一摊,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沈一山的风格,就是个墙头草,有什么好的,用一次还不够,还用两次。用他来测试市场吗。
  肖晨辉想了想,这样吧,先拖着,田总要是问你,你就往我这推,说我在考虑,让他找我吧。
  
  丁香花—风声
  沈一山到销售中心,特意请大家吃饭,狄宁本想不去,可是情面上推不过去。只好应酬一下。
  沈一山到是开门见山,请狄宁帮着和岳涵解释一下,我现在才知道,你和岳总是同学,难怪你一直守盘。自然是有内部消息。狄宁心想,我哪里有内部消息,只是不好和他说明白,索性不解释。狄宁说,现在的情况是这样,一期的房源不多,二期现在的市场形势,也不敢预售,所以是控制着销售,也就是我们余下的房源,要在一年之内销售完毕,一个月就是销售十来套左右。
  
  丁香花—怀疑
  沈一山不相信,不至于吧,公司不会真的不预售二期吧,毕竟一期五证全了,在市场上可信度较高,预售能提前回收资金,公司会不考虑。我不信!放着到手的钱不挣,哪里有这样的企业。
  狄宁发现,和他讲真话,他也不会相信。
  沈一山继续说,狄宁你放心,我和你不一样,我是为了挣钱,不会影响你升职,你不必防范我。狄宁只好诚恳的说,我没想那么多。岳总的想法不是我能左右的。他上次提过,多一个销售经理毕竟多一笔支出。可能他有他的考虑。这毕竟不是他的企业。
  丁香花—更改
  田总和肖晨辉谈了,希望他不要继续再监管销售中心了,肖晨辉有些奇怪,为什么。
  田明说,汽车代理权的事已经敲定了,接下来有一系列的工作,选址,建旗舰店,招人,一大堆事情,我希望你负责。
  肖晨辉试探的问,其实李易康一直想做这个工作,而且他的股份,现在最多。
  田总说,我正要和你讲这个问题,不能让他成第一大股东,你和岳涵的股份,各让百分之五给我。
  肖晨辉到不介意让百分之五,只是他有些奇怪,为什么非要我负责。让李易康去折腾吧,他对汽车行业一直情有独衷。
  
  丁香花—无奈
  不知田明如何说动了肖晨辉,肖晨辉去做车行的前期准备工作了,李易康分管了曲苑花香的销售事务,他自然郁闷。
  田总让他设置两个销售经理,李易康心中不悦,就拿岳涵解释,岳涵不同意,说这个岗位设置的意义不大,我先在刚接管,不了解情况,我不好做决定,我也要尊重人力资源部门的意见,毕竟他们更专业。要不然,还用这个部门干吗。
  田总微笑,好吧,你们商量着办。
  丁香花—猴子
  李易康找岳涵诉苦,我怎么感觉自己像个猴子,无论怎么折腾,还是被田总握在手心里,你让股份,也不告诉我。
  岳涵说,你怪谁,我给你打电话,你一直不接,大早晨的不接电话,不知你干什么去了。李易康一拍头,前一天晚上喝多了,没醒过来。
  岳涵提醒他,你注意身体,不要折腾了,成天这么喝酒,对身体不好,你悠着点,身体才是本钱。
  李易康不以为然,你当我愿意,预售证怎么办下来的,不求人不找关系呀,田总只管场面上的事,底下的事,都是我运作,找人办事,不吃饭呀。
  丁香花—支应
  提及双经理的事,李易康说,我虽然推了一下,不过看田经理的意思,还是愿意,不知他怎么就看上了沈一山,要我说,也别僵持了,好似和他做对似的,只有我们低头的份。哪有让领导总是妥协的,我看,他要是再提就同意了吧。你尽早招聘一个策划经理,营销总监到要从严招聘,反正目前这样,只有总监没来,就是狄宁说了算。
  岳涵点头同意,也想过了,反正销控严些,沈一山看了钱少,没准过几天就走人了,这小子没耐性。
  
