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表态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5-24   点击: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位置
  李冰的销售部,原来的销售经理辞职走了,李冰原先想过争一争这个位置。
  可自己没做过销售经理,不知如何写计划书。
  李小丁想了想,我和师兄说一声,让他给你些建议。
  师兄到是给李冰讲了不少有用的东西,比如全局思路,比如如何和领导沟通,然后给李冰发送了几个销售经理的工作总结,让李冰参考。
  李冰的文笔一般,汇总的销售经理工作计划,还是乱纷纷的,小丁皱眉,这样吧,我去让施经理给修改一下。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相助
  施经理看了李冰的计划书,摇头,套话太多,要有本销售中心的一些工作管理建议。
  他们那的销售经理辞职,肯定和现在的销售市场形式有关,销售不利是一个因素,你姐姐有什么建议没有。
  小丁说,我和她说说,让她动动脑子。
  施经理动手修改了一下李冰的计划书,在建议那一段里,他写了两条,一条是提高销售员的提成,尤其是完成任务的跳点,这样对刺激销售员的积极性最有用。最容易看到效果。
  第二条,增加对派单人员的管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招聘
  李冰那个项目,销售一直不温不火,经常完不成公司的任务,所以销售经理压力不小,李冰是考虑,如果自己能做上经理这个位置,对以后找工作有好处,主管这个位置,说是管理也是,说不是也不是。
  李冰找到副总,毛遂自荐,提交了计划书,副总看了,还是比较满意,感觉,做为一个主管,李冰能有这样的认知,算是不错了,最后的销售建议,也感觉有道理,他也考虑过,提升销售员的提成。
  副总先是肯定了李冰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年轻人想上进,还是好的,李冰心中想笑,副总只比她大一岁,对着李冰一口一个年轻人,真是有些好笑。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代理
  副总说,这样我和公司沟通一下。
  沟通的结果,让李冰做代理销售经理。
  代理期为三个月,李冰半喜半忧,喜的是有机会了,而且履历表上,可以写上这一条,忧的是,如果没完成任务,公司没让自己转正,自己的面子放哪里放。后来一想,拚一把,看看情况。
  公司内部两派意见,副总是主张提拔李冰,支持给人才一个机会,人力的意思是外面招聘,毕竟李冰没有管理经验。最后成了现在的局面,人力一直招聘,李冰先代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悄然
  李冰对这些并不知情,她以为代理只是转正前的一个程序,并不知道人力并不看好她。
  李冰还是有信心的,她们公司以前运营多年,有一大套相对完善和管理体系,她想着萧规曹随即可,她想的简单了。
  第一次开会,就应付的勉强,内心慌乱,不过,她到底是销售出身,到也应付了下来,毕竟还有些销售员和她关系不错,考虑与其公司招外人,全不讲情面,到不如让销售主管上位,大家还好说话。李冰总是会讲三分情面。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保全
  营销副总就是这个想法,他感觉李冰做事直来直去,执行去强,比外来个不知深浅的好些,而且内部提升,总是有利于团结,所以一直在上面替李冰讲话,人力的招聘并不顺利,开出的资历和任职条件,合乎要求的,不接受公司的待遇。接受待遇的,条件和李冰差不多。还不了解公司的销售队伍,整体打分不及李冰。
  初试由人力安排,但复试要过副总这一关,副总总有理由让对方知难而退。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应聘
  这时候有一个人进入了复试,她叫李眉,李眉做销售经理只有半年,销售主管做了三年,在另一个楼盘做销售经理,对方到也坦诚,她是没通过公司的季度任务考核,要降职,所以才离职,但她的综合素质不错,言谈落落大方,比李冰显得成熟稳重。
  副总的复试,她到是顺利通过,愿意接受公司的各项考核,副总有些不快,能挑的毛病,就是在销售经理这一岗位上,对方也是新人。比李冰强不了太多。但人力坚持,对方毕竟做主管的时候,比李冰要长的多。
  副总还在坚持,他感觉李眉比较有主意,不是那种听话的人。他不喜欢下属太有主意,李冰的强项是,对于上级的指令,马上落实执行。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调查
  副总勉强同意人力做相关的背景调查,如果李眉提供的信息属实,同意通过试用。
  人力按规定做背景调查,遇到了一个难题,原来李眉的离职,和没完成任务相关,但不是重要因素,主要原因是李眉和上级有了严重的冲突,二人在公开场合发生了相关的争执,李眉把一杯茶泼到了对方脸上,本来公司要考虑开除,是李眉找了关系,才改成了离职。
  人力有些难堪,这样的离职原因,副总决不会接受,顶撞上司,哪怕上司有错误,下属都有不可原谅的责任。何况李眉看了斯文,真实情况并不这样。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犹豫
