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如此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5-10   点击: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惊叹
  小姑娘马上问他,有没有搞错,你不会和家里要钱呀,你爸妈不管你吗,你可是独生子,连四千块钱都拿不出来呀,还谈什么恋爱,师兄很惊叹,冷笑一声,我已经是成人了,没脸和家长要钱,你有本事,回家找你妈要去,二人不欢而散。
  师兄第一次让人给冷脸,真有些消受不得,想想,李小丁从没和他要过东西,他有些惆怅了。
  他回家和父母讲了,母亲马上说,分手分手,这是什么孩子,一个啃老族,脸皮真厚。
  师兄心想,不用我分,人家估计也要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电话
  出乎意料,那个小姑娘晚上来了电话,说这样吧,四千的是贵,有一款三千的,你给我买吧,我这是通情达理了,师兄马上警觉了,他讲,我这个月没钱,小姑娘说,我有个朋友是做信用卡的,额度不低,要不然你办张信用卡吧,师兄说,我有信用卡,不用办了,只是这个月,我的预算超了,我是不会花钱的,小姑娘挂断了电话。
  小姑娘回到婚介,和老师讲师兄多么小气,没个谈恋爱的样子,不给女友买东西,一个手机就手疼了。婚介老师打电话给师兄,说他,你怎么这样,谈恋爱哪有不花钱的,你这是恋爱吗,小气的男人,找不到女朋友。师兄说,不是小气,我都怀疑她是骗钱的。
  老师讲,一个手机而已,哪里是骗子,你也太小气了,师兄气得无语。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观念
  老师说,你看几千的中介费都花了,这是找对象呀,终身大事,怎么能小气,好多男的,都是小气,失去了好姑娘。后悔一辈子。
  师兄想,后悔,好姑娘,也看她是不是,难道和男朋友要四千块的手机,就是好姑娘了,他心想,你当我十八岁呀,我又不是小孩子。
  师兄不好得罪介绍人,只说好好考虑一下,然后说,感觉这个姑娘不合适,给他再介绍一个吧,而且对方不是专职的老师。
  老师到是答应给他另外介绍,但语重心长的说,男人要大方,尤其是谈恋爱的时候,要不然,见十个吹十个。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幼教
  两天后,给师兄介绍了个幼教。
  是一家著名的连锁幼儿园,女孩子二十五,到是语笑嫣然的,挺开朗的样子。打扮到也青春时尚。
  后来一聊,家到是本市的,她家原来做装修的,后来挣了钱,就从村里出来,在这里买了房子,师兄有些不喜,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少了热情。
  这个姑娘到还不错,不要东要西的,她不缺钱,花钱自然大方,还给师兄买了不少礼物,有条领带三百多,师兄感觉有些贵,不是他的消费档次,姑娘说,没事的,这不算什么。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优待
  姑娘说她是独生女,结婚了要和父母一起住,师兄讲,我也是呀,年轻人自己住不好吗,姑娘说不好,要自己做家务,我们家有保姆,多方便。
  师兄有些沉吟,这姑娘模样不错,经济条件好,放弃了有点可惜,他和父母商量,父母马上反对,那不成,我们成了什么人,你算什么,倒插门吗,丢人呀。师兄说,没那个讲究,只是在她家住,她家条件好,母亲说,不行,她是独生女,你也是独生子,我们呢。这和你们单住不是一个性质。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遵命
  在父母的压力下,师兄和姑娘再见,到是认真的解释一下,我是独生子,我家里不同意住女方家,我们是为了结婚而来,不合适就不浪费时间了。
  师兄有些烦,婚介里介绍的不少,可是谈了几个下来,总是各有各的问题,有的他乐意,人家不乐意,人家乐意的,他不乐意,有些灰心,这阵子花钱不少,时间过了半年,也没收获,他的父母,有些妥协了,到是提了几次李小丁,说那姑娘到朴实,也有礼貌。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暗示
  
  父母是暗示他,可以考虑小丁,师兄有些不悦,当初你们嫌人家门第低,人家工作不好,现在又讲这个,我们都分手半年了,一直没联络,母亲说,她那个年纪,也不容易遇见合适的,而且你条件不错,比你差的,她肯定不考虑,所以有机会,你可以主动些。
  师兄有些意动,他这个人,性格不激烈,有些时候,有些无可无不可,不是那种非一不二的。
  其实想起来,李小丁没花过他什么钱,对人也理解,为人朴实,李家的人,对他印象其时不错。
  师兄给小丁发了个短信,只是简短的问候,过了十分钟,短信回复,也是同样的问候。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问候
