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丁香花—挽留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6-16   点击:


  丁香花----操心
  徐母亲自去找岳涵,老太太几年没去过岳涵这里,上一次还是娇娇刚一岁的时候,马小芹挺惊讶,一看老太太一脸愁容,就知道是为了媛媛。
  岳涵也知道这次事情严重了。
  徐母叹气,我这个女儿,哪里都好,就是脾气太硬,不会低头,心里早后悔了,就是说不出来,这才闹腾,明知道人家要儿子,她就争儿子,其实还是不想离婚,想让晨辉低头。你和晨辉关系好,你劝劝他,为了孩子,不要折腾了。
  
  丁香花----答应
  岳涵心中明白,肖晨辉这次是铁了心离婚,事情闹到这一步,他怎么可能妥协,律师找了,法庭上了,如今让他低头怎么可能,而且如果徐媛的性格不改变,即使这次肖晨辉让步,下次一样。
  不过对着老太太,他只好点头。不过还是婉转的表态,表嫂,你看这样,我一定努力去劝,不过晨辉的性子也是如此,他们俩都一样,不好办。你看见媛媛,就知道那一个了。不好办。
  徐母叹了口气,我是发愁,媛媛是现在闹腾,其实再找个晨辉这样的不易,她不懂,不知道自己的斤两。
  
  丁香花---搬家
  徐媛让母亲唠叨烦了,心想,以后如果离了婚,总不能天天听母亲唠叨吧,于是她租了房子,当然是在高档小区,她想,曲苑花香的房子没弄清,弄完了,买个别墅都不是问题。
  这一段日子都是和曹天东在一起,这天曹天东过来帮着搬家,出出进进的都让肖晨辉安排的人给拍了照片。
  律师说,仅凭这些照片,也不能说明什么。毕竟朋友之间帮个忙也是正常。
  肖晨辉也不希望落实了曹天东和徐媛的关系,这招还是律师的建议,主要是为了争权孩子的抚养权。
  丁香花---交换
  岳涵劝了几次,肖晨辉对他到是客气,但态度坚定。
  岳涵忍不住对李易康说了这事,李易康心中一动,汽车代理权的事,他一直心有不满,他知道田明对这个项目态度一般,那为什么,不让他控股,他只是想做第一大股东,他想到了肖晨辉的股份,如果肖晨辉也给他百分之十,他就是百分之四十了。
  李易康主动找肖晨辉,二人素日没什么往来。肖晨辉有些惊讶,李易康拿出照片,肖晨辉的脸色变了,你什么时候拍的。李易康解释,只是碰巧,有一次徐媛喝多了,正好遇见。我还通知岳涵去接的她。我没别的意思,我不是针对你,是想交换,我保证,这事我一字不提,照片给了你,我不会保留。
  丁香花---恼怒
  肖晨辉心中有团火在烧,不过还是忍耐了。现在的重点是儿子的抚养权。李易康继续解释,其时吧,真是喝多了,估计也只是喝多了,我只是碰巧,不是盯梢,我没那么无聊。
  肖晨辉终于打断了他的解释,你说吧,怎么交换。
  李易康笑笑,后来发现这表情不合适,就严肃的说,我要汽车代理权百分之十的股份。
  肖晨辉点头,好,成交,你说话算数,这事到此为止,否则,我不客气。
  
  丁香花---私下
  肖晨辉想了半天,不想交给律师,他还是想给徐媛面子,不想弄成仇人。但不知如何和徐媛谈这事,二人话不投机半句多。
  最后找了岳涵,说了他的要求,和照片的来源。岳涵心中暗骂李易康,这徐媛怎么也是我的亲戚,这招太不地道了。这小子什么损招都有。真不够意思。
  肖晨辉说我让步了,为了这个,我不得不放弃汽车代理权百分之十的股份,你让徐媛知趣些,我没有针对她的意思,否则我给了律师去操作,她不用喊什么清白不清白的话,我信,也要别人信才行。
  丁香花---伤心
  徐媛先是伤心,肖晨辉如此针对她,岳涵只解释不是他弄的,是别人拍的,敲诈了他一笔,你不要问照片的来源,我保证和肖晨辉无关,你自己行为随意,自己谨慎些,有这事吗。你不想你儿子看见吧,如果他看见了,对你什么印象,算了,放手吧,你也不是真心要管儿子,也不如肖家管得好,不必折腾了,非要鱼死网破吗,有什么意思。
  徐媛看看照片,她说,这些镜头,也不能说明什么。
  岳涵站起来,你好自为之吧,这些照片,到了律师手里,在法庭上你会知道,能不能说明什么,就是不说明什么,也影响你的形象,一个酗酒的母亲,你感觉是一个好母亲吗,而且会扯上照片上这个男人。
  
