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丁香花—尴尬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6-16   点击:


  丁香花---遗憾
  狄宁也有些遗憾,这是她呆的公司最短的时间了,没想到这个项目,进展成这样,她不是不能守盘,可是对前途没信心,感觉明辉集团,对这个项目并不重视,随时能离场的样子。
  第二天狄宁去公司人力部找吴海燕办理离职的手续,昊海燕有些惊讶,狄宁给人感觉很稳重,不像轻易会离职的样子。吴海燕按照流程也挽留,自然是询问离职的原因,狄宁想了想,还是说实话比较省事,就直截了当的说,大家对项目没什么信心,封盘的时间挺长了,证件没进展,还有消息说,公司可能要放弃这个项目。
  丁香花---劝说
  吴海燕到是真心想了挽留,因为这个一离职,就要找人来接替,现在楼盘这个情况,哪里好找人,她感觉肩头沉甸甸的,狄宁不要听信小道消息,公司前年投入那么大的资金,不会轻易放弃的。有时候坚持一下,局面就不同了,不要轻言放弃。
  狄宁明白,这时候不能硬和人家争论,人力挽留是正常的手续,也表明了对你的重视,自己也要有些耐心,她首先感谢人力部对她的器重,然后答应再考虑两天,后天再来细谈。吴海燕明白,这是个托词,通常有涵养的离职经理,会采用这一招,不把局面弄得太僵,给双方一个余地。
  丁香花---汇报
  吴海燕客气的送狄宁出去,狄宁还是留下了离职申请表。这其实就是姿态。
  狄宁想了想,似乎应该和肖晨辉打声招呼,虽然二人接触不多,可是做为销售部的主管经理,自己应该礼貌的告知一下。她去肖晨辉的办公室,秘书说,肖总上午和田总出去见客户了,问狄宁需要留言吗,或者在这等也行。狄宁心想,算了吧,和田总出去,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回来,还是回销售中心吧,在一天,站一天的岗。
  丁香花---研究
  吴海燕知道田总上午见客户,就给田总发了个短信,让田总方便的时候,给她回个电话。
  十一点的时候,吴海燕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是田总,问她有什么事,吴海燕说,田总现在销售部的人员离职,不是我们人力失职吧。田总说,又有销售员离职吗,吴海燕说,是他们的经理狄宁,她上午来递交申请表。
  田明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表格你先压着,这事我找人处理。她要问,你就说,公司正在研究。
  
  丁香花---面子
  田明和肖晨辉在一辆车上,他问肖晨辉,你的销售经理离职,你知道吗,肖晨辉一愣,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田明说,今天上午。
  田明看看肖晨辉,你有些高高在上,也不去销售部转转,目前这种情况,各种消息满天飞,销售员去了大半,如果经理也走了,我们直接解散销售部好了。你不能做甩手掌柜。
  肖晨辉有些生气,太不象话了,我是主管经理,她要离职,也该和我打声招呼。这算什么。
  田明摇头,你不要急着怪别人,你想想自己的工作风格,是不是太官僚。
  丁香花---见面
  肖晨辉回到公司,秘书说,销售部的狄经理来过,您没在,她就走了。肖晨辉想,估计是来谈离职的事,如果是这样还好些,总算记得和自己讲一声,可是还有些生气,这分明是同步,同时走人力和主管经理的手续。
  肖晨辉想了想,自己应该去销售中心,给销售部鼓舞一下士气,树立信心,可是讲什么是个问题,他也不知道田明的意图,会不会让步。
  丁香花---探底
  肖晨辉去找田总,打开天窗说亮话。大哥,他私下这样称呼田明,你给我交个底,这个项目,您到底怎么想的,是不是可做可不做。我是去销售中心转转,可是怎么表态。
  田总把头靠在大班椅上,摆出一个舒服的姿态,你说呢。
  肖晨辉摇头,我不知道,我感觉,你可做可不做,完全看条件,不是志在必得。
  田总笑笑,你也不长于揣度人心,你去问李易康吧。
  肖晨辉有些郁闷,问他。
  
  丁香花---提醒
  肖晨辉起身,田明不讲,他也问不出什么。
  田明说,我想起来了,我第一次见狄宁的时候,感觉她有些熟悉,可是我确定没见过她,现在我明白了,她像一个人。
  肖晨辉一愣,像谁。
  田明叹了口气,和十年前的徐媛有些像,现在是不像了,侧面看最像。
  肖晨辉一愣,田明轻声说,你好自为之吧。人生能有几个十年。
  
