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丁香花---公证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6-12   点击:


  
  丁香花----承诺
  狄宁非常关心学校的事,遇见岳涵的时候,问他,学校的事,有准吧,好多客户都是冲学校来的,岳涵心想,学校是肯定要建的,规划里有这一项,只不过是不是能成为名校的分校,这个问题有些难度,致远公司到是非常热衷此事,明辉集团一直没参与。他不好说不知道,只好说,正在进行中,常经理这个人做事还是挺靠谱的。
  听话听音,狄宁马上明白了,也就是说,是致远公司在促成此事,咱们公司没参与这件事。岳涵发现了自己说话的漏洞,马上表情严肃的说,我们两家公司合作是有分工的,这件事,是他们负责。
  丁香花----升值
  徐媛是个有投资意识的人,那天她在银行门口遇见发单页的,是曲院花香的宣传单页,上面最醒目的广告语是,曲院花香,名校在我家。
  她恍惚听马小芹提过一句,这个楼盘是明辉投资的,她和肖晨辉不谈公事,有时候她问几句,肖晨辉总是嫌她事多,不乐意回答,时间久了,她和他之间,能聊得话题越来越少。
  她看了看单页,小区的规模极大,现在是一期,现在购入,将来升值了,再卖出去。这比存银行合算多了。
  
  丁香花----优惠
  徐媛下定了决心,她要炒房,她盘算了一下,明辉集团做事还是靠谱的,实力有保证,那么这个楼盘,不会成为烂尾,而且有名校入驻,升值不是问题,说干就干,她马上给肖晨辉打电话,让他下班早点回来,有大事商量。
  肖晨辉放下电话,心想,徐媛的面子,还要给,不过,徐媛的大事,在他眼中通常不是什么大事。
  徐媛开门见山说了炒房的事,她要折扣。
  
  丁香花----手笔
  肖晨辉最近因为管理销售中心,也恶补了一些房产知识,他也看好房产市场,认为会升值。他点头,这是比你炒股票靠谱些,起码还有房子。好吧,我同意,买一套吧。
  徐媛不屑的一撇嘴,买一套,我找你干吗。
  肖晨辉有些惊讶,你买几套,徐媛说二十套。肖晨辉吓一跳,咱家哪有那么多钱,况且,我也不可能给你找出二十套的折扣呀,我们开过会,股东有两套优惠的权力。
  徐媛说,这要运作,你现在管着销售部,要动脑子。
  丁香花----脑子
  肖晨辉同意买房,因为他看好房产市场,可是他没徐媛这么大的魄力。
  肖晨辉想了想,第一个资金问题,你怎么解决。
  徐媛说,这个好办,我打听了,定金是三万,先订房,房款拖着。这样六十万就够了。一年后,房子主体封顶,你们会申请贷款,在贷款之前,把房子卖出去。这样不就成了。
  肖晨辉摇头,这不可能,公司不傻,而且我们是和致远合作的,他们也不会同意,一套房子的首付基本是三十万左右,你占了人家六百万的资金量,一占半年,这行不通。
  丁香花----特批
  徐媛想了想,我找田总特批,肖晨辉摇头,你如果找田总,一套两套的,他给面子,你一下子占二十套,他不可能答应。公司不是我一个股东,如果都这样,一占几十套,公司也受不了。这不是我的独资公司。
  徐媛低头想了想,有没有什么办法,你们总要和银行搞好关系,如果银行团购,会不会折扣大些。
  肖晨辉说,是有折扣,我们和农行正在谈,不过人家是团购两个单元,首付是五成。
  丁香花----盘算
  徐媛并不泄气,她说,这样吧,我跟着团购总行吧,我找田总特批成,首付百分之三十,这样行不行。肖晨辉考虑了一下,这样还行,他知道农行是团购两个单元,不过他们也不是把两个单元的房号都买了,是在这两单元里挑选。
  现在的房价均价是一万,农行的团购价是九千二,优惠了八百每平方。
  不过,肖晨辉仍然有疑惑,即使是这样,一套也快三十万了。
  徐媛说,我把股票都抛了,赔就赔吧,反正一时半时没起色。你支援我多少,大不了,到时我们利润分成。
  
  丁香花----独立
  他们夫妻两人,一直经济独立,不过是肖晨辉要负担家里的开销,每月给徐媛五千块钱,算是家用。肖晨辉心想,这到提醒了他,他决定以母亲的名义买两套,算是给自己留条退路。
  他想了想,我的投资观念你是知道的,我不借钱,不做自己办不到的事,我给你一百万,然后我们签订合同。徐媛想了想,她有办法,让一百万订四套,她自己的资金,也差不多这个数,她有些失望,没想到肖晨辉只给这些,肖晨辉笑笑,这是我们的楼盘,情况我比你了解,如果我完全投资,你分什么利润。
  