  丁香花---牵连
  一想到牵连曹天东,徐媛有些犹豫,曹天东还没结婚,扯上人家不合适,而且她对曹天东有好感,想了想,这样一来,事情就闹大了,她终于低头。好吧,我放手,我撤诉。
  岳涵也有些伤感,毕竟他是媒人,情绪有些低沉,时间过得真快,还记得你们结婚的时候,真是郎才女貌,都是这脾气闹的,媛媛,你的脾气要改改,不要这样,会吃亏。如果你不是这性子,肖晨辉不会和你离婚的,哪怕对你不满意。
  丁香花---命运
  徐媛到还磊落,一挥手,不必,我就是我,他不欣赏是他的事,我感觉挺好,我没什么坏心眼,直来直去,我干吗为了个不爱我的人,委屈自己。
  岳涵不再多说,性格决定命运,他多说无益。只好说,你的事,就这样了,对你妈好些,她为你头发都白了不少,性格是一回事,可对家人的态度要好些,有话好好讲。这是修养。
  徐媛点头,我知道,我妈不容易,为我操心不少,我知道了,我搬出去住,省得她操心。
  丁香花---轻松
  拿到离婚证的时候,肖晨辉真的轻松了,这一生最大的一件事,办得最让他后悔,当年为了结婚而结婚,现在终于做了一个修正。
  现在看徐媛,没那么不顺眼了,他真诚的说,你多保重,你要见孩子,和我妈说一声,就好,我和她讲了。
  徐媛有些没精神,摆摆手,我知道了。
  肖晨辉转身要走,又回头,徐媛,房子的事,能出手就手,最近查得严,没证件的销售都受了影响,你们如果量大,降降价吧,别贪图利润了。徐媛看看肖晨辉,我的事和你没关系,该给你的利润已经给了,以后我的事,不劳费心。
  丁香花---日子
  相对来讲,徐母是不愿意女儿离婚事以至此,也无可奈何,只是抱怨几句,女儿干脆搬走了,她也无法,到是岳涵劝她,不用太担心,媛媛还是挺漂亮的,经济条件好,不用担忧,没准找个以她为中心的人,快乐要紧,她高兴就成,你不用担忧,你看媛媛是那种活不下去的人吗。
  徐母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岳涵,你再帮着找找,岳涵心想,我当一次媒人,已经这样,还找,算了吧。
  丁香花---欢喜
  肖母却是欢喜。
  当年儿子和徐媛结婚的时候,她还满意,那时看徐媛漂亮美丽,家里条件好,只是一过日子,才发现这姑娘太任性,说话太冲,眼里没她。有了孙子,嫌她带孩子不科学,都是土办法,没少给她脸色。后来还是肖晨辉搬了出去,彼此才客气了些。
  现在这样,她最开心,孙子留下了,这就成。
  丁香花—张落
  肖母对儿子说,你才三十多,找个二十多的不成问题,咱们找个好的,气死徐媛。肖晨辉不得不耐心的说,妈,你也现实些,我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你以为二十多的找我干吗。昏了头吧。再说,你认为那样的小姑娘,会喜欢你宝贝孙子。
  肖母想了想,我不管,反正要找个没结过婚的,现在允许生二胎,我还年轻,能给你们带,不过这姑娘,一定要我满意才行。
  丁香花—媒人
  肖母给亲朋打电话,人家听她的语调,好像离婚是一件可以祝贺的事,她的声音里有掩不住的喜悦,她让他们帮着给晨辉介绍对象。亲戚们,当然满口答应。肖晨辉的姑妈,转身对老公说,我嫂子真没法说,真不招调,这事能用这语气说吗。
  肖母不管,还打到了岳涵那里,岳涵真是无奈,他只好敷衍,好的阿姨,我一定帮着找,晨辉的事,就是我的事。马小芹有些不满意,这阿姨太过份了,你还是徐媛的亲戚呢,有这样吗,这不是打脸吗。说实话,有这样一个婆婆,也够人受了。肖晨辉不会是妈宝男吧,什么都听他妈的。
  