  人力的招聘经理有些为难,说不说实话,调查是她安排的,其实对方公司的人力部门没有吐露真实情况,她们的官方回复,和李眉的说法一样,是招聘经理有个同学在那个公司任职,才打听到了详情原因。招聘经理想,如果让李眉通过也可,反正她讲的话是真的,可是这里面有个问题,副总不好打发,如果李眉的性格依然如此,和副总发生了冲突,副总能打听出李眉真实的离职原因,招聘经理要负责任。
  招聘经理明白人力的经理是希望,能过背景调查的。人力经理不希望副总提拔李冰,感觉李冰的综合素质有待提升。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真话
  招聘经理最后权衡利弊,想了想,说了假话,如果有问题,自己要受处份,说了真话,不过是眼前的事,让人力经理不满意,可是也怪不得自己,真实情况如此。
  招聘经理想了想,把两种背景调查的结论,都汇报给了人力经理,由他决定,要不要说真话吧,他要是自己愿意隐瞒部分情况,那是他的事。
  人力经理马上懂了招聘经理的意图,他叹了口气,做到他这个位置,如果下属聪明,愿意配合他,一切好办,既然下属另有打算,他自然不会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留下隐患。他否定了李眉。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郁闷
  人力经理虽然一直招不到合适的人,可是也不愿意妥协让李冰转正,他提出了绩效考核,如果李冰不能完成业绩,不就有理由了。
  李眉又来了一次,人力经理有些奇怪,通常应聘的人被拒绝,就会不再和招聘单位联络,他有些奇怪,李眉诚恳的说,她对公司非常的有好感,感觉公司特别的专业,尤其是人力部门给她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她喜欢这个平台,希望公司能给她一个机会,她愿意从主管做起,如果能完成公司的业绩指标,希望公司给她做经理的机会。
  人力经理看着李眉姣好的容貌,心想,这个女孩子,到是有些冲劲,适合做一线的销售经理,就要这样,不达目的不罢休。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机会
  人力经理和副总沟通,内容大意是,李冰不是成熟的销售经理,如果不能完成业绩指标,还是要做回销售主管,李眉还算是个潜力股,副总不耐烦了,我们上次就李眉的事谈过了,她的情绪不稳定,缺乏一个管理者应有的冷静和稳重。
  人力经理坚持,有些事,我们不能单纯的批评一个人,两个人争吵,都有责任,都怪在李眉身上,不公平。再说,人是会成长的,尤其是挫折,吃一堑长一智,还是有道理的。我们不能因此否定一个人。
  副总对人力经理有些不悦,心想,不就是李冰是我推介的人,你就看不顺眼,好像我拉帮结派似的,一定要弄个外来的人,来架空我。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冤枉
  副总心想,李冰是真的成绩突出,才有了这个机会,主管升职做经理,也是正常的流程,怎么到了我们营销部,就成了我别有用心。我对李冰,完全是量才而用。
  副总压住心头火气,尽量放缓语气,不好意思,这件事,我不想再谈了,我还有去销售部转转。失陪了。
  人力经理看着副总的背影,在副总秘书好奇的目光里,怒火万丈的回了办公室。如果说,他开始还想商议,现在却另做了打算,无论如何要让李眉进公司。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反映
  人力经理找了总经理,理由很充分,李眉有前途,值得培养,尤其是在现阶段,销售团队一直完不成公司的任务,需要新鲜血液的补充刺激,他拿鲶鱼效应说事,总经理频频点头。
  人力经理是总经理带来的,算是自己人,总经理感觉人力经理讲得有道理。
  总经理本想点头批准,又想到副总的面子要给,他说,这样吧,你和李眉沟通一下,明天入职。我和副总打个招呼。
  总经理拨打副总的电话一直关机。副总是怕人力经理找他唠叨,就关了机。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后奏
  副总第二天来上班,看见李眉,李眉乖巧的微笑,笑容甜美,副总问她,你怎么在这,李眉说,人力安排我今天过来报到。
  副总的脸拉了下来,不过多年的职业修养,他没当场发作。让秘书把招聘经理找来,招聘经理已经知道了两位领导的分歧,他一直低眉顺眼,副总说,人们人力部怎么回事,我不同意的事,你们怎么能不考虑我的意见。招聘经理只好说,我们经理找了总经理,这是总经理同意的。副总冷笑一声,挥手让人力招聘经理走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生气
  副总有些生气,可是不好找总经理兴师问罪,总经理在公开场合,非常的客气,也算给足了他面子。有些宣传活动,也都由副总主持,没有抢过出镜率,所以在业内,副总的暴光率不低,他知道有些公司的风光,都让总经理占了。他需要这些暴光率,对提升他的知名度有益。
  副总想了想,现在生气于事无补。
  明明是人力经理搬弄事非,他不能被动,既然如此,索性和总经理表个态,表达自己服从他的指挥,不伤和气,至于李眉,有本事进来,也要有本事留下来。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表态
  副总给总经理打电话,总经理忙说,我昨天本想和你沟通一下,不过你电话关机,副总只好解释,在销售部,手机忘记了充电。
  总经理说,人力经理的话也有道理,储备人才也是需要的,毕竟还有试用期吧,总经理表态,如果不能通过试用期,也证明人力看人有问题。
  副总忙说,您考虑得周全,我支持人力的工作。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