  丁香花---恍然
  肖晨辉一愣,表情有一瞬间的痛苦,但马上恢复了正常,淡淡的说,是吗,没注意过。人和人,可能都有像的地方。挺正常。现在看来,她们俩一点不像。
  肖晨辉本来想找李易康,可是不知怎的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他思绪有些混乱,眼前晃动的是窗外的那株丁香花。往事如梦,有些事以为已经忘记,其实一直在心底,只要一个触动,就会让人心痛。
  他坐在沙发上,心事有些乱,好似什么都在想,又好似什么都没想。
  丁香花---面对
  电话想起的时候,他蓦然惊醒。
  肖晨辉提醒自己,这是在公司,哪怕是在自己的办公室,也是公司。
  他接起电话,是李易康的声音,李易康的声音永远热情亲切,好似亲人一样的随和自然,晨辉,田总说你找我有事呀。
  肖晨辉有些茫然,心想,我找你,田总说的,他突然想起了,曲苑花香项目的事。心想,李易康真的明白田总的意图,他到是打听一下。
  丁香花---饭局
  肖晨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恢复到平素的冷清沉稳,是,我有些项目上的事,和你沟通一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李易康说,这到饭点了,吃饭谈吧,叫上岳涵,咱们好久没聚了。
  肖晨辉皱眉,他不想应酬李易康,可是想想,如果单独和他在办公室谈,还不如有岳涵在场,就同意了,好吧,你订地方。我一会儿过去。
  肖晨辉不想和李易康单独在一起,本来就瞧不上他,更加上照片的事,虽然帮自己抢了儿子的抚养权,可是想想,有个人曾经早就拍了你老婆和别的男人的照片,就等着有朝一日和你谈条件,感觉后脑勺发冷,阴森森的。
  
  丁香花---吃饭
  肖晨辉闷头吃饭,反正李易康长于应酬,会点菜,他只要和你吃过一次饭,就知道你的喜好,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岳涵问肖晨辉,你找李易康什么事,怎么还是田总打的电话。
  肖晨辉基本上吃饱了,这才开口,曲苑花香的事,我问他,后续如何发展,对这个项目到底什么态度,他说让我问李易康。
  
  丁香花—优雅
  李易康天生优雅,吃饭的时候,也是有板有眼,不慌不乱,有着一种贵族范,现在也是,喝了口茶,放下茶杯,这才不紧不慢的说,看来我是猜对了。
  岳涵也有些好奇,你怎么猜的,我也想知道。
  李易康说,我一开始也感觉田总对这个项目是两可之间,现在确定,他是志在必得,非要这个项目,就是让志远公司,要么让股,要么退出。
  丁香花—疑惑
  肖晨辉不解,你有依据吗,这是大事,你弄错了,会影响我后续的工作。
  李易康奇怪了,你什么工作,安排销售部的工作吗,他们人走完了。
  岳涵点头,是呀,差不多了,狄宁都要离职了,你说呢。
  李易康笑笑,这丫头也沉不住气了。我还以为她稳当呢。
  肖晨辉有些烦感,李易康这种口气,你到是有什么凭据,田总志在必得。
  
  丁香花—缘由
  李易康低头吃菜,然后才说,他从来不做两可的事,如果是为了获利,只接退股就好,不必让人家选,他要控股,才是目标,志远只有两条路,要么找人替代我们公司,可是这家公司的实力要在我们公司之上,要么他们把股份卖给我们。这样最好。其实常总也是想不开,让一个点就一个点,我们明辉做地产项目,没他专业,可也有多年的品牌效应,不会做得太差。
  肖晨辉现在接受这个说法了。他明白,田总的意思很明白,销售部不能乱要稳住,所以目前的销售部人员都要留任,尤其是狄宁。
  
  丁香花—鼓劲
  肖晨辉去了销售中心,表达了公司对项目的信心,销售员的工资在项目没有开盘之前,工资加一倍,销售经理的薪酬上涨百分之五十。
  狄宁自然也感觉到有什么变化,难到判断错误,明辉是继续做这个项目,可是现在这样拖着,到什么时候才是结果。
  肖晨辉看见狄宁,有些质问的口气,你上班不是一年了,职场规矩不懂吗,你要离职,总要和主管领导打招呼,哪里有先到人力办手续的。主管领导不批准,人力能办手续吗。
  丁香花—尴尬
  狄宁感觉好像自己是有些理亏。
  只好说,我上午去公司的时候,您没在,我原来是想,公司如果放弃这个项目,可能不会介意一个销售经理离职的手续问题。
  肖晨辉反问她,你从她哪看出来,公司对这个项目放弃了。流言吗。
  狄宁想了想,我做这一行十多年了,以咱们公司的工程进展,预售证早应该办下来了。
  肖晨辉挥挥手,证件的手续办理问题,是李易康负责,具体什么原因没办下来,我回头问问他,到是岳涵说过,可能是最近地产行业严查,可能受了影响。
  
  丁香花—判断
  狄宁有自己的判断,可是她知道有些话,不适合她讲。她想了想,明辉现在的姿态,到是说明了,他们对这个项目还在争取,可是凭心而论,引进重点小学,对园林景观的规划设计,都是致远公司在力争,才有一期的品质,如果是明辉运作,只是一个普通的项目,挣钱的是集团,可楼盘的品质,就打了折扣。她心里,真是希望,明辉还能和致远合作,对项目是有好处的。
  岳涵说过,这种股权之争,不一定拖多久,结局种种可能都有,很戏剧化的。狄宁犹豫,要不要离开,她和原来公司的关系不错,尤其是副总,相对来讲,在项目上,在原来公司,她到能参加一些高层会议,不象在这里,只是一个执行的角色。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丁香花—挽留

下一篇: 《 丁香花—重来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