  丁香花—严查
  市里开始房地产市场专项整顿。曲苑的项目有了土地证规划证,但没有预售证,也只好先关门,狄宁和沈一山商议,咱们只好先做培训吧。
  沈一山说,你看着办吧,我先告诉你一声,我准备换工作了。找个有五证的项目,咱们这个项目,一时半时不能开门销售。明辉还想着偷着卖,致远集团不同意,要等预售证办下来。我可不等。
  过了半个月,沈一山果然离职了。
  丁香花—留守
  沈一山带了两个销售员走,这对项目到没什么影响,反正现在也不开盘。
  狄宁到没什么压力,反正现在好多项目都这样,只是拿底薪的日子,有些不好过。
  吴海燕和岳涵提了一句,现在这样,销售部人员估计要流失,是不是采取什么措施。她是先打招呼,已经走了个销售经理,两个销售员,怕将来公司问责。
  岳涵现在不管人力,他只是笑笑。他心想,狄宁到是有耐心的人,不用担心她会离职,现在这样正好,一个销售经理,销售部由狄宁管理。
  丁香花—风向
  吴海燕和田总提了一次销售部的事,田总到是没什么表示,吴海燕有些奇怪,她忍不住和岳涵说,挺奇怪的,田总会不会有什么想法。岳涵在想,田总不是想现在解约吧,通过前期的销售,投资已经收回,也已经有了利润,后面要投入的还不少,现在监管又严,资金回款要慢得多。
  岳涵到是有些可惜这个项目,项目品质不错,现在口碑也好,实验小学的事,已经初步达成了协议。
  丁香花—打算
  岳涵不准备去问,他是管财务的,这和他关联不大,再说猜测领导心思,也要恰如其分,不能表现的过于急躁。
  肖晨辉最近状态不错,表情明显柔和不少。
  田明追问他为什么让股,他有些为难,田明已知他离婚的事,突然间明白了,是不是和你离婚有关,李易康在你离婚上插手,可是他能决定什么。
  肖晨辉有些为难,田总,我是无奈,细节不提也罢,总是一件不光彩的事。
  田明若有所思。
  丁香花—会议
  曲苑花香已经封顶,进入外装阶段,这时候按照协议,明辉需要二期拨付款项,李易康提起此事,田明说,我感觉我们付款的金额远高于致远公司,他们不过是前期土地运营的出了力,现在我的意思是,重新考虑。如果还要按原计划付款,我们的股份要增加,只增加百分之一就可,大家都明白,百分之五十一,看似是一个点,那等于控股。
  大家都不说话,李易康想说什么,又没说,他明白,虽然当初有协议,可是现在,谁付款,谁掌握了权力。对于田总来讲,因为楼盘的预售,已经实现了百分之七十,第一笔投入款已经收回,还有利润,现在再投出去的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回来,楼盘的进度到是能办预售证的时候,可是证件一直没办下来,就是办了下来,余下的房源,都销售了,款项收回,也不够外装和内装的资金。主要是园林和学校的投入超支。
  丁香花—超支
  可是学校的超支,是常经理的坚持,他要求学校要建成一流的学校,投入就大了,别的不说,图书馆游泳馆操场,都是照着一流学校的标准投建的。
  李易康奇怪,当时田总没干涉,现在想想,他是等到了现在。
  田总想要控股,这样项目二期上公司就有发言权了,第一期树品牌,上规模,有了好的口碑,二期相对好运作,可是田总不想按致远集团的要求开发。那样利润会受影响。
  丁香花—僵持
  这百分之一个点,就是难题。是要逼致远公司妥协,如果致远不妥协,那么资金不到位,项目要停工,合同上的交房时间,就会延后,这是常经理不能容忍的。而且也会影响学校的如期开校。
  李易康皱眉,看了看在座的几个人,岳涵和肖晨辉有些事不关已的淡然,对于他们来讲,就是一个项目。
  李易康心想,我不过是牵线的人,能合作是看在项目优质的份上,至于怎么发展,我说了不算。
  
  丁香花—任务
  田明看大家不说话,就转向李易康,你和常总沟通一下,看一下他的意见,明辉的态度明确,要么控股,要么退股。
  李易康点头,好的,我明天就约他。
  这一次的谈判,注定艰难。
  常总的脸马上黑了。有你们这样的吗,这算什么,船到了江心,谈条件,这不是违约吗。
  李易康明白,田总不怕违约,因为在学校和园林的建设上,常经理的确超支了,这种事要是较真,延误了工期。
  丁香花—工期
  李易康还是劝常总,您别动怒,这事吧,是有些难办,只是托下来,工期受影响。你看,再考虑一下。其实利润上你们受损失不大。常经理拍桌子,这是利润的事吗,如果你们控股,二期肯定不会按我的意思办,项目就成了四不象。
  常经理叹了口气,你们就是看利润,我是想好好做一个项目,本来有可能成为一个标杆项目,非要弄成了一个普通楼盘,这是我的梦想,对于你们来讲,就是一个挣钱的楼盘而已。
  李易康到是理解他,只是仍然劝说,现在银行贷款卡得紧,如果现在明辉退股,你们损失太大,除非找到接盘的开发公司,可是一期的预售房源已经差不多了,他们要等到二期才能获利,这个难度太大。
  丁香花—为难
  这些常经理都知道,他低头不语,最后说,我再考虑一下。
  常经理不肯轻易妥协,李易康心中有思想准备,看看常经理的表情,马上找了个理由先走了,这个差使难力,不过到了门口,还是诚恳的说,老常,我知道你的情怀,不过一期,还是能实现你的梦想,有些事,只能面对现实。没钱办不成事。
  常经理挥挥手,算是听进去了。
  