  丁香花—生病
  李易康病得突然,幸而那天,他没有自己住,那天他母亲过生日,他回家庆贺,就留了下来,第二天,他的手机闹铃一直响,平素他很警醒,一有动静就响了,睡眠质量一般,这次闹铃响了十来分钟,老太太过去看他,推他不醒,忙打了120.
  李易康的表姐在医院,直接送到了她的医院,到是一分钟没耽误,是脑中风,幸而送的及时,到不用做手术,只是输液,当然前两天有些口齿不清,嘴有些歪。
  李易康的母亲有岳涵的电话,开始到忘记了和岳涵联系,后来还是岳涵一直不见李易康上班,打电话没人接,自己跑到李易康家,邻居说了一声,那天120来了,好似是他进了医院。
  
  丁香花—医院
  岳涵到了医院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人到清醒了,一直输液,说话有些费力,岳涵问了李易康的表姐,说问题不大,休养一段时间,不过怎么也要住一段日子医院,岳涵也说,还是在医院时间长些吧,他不大会保养,一出了院,没人监管。表姐也说,和医生谈好了,趁机让他戒了烟酒,也算是好事。
  老太太这一折腾,身体吃不消,原来血压就高,干脆也输了液。
  表姐和岳涵商议,能不能帮着找个保姆,或者钟点工什么的。
  丁香花—保姆
  岳涵答应帮忙。
  他的老家在山区,那里的女人出来务工,做保姆的不少。
  只是老太太不要住家,只要给做三顿饭的,要厨艺不错的,有些难找。
  最后无法,找了个钟点工,给做午饭和晚饭,说定一月两千块钱。这个保姆是岳涵的一个远房亲戚,在一家做住家保姆,这家主人事少,早上上班后,晚上七八点才回来,她感觉两边都能顾,这样挺好,多挣份钱。
  丁香花—惊动
  岳涵自然要给李易康请假,有医院的证明,请假到是容易,先在吴姐那里办了手续,吴姐和李易康关系还行,马上说,安排人过去探望,岳涵说算了,过一段时间吧,现在医生让静养,他那人爱面子,不一定愿意别人看见他现在的模样。
  田明自然是要去的,他打电话喊来了肖晨辉,肖晨辉有些惊讶,什么时候的事,这么严重呀。
  不管平素关系怎样,肖晨辉还是有些感伤,李易康神采飞扬的样子看惯了,真有些不适应。
  丁香花—拖延
  
  岳涵知道的时候,来不及通知李易康,给秘书使了个眼色,希望秘书能心领神会,在车上,岳涵又给李易康发了个短信,让他有个准备,他知道李易康最重视形象,这两天稍好些,起码吐字清楚些了,但说话的语速明显的慢了。
  开车的是田总的司机,岳涵故意说,开慢些,安全第一,这条路车多,不好走。咱不赶时间。田总的司机是退伍兵,原就是汽车兵,开车是没得说,他到是附和的说,对,岳总说的是,安全第一。
  丁香花—中医
  狄宁是到公司办事,听吴姐说的,吓了一跳,前几天还好的,李易康还去销售中心请他们吃饭。私下到是和狄宁说了沈一山的事,让狄宁不用放心上,毕竟现在狄宁挂了个营销副总监的职务,该摆架子就摆架子,他估计沈一山要是知道了公司严格控制销售的事,不一定愿意来了。
  狄宁对双销售经理的事,到是不像刚来时那么介意,那时是有个考核,现在不用考核销售量了,竞争的氛围不浓。狄宁有个亲戚正好是李易康住院那家中医部的,她过来请着帮忙看看,要不要针灸一下。
  丁香花—仪表
  李易康电话响的时候,狄宁接了起来,是岳涵的秘书,田总过去看一下李易康,岳总让他提前通知一声。
  李易康明白岳涵的意思,对狄宁说,你帮我把护工叫来,狄宁有些奇怪,田总来叫护工干什么,护工就在门外,李易康让他打了水,洗了脸,让护工帮他刮了胡子,狄宁这才知道,人家是要整理仪表。就叹了口气,都这时候,你还注意这些干什么,还是这讲究的毛病。
  李易康非常认真的说,我对来讲,仪表是第一位的。
  丁香花—探望
  肖晨辉看见狄宁,很奇怪,你怎么在这,你怎么知道他病了。狄宁只好解释,我听吴姐说的,我有个亲戚,是这的中医,让他过来看看,是不是适合针灸一下,恢复的更快。
  田总自然是亲切的问候李易康,他和这的副院长是朋友,打了个电话,副院长过来,看了看李易康的病历,和主治医生聊了聊,说问题不大,恢复的挺快。休养一下,就能出院,不过也要十天半个月之后了。
  