  丁香花----提成
  徐媛态度随意,我提劳务费呀,你看这四套我来负责运营,回头利润你六我四,你不用操心,你也不吃亏。我有个朋友开着中介,规模也不小了,那里我的股份。回头我让他们中介操作,肯定能销售出去,价格还合适。
  肖晨辉点头,好吧,我也不讨价还价了,我同意。徐媛说,你再考虑考虑吧,多投点,你不吃亏,肖晨辉摇头,我没那么多资金。
  徐媛说,这套房子抵押出去,肖晨辉想了想,徐媛,你做事不留余地,这样吧,咱们两套房,这一套归你,那一套归我,如果你要抵这套出去,那一套过户到我妈名下。
  
  丁香花----感觉
  徐媛看了看肖晨辉,你什么意思,和我分家吗,肖晨辉点头,我们一项是经济各管各的,你做的各种投资,有赔有挣,也没我和共享,对吧。
  徐媛盘算,她不吃亏,这套是三室的,位置好,那套是两室的,靠近二环了,好吧,她点头。
  徐媛又提到了车,肖晨辉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徐媛,车不能抵,一则抵不了多少钱,二则,你这样投资有些过了,你如果背着我折腾,我会和你父母说这事,而且,如果过了我的底线,我会离婚,这和你的项目挣钱不挣钱没关系,你动你的财产,我不管,可是我们共有的,你必须尊重我。我这个人说到做到,如果我要离婚,我就有办法办到。
  丁香花----愤怒
  徐媛有一瞬间的愤怒,肖晨辉你什么意思,你敢提离婚,肖晨辉并不动气,只是看看徐媛,你知道我从不虚张声势。我这个人的个性,最恨人家瞧不起我,你心中有数吧。最恨人家利用我。
  徐媛有些心虚,不过还是愤怒的表情,我没什么对不起你的,我又没找小白脸。
  肖晨辉起身,凡事有个度,徐媛,房产市场是不错,不过你打的是时间差,还是有风险的。适可而止吧。
  丁香花----通气
  肖晨辉想了想,还是去了岳母家,他和岳家的父亲,是常规的关系,表面上客气,尽量少往来,逢年过节尽到了礼仪。当然他出手大方,岳家也挑不出毛病来。
  岳家是岳母说了算,肖晨辉说了徐媛炒房的事,也说了他的想法,徐媛抵了房子我也给了些钱,炒个十几套就算了,什么市场都有风险,她想抵车,我没同意,我怕她动你们房子的脑筋,我还是劝您劝劝她,挣钱不是这么个挣法,不能孤注一掷,您二老这岁数了,稳定第一,千万别把房子让她抵押。
  丁香花---护短
  丈母娘人到是比自家闺女稳重,但毕竟是自己娇宠的女儿,嘴上还说,媛媛就是这点好,有事想了别人也是希望亲戚一块发财,肖晨辉毕竟是晚辈,仍然耐心的说,那些年因了炒股,得罪了不少人,她是好心,不过哪有一本万利的生意,就怕好心让人怨,到不如量力而行。
  丈母娘这才说,好办,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和她说,不要她太好心,不和亲戚们联合就是,我家的房子,我想过了,我年纪大了,不让她折腾了。
  丁香花---警告
  肖晨辉从丈母娘出来,干脆到了母亲那里,他和母亲一项没有秘密,直接说就好,母亲对儿子的话到是百依百顺,马上表态,你放心,我估计她不会找我,我们的关系一直不怎么样,尤其是她也知道,我就这些死工资,借不到什么钱。肖晨辉点头,妈,这样我就放心了。
  那套房子,我先放在您的名下,也只有如此,徐媛办事,不留余地,我们现在这套她要抵押就抵押吧,不让她,也办不到。母亲还是替儿子委屈,话是如此,如果这真赔了,你的那套,她依然要住,如果挣了钱,还是她的,怎么都是你吃亏。肖晨辉心想,这婚事当年还是你们乐意促成,现在这说些,肖晨辉叹了口气。
  丁香花---往事
  肖晨辉结婚第二月就想离婚,可是他好面子,而且也知道办不到,徐媛不会同意。二人的关系时好时坏。
  等到儿子两岁的时候,因为镯子事件,二人大吵一架。
  徐媛首饰不少,她极爱玉饰,尤其是玉镯子,自己有几个,成色都不好,后来看见婆婆的极好,到底是老东西,水头极好。生了儿子之后,有些母以子贵,到是婆婆比较迁就她,她软磨硬泡弄到了手。
  
  丁香花---反目
  婆婆和儿子诉委屈,那东西是她母亲留下来的,有纪念意义,送了徐媛有些后悔,想换回来,不好开口。肖晨辉太清楚徐媛,喜欢一样东西没几天,就不当回事了。劝徐媛送回来,徐媛那时在兴头上,自然不乐意,说婆婆小气,送了的东西,还往回要,为老不尊,肖晨辉火了,给了徐媛一耳光,那次是徐媛闹着要离婚。
  肖晨辉想,离就离,若是离了也省心,可是那时,李易康争取女儿抚养权的官司刚输了,孩子太小,如果女方坚持,通常会判给女方。
  