  丁香花—对策
  致远公司工了几天的会,也没有对策,到是财务提了个建议,干脆把项目给了明辉集团,弄笔资金,去下面县城搞开发,那里的投入要少些,这些钱,能做个不错的项目,做那里的标杆也是一样的。
  常经理莫棱两可,他舍不得曲苑花香的项目。不想放手。
  他和业务经理商量,看看有没有开发商愿意接盘。业务经理心想,你不让人家控股,谁愿意接。
  丁香花—搁置
  李易康是个想得开的人,既然已经和常经理谈过了,就不放心上,于他来讲,是控股还是退股都行,反正他相信田明虽然刁钻,但有商业头脑,他照办就好了。
  可是销售中心的销售员,是消息最灵通的人,他们先就对项目迟迟不能下证有感觉,好似明辉集团在故意拖着,预售证下来了,就能申请贷款,他们销售中心能开门销售,虽说房源不多,但通常这时候,开发商会考虑开二期,准备二期的筹备工做。
  
  丁香花—波动
  有的销售员了解到投资商和开发商正为股权的问题在争执,他们中有些人开始办离职,狄宁也有些犹豫。她原来的公司项目现在开始准备开盘了。管营销的副总是她的老领导,给她打过电话,狄宁自然先表示感谢,多谢领导还想着,领导到是不以为然,好了不用客气,我还在曲苑买过房子,还是你帮着走了个团购了价格,你能回来最好,咱们合作愉快。
  狄宁答应慎重考虑,她挺喜欢曲苑的房子,所以自己也买了一套,是为了居住为是为了炒房。
  丁香花—请示
  吴雨航和小芬也找狄宁问计,现在是选择的关口,曲苑这前途不明,可是老东家又有了邀请,他们俩还好些,毕竟是销售员,早一天晚一天回去都行,对于狄宁来讲,现在回去是销售经理,如果人家招聘了销售经理,就没了位置。
  小芬说,姐,还是回去吧,咱们是明辉招聘的,可是明辉对利润的看重超过了对项目的重视。如果致远另找了别人接盘,咱们这些人,人家不一定会重用,会招聘自己的管理层。
  丁香花—探底
  狄宁买了些东西,去岳涵家,这一年多,到是和马小芹熟悉了,马小芹的亲戚也找过狄宁买房,所以二人也算熟悉了。马小芹一直想做当媒人,把狄宁介绍给李易康,是岳涵说等等再看。
  狄宁是打听明辉对曲苑这个项目的态度,会不会放手。岳涵真不好说,田明是想要控投,看情况,致远有两种对策,一是找别人接盘,二是干脆都卖给明辉,所以现在对于明辉来讲,要么控股,要么出局。
  
  丁香花—烦恼
  狄宁叹了口气,现在销售部的人都走了大半,我也犹豫了,我原来的公司项目要开盘,岳涵马上懂了,如果你要离开,你带来的那两人,也肯定要走,销售部就留下小田和另一个销售了。
  狄宁说,幸亏你现在不管人力了,所以人员走不走,你也不用管。我是和你打个招呼,如果还是这样,我还是考虑,先离职吧。毕竟这种股份的事是大事,拖个一年半载是常情,我也不能在这等呀,就算明辉将来能控股,就现在这样天天关着门,证件也不办理,也不是事。
  丁香花—挽留
  岳涵说,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我们明辉集团是个好单位,福利待遇都挺好,好多人都想来,还没机会来,你何必非要离职,要不然,我给你转岗,好不好。
  狄宁先是表示感谢,我知道做销售一辈子不现实,不过趁着现在还有精力,还想多做几年。真的,我是热爱这一行,我喜欢和人打交道。喜欢这种挑战。
  岳涵有些遗憾,如果这是你的职业定位,我也不好说什么,不过你是销售经理,还是按规定办理手续吧,要先交离职申请,然后有一个月的交接期,你和吴海燕联络吧。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丁香花—持久

下一篇: 《 丁香花—尴尬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