  小丁看了短信,马上回复了,没多想,她和他,没什么大的矛盾,所以没必要成为仇人,只是人家不联络她,她自然不好联络人家。
  现在师兄的短信来了,她就顺手回复了。
  师兄想,小丁回复了短信,证明没有不理他的意思,到是可以继续往来,试一试,反正年纪大了,婚事为重,小丁的性格,不会让人难堪,他有了自信。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玫瑰
  师兄自己没出面,订了玫瑰,让人送过去。
  小丁收了玫瑰,心想,师兄什么意思,好好的送什么玫瑰花。
  李冰说,他又后悔了。
  小丁苦笑,他那个人,到没什么,就是做事不干脆。
  李冰摇头,脸皮也厚。
  于小惠忙瞪了一眼李冰,不要胡说,那孩子不错。
  小丁不置可否。把花放在桌子上。
  李冰叹口气,我发现,他们俩的性格有点像,都是温吞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往来
  师兄约小丁看电影,小丁想,还是拒绝吧,她不想往下发展,既然人家的父母看不上自己,没必要折腾。
  师兄连请了三次,小丁才去,师兄解释了一下,我爸妈一直夸赞你,真的,他们现在感觉你非常好。
  小丁有些惊讶,发生了什么。
  师兄说没有什么,只是他们的观念变了,现在务实。
  小丁说,所以你也感觉我好了。
  师兄笑笑,我一直感觉你好。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反复
  小丁对着师兄,真心发不起脾气来,他这个人脾气好,你生气,他不气,还是一脸的安然,你会感觉自己无理取闹,从结婚对象上来看,他是不错的,有房有车,工作一般,但努力上进。
  当初和师兄下决心分手,是因为他的父母反对,小丁对他也始终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所以到没可惜,她发现感觉可惜的是母亲和李佳,她们都认为师兄是一个过日子的人。
  现在对着师兄表白,小丁有些动摇,她承认是年纪的原因,现在参加同学的婚礼,被人问起时,她有会有些不舒服的感觉,好似不结婚成了什么错误的事。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泪下
  想到这里小丁有些委屈,第一次有些失态,你想分手就分手,你想和好就和好,都是你说了算吗,我算什么。
  师兄第一次看见小丁情绪如此,他忙说,你别哭呀,我没和你说过分手,是你要分的呀。
  小丁想想,分手的确是自己提的。
  小丁这才不好意思起来,可是心里上感觉,就是师兄提的分手,当初为了李冰筹钱,他居然拒绝,说什么不用急着给苏苏,这样拆东墙补西墙算什么。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表态
  小丁说,好吧,是我提的,我现在和你表态,我和你不一样,你是独生子,我有姐姐,她们的事,就是我的事,像上次李冰的事,我还是会管的,如果你不管,我们就没必要接触下去了。
  师兄想了一下,好吧,上次的事,是我不对,我考虑问题太过理性。
  师兄拿出五千块钱,我知道,你们想先还李怡,这是我的一点意思。
  小丁心想,看来人家是有诚意的。
  她到有些犹豫,如果不接这钱,自己还好选择,如果接了,算什么呀。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还钱
  师兄二话不说,把钱放到李小丁的书包里,小丁,别生我气了,我承认我做销售时间长了,有些对钱太过敏感,以前我把钱借给一个销售应急,结果人家没影了,家是外地的,我也没处找去,所以久而久之,我不想和人有钱的牵连。
  小丁点头,这事以前听师兄提过。
  小丁说,好吧,我先给李怡,算我借你的。以后还你。
  师兄忙说,不用还,就是你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拒绝
  李冰已经凑了一万,准备给李怡送过去。
  小丁说,加上这五千吧。
  李冰说,你哪来的钱,你那些死工资,扣除每月的支出,还有多少。
  小丁说了师兄的事,李冰皱眉,小丁,你怎么这么糊涂,不好要师兄的钱,你要了,不等于是你接受他了。
  小丁说,他也没那么讨厌。
  李冰正色,李小丁,你给我记着,没结婚前,他是他,你是你,不要让人看不起你。
  小丁委屈了,怎么就看不起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调解
  姐妹俩的嗓门不低,于小惠忙过来劝和。
  问了事情的原委,于小惠说,李冰,你妹妹是好意,你不好这么说她。
  李冰义正辞严,我就是知道她是好意,才这么讲她,我们晚点还李怡没事,可是用了师兄的钱,算怎么回事。好似师兄比李怡的关系还近,这不是小事,这是界线问题。
  于小惠想想也有道理,就和李小丁说,你姐姐的话有道理,李怡是自家人,师兄目前还是外人,用外人的钱,还自家人,好似不合适。