  丁香花---忍耐
  肖晨辉到是感觉,儿子归女方就归女方,徐媛不会委屈孩子,丈母娘也是宠孩子的。可是母亲不给,这孩子就是奶奶的命,一时三刻不能不见,这样一来,肖晨辉犹豫了。母亲劝他道歉,平息风波,肖晨辉无奈。只好低头,上门道歉,承认打人是他不对。但那一刻,他就想好了,孩子大些,他肯定离婚。
  徐媛不是真心离婚,不过是借机拿一把,目的达到了,就胜利的回归了,只是此后,她明显的发现,肖晨辉在经济上和她分开了,徐媛不差钱,徐家经济条件本来就好,她想分开就分开,谁怕谁。
  
  丁香花---准备
  肖晨辉一直在寻找离婚的机会。必要一个合适的理由,他们到是真正的性格不和,但是徐媛不认可,若非徐媛有错,还真不好离婚。孩子越大对肖晨辉有利,他必须要儿子的抚养权。这是底线。徐媛对这桩婚事,也有不满意地方,可是她对肖晨辉到有些情意,虽然他们相处的不好,她不肯低头,他又说一不二。总有争执,她认为这是正常的事。谁家两口子没矛盾,不都在过日子吗。
  到是岳涵劝过徐媛几次,肖晨辉这个人,有些大男子主义,吃软不吃硬,让她温柔些,不要那么刚硬,这太吃亏,学学马小芹,徐媛不以为然,你家马小芹,事事都是听你的,我可做不到,凭什么呀,我哪里不如肖晨辉,凭什么低三下四的看他脸色。
  丁香花---死结
  岳涵明白这是肖晨辉和徐媛的死结,性格的死结,两个人都不让人,他有些后悔当年做媒,他和肖晨辉的关系一直不错,用李易康的话讲,肖也只给他面子。
  当时徐媛的母亲找到他帮着介绍个对象,他马上想到了肖晨辉,肖晨辉为人实在能吃苦,只是性格不讨喜,但成家过日子挺好。他事先和徐媛说过,徐媛当时认为这是男子汉的标准,反而很欣赏,谁知道一过日子,徐媛就嫌肖晨辉脑子不拐弯,不会哄人,一根筋。婚前的优点,成了婚后的劣势。
  现在徐媛想起来,肖晨辉不浪漫,没有送过她玫瑰花,她的生日礼物永远是一张银行卡,让她自己选礼物。
  丁香花---想法
  肖晨辉想了想,徐家的亲戚里,他既然和岳母事先打了招呼,就算仁至义尽了,他的亲戚,他和几个常往来的提了一下,告诉他们,他和徐媛经济单独核算,互不承担对方的债务,如果他们借钱给徐媛,他不负责。他有话再先,以后找他,他可是说到做到,别怪伤了和气。亲戚素知他们夫妻二人关系一般,也知道肖晨辉的性格,说一不二,说翻脸就翻脸,只好连声称是。
  肖晨辉的二舅叹口气,我怎么感觉,这两口子不像是一家人。舅母不以为然,现在年轻人都这样,结婚前还财产公证呢。
  
  丁香花---公证
  徐媛要抵押房产需要肖晨辉的签字,肖晨辉答应的痛快,放下电话,突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他找来了法律顾问,询问婚内财产能不能做公证,法务顾问有些疑惑,不过不敢多问,他的意见是公证是公证,只能算是个凭证,如果将来离婚,算是一个依据,但能不能据此做为财产分割,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对待,父母名下的财产,和他们无关。肖晨辉明白了,顾问的意思还是把财产转移到父母名下更好。
  肖晨辉挥手打发了顾问,想了想,自己的房产现在到是都转到了母亲名下,新购买的曲苑花香的两套房子,也是用的母亲的名义,所以只能走全款了,这让他只能买两套了。
  在签字办理房产抵押的时候,他出具一个合约,上面是他们夫妻投资买房分成的协议。还有一份协议是凡徐媛名义投资的股票和房产,与他无关。当然他的投资也与徐媛无关,二人经济独立。徐媛有些气愤,可还是签字同意。
  
  丁香花---同伴
  徐媛强压着怒火,感觉肖晨辉和她分的太清,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你这样和对外人有什么区别,肖晨辉淡淡的说,这样公平,这件事,是你自己坚持要做的,你不听我的劝,我也支持了你,你并不吃亏,如果投资如你所愿,你不会感觉受损失,如果有了风险,你也没必要非拖着别人吧。你是你,我是我,在投资上,我们一项如此。
  徐媛本想让肖晨辉全力帮助自己,现在看来,他们的投资方向不同,她也不想和他在商讨此事,决定找个帮手。她找的人,是她投资的中介公司的运营经理曹天东。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丁香花—资源

下一篇: 《 丁香花—怀疑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