  丁香花—热情
  大家离开的时候,李易康的母亲来了,老太太言语非常得体,对田总表示了感谢,看见狄宁到是非常的热情。
  岳涵记得老太太曾经托过他给李易康介绍对象的事,现在看老太太的意思,挺喜欢狄宁。老太太听说狄宁的亲戚是中医,她到是乐意做做针灸,感觉这样中西医结合恢复的快。
  狄宁的亲戚这时候过来了,狄宁就没和大家一起走。
  丁香花—关心
  老太太拉着狄宁的手,问长问短,二人挺聊得来。老太太突然想起什么,你和小康是同学吧,我看着眼熟,对了,我们家客厅里还有你们同学的毕业照。狄宁点头,是的,阿姨,我们是高中同学。
  老太太说,你现在也在明辉上班,狄宁点头,去了一年了。我在销售中心,易康是我的直接领导。
  老太太又问狄宁的家庭情况,得知狄宁还是单身,马上眼前一亮。
  
  丁香花—做媒
  老太太送走了狄宁,就给岳涵打电话,我让你给小康介绍女朋友,你老说没合适的,狄宁不是挺合适的吗。
  岳涵只好解释,阿姨,你家儿子的情况你不知道呀,他找女朋友,第一条要漂亮,第二条还是漂亮。狄宁不难看,可算不上漂亮。我哪好碰钉子。都是同学,我开了口,万一他不乐意,人家狄宁多尴尬。
  丁香花—踏实
  老太太马上说,什么漂亮,过日子要漂亮当饭吃呀,他前妻到是漂亮,结果呢,不能由着他胡来,我劝劝他,你也劝劝他,人品第一,本本份份过日子才重要,他都多大了,不能那么不务实,你就是个榜样,小芹不是美人,可是和你日子过的多好。
  老太太又说,你看他的身体,这次真吓人,再折腾一回,要了我的命了,所以一定要找个本份的好好过日子,你全当替他想,劝劝他。
  岳涵也有些后怕,想想老太太的话有道理,这样吧,阿姨,现在易康还是好好养病,不好提这事,他出了院,我就说行吗。
  
  丁香花—重提
  田总再提沈一山的事,岳涵马上说,让他找我吧,我和谈谈,如果他愿意,就复职,不过要重新过试用期,而且我感觉,我们公司也有公司的规矩,他如果来公司,要先从主管做起。现在销售部刚提了个销售主管,我感觉双主管比双经理更合适。
  吴雨航是新提的销售主管,他做事比较踏实,也热心培训销售人员,正好原来的主管离职,狄宁就提升了他。
  丁香花—复试
  田总想了想,双销售经理或者双主管,都行,只要能保证销售部的竞争性就好,他最怕的是销售部有没销售斗志,成了一潭死水,狄宁的优点是稳定性强,有管理能力,但是这个人的竞争意识弱,太四平八稳。
  田总点头,你和沈一山沟通吧,销售主管的底薪可以调整一下,我们要保证在市场上是领先的,不让员工因为工资而离职。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丁香花—重来

下一篇: 《 丁香花—调整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