  李小丁说,李怡都成家了,不是她一个人的事,她当时能拿出两万,肯定是用了姐夫的钱,那不是问题吗,她那个婆婆本来就事多。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两难
  于小惠有些两难,李小丁的话也有道理,她也怕李怡因了这事受委屈,看看李冰,看看小丁,最后说,李冰,还是听小丁的吧,把这钱用了。五千也不多,两月后,让小丁再还回去就是了。
  李冰一跺脚,我的妈呀,您也糊涂,李怡再为难,那是她的家庭问题,是内部矛盾,李小丁现在和师兄可不是一家人,如果她现在和师兄结婚了,用就用吧,你怎么里外不分。
  于小惠干脆不管了,我不管了,都有理,不过不许吵架,不看看现在几点了,都夜里十一点了,再吵闹,邻居会看笑话,也影响人家休息。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决定
  李冰看看表,好吧,我就一句,小丁,我知道你是好意,不过事情不是这么办,钱是我借的,还谁都是还,我不想倒两遍手,那五千你还回去,李怡那没事,我三个月,能还她一万,她婆婆就算知道了,也不好讲什么。
  李小丁有些气闷。
  心想,李冰真奇怪,不替二姐想。
  李冰却感叹,小丁真是的,这收了人家的钱,算怎么回事,早晚要回,还欠了个人情。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退还
  小丁和师兄还钱的时候,到是灵机一动,她说,李冰这月提成高,她已经还了李怡的钱,这就用不上了。
  师兄有些惊讶,真的吗,我们那的销量并不乐观,我压力不轻,李冰到是厉害。
  小丁把钱给了师兄,发现自己心里是轻松了不少。
  可能李冰说的对,师兄现在是外人,借他的钱,是有压力。
  李小丁心里到是有些感谢李冰。可后来一想,不对呀,这事从头至尾,我都是帮李冰的忙,要不是她当初不听劝,和苏苏一起投什么资,哪里有这事,有些人是只能同富贵,不能共风险的,开始看着是好事,就往上扑,后来发现有风险,忙着缩脖子,苏苏就是这样的人。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缓和
  因了这五千的事,小丁和师兄,恢复了往来。
  师兄到是表现良好,送花看电影请客吃饭,态度非常的好。
  小丁不傻,她知道师兄肯定去过婚介了,这是转了一圈子,发现自己好,合着是别的女人,替自己教训了他。
  小丁厚道,并不点透,想想,人都不容易,何必那么较真。
  只是心里有些不起劲。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压力
  小丁一直奇怪,在结婚这个问题上,为什么李冰一直没压力,她到快三十了。
  有一次小丁问她,你爱的人,要是一直不出现,你怎么办,李冰说凉办。
  小丁点头,你厉害,有勇气。
  小丁想了想,自己没那个勇气,还是不想成为别人指点的对象。
  小丁想,就这样吧,和师兄相处一段时间,要是一切顺利,就结婚,自己不是李冰。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离婚
  常经理的婚姻,是大多数人羡慕的婚姻,妻子是大学老师,受人尊敬。穿衣时尚,举止优雅,走到哪里,都为常经理带来了羡慕的目光。
  常经理的婚姻,本来一直挺稳固,妻子是个不多事的,不干涉他的事业,是在报社,还是自己开公司,都没话讲。
  当时他们结婚的时候,一个大学老师,一个在报社工作,原也般配。
  这几年,孩子一直由两边的老人管着,他们也没什么家务,到也轻松自在,可是大学老师,突然给常经理说,我们离婚吧。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玩笑
  
  常经理看妻了不像是开玩笑,其实他们的婚姻,一直相处和睦,二人都是理智的人,有事说事,从不无端争吵,就是意见不一样,也只是平心静气的谈。宁可冷战,也不会大打出手。
  现在妻子说离婚,常经理怀疑不是她脑子有病,就是自己的耳朵有病。
  他看了看妻子,还是一脸的平静。
  他问,为什么。
  妻子说,没什么,就是感觉没意思,这样的婚姻生活,一天和一年没什么区别,而且我有个出国深造的机会,也许我就不回来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如此
  常经理第一次把杯子摔了。
  他冷笑一声,这就是你对家庭的态度,不考虑两边的老人,不考虑刚上一年级的孩子。
  妻子有些内疚,我知道,我有些自私,可是我太明白,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想过了,孩子如果你要,就留给你,财产吧,我们各拿各的。你挣的归你,我挣的归我,反正我们这几年都是AA制,我不图你的钱。我